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79章

第079章

屋子布置意外地简洁淡雅,一股好闻的熏香袅袅扩散在空气中,令人神智为之一爽。

屋里木制的卧榻上,有两人盘膝而坐,正神态悠然地下棋。

左边一人,是名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年,斜眉入鬓,凤眸潋滟,气质华贵而淡漠,空远如月,唇角微微翘起,似笑非笑,身上穿着一件洁白似雪的袍子,腰间斜斜挂着一块碧玉。虽是慵懒自然的姿势盘腿坐在那里,却令人无法忽视他身上散发出的嚣狂冶艳气息。

右边那人,则是一名身着红衣的少年,眉目如画,神情恬静,疏淡如香。可是月无缺却一眼瞧出,此人看似文弱,却身手不凡。

在这红衣少年的身边,立着两名神态恭谨的劲装少年少女,皆是俊秀雅洁。见了进来的诸人,少年只是微微瞥了一眼,又面无表情移开了目光。那少女则侧过头来,对月无缺等人温婉一笑,却正是香玉。

下棋的两人也顿住手,偏过头来。

一白一红两样鲜明的颜色,配着两张俊若天人的容颜出现在众人眼前,一边是圣洁中带着高雅孤傲的清艳,一边是热烈中带着宁静致远的儒雅,刹那之间,众人只觉眼前一亮,整个清雅的房间立时流光溢彩,香华流动。

广袖宽袍的白衣少年轻轻睇了众人一眼,目光与月无缺一交,眸底划过一抹似挑衅似不屑的不羁笑意。

月无缺在看清他的容貌之后,眸光微微一沉,心中诧疑非常。月魄!这个少年,竟然是月家月容的长子月魄!

奇怪,他不是在玄宗的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莫非是龙镇天私下派他来的?思到这里,她突然记起一件事,自从与月魄一起到达玄宗之后,好像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月无缺惊疑间,月出情也皱起了眉头,低声喃喃道:“他怎么会在这里?”

月魄似乎猜透了他们的心思,却并未出声解释,嘴角翘起的弧度愈发邪魅。

红衣少年似乎觉察出他们之间的诡异气氛,眉头不动声色一挑,遂撩袍下榻,上前给月无缺等人拱手施礼,笑道:“几位贵客到来,真是令舍下蓬蔽生辉了。¤¤,还不快给几位贵客看座上茶!”

月无缺打量了他几眼,举手回礼,淡淡说道:“十一少客气了,倒是我们鲁莽,似乎打扰了十一少会客,真是抱歉。若是不方便,我等即刻告辞。”

“无妨,其实你们进来的时候我便已瞧见,十一向来喜欢结交少年英才,几位公子龙章凤姿,气质不俗,十一正有心结交,还望几位不要拒绝。”凤十一直视着她的眼睛,笑吟吟说道。

月无缺没有回答,却瞟了月魄一眼:“你们很熟?”

凤十一笑道:“月魄是我的好友,看你们的神情,似乎认识?”

那白衣少年这才翻身下榻,虽是随意,动作却甚是流畅优雅,引得凤十一身后的香玉偷偷盯着他瞧,一双盈盈动人的美眸中悄然流露出钦慕迷恋之色。

“不瞒凤兄,这位小公子便是家弟无缺。”月魄晶亮如黑宝石的眸子看着月无缺,唇边的迷人的笑意扑朔迷离,宛如镜花水月般让人捉摸不透。

月出情和风倾夜闻言皆是一惊,脸色微变。萧然也是一愣,他并不认识月魄,没想到他竟然是月无缺的兄弟,而且还直接暴露了月无缺的身份,不知凤十一会作何想?据说玄宗这次极有可能由月无缺领军,而凤家却是这次对敌玄宗的主力后盾。啧啧,真不知月无缺是运气太好,还是运气太差,一下子就碰上奉圣两大世家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看见凤十一眼睛一亮,似要说什么,萧然急忙快步上前,长臂一伸勾住了他的肩膀,抱怨道:“十一兄,你是不是太偏心了?我也进来这么久了,你竟然只顾着结交新朋友,却把我这个老友忘在一边,真是太过分了。”

遂又扇子一展,趁挡住脸的那一刹那,用极小的声音说道:“十一兄,他们是我的朋友,给我个面子,以后这个人情我一定还你。”

“萧然兄生性不羁,何曾对人这么上心过了。”凤十一轻睨他一眼,促狭低笑。

萧然愣了一下,随即轻拍他一下,笑骂道:“臭小子,我对你一直情深意重,难道这不叫上心吗?”

