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84章 夜入帝宫

第084章 夜入帝宫

入夜,帝宫。

如泼墨般的夜空,云遮雾蔽,星月黯淡。帝宫沉寂无声,只余宫廊上几盏宫灯在夜空中摇曳。在层层夜色笼罩中,帝宫显得格外沉穆严肃。

一队全副武装的巡逻士兵步履整齐走过,有极小的谈话声随着清凉的夜风传来:“听说昨天又有人丧命在兽人之手,啧啧,那死相简直恐怖极了。”

“是啊!我还真怕有一天被选中去兽园呢。”

“嘘,小声点!要是被人听到传到帝尊耳朵里,咱们几个都得去喂兽人了!”为首的士兵沉声警告道。

几人悄声议论着,走在最末的两人突觉脖子一紧,头上遭重重一击,连呼救一声都来不及,就失去了意识。两个黑影将这两名士兵拖到旁边的花坛处,以极快的速度换好衣服。相视一眼,两人又迅速跟上。这一串动作瞬间完成,前头的士兵根本就不知道后面的兄弟换了人。

转了几处回廊,走过几座华丽宫殿,前面出现了一处灯火辉煌的巨大行宫。

那行宫檐角廊上镶嵌了无数颗硕大的夜明珠,光芒四射,精彩绝伦,将整座行宫四周照得亮如白昼。

行宫大门前,整整齐齐站着两排十人一列的金领金甲士兵,个个身材高大,面无表情,身上散发出的强大肃冷气息令人胆寒心畏。

巡逻士兵们立刻噤声,端正脸容,目不斜视屏气凝神规规律律自行宫前走过。

一道犀利的目光冷冷瞥来,走在队末的月无缺悄然抬眸,却见一名年约四十的金衣侍卫正立在石阶上,冷冷朝这边望来。他的衣服与其他侍卫不一样,金衣的右袖上绣了一支黑色小剑。这是奉圣帝宫明殿金衣侍卫长的标志。

凭借着敏锐的感观,月无缺察觉到,这行宫附近还埋伏着无数身手不凡的暗哨,在这行宫周围形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防护网。

而这班暗哨的气场,比面前这些侍卫的气场还要强悍。听说除了帝宫的普通侍卫外,帝尊还特别

“站住!”那人突然开口,冷声喝道。

这队巡逻士兵立即停下步子,为首的侍卫朝他弓身一礼,恭恭敬敬问道:“请问林侍卫长有什么事?”

那人几步跨下台阶,来到跟前,从头到尾冷眼扫视着众人,那目光直盯得人头皮发麻。

月无缺和月魄对视一眼,不着痕迹垂下眼睑。

仿佛过了良久,那人才一挥手,冷声道:“近日有玄宗奸细混入奉圣,欲行刺帝尊,你们可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千万莫要让奸细混入,否则小心人头不保!”

“是!”众人异口同声答道,随后又踏着整齐的步子离去。

直到离开行宫好远,一众侍卫才松了口气,停缓步子,其中一名侍卫擦了一把汗,回头瞧了一眼,愤慨地骂道:“不过是个小小的侍卫长,有什么好得瑟的!娘的!还真把自己当大统领了!”

“就是!以前还不是烂草一根,还和咱们喝过酒赌过钱呢,不过靠着点小能耐坐上了侍卫长的位置,就狗眼看人低了!我呸!”另一人更加愤愤。

为首的侍卫楚鹏看他一眼,叹了口气,也把目光投向那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叹了口气,压低声音道:“官大一级压死人,林七能爬到侍卫长的位置也不容易,再说了,他如今可不是以前的林七了,要是被他知道你们如此说他,指不定马上就把你们扔到兽园去了。”

他一边说一边收回目光,拍了拍那人的肩膀,目光随意一扫队伍,忽然呆住:“怎么少了两个人?”

其他人闻言纷纷向后看,也不禁个个愣住:“真的!那两个新来的小子到哪去了?!”

楚鹏的脸色立即严肃起来,回想起刚才那两个人,似乎总是低着头,有意避开他的目光,心中顿时觉得不妙,赶紧指挥众人在四周搜寻,可是哪里还有那两名士兵的身影?

若这两个人是玄宗潜进来的奸细,那他们可就人头不保了!

想到这严重的后果,众人沉默地面面相觑,心中惊惧万分。楚鹏当机立断,命众人继续前行,自己则回头去向守在行宫前的金领侍卫长林七禀告。

而就在这时,那两个凭空失踪的人已经悄悄摸到了帝尊姬云刹的行宫后面。

月无缺蹲在浓密的灌木丛中,两人远远望着眼前亮如白昼宛若天上宫阙的巨大豪华宫殿,眉头斜斜一挑,微笑着望向身边的少年:“你不是说有办法进去吗?这样亮堂又防御森严的宫殿,恐怕是连只蚊子都钻不进去吧。”

原本她可以施展隐身术悄悄走进行宫,可是听说姬云刹的行宫遍布高手,姬云刹自己更是一个神秘莫测的顶尖高手,在不知晓对方实力的情况下,她还是谨慎行事的好。

月魄漫不经心地笑:“再森严的防御,也会有破绽的。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把你的佩剑借我一用。”

