战倾城

第078章

第078章

“无缺怎么了?

在座众人立时自那箫声中回过神来,惊疑望向大开的‘门’口,那里已没了人影。

月出情没有说话,率先追了出去。

却不料已有个人影比他更快一步冲了出去,竟是风倾夜!

箫声突然嘎然而止。

与逐月阁相隔三个雅间的逍遥阁,一室的华衣锦服,贵族少年,席地而坐,纨绔不羁,正觥筹‘交’错,相谈甚欢。

“与小璃相识这么久,却从来没听说过你会吹箫,简直是一鸣惊人啊。”

“就是,可把才子萧念给比下去了,哈哈哈!”

一名身着青‘色’衣袍,喝得满脸通红的清秀少年笑道:“小璃是我们奉圣的天才,被他比下去,也是一种荣幸。”

“嘿嘿,璃表哥这首曲子哀婉缠绵,相思无数,可是终于被凤瑶小姐的一番痴心给打动了?”

此话一出,立刻引得一群喝得面红耳赤的少年们一阵暧昧哄笑。

坐在萧璃身边的一名年纪略大些的圆脸少年扫他一眼,促狭笑道:“我还以为璃表弟是铁石心肠,对谁都不会动心呢。”

“谁说我被她打动了?”喝得微醉的少年抬眸扫了他一眼,淡漠说道,一口饮尽杯中酒,俊美的脸庞因酒意上涌而泛出嫣‘色’,平日淡漠冷清的容颜中竟多了几分魅‘惑’。伸手抚‘摸’着手中的‘玉’箫,他的神情浮现出与室内的高涨热情不符的茫然而寂寥。

有人奇道:“不是她?那又会是谁?”

其余人闻言顿时热情高涨,一齐起哄:“快说快说,能让你如此相思的‘女’子到底是谁?”

这群子弟皆是萧家子弟,自小与萧璃熟络,因此在一块说话向来无所顾忌。可是他们却没有一人发觉,那个与他们自小一起长大的萧璃,已非原来的萧璃了。只因如今的萧璃,与以往相比,多了几分稳重,少了几分戾气,而且比之先前更为出‘色’,更令他们惊羡佩服。

话音未落,‘门’突然被人一掌震开,一个模样俊俏的锦衣少年出现‘门’口,面无表情地扫了众人一眼,目光最后落在手抚‘玉’箫的萧璃身上,一怔之后,俊脸上莫名的‘露’出一丝失落。

不是他……是她糊涂了,他还好好的活在那个世界,又怎么会来到这里……

无缺眸中划过一丝黯然,可是她不明白,那首曲子,为何这里也有人会那首世上独一无二的曲子?

屋子里立刻因这少年的突然闯入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月无缺一人身上。

萧璃淡漠地看了月无缺一眼,并未认出她来,因为那一次他也只是远远望了她一眼,并未看清楚她的全貌,继续旁若无人的喝酒。

其他萧家子弟的酒兴被扰,顿时都不乐意了。一名喝得醉醺醺的男子一拍矮桌,摇摇晃晃站起身来,瞪着月无缺厉声道:“你是哪里来的‘混’小子,敢踢我们的场子!是不是不要命了!”

“就是!臭小子,连萧家你也敢惹,莫不是存心来挑衅的!”立即有人附和。

萧璃微微皱眉,若不是因为怕‘露’出破绽被人怀疑,他才懒得和这群喜欢打着萧家旗号欺负人的纨绔子弟‘混’在一起。

月无缺冷冷扫了他们一眼,没有理会他们的话语,只盯着萧璃问道:“刚才那首曲子,可是你所作?”

萧璃抬眸对上她凛人的目光,尚未开口,身边一少年又叫道:“是又怎样!有眼无珠的家伙,不知道这位是咱们奉圣最惊才绝‘艳’的天师吗?竟敢用这种口气跟天师说话!看大爷我怎么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说着,一掌就拍了过去。

月无缺眼神一凛,也不见她有何动作,那挑衅的少年忽地大闷哼一声,狼狈地重重向后摔了下去。

其他人见自家兄弟受欺负,立刻怒了,几双筷子立刻挟带着劲风攻向月无缺身上的要害。

萧璃的眸光冷了冷,眼前的少年身上有一股让他觉得熟悉的桀然傲气,潜意识里并不想与她为敌,而且,她刚刚好像问到那首他以前为无缺作的曲子……

看到少年眸中那似曾相似的冷冽眼神,就宛如她以前上阵对敌时的不屑与冷漠,萧璃的脑子顿时轰的一下,心跳忽然加快,一个惶恐而又惊喜的念头立即划过脑海,莫非……可是眼前的人,确是个男人啊!