凤十一的眉头抖了抖,一脸嫌恶地赶紧拉开与他的距离,撇了撇嘴,遂扭头对月无缺拱手施了一礼,笑道:“原来你就是玄宗那位年纪最轻,却名声最响亮的少年统领,十一早就听闻大名,只是不得一见,今日一见,月兄弟果然是少年英雄,风华绝世,叫十一好生钦佩。”

他一边说,一边暗自打量眼前的月无缺,看模样不过十四五岁,但那眉宇之间却自流露出一股世间少有无人能及的狂傲与自信,隐而不露的强大气场和威严气息,再配上那副俊美无双的容貌,当真是一位世间少有能令无数少女竞折娇腰的绝世美少年。他心中暗自惊叹,世上怎能生出这般完美无缺的人才,倾羡怜惜之心顿生。

月无缺淡淡道:“十一少过奖了,无缺年纪尚轻,怎能担当这番称赞。”

她态度虽然冷漠,凤十一依然热情不减,对她兴趣更甚,拍拍她的肩膀,爽朗笑道:“既能相见,必是有缘,十一向来敬佩英雄,特别是像月兄弟这般的人才,十一结交朋友向来不分区域,还希望月兄弟也不要嫌弃十一才是。”

他这番客气的话暗中表明了他的态度,不会因为月无缺等人来自玄宗而排斥。

月无缺望着他坦率真诚的眼神,心里不禁对他暗生一丝好感。

“十一兄客气了,十一兄的胸怀如此宽广,无缺又岂是那种狭窄之辈。”

室内的气氛立时缓和下来。

萧然暗中松了口气,对月无缺眨了眨眼睛,道:“十一财大气粗,我又能跟着你们沾沾光,吃顿山珍海味了。”

看着他搞笑的可爱表情,月无缺忍不住宛尔,让他这般纨绔活泼的性子去假扮严肃正经的萧乾老头子,看来真是委屈他了。

香玉一边的少年凤秋凉凉说道:“萧大少爷每次来我们玲珑楼都是白吃白住外带打包,莫非这便宜还嫌占的不够?”

香玉闻言不由掩唇偷笑。

萧然却轻咳一声,一拍凤十一的肩膀,笑嘻嘻说道:“你们老板是与我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既然是好兄弟,哪还分什么你我,他的就是我的,我的……”

“你的还是你的,对不对,萧公子?”香玉接口笑道。

萧然的扇骨用力拍在手上,啧啧赞道:“果然还是香玉姑娘了解我,世上难得遇上知己,如若姑娘愿意,不妨嫁与我萧然为妻如何?”

“呸,鬼才会嫁给你。”香玉娇横他一眼,落落大方回敬道,俏脸悄然泛红,却不忘偷瞄月魄一眼。

萧然开心得哈哈大笑,凤十一推开他的手,笑嗔道:“行了,每次来都要调戏我身边的人,你也不嫌自己脸皮厚。”

又扫月出情和风倾夜一眼,赞道:“月兄弟的这两位朋友,也都个个是龙章凤姿,还望不要推却十一的一番心意才是。香玉,你去令人沏上好茶,我要好好款待这三位新朋友,一尽地主之谊。”

月无缺伸手一拦,客气拒绝:“不用了,无缺尚有朋友留在外面,不如等下次吧。”

她一向排斥热情过度与虚浮夸赞,不过眼前这位凤十一少并不让她反感,心里暗暗计较,是否要从他这里入手。

香玉笑道:“公子放心,奴婢早已经告诉他们,公子正与我家老板一起,若是公子愿意留下,奴婢立即就派人将他们带过来。”

月无缺心念一转,略一沉吟,也爽快答道:“好,十一少如此热情,无缺恭敬不如从命。能结交十一少这般出众的朋友,也是无缺的荣幸。”

凤十一见她满口答应,不由喜笑颜开:“月魄兄,我原以为你的这位弟弟难以相处,却不料这般豪爽,果然不愧是月家子弟。”

月魄轻瞄月无缺一眼,淡淡轻笑:“那是,咱们月家的孙少爷,代表着月家的脸面,又怎会被人小瞧了去。他学起东西来的速度,可不是常人能及的。”

月无缺闻言心里一紧,眸中划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冷芒,月魄这番话,似乎别有深意?

