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82章

第082章

原本热闹的街道上,立刻风云突起,刃光闪烁,杀气遍布。

风倾夜将那只青色巨箭刺入一名黑衣刺客的胸口,遥遥望了那高楼上的黑衣首领一眼,黑眸中冷光闪烁,身形一展,如离弦的箭般朝他飞去!

再说月无缺趁乱偷偷溜了出去,足下不停,连着穿过几条街道,最后停在另一条宽大且热闹的十字街道路口上。昨晚她就在计划着,想个什么法子摆脱凤家的监视,虽然凤十一可能不会派人跟踪她,那位易城主却不可能不这么做,或许这批刺客就是她派来的。如今这场骚乱正好给了自己脱身的机会。风倾夜等人个个身手不错,应付那些刺客应该不是难事。

帝尊用来圈养兽人的地方肯定在帝宫极秘密之处,只是,帝宫守卫森严,她要如何才能混进去?

隐在人群中,她察觉到身后有盯梢的目光悄然传来,不由缓缓扬唇。冷眼扫了四周一眼,她迅速走进了不远处的一间名为“锦绣阁”的成衣铺。那铺子不算气派,却自有一股子古朴秀气的牌匾右下角刻着一个小小的“凤”字。

她进去不久,便过来四个普通百姓装束的男子,虽衣着普通,但仔细一看,便会发觉这四人眉眼锋锐。

四人朝铺子里望了一眼,相互暗使了个眼色,两人朝铺子后面走去,另外两人则留在铺子前面晃悠。

月无缺换好衣服走出来,瞧见门口那两个人,唇角扬起一抹狡黠的笑意,朝殷勤立在一旁的两名绣女招了招手。

两女立即上前,月无缺俯耳在其中一名少女耳边悄声说了句什么,那少女点了点头,转身走进屋子。过了不一会儿,便抱了一个专门用上好丝绸做成的包袱出来。月无缺掏出一锭金子递给立在一旁的少女,用极其高傲的态度淡声道:“多余的不用找了,就打赏给你吧。”

“谢谢小姐。”少女赶紧恭敬地给她施了礼,接过金子喜笑颜开地朝柜台上走去。

掌柜的是一名徐娘半老的美妇,见了那锭金子,也是美目发光,目光落到月无缺身上,心中暗自嘀咕道,现在的世家小姐可真是越发不得了,好好的一个大美人儿,却总是扮做男儿,也不怕自己以后嫁不出去。

“你跟本小姐来吧,到了自然会给你赏银。”月无缺轻薄地睨了门口那两人一眼,对抱着包袱的少女吩咐道,一边说一边朝门口走去。

“是。”少女恭声应道,亦步亦趋跟在后头。

经过那两名巡视的男子时,那两名男子见了她,却只是惊艳地望了一眼,又将目光投向铺子里去,仿佛不认识她一般。

月无缺悠然地在人群中走着,心中暗自嗤笑,区区两个暗子也想跟踪她,也太低估她月无缺的能力了。换身女装再稍稍易容,估计就算是月如霜和月如冰也认不出她来了。

向来是男儿装打扮,如今换得一身女装,又有谁能认得出她来。

奉圣民风开放,经常有鲜衣怒马的贵族少年和小姐们上街游逛,见了月无缺这样衣着不凡气质出众的少女,路人也以为是哪家无聊出来闲逛的世家小姐,哪曾会想到这人竟然会是名扬天下的玄宗最年轻的伏魔英雄月无缺?