心绪斗转间,他正待出手拦下那些筷子,‘门’外忽然又闪进一人,右手轻轻一挥,那些筷子已尽数没入了侧面墙上。

“萧家就算是位高权重,也不能这般仗势欺人吧!”风倾夜面无表情立在月无缺身边,淡淡说道,绝世的俊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气。

月出情这时也如疾风般冲了进来,见月无缺没事,这才松了口气,目光移到一群虎视眈眈的少年身上,立时警惕起来。

一众萧家子弟没料到会突然又冒出两个人来,而且这突然闯入的少年竟都是这般容貌绝世的美少年,不由愣了愣。

“哟嗬,原来都是高手,看来是故意找我萧家的碴来了!”一名叫萧虎的个头高大的阔面少年冷笑着站起来,目光中尽是‘阴’鸷之‘色’,“既然这样,那你萧虎倒要好好领教领教了。”

这萧虎在奉圣也是出了名的人物,天生拥有一身神力,天资虽比不上萧璃,但也是个排得上号的少年英才。其人‘阴’狠好斗,‘性’格暴劣,与以前的萧璃相差无几,因此两人关系不错,颇有些臭味相投。

萧璃脸‘色’微沉,出声制止道:“萧虎!”

萧虎回头一见是他,两道浓眉皱了皱,不悦地道:“怎么了?以前你不是最讨厌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吗?怎么这回倒心软了?这可不像你。你要是心软,就让我出面替你解决好了。”

“不用。”萧璃站起身来,萧家子弟连忙向两旁让开,恭敬地给他让开一条道来。在这群人中,虽然萧璃的年纪不是最大,辈份也不是最高,但他在萧家乃至整个奉圣的地位却都是无比尊贵无人能及的,人人看他都要带几分恭敬之‘色’。

萧虎的眸中划过一道隐忍的怒气,只得收回了架式。对于如今萧璃的‘妇’人心肠,他着实有些看不惯。

月无缺冷冷盯着对面慢慢走来的俊逸少年,只消一眼便看出,那群人中,他身上所具有的实力是最强大的,不由暗中提高了戒备。可是他眸中的那抹复杂幽涌的眼神,她却有些看不懂。

一室的人不知道萧璃到底要做什么,气氛不由紧张起来。

“你想做什么?”在萧璃距离月无缺只有一丈之距的时候,他的面前忽然身影一闪,有人挡在了月无缺的面前,却是那后来的断臂少年。虽然少了一只手臂,却依然无损于他的高雅冷傲。

萧璃停下步子,仔细打量了他一眼,道:“我不想做什么,不过是想回答她的问题而已。”

萧家子弟们原本以为萧璃要亲自出手,都拭目以待,因为萧璃自从上次据说练功自伤之后,便再也没有随便与人动手了。现在听他如此说,都不由地大失所望。

萧虎更是忿忿地小声讥讽了一句:“胆小鬼!”

萧璃听到了,却只当没听到。目光越过月出情投到月无缺身上。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可她身上却有着一种令人无法忽视无法抗拒的光芒。这种光芒,像极了他心中的‘女’子。

他的心,不由稍稍‘乱’了起来,眼睛看的是月无缺,而那目光却早已穿透一切回到回忆中。

那时候,她也不过十四五岁,却已征战沙场杀敌无数,那削弱却坚强堪比盾牌的小身子身披战甲直直坐在高头骏马之上,厉眉凤目,不怒之威,光芒耀眼。

月无缺轻轻拉住月出情,月出情后退半步,依然冷冷地望着萧璃。

“放心,他不会伤到我。”轻缓的语气,换句意思,便是,他根本伤不了我。

多么狂妄的口气。一如她平时的个‘性’。风倾夜望着面前那个‘挺’直的身影,漂亮的黑眸中‘荡’漾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宠溺笑意,嘴角微微翘起。

