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83章

第083章

姬无欢走路的速度看起来很慢,可是转眼的工夫,那淡黄色绣着祥云图样的衣衫便已飘至月无缺跟前。

月无缺心念百转,遂抬头与他直视。

两双幽华流转深遂如炬的目光堪堪对上,顿时迸发出

“果然是个有胆色的女子,难怪连卓家的大公子都敢打。”良久,姬无欢出声道,语声清峻,带着一丝磁性的暗哑,听在耳里,竟有说不出的舒服之感。

月无缺道:“如此依仗家世欺男霸女的混世祖,活该被打!”

姬无欢眉峰一挑,似是有些惊讶与她的镇定从容,不卑不亢,盯了她半晌,他竟然笑了。那一笑如蓝空上白云舒展,似湖中清莲灼灼开放,甚是炫目。

周边的迫人压力也在这一瞬如冰雪消融得无影无踪。

月无缺的脸上依旧不动声色,心下却暗自松了口气。刚才她明明自姬无欢身上察觉到凛冽的杀气,已准备抢先出手,却不知他为何竟先撤了杀气。看来这人不但心机深沉,就连心思也叫人难以捉摸。

这样的男人,更是危险。

“说的有理。”姬无欢眸中染起兴趣,竟然应道,“欺男霸女之徒,的确是该打!”

跟在他身后的一众金领侍卫闻言,望了望月无缺,又看了看自家主子,眼神十分怪异。

月无缺也小小诧异了一下,她以为此人必然是来替卓少冲出头的。

卓少冲更是脸色大变,讷讷道:“无欢哥?”

姬无欢蓦然回首,盯着他的目光如刀锋般冷锐,令卓少冲心儿一颤,情不自禁垂下了头,再不敢言语半句。

“少冲,她刚才说的话,你可曾听清楚?”冰冷无感情的声音淡淡传来,带着上位者浑然天成的威严与冷厉

卓少冲嗫嚅道:“少冲,少冲听清楚了。”

姬无欢双手负于背后,冷冷道:“既然听清楚了,可有悔改之意?”

这一声更为严厉,虽然姬无欢向来性子凉薄清冷,却从未用这般威严的口气与自己说话,只听得卓少冲冷汗泠泠,颤声答道:“臣弟,臣弟知错了。”

不知什么原因,他从小对姬无欢便有一种莫名的畏惧感,敢在自家父母面前随便,却从不敢在姬无欢面前放肆。

他悄悄抬眼望了月无缺一眼,心中震惊不已,以他对姬无欢这位堂兄的了解,打小他便没有对任何女人表现过特别的意思,就连自己的妹妹卓岫儿——奉圣最出色的女子,他都未曾正眼看过,如今他这么说,分明是在维护眼前这个少女?!

可是,看他这副模样,却根本不像与这少女认识啊!

“知错就好,卓家是我圣的顶梁柱,可不能因为你的荒诞行为毁掉了卓家在百姓心中的印象。”姬无欢冷厉道。

看着他淡漠严的容颜,卓少冲心里蓦然生出几分反感,咬牙道:“少尊教训的是!”

月无缺一直冷眼旁观,这才出声道:“多谢少尊替民女解围,民女感激不尽,民女还有事,就不打扰少尊回宫了。”

既然已经找到了进宫的便捷方法,她也不便再多做逗留,以免眼前这位少尊心生疑心。

说罢,便欲转身离开,哪知刚一抬脚步,那姬无欢突然长臂一伸,拦在她的面前:“慢着,你叫什么名字?”

肃立在他身后的一众金领侍卫闻言,顿时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了下来,他们这位不近女色的少尊主子,竟然会主动问一名女子的名字?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卓少冲也是满目震惊,目光复杂地看了月无缺一眼,欲言又止,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

姬无欢明知眼前这名女子已被自己看中,却竟然当着众人的面与她套近乎,这不分明是不给自己脸面,让自己难堪吗!可恨!

月无缺眉梢一挑,沉着地对上他光华流转的双眸,那双眸在阳光的反射下竟然呈现淡淡的紫色:“少尊不觉得自己唐突了吗?”

姬无欢闻言愕然,印象中,他还从未遇到过敢用这种态度与他说话的女子

。一抹奇异的笑意慢慢浮上他冷俊的俊颜中,他深深望着月无缺,眸中兴味更浓,道:“姑娘着实是胆量惊人,不知可有胆量参加三日后本尊在朝圣台举办的打擂比赛?”

他这句话,可是在变相邀请她去参加他的打擂娶妻塞?月无缺着实有些意外,其他人更是目瞪口呆!少尊今日是不是出什么毛病了?竟然对亲自主动对一名女子示好?

卓少冲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双拳握紧,在心里恨恨道,这个不知好歹的臭小子!