凤十一却并未注意二人之间奇怪的气流,立即吩咐身后名叫凤秋的少年速去私人小筑凤清筑安排膳宴,香玉自去通知颜月夭等人,凤十一则亲自领着月无缺一行人,谈笑晏晏从侧门小道往凤清筑而去。

月出情悄悄回头望了月魄一眼,那少年一身白衣如雪走在最后,如墨乌发散落雪白肩头,性感削薄的唇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慵懒倨傲且带着淡淡邪魅的笑意。虽然只是一个人孤零零走在最后,却仿佛行走于广阔天地之间,闲散适意,带着睥睨天下的傲然气势。

月出情不禁皱了皱眉,总觉得这月魄古怪之极。虽然同为月家子弟,在山庄也见过此人几次,可对他并无甚了解,只知道,此人天赋卓绝,天资聪慧不下月无缺,却一向深居简出,甚少在人前露面。可是,冷月山庄里,只要一提起这位月家大少爷,人人都是敬佩艳羡的神情。

不过,看此人望向月无缺的难测眼神,他心中隐隐浮起一丝不安。月魄似乎对无缺带着敌意。

亭台水榭,碧林曲水,假山莽石,鸟语花香。原来这凤阁的侧门后面,竟然是这般如仙境的景色。

月无缺等人突入这等清幽之地,不由暗生赞叹,这凤十一果然是个懂得享受之人。旁人看那玲珑楼外面修饰得富丽堂皇华丽贵气,却哪知这后面竟会有这般清秀静幽之地。

几人在凤十一的带领下进了一间玲珑巧致的八角亭,上书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怡心亭。亭中有三座能围坐八人的古黑色大石桌,上面光滑洁净,细细雕刻着精美的边纹。

众人依次而坐,不久香玉便带着月如霜等人走了过来。众人见月无缺等人好端端坐在那里,这才松了口气。

月如冰首先冲上来,拉住月无缺的手臂埋怨道:“弟弟,你刚才是怎么了?差点吓死我了。”

月无缺宽慰道:“我没事,只是刚才突然听到一首耳熟的曲子,所以想去看看是何人所奏。”眸光一瞥众人,“怎么少了两个人?”

一旁的莫忧会意,低声道:“他们有事先走了。”

月无缺点了点头。

席间,凤十一与月无缺相谈甚欢,饭毕后便挽留诸人住下来。这正合月无缺心意,住在凤家的地盘里,就算有人怀疑他们的身份,也没人敢轻易盘查了。

“少爷,既然你已知道月无缺他们的身份,为何还要留他们住下来?你就不怕他们搞什么鬼吗?”待众人散去后,凤秋不解地问道。

凤十一翻看着案前的一本帐册,漫不经心道:“这件事你不用管,我自有分寸。”

此时天色已晚,灯光映在他晶莹黑透的眸中,璀璨生辉。一身光影流香的锦红长袍,更是衬得美人如玉,公子无双。

凤秋不悦地道:“此时正是我国与玄宗对战的非常时期,少爷就算要交朋友,也要注意他们的身体。若是这事叫夫人知道了……”

凤十一脸色一沉:“凤秋,你真是越来越罗索了。简直比老妈子还要罗索!”

凤秋哼道:“我这还不是替少爷着想,月无缺他们偷偷潜入我奉圣肯定别有企图,少爷可要小心了。咱们凤家一直得蒙帝尊恩宠,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着呢,若是他们惹出什么事来,叫人抓住把柄,凤家可就……少爷一直明理是非,可不能在这节骨眼上犯糊涂。”

凤十一瞪了他一会儿,见他神情严肃,一本正经,不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我自有计量,不用你担心。你呀,哎,我总算知道母亲为何要让你跟随我了,你简直就是一个忠心爱国的好男儿啊。”

凤秋的俊脸抽搐了一下,正欲解释什么,忽闻门外噗嗤一声,有人偷笑起来。他脸色一冷,一阵劲风闪过,门外的人还未反应过来,一柄渗着寒光的利剑已搁在了她的脖子上。

“怎么是你?你来做什么!”凤秋定睛一看,来人笑微微看着他,却正是凤十一母亲身边的大丫鬟凤千儿。

凤千儿收了笑容,无视他冷冽的神情,向凤十一道:“夫人有令,请十一少过去一趟,有事相商。”

母亲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凤十一摇头笑了笑,放下帐本,起身随她而去。

------题外话------

抱歉了亲们,不会弃坑的。就是拥有的自由时间很郁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