月无缺解下赤焰剑交给他。

月魄接过赤焰剑,略一打量,目光之中立刻放出光彩:“赤焰剑?风倾夜那小子果然出手大方,竟然将这柄千古奇剑也送给你了。这也难怪你能契约赤焰神兽了。”

他斜眼瞟她一眼,那目光似讥似嘲,还有一丝复杂的意味。

月无缺微笑着回他两个字:“的确。”

月魄骤然冷了俊脸,冷哼一声,别过脸去不再理她,轻轻抽出剑在地上谨慎地勾画起圆圈来。

月无缺蹲在一旁,饶有兴味地看着他玩什么把戏,耳朵随时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不一会儿,月魄便在地面上画了一个直径有半米长的圆圈。月无缺目光一闪,道:“这里可有通向姬云刹行宫的地道?”

“聪明。”月魄收剑回鞘,对她挑挑眉,“看你的了。”

月无缺会意,将手掌放在那圈上,轻轻一用力,那块泥面竟然随着她的掌力上升,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吸掌?你竟然会奉圣的吸掌?”月魄目露惊诧之色,“没想到你小子竟然会这么多外家工夫,我以前还真是小瞧你了。”

“过奖。”月无缺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速度来得很快,想必是前面的人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行踪,立即道,“快走!”

月魄深深看她一眼,朝那洞口跳了下去。

月无缺随之跳下,顺便将那洞口封回原样。

这是一条漆黑又潮湿的通道,像是刚挖出不久,窄得只能一次通过一个人。月无缺猫着腰在月魄身后走着,悄声问道:“你是怎么发现这条地道的?”

月魄不冷不淡的声音自前面传来:“我亲手挖的。”

“你亲手挖的?”月无缺有些诧异,看着前方那一袭沾了泥土的白衣,眉头一挑,“你可真有心,莫非早就算计着用这条地道来引诱我?”

想到这少年蹲在这里专心挖地道的情景,月无缺忍不住莞尔。果然是个天才啊。

月魄回头冲她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明亮的双眸在这黑暗中璨若明星:“你的聪明叫我惊讶,若你是个女人,我一定不顾一切的娶了你。”

月无缺笑:“你能算计我,我也能算计你。”

“这样才够刺激。若是跟个呆笨的温顺女人在一起,那日子肯定比死还要难受。”月魄悠然道。

“的确如此。”月无缺赞同地点点头,“只可惜,我不是女人,所以你还是一个人度过这漫长孤寂的一辈子吧。”

“谁说我要一人过日子?”月魄斜斜睨着她,似笑非笑,那笑容中透着几分邪魅,“以后不是有你陪着我吗?虽说我的性取向很正常,可是我突然发现,对你似乎有了兴趣,那就不妨继续交往下去看看,或许咱俩还真能成一对。”

月无缺挑眉一笑:“果真?”

“果真。”月魄回答得十分确定。

月无缺摇了摇头,喃喃道:“变了,这世道果然变了,变态横行啊!好好的翩翩公子非要喜欢男人,这世上的女子都没法活了。”

月魄瞧着她的模样,觉得十分有趣,忽然笑了。

他现在可以肯定,自己对面前的这个少年,是真的非常有兴趣了。她的身上,似乎有许多神秘的东西,许多能吸引他的东西。

又爬行了一路,前面已无通道。

月魄停下来,又取出剑在右边某处挖掏,不一会儿,那方便露出一个一人多高一丈宽的秘洞来。

月无缺一见,立即明白了。以前在西陵皇宫时,她便听说过,皇宫中多有秘道,特别是皇帝住的宫殿,以备出现意外好脱身。

没想到这奉圣帝云刹也是如此,处于高位之人,果然是步步警慎,就算自己身负世上绝顶武功,身边高手如云,也不忘给自己备一条逃生后路,以防后患。

“我试过了,这条秘道能直通到姬云刹行宫的一间书房。”月魄道。

月无缺皱眉:“你的意思是,他的行宫有许多书房?”

月魄勾唇:“自然,姬云刹狡猾的很,不单书房,就连歇息的寝殿少说也有几十间,而且每间房布置得一模一样,每个房间内都布有机关。据我所知的消息,他的兽园,便修建在某个房间的下面。进入兽园的机关,却又安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

“这么说,想要找到兽园的真正位置和机关,比大海捞针还要难了?”月无缺问道。

果然是狡兔三窟,依此看来,这姬云刹的心机毒辣,绝对是一个难于对付的人。

看着黑暗中那双灼灼生辉的眸子,月魄心里像被什么触动了一下,有些恍惚,随即别过脸去,冷哼道:“不过是区区机关阵,有什么难的!”

话还未说完,两人一齐噤声。

因为头顶忽然传来了说话声,虽然隔着厚厚的地面,那声音却穿透地面断断续续传了过来,只是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听了一会儿之后,月无缺忽然皱起了眉:“其中有个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月魄回眸望她,嘴角挂着玩味的笑意:“那是玄宗护法孟长清的声音。”

孟长清孟护法?他怎么会在这里?月无缺大吃一惊!

各种疑虑纷纷爬入脑海中。孟长清在这里,那玄明长老呢?他会不会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