街上不时有人回头驻足用惊羡的目光望着这位身着锦裙悠然而行的少女,纷纷猜测着是哪家的小姐有如此出众的外貌和气质。

更有大胆少年竟当街对着月无缺轻浮地吹起了口哨。

月无缺却瞟也没有瞟一眼,目光只盯着前面远处一辆拉风招摇的金黄色驾撵上,微微扬眉。

那金色驾撵正停在一座气派宏大豪华贵气的府邸大门口,四个身着紫色甲衣的佩剑侍卫威风凛凛立在驾撵两侧,宛若四尊天神。她目光极好,虽隔得甚远,却一眼便瞧出那四人的紫色甲衣的衣领皆是金色的。

在那府邸四周,行人断绝,无人敢靠近半步。

月无缺停下步子,望着那方暗自思忖,金黄色向来是帝王皇族才能用的颜色,能坐上那样耀眼的驾撵之人,身份绝对不简单。

跟随在月无缺身边的少女看见那样金光耀眼的驾撵,目中不由露出艳羡和恭敬之色。

“你是不是想去那驾撵上坐坐?”月无缺忽然开口,似有意若无意地问道,眉眼间带着淡淡的笑意。

少女闻言这才回过神来,美丽的面庞上显出一分娇羞,更多的却是惊吓,赶紧慌乱道:“那是奉圣最尊贵的少尊殿下的驾撵,庆儿只是一介草民,怎敢有如此大逆不道的妄想!而且也配不上啊!小姐真是折煞庆儿了!”

一边说一边还飞快朝四周望了一眼,见没人注意这边,这才一边拍着胸口一边松了口气。那神情,仿佛身份低微的她与尊贵的少尊扯上关系便是大大的罪过似的。

哦,果然来头不小,奉圣最尊贵的少尊殿下……月无缺玩味地微微眯起双眸,那对凤眸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

她在玄宗的时候,也曾听说过这位奉圣少尊的大名,奉圣帝尊姬云刹的第四个儿子——姬无欢,据说其人不仅人才出众,足智多谋,狡黠多端,而且手握重兵,帝尊对其非常宠爱,虽上有三子,却硬是排除众议,册封其为少尊。

少尊,将会是奉圣下一任的帝尊。

在这奉圣,论起地位和身份,能与他相提并论的,也只有奉圣最年轻最惊才绝艳的天师萧璃。

这,可是一个入奉圣帝宫的绝佳机会。

月无缺的眸中闪过一道犀利之光。

“能得少尊亲临,真是荣光不小啊。”她低声叹喟道。

庆儿已回过气来,闻言扫她一眼,抿嘴笑道:“那是肯定的,在这奉圣城,能入少尊眼的,也只有奉圣三大世家了。前面那座府邸,便是奉圣三大世家之首卓家的府邸了。”

原来是卓府……奉圣三大世家的其他两大世家——萧家和凤家她略略有些了解,对这卓府,她知道的却极少,只知卓家擅长练兵,替帝尊掌控兵权,极受帝尊器重,私下与帝尊关系也不错,帝尊的帝妃便是出自卓家,另外帝尊的后宫之中还有三位卓姓妃子。

不过由此看来,少尊姬无欢之所以能握一半兵权,定然少不了卓家的扶助。不知这少尊的娘亲可是卓家之人?

凤眸中闪现幽光,月无缺在心中暗自盘算。那庆儿忽又凑上前来,压低声音轻笑道:“姑娘可曾听说过三日后少尊将要在朝圣台摆擂娶妻的消息?看姑娘的模样,定是出身贵族,贵族小姐多半习过武,若是小姐对少尊有意,又身手不错,若是对少尊有意,不妨在那天来打擂,或许能得少尊青睐也说不定。”

“摆擂娶亲?”月无缺闻言不由一愣,嘴角抽了抽,她只听说过女子摆擂相亲,却从未听说过男子也会来这招的,看来这位少尊的行事作风真是异于常人。

一提起这个,庆儿便仿佛打开了话匣子,眉飞色舞地说道:“是呀,说起来咱们这位少尊也真是怪异的很,以他的身份和地位,这奉圣想要嫁给他的女子简直是多不胜数,他想要娶谁,一声令下就可以了,而且原本听说帝尊想将卓家的孙大小姐卓岫儿指给他的,可他却偏偏拒绝了,要求自己的妻子自己选。帝尊宠他,也怕他的拒婚让卓家脸面上过不去,还发了一通脾气,可是少尊的脾气也倔的很,帝尊最后也无法,再加上卓家主在一旁劝说,也只好准了他。”说罢又不禁叹了口气,“可惜庆儿不曾学过武,只能在心里羡慕一下了。”

