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80章

第080章

转过弯曲行廊,穿过一条暗道,面前豁然出现一座清幽的院子,院子里种着繁繁馥馥的各色鲜花,在迷人的月色下幽幽吐芳。

“夫人就在里面,千儿先告退了。”凤千儿款款施礼,翩然走入西侧的一间屋子。

凤十一立在那扇漆红的正门前,脸上的笑容已经收敛起来,变得严肃端重。正欲抬手敲门,一线冷清严厉的女声已自里面传了出来:“既然来了,就进来吧,还在门口磨蹭什么!”

“是。”凤十一应了声,推门而入,那抹红衣瞬间便隐入了朱红大门中。

却浑然不觉院外有个黑影悄悄看着。

“好厉害的结界。”月无缺隐身于那开着的院门外,伸手轻轻触摸空气,只觉面前仿佛被一堵无形的墙给挡着,发出一半的力,依然不能撼动,又不敢施发全力,以免被人发现。

仅凭一个女人之力便能坐上凤家家主之位并奉圣城城主之位,看来凤十一的母亲的确是一个世间少见的绝顶人才。

月无缺的眼睛眯了眯,里面折射出一线精光。就在她思量间,耳边突然传来一声轻佻的低沉轻笑:“凤十一的母亲可是个顶级厉害毒辣人物,除了稳固如金汤的结界,周围还有无数暗卫,你若不想被发现,最好少惹她。”

这声音如此低沉,明显是来人以内力施展传音入密之术发出的。

月无缺突闻此声,却只是眼眸沉了沉,并未任何惊慌,因为这个声音,分明是月魄的声音。想到那个一身白衣如雪神情不羁的神秘少年,月无缺冷冷勾唇,转身便走。

走了没多久,便看到前面不远处魑魑魅魅的树林假山阴影间,端坐着一个绝俊的身影,虽相貌隐入阴影中,月无缺却还是能感觉得出他面上那玩世不恭的笑容。

眸中一道冷芒闪过,月无缺现出身形,举步走了过去。

少年凝视着她那双冷厉的漂亮凤眸,眸中的笑意更加讥讽。

“你来做什么?”月无缺不动声色问道,一问他为何会在奉圣,二问他为何跟踪自己。对于这个神秘莫测的“堂兄”,月无缺不知觉中提高了警惕。他眼中的笑意让她觉得很是不爽。

“玩。”月魄只给了她一个字,却让她立时有吐血的冲动。

“你怎么知道我在?”月无缺干脆忽略第一个问题,又问第二个。她明明是施展隐身术跟随在凤十一身后的,月魄又怎会察觉到她的存在?

月魄笑了,明明是很朦胧纯净的月光,打在他俊美无比的脸上,却偏心多了几分妖娆。

可他的回答却依旧令人吐血:“看见的。”

月无缺无语,心里却又生出另外一种警惕:“莫非,你修习过魔族之术?”

月魄看着她,亮晶晶的黑眸在月色下格外迷人。他没有回答,却自那假山下优雅跳下,踱步到月无缺的面前,盯着她冷厉且警惕的双眸,唇边再次绽放蛊惑人心的笑容:“没有,你修习过?”

说着,他竟然抬手轻浮地抚上月无缺的脸颊,一语惊人:“可惜是个男人,否则我就娶了你。不过,既然已经是个男人,我也只好勉强接受了。”

月无缺这回再也忍不住了,挥掌击开他的手,冷声道:“你在胡说什么!”

现在她总算明白为何月魄总是独来独往了,这人就是不折不扣的一个疯子!

“胡说?你觉得我在胡说吗?”月魄勾唇,漫不经心轻笑,眼神中迷雾弥漫,妖娆绝伦,虽是一名男子,可他此刻的神情却偏偏比女子还要颠倒众生,倾国倾城。

月光下他那双荡漾妖娆的晶亮黑眸宛如收拢了满天星光,吸引着人陷入。

月无缺心里一惊,赶紧收回视线,心下惊诧异常,眼前的月魄,与她记忆中那个清高孤傲不合群的月魄简直判若两人!他,到底是不是月魄?