姬无欢却无视众人惊诧的目光,直直盯着月无缺,等着她的回答。

月无缺沉吟片刻,对上他挑衅的目光,眸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说道:“多谢少尊抬爱,民女正有此意。”

姬无欢满意地点点头,朝身后扫了一眼,立刻便有一名金领侍卫走上前来,双手恭敬地捧着一枚暖黄色的玉佩,上面雕刻着一朵金色祥云。

他接过玉佩,递给月无缺:“这是参加打擂的玉佩,只有有资格参赛的人才拥有。三日后,本尊就等着看姑娘的精彩身手了。”

月无缺接过那块玉佩,眼角抽了抽,心中暗自嗤笑,从来没有想过,她月无缺竟然也会有为了一名男子打擂台的一天。

不过,这正好给了她一个堂堂正正进宫的绝妙机会。

“少尊哥哥为人行事果然是与常人不同,竟然随随便便邀请街上的女子去参加自己的娶妻打擂赛,难道就不怕遭奸人暗算吗?”一个清丽绝伦的声音突然传来,带着淡淡的讥诮之意。

月无缺闻声望去,只见一名身着绣着繁复花纹紫衣的妙龄少女自卓府的方向走了过来,眉目俏丽,冷艳逼人,一双明媚的大眼扫了姬无欢一眼,便落在了月无缺身上。

感受到那犀利目光中的敌意,月无缺微微勾唇,不去看她,对姬无欢微笑道:“民女先告辞。”

卓岫儿眸中冷芒一闪,欺身上前拦住她,冷笑道:“姑娘为何见了我便要走?莫非真是心中有鬼?”

月无缺看着她,悠然微笑:“自然不是,若真是有鬼,我怎敢接下少尊的玉佩?不过民女怕酸,不想被醋坛子淹了而已

。”

说罢,从容侧身,翩然离去。

卓岫儿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一张俏脸立刻气得通红,正欲再度上前将她拦住,姬无欢的声音冷冷传了过来:“岫儿妹妹可是不给本尊面子?”

卓岫儿心中气得咬牙切齿,却也只得硬生生刹住步子,回转身去,脸上已复又露出笑容:“少尊哥哥这是什么话,岫儿只不过是见你对那姑娘有好感,想替你留下她多说说话而已。”

“我想保住的人,没有人能动。希望你记住这一点。”姬无欢冷冷看她一眼,转身拂袖离去,眨眼便上了金色撵车。

那班帝宫金领侍卫赶紧跟上。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卓岫儿俏丽的明眸中射出冷冽的火花,心中冷笑道,好你个姬无欢,本小姐巴着嫁给你,你不但不理不睬,竟然还要摆什么擂台招妻让我卓岫儿难堪!如今更是当着我的面当街对一个普通贱民示好,简直是不把我卓家放在眼里!哼,别以为你不少尊我就怕了你!这天下终归是我卓家的!我想毁掉的人,你想保也保不住!

她的眸中露出桀骜不驯的狂妄之色。打擂场上,她一定要让那名女子好看!

“你不是挺厉害的吗?喜欢他就去把他抢过来,为什么只敢眼睁睁放他走掉?”卓少冲讥讽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卓岫儿眉眼一厉,转过身望着他,冷笑着针锋相对道:“你以为我像你这个没用的废材吗?一天只知道寻花问柳醉生梦死,光天化日之下也敢强抢民女,若不是仰仗着卓家的声望,恐怕你早就被人乱刀砍死了!我卓岫儿虽是一介女流之辈,至少也比你强上百倍,不至辱没了卓家的名声,丢了卓家的老脸!”

卓少冲被她这一顿抢白,立时哑口无言,只能拿眼狠狠瞪着她。

卓岫儿冷哼声,又高傲道:“你别不服气,事实摆在眼前,我和你之间谁能光耀卓家的门楣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

!什么狗屁哥哥,这般没用的哥哥,自己吃了亏不敢讨回来,只敢挤兑自家妹妹,要来有何用!父亲若是知道了,还不知道又要发多大的脾气呢!”

说罢冷冷横他一眼,姿态高傲地扬长离去。

卓少冲看着她的背影,鼻子都差点气歪了,心中对这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妹妹更加嫉恨。

月无缺拐进另一条街道,确定没人跟踪后,便又换了一身男装出来,复又回到当初遇到刺客的地方,那条街上此刻行人稀少,偷袭的刺客也早已消失无踪,街上干干净净,根本瞧不出战斗过的痕迹。

只是月出情他们也不见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月无缺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正准备离开,忽听耳边一个熟悉的声音慵懒地道:“不用找了,他们都没事,已经被凤十一接回玲珑楼了。”

月无缺回首,却见旁边的那间小酒店内,那一袭白衣的俊美少年正慵懒地坐在那里,自斟自饮,却看都不看她一眼。

那少年,正是月魄。

月无缺微微蹙了蹙眉,这个神秘的不知是敌是友的月魄,为何总是阴魂不散地跟着她?

“直说吧,你跟着我到底所为何事?”月无缺径直走到他的对面坐下,冷冷问道。

月魄将杯中酒一口饮尽,狭长的凤眸斜斜瞟着她,波光潋滟的眸中印着她的倒影。他勾唇,俊颜上露出一个邪魅迷人的笑容:“放心,我现在还不会对害你,只会帮你。”

“你能帮我什么?”月无缺不动声色问道。

“我知道帝尊的兽人养在哪里。”月魄倾身上前凑近她,压低声音说道,眸中露出神秘的笑意。

一缕沁鼻的酒香悠悠飘来,带着他身上特有的冷清味道。

月无缺的眼睛顿时亮了。

------题外话------

一更新就掉收藏,也没人留言指出某意哪里不对,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