月无缺心念一转,问道:“卓家在奉圣地位如此之高,被少尊拒婚,又传得众人皆知,这样一件丢脸的事,卓家岂能这么轻易妥协?就算是一个普通人,被拒了婚,心中也该愤愤不平吧。卓家家主的脾气也太好了。”

她这句话明是叹喟,实则是想诱庆儿多说一些。庆儿果然不觉,继续说道:“那是当然,卓家主能将这件事忍下去,自然是有极大把握让少尊乖乖娶卓家的小姐的。因为卓家孙二小姐卓岫儿可是奉圣城出了名的人物,不但生得国色天香,而且天赋极高,六岁便突破斗气九级,从此名扬奉圣。如今年方十九,便已突破斗气先天之境,达到后天斗气十二级,这在奉圣,可是个了不得的成绩。听说少尊和天师这样的绝顶人物,也只比她高了二级而已。”

十九岁便突破斗气十二级?果然是个不可多得的天才!月无缺心中暗自惊叹不已,对这位卓家孙大小姐顿时来了兴趣。

奉圣以修炼斗气为主,斗气修炼分为两大境界,一为先天,二为后天,各分十八个阶级,卓岫儿以一介女子之身竟然在十九岁就能达到斗气后天之境十二级,其天赋与自己简直不相上下!

卓家出了这样一个天赋奇才的少女,自然是有恃无恐,对少尊姬无欢势在必得了。

而卓岫儿若是在姬无欢的擂台上获胜的话,想必不但姬无欢会心悦诚服迎娶卓岫儿,卓家多了一位未来帝妃,在奉圣的声望和地位又要更上一层楼了。

好一个一箭双雕啊!

不过,荣极必遭人妒,私底下说不定有很多人盯着姬无欢这块肥肉,盼着卓家输呢。就不知卓家会不会实现这一箭双雕的计划?

月无缺唇边露出一抹极具深意的笑容。

不知,她是不是要先去打这场擂台?

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个轻浮的声音:“咱们卓家在奉圣可是只居帝宫之下的第一大世家,姑娘一个劲提我们卓家,可是想嫁入我卓家?”

周围立刻响起一阵嘻嘻哈哈的调笑声。

“咱家卓大少可是这奉圣城出了名的人物,不但生的相貌俊美,人品风流,更是个怜香惜玉的主,姑娘生的如此美貌,与咱们卓大少真是天生一对啊!”

“就是!我们卓大少爷向来眼高于顶,如今终于对姑娘动了心,姑娘干脆跟了我们卓大少吧,包管你有吃有喝还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这个丫鬟长得也不错,少爷要是瞧不上,不如把她赏给属下们吧,嘿嘿,属下们很久没有遇上这样单纯的小家碧玉了。嘿嘿……”

那群人将月无缺和庆儿二人围将起来,一边不怀好意的盯着月无缺,一边流里流气地狎笑着,兀自发配面前两名少女的所属权。

庆儿一见他们,立时慌张起来,伸手拉了拉月无缺的衣袖,颤声道:“小,小姐,这可怎么办?”

她心下不由暗自叫苦,没想到偶尔出来一趟,就遇上卓家这位风流成性的二世祖,这可如何得了!卓大少卓少冲可是个难缠难惹的大恶魔,仗着卓家的权势不知道祸害了多少良家女子,奉圣城的女子提起他都个个恨得咬牙,见了他都绕着走,没想到竟然会让自己碰上!这可该怎么脱身啊!