他逼近她,吐气如兰:“我爹想娶你娘,可惜没娶到,若是我娶到你,岂不是等同于成全了他的心愿?”

月无缺没料到他竟然会有此一说,一愣之后,心中立即又惊又怒,她不容许别人这样侮辱娘亲青希!

眼眸一眯,眸中杀气闪过,她出手如电,朝着月魄胸口重重一击!

她速度快,月魄的反应也不差,但见夜空人影如幻拂过,不过眨眼工夫,两人已交手数招!

在月无缺又一掌袭来的刹那,月魄忽然缩手,身形退至两丈开外的一座亭盖上。

“你绝对不是月无缺!”他忽然一字字地说道,眼神中冷意森森。

月无缺顿住身形,远远盯着那个白衣浩渺的身影,冷冷道:“我不是月无缺,谁是?”

少年冷笑一声,俊颜上的妖娆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狠辣的杀意:“我与月无缺从小一起长大,虽然很少接触,但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清楚,你绝对不是她!因为那个胆小鬼从来都不敢直视我的眼睛!”

看着月魄肯定的眼神,月无缺心中暗自惊叹。好聪明的人!连爷爷和父亲母亲都没怀疑自己的身份,却被他给一眼看穿了,看来眼前这少年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人的性子是会变的,以前怕你,未必现在也一样。”月无缺面不改色,淡淡道。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一个人十几年养成的性子和习惯,是不可能在短短时日间变化得翻天覆地的。”月魄冷笑,一双黑眸在月光下寒星点点,“从一个懦弱了十几年的废物一跃成为震惊天下的绝世天才,就凭以前那个废物,根本不可能做到!”

“聪明,真不愧是月家的天才月魄。”月无缺已经镇定下来,从容微笑,那笑意却不达眼角,“如果我不是她,那你会怎样?”

拢入袖袍中的手缓缓收紧,眸中有冷光闪烁,月无缺周围的气流倏然增强,连那挥撒在她身上的月色也似乎蒙上了一层冷冽的杀气。

月魄隔着冷冷凝视着她,空气在这两人身上强烈的冷凌杀气对峙中凝结。

“果然是个能勾起我兴趣的人。”半晌之后,月魄忽又笑了,眸中复又妖娆点点,“如果你真不是那个废物,我倒可以考虑和你相处试试,虽说咱们有血缘关系,可对于爱情来说,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能阻隔得了的,就连生死也不能,你说是不是?”

他的语声由冷冽杀气又转为暧昧,俊美的面容衬着满天银月繁星,更是精妙绝伦。

月无缺冷哼一声,唇角讥诮扬起:“我想送你三个字,你可要听?”

“哦,是哪三个字?”月魄挑眉。

月无缺直直盯着他的眼睛,微笑着一字字道:“你变态!”

身负绝世容貌和武功,天赋卓越,聪明剔透,一个如此完美和出色的男人,绝对能引得无数美女竞折腰,可是此刻他竟然跟一个男人谈爱情,月无缺怀疑他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虽然她并不是真正的男人,可在他眼里,却是个百分百的男人。

按理说一个男人被骂变态,肯定会生气,可没想到这月魄不但不生气,反而笑得更加温柔,一边笑,一边白衣飘飘朝月无缺走来,悠然道:“骂得好,这个世上,也只有你敢这样骂我。”

月无缺不动声色望着他,右掌蓄势待发。她向来自信能一眼看透世人,可是眼前这名妖孽而神秘,孤傲而不羁的少年,却让她头一次有了猜不透的危机感。

就在两人相距不到一丈的时候,周围突然响起了一声厉喝:“谁?”

月魄步子立时顿住,虽然两人皆面不改色,可心中却皆是一惊。两人皆是身手不凡的高手,有人靠近他们竟然毫无所觉!