萧璃也收回心神,因她那句似曾相似的狂妄口气微微一怔,脑中产生了模糊的错觉,却在触到月无缺变冷的眼神之后,心里一惊,这才真正清醒过来。不由暗自苦笑,他是不是喝醉了,所以才会对面前这明明素未谋面的陌生少年产生错觉。

“你不是要回答我的问题吗?为何一直盯着我看?莫非你有龙阳癖?”月无缺毫不客气问道,不知为何,那样的目光让她心里非常不爽。

萧璃摇了摇头,淡笑道:“没有,只不过看到你,就想起了一个故人而已。对了,你为何对我那首曲子感兴趣?”

“那首曲子是你自己作的?真的是你作的?”月无缺不动声‘色’问道,心下却有些诧异,难道两个时空,竟然会有这般巧合的事情?

萧璃道:“当然,这首曲子是我以前为一故人所作,名为……”

月无缺正竖耳倾听,却不妨外面忽然又闯进几个人,为首一人一见萧璃,立即上前弓身向他施了一礼,语态恭敬地道:“有‘侍’者禀告,说有人擅闯天师雅间,凤文疏忽,还望天师勿要怪罪!”说罢,目光落在月无缺等人身上,问道,“可是这几个鲁莽小子扰了天师雅兴?要不要凤文将他们带出去?”

萧璃淡淡道:“不必了,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你先退下去吧,有事本天师自会叫你。”

“哟,小璃何时变得这般好心了?这倒真叫我刮目相看了,啧啧。”

那凤文尚未答话,一道熟悉的声音忽然自外面飘了进来,月无缺听到这个声音,目光微沉,这声音,听起来怎么像那假扮萧乾的萧然?

果然不错,萧然飘飘然自外面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一把青‘玉’折扇,换了一身浅紫‘色’锦袍,笑容怡人,此时的风姿,比起他在玄宗时更胜一筹,看起来活脱脱一气质尊贵的富家子弟,只是那笑容中的一分痞气使他多了一丝纨绔意味。

萧家子弟中立即有不少人站起身来,朝他打招呼:“然兄,你今日怎么也有空出来了?快过来坐!”

萧然斜斜睇了月无缺一眼,折扇收拢在掌心拍打着,笑得慵懒而贵气:“你们几个臭小子,出来喝酒也不叫上哥哥我,是不是这么多年没挨打,又开始皮痒了?”

此话一出,立刻引来一群哄笑。

“哎呀萧然表哥,谁不知道你那个鬼师父严厉,谁敢拉你出来喝酒啊!你也是,都老大不小了,还不知羞,小时候欺负我们倒也罢了,如今长大了还要拿出一副长辈的样子跟我们说话,要不要我们一齐揍你一顿?”

萧然哈哈大笑,径直走到萧璃身边,拍拍他的肩膀,扼腕叹息道:“你瞧瞧,这可都是你带的好头,给这群兔崽子们长了胆子了,如今我这当哥哥的可真是越活越没脸了,连小屁孩都敢欺负到我头上了,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风倾夜和月出情看见他,也不由地暗吃一惊,皆因二人也见过他的原貌。听他与这些人说话的口气,似乎熟得很,如今奉圣与玄宗开战在即,若是被他揭‘露’身份可就不妙了。

萧璃淡淡瞟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萧然也不在意,随手又搭在了月无缺的肩膀上,笑嘻嘻说道:“小子,真巧,这样也碰上你了。你说说,你怎么和这臭脾气的天师‘交’上朋友了?”

天师?听那些人唤小璃,莫非眼前那少年是奉圣中原最年轻也最出众的天师萧璃?月无缺心中一惊,虽然没有见过萧璃,但她在玄宗时却曾听人说过,据说此人虽然天赋奇才,但‘性’格暴虐,冷血无情,行事极端,嗜杀成‘性’,就连当今帝尊也忌惮他三分。一来就碰上这个小魔头,还真是巧。

萧然刚才在萧璃面前亲昵地喊他小璃,在自己面前喊的却是天师,分明是在提醒她。

月无缺瞟了萧璃一眼,不动声‘色’道:“你怎么在这里?”