月无缺听到这些轻浮下流的笑声,微微一蹙眉,随即展开,不动声色扫了他们一眼,目光最后落在立在右边的华袍少年身上,眸中有幽光轻盈流转。

只见那少年正踩在一名手下的背上自华丽的软轿上走下来,眉目生的尚算俊美,只是目光轻浮,一身的风流之气,令人望而生厌。

此刻,那华袍少年卓少冲正目光放肆地在月无缺身上游走,一边朝这边走来,嘴里啧啧赞道:“美人,果然是个大美人,本少爷见过不少美人,却从来没见过这般能让本少爷一见钟情的。”

月无缺轻轻推开庆儿的手,悄悄使了个眼色,淡淡说道:“你先替本小姐把这包袱拿回去吧,若是有人问起,你就说小姐我想一个人转转,稍后就回。”

庆儿点了点头,抱紧了包袱转身想走,可面前有人墙堵着,根本出不去,不由又为难地看向月无缺。

月无缺没有看她,却目光沉静地看向卓少冲。

卓少冲很少见到在自己面前还能这样沉着从容的女子,兴趣不由更大了,随意挥挥手:“让她走,顺便替本少爷通告你家老爷夫人一声,就说本少爷看上你家小姐,明日便会前去提亲。”

两个家仆立刻让了条道出来,庆儿慌忙应了声,迟疑地看了月无缺一眼,目露感激之色,逃也似地溜走了。

其中一名家仆看着月无缺镇定从容的模样,不禁赞道:“少爷,这位小姐的气度和咱家二小姐可是有得一拼。二小姐无论是在任何人面前,就算是帝尊面前,也是这般荣宠不惊的模样。”后面还有一句话,他没敢说出来——能在少爷您面前处乱不惊的女子,这世上可是少见多了。

卓少冲瞪了他一眼,恶狠狠道:“本少爷最讨厌卓岫儿了,再在我面前提她,休怪我打断你的两条狗腿!哼!那丫头哪里比得上本少爷看中的人?那个臭丫头一天就知道撒泼打人,你再看看这位未来的大少夫人,是不是比她更漂亮更温驯,更有气质,更有修养?”

妹妹卓岫儿是卓家的荣耀,无论是谁,都会拿他与卓岫儿相比,拿卓岫儿来教训他,这让他痛恨不已,原本让他喜欢的妹妹,如今已变成了他心中的一根刺,一根痛恨得想要拔掉的刺。

他一边说,一边走到月无缺身边,放肆地将咸猪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又换上一副笑脸,那副模样,好似月无缺已经成了她的囊中之物一般。

月无缺挑了挑眉,没有生气,反而笑了。温驯?她会让他知道自己有多“温驯”的。敢调戏她的人,到现在为止,这世上恐怕还只有他一个。

“卓大少真的想娶我?”她笑微微望着卓少冲的眼睛,开门见山地问道。

卓少冲没料到她会这么问,愣了一下,看见她眸中的笑意似一汪潋滟湖水,心中蓦然一喜,以为她应允了,笑嘻嘻说道:“当然,本少爷刚才走在大街上,一眼就相中了你,原本想娶你做个妾,不过本少爷现在改变主意了,让你做妾有点委屈你,不如这样,本少爷大方点,干脆让你做我卓少冲的正牌夫人好了。”

月无缺微微一笑:“卓家大少夫人,也许会是以后卓家的家主夫人呢,这位置不错,少爷真是太看得起民女了。”

她的眼睛斜斜瞟向肩上那只咸猪手,眸中闪过一丝冷意。

这句话立刻哄得卓少冲眉开眼笑,说话更不正经了:“好,好,真是个会说话的妙人儿,本少爷果然没有看走眼,哈哈哈!来来来,美人让本少爷好好亲一口!”