两人相视一眼,正欲疾身循走,无数闪着寒光的暗器铺天盖地朝两人袭来。

“你们当本夫人这里是菜园子吗?想来就来,想走便走?!”一个极其冰冷的女声冷冷在四周响起,透着彻骨的寒意。

漫天杀气顿时将将月无缺和月魄两人围困其中!

月无缺听到这个声音,心中蓦然一惊,这个女声好熟悉,赫然就是那令凤十一进门的声音!莫非是凤十一的母亲发现了他们?

心念陡转间,月无缺和月魄二人已经身形翩然一闪,施起结界护住周身,双掌齐发,但见白紫玄光如萤火般点点璀璨,片刻工夫便已击落一大片暗器,趁此工夫,二人陡一运真气,眨眼的工夫,两人已经突破重围,身影直冲夜空,转瞬便消失不见!

密密麻麻如蛛网的暗器瞬间消失不见,恢复一清如洗的夜空。

院中朱红正门忽然打开,一名中年美妇坐在轮椅上,由一名身着锦色灰袍的中年男子缓缓推了出来,凌厉的目光落在院外,脸上露出讥诮的笑容。

“十一,为何要我放过刚才那两名奸细?”她冷声问道。

凤十一立在她身侧,闻言沉默了一下,随即笑道:“他们是我的朋友。”

“你交的就是一些人模狗样的鸡鸣狗盗之辈吗?真是没眼光!”妇人喝斥道。

凤十一恭顺地道:“母亲说的是,十一以后一定注意。”

妇人冷哼一声:“这次暂且放过他们,若有下次,绝不饶恕!”

“是,十一遵命!”凤十一道。

原来这不怒自威的妇人,便是奉圣城的城主,凤家的家主,凤十一的母亲易鸾。

妇从扫他一眼,声音突又严厉几许:“这两人身手不错,月无缺又是玄宗中出了名的人物,将来还有可能领兵攻打我奉圣,就算我现在不杀她,也绝不能容许她活着走出奉圣城!我们凤家的职责便是守护奉圣百姓的安危,就算她是你的朋友,我也不能由着她暗中使坏!”

凤十一的眸光幽暗了一下,依然笑道:“那母亲预备怎么办?”

易鸾冷酷地道:“这就要看你的了。他们这群人,个个功夫不错,若是他们能投我奉圣,帮我们对付玄宗,我自可放他们一马,并许他们高官厚禄;否则,他们只有一死!”

凤十一身子一紧,缩在袖袍中的手缓缓握紧,面上却依然笑容不变:“母亲放心,十一绝不会让他们损我奉圣一分一毫的。”

“要真是这样便好!”易鸾道,又冷冷扫了空无一人的四周一眼,缓缓道,“有人闯入你们竟然毫无察觉,实在是失职,凤鹫,你们自去刑房领罚刺骨五针,另换十八人当职!”

“遵命,城主!”沉默了一会儿,左方有人颤声应道。

吩咐罢,她这才回过头,对身后的中年男子淡淡道:“推我进去吧,我累了。”

中年男子应了声,推着她慢慢转身,临进去前又望了凤十一一眼,温润的脸上是凝视的笑容,柔声道:“你母亲心系奉圣,这样做也是为你好,你切不可生她的气。”

凤十一回以一笑:“父亲放心,十一也是奉圣人,怎会体谅不会母亲的良苦用心,是我让她担心了。”

中年男子点点头,转身推着易鸾进去了,那扇朱红的门轻轻合上,将凤十一隔在门外。

虽然只是一门之隔,可是凤十一却觉得,那一门之距,却似有千里之遥。

清冷的月华照在那一袭红衣上,照出他一脸的落寞与无奈。

“她的确是位好城主。”他深深凝视着那扇在夜色下显得灰暗的门,喃喃苦笑道。

“只可惜不是位好妻子好母亲,因为她把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当下属一样看待。”月无缺的声音突然极细地在他耳边响起。

凤十一吃了一惊,迅速扫了院子四周一眼,快步走了出去。直到过了那条来时的暗道,他才停下步子,转身沉声道:“月无缺,你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还没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