萧然眼珠一转:“你能来这里,我又怎么不能来?这间玲珑楼的老板还是我的好朋友呢。对了,他刚才与我说,看见几个出‘色’的少年,心中非常想结‘交’,应该就是你们吧?嘿嘿,走,正好我现在高兴,现在就带你们见见他去。他虽然年纪不大,却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哦。”

月无缺犹豫了一下,她还没听到萧璃的答案呢。可萧然手下的力道突然加大,似是怕她逗留,便只得暂且放下心中疑‘惑’,随他一起走了出去。

风倾夜与月出情紧随于后,望着萧然搭在月无缺肩上的狼爪,二人不约而同目光一冷。

三拐两拐了几个弯后,到了一个清静无人的回廊处,月无缺施功震开萧然的手,冷眼瞟他,问道:“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萧然却‘揉’着手哀怨地道:“真是个没良心的,我好心去搭救你,你竟然这样对我。”

月无缺似笑非笑:“是不是要断只手你才甘心?”

萧然给了她一记白眼:“行了,你厉害,无情无义的小子。”向四周张望一眼,他倏地收了笑容,正‘色’道,“你可知刚才那人是谁?”

月无缺道:“奉圣的萧璃天师?”

“看来你也不是一无所知,不过你的运气也真是太好了。你又可知这次奉圣帝尊派谁统率三军去迎战玄宗?”

“莫非是他?”月无缺挑眉,狐疑。

萧然压低声音,道:“当然,他若是知道了你们的身份,恐怕你们就‘插’翅难飞了。”说着,他忽又皱起眉头,“说来也奇怪,我这个表弟自小便养成了一副骄奢狂妄横行无忌的‘性’子,明面里人家都恭恭敬敬喊他一声天师,暗地里却有不少人骂他是小魔头。今天你们冲撞了他,他非但不生气,反而还出言维护,不知道他是不是练功把脑子练坏了。”

月出情嗤笑,语气缓和:“他由魔头变成好人,你却说他脑子坏掉了,不知道这是因为你的想法与众不同,还是因为奉圣的信念有问题。”

萧然翻了翻白眼:“如果一个原本你知根知底的人,突然像变成了另外一个陌生的人,你不觉得事情有疑吗?”

月无缺想到自己,没有吭声,晶亮的眸中‘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萧然,你说,如果我们把他擒拿住了当人质,会不会对玄宗有所帮助?”

天师在奉圣是一个极为神圣的职业,自奉圣建立时便已存在,在奉圣子民心目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光是那份天生的荣耀的尊贵,便足以令许多人觊觎。若是一国天师被擒,恐怕奉圣就要内‘乱’一阵了。

听说奉圣有许多人对萧璃的行为不满,曾上书到帝尊面前要帝尊重新选任天师一职,一些嫉妒萧家的大家族更是蠢蠢‘欲’动落井下石,只可惜当时被帝尊声‘色’严厉地拒绝了。

若是萧璃被抓……

萧然心中一惊,随即又镇定下来,睇着她道:“你果然聪明,看来我提醒你还提醒错了。不过,我与萧璃一起长大,对他的本事了如指掌,他可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对付。”

月无缺的凤目中绽出光芒,不置可否:“若是能有一个强劲的对手,那倒不失为一种乐趣。”

想到萧璃的眼神,她心中总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觉,只可惜,还是没听到那首曲子的答案。

“萧然兄,既然贵客已到,为何不请进来坐?”右边那间名为青凤阁的雅间的华重的‘门’突然大开,一个少年特有的清朗爽快却又温和婉柔的声音自里面传了出来。

萧然住了口,对月无缺等人递了个示意的眼‘色’,率先走了进去。

月无缺却清清楚楚听到他转身那一刹那悄悄在她耳边说的话:“你与凤十一是怎么认识的?刚才就是他要我去替你们解围的。”

凤十一?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帮她?

带着这个疑‘惑’,她与风倾夜月出情跟随在萧然后面大步走进了凤阁。

------题外话------

汗,抱歉,我也知道这速度让大家很郁闷,保是最近家里总有些事情,而且我身体也不是很好,对着电脑就晕晕沉沉的,烦人的很。我,汗,非常抱歉了,偶努力码字,一定要把现在的状况改过来。谢谢一直不离不弃支持某意的朋友们!非常感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