他一边说一边便朝月无缺凑过脸去,其他人在一旁鼓掌叫好。

月无缺的脸上依旧挂着平和无害的笑容,可是就在卓少冲的嘴将要碰上她的脸的时候,她的眼神突然一变!

卓少冲自身功夫其实不错,可是他**熏心,看见月无缺那淡淡一笑极为清雅惑人,立刻将什么都忘记了,直想着狠狠亲面前美人一口。哪料还未得手,突觉感觉到面前温香软玉般的美人身上传来一股极为强悍冷凛的气势,一股劲风随之袭来。

他心中立时一惊,条件反射地想要逃离月无缺身边,可是终究迟了一步,那股强疾的劲风已重重打在了他的腹部!

却闻砰地一声,他还来不及惊叫出声,整个身子已不受控制地倒飞开去,撞翻两个家仆,重重摔在了地上!

这哪是什么温驯的美人,分明是个比卓岫儿还要厉害的母夜叉!

卓少冲惨嚎一声,双手抱腹动弹不得,只觉全身的力气都在那重重一拳下卸了个干净,心里直为自己看走了眼而后悔不迭。

“少爷!”家仆们正等着看好戏,哪里料到会有这样的意外,不由个个傻了眼,张大嘴愣愣看着倒地不起口吐鲜血的卓少冲,再瞧瞧依旧面带微笑静立原地的月无缺,心中震惊不已。

这少女好快的身手!好强的内劲!他们刚才竟无一人瞧出她是怎么突然出手的!

好一会儿,其中一人率先反应过来,立时跑过去扶卓少冲,并回头冲月无缺恶狠狠喝道:“好一个胆大包天的泼女!竟然对我家少爷动手,简直是不想活了!你们还不上前将那泼女拿下!回去了大刑侍候!”

余下的家仆立刻凶神恶煞朝月无缺包围过来,挥拳欲打。

月无缺从容不迫立在那里,冷眼看着他们,嘴角噙着一抹冷冷的笑意,眉眼间流露出让人望而生畏的威严之势。那些原本蠢蠢欲动的大汉们在见到她自身流露出的来怒之威的气势之后,心中突然生出胆怯之心,只挥着拳头,却再不敢向前一步。

“你们怎么还不动手?连一个小小女子都怕了吗?!”扶起气息奄奄的卓少冲,那家仆见众人不敢出手,不由更怒,厉喝道,“卓家养的都是你们这样的酒囊饭带吗!还不快将她抓起来!”

大汉们面面相觑一眼,最后只得咬牙发狠扑了过去。

街上路人见卓家的草包大少爷又在抢人闹事,早躲得远远的去了。

月无缺眼波流转,冷光幽幽,衣带无风自动,正欲再度出手,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极为雅峻的喝声:“住手!”

打斗突顿。

卓家的家仆们齐齐朝那出声之处望去,看清是何人之后,竟然个个古怪地白了脸色,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就连卓少冲的脸色也变了,脸奇怪地扭曲了几下,目光中露出瑟缩之意。

月无缺心中好奇,不动声色迎着那方望去,目光骤然凝住!

只见一名身着淡黄衣袍头带金色玉冠的少年缓缓向这边走来,俊眉秀目,气质空旷高华,仿若天空缥缈不定的浮云。

轻袍缓带,衣袂似蝶欲飞。

目光冷峻,仿佛深藏深潭的冷玉发出幽幽凌光。俊雅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冷扫了那些委身俯地不敢抬头出声的众人之后,最后将目光定在月无缺身上。更令她吃惊的是,他竟然就那样看着她,直直朝她走了过来!

好大的气派!好强大的气场!月无缺感觉到强大的压力,不禁微微敛眸,双手缓缓握紧,全身不自觉地戒备森严。

在看见距离他身后二丈之距亦步亦趋的帝宫金领侍卫之后,她蓦然反应过来,眼前这名气场强大的黄袍少年,莫非就是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荣宠无限人人敬畏的少尊姬无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