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85章 奉圣帝尊

第085章 奉圣帝尊

正惊疑间,前面的地道中忽然传来一阵极细微的声音。那是人的脚步声,极细,极轻,仿若一片羽毛不经意间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可是月无缺和月魄两位内家高手却听得极为清晰。两人相视一眼,立即屏住了气息,一动不动贴墙立着,全身戒备森严。

片刻之后,那声音已来至前面不远处的一个拐角处。

月魄眸中射出森冷的杀意,袖袍微微一动。

可是,令人觉得奇怪的是,那脚步声已来到二人身后,可是二人竟然没看见半个人影,只听到那声音自背后徐徐而过,渐行渐远,直至消失。

二人齐齐松了口气。

月无缺仔细凝视着面前的石壁,将手放在上面探测,片刻后,方用传音入密之术说道:“原来是传音壁,姬云刹的心机果然够深。”

月魄也伸手轻轻抚摸那石壁:“的确,而且还是最上等的传音壁,只要我们这里有一点声响,姬云刹在殿中都听得到。还好我们刚才用传音入密之术交言,否则早就被他给发现了。”

“我们快走吧,在这里呆的时间长了难保不出意外。”

说着,两人更加小心翼翼向前爬行,这回连呼吸声都屏住了。

拐过一个拐角,又行了一刻钟的时间,前面终于出现了一道长长的石砌阶梯,阶梯终点是一扇一人多高的玉质小门。

那扇小门很特别,竟然是用一整块千年寒玉制成,上面泛着碧玉色的流影,在夜色中竟然光华恰人。

而且在那阶梯周围,结了一层牢固的结界,月无缺和月魄都是高手,稍一探测便知那结界坚不可摧,非常人能破。

若是强行破解,定然会叫姬云刹立即知晓。

月魄与月无缺并肩而立,悠然道:“听说与魔军大战前,你曾偷偷溜过去破了他们阵营周围的结界,魔族的结界能力比玄宗和奉圣都要强悍,相信这个结界对于你来说定然是小菜一碟了。”

“你对我的了解倒是多的很,连这个你都知道。”月无缺瞟他一眼,心中警惕蓦然而生。那日她施展破劫轮的事,根本无人知晓,玄明等人还怀疑是夜琉胤所为,眼前这个少年,他又怎会知道?

月魄一双眸子幽光流转地望着她,笑得邪气而魅惑:“那是当然,对于能勾起我兴趣的人,我自然要好好调查一番了。”

月无缺冷哼一声,抬起右掌放至结界前一寸处,施展魔族的最强破界之术——破劫轮。

很快,她的掌心便出现一道刺目的白光。白光过后,眼前的结界消失无踪。

月魄的眸中泛出异彩:“破劫轮,你果然修习了魔族的妖邪之术,而且已破圣灵之境,啧啧,真不愧是魔族圣女的儿子。”

“过奖,你那身诡异的神秘工夫,也不比我差多少。”月无缺冷冷回敬道,率先拾级而上。

月魄勾了勾唇,跟了上去。

却不料就在这时,那扇玉门突然大开,一股强劲的力道迎面疾扫而来,几乎将人粉身碎骨!

“不好!”月无缺脸色一沉,一掌击出,身子疾速后退!

月魄也在那力道袭来的刹那翻身躲了开去!

还未待两人站定,忽听四周篷篷篷几声声细响,成千上万细如毛发的银针由各个方位激射而般朝两人罩来,简直是避无可避!

“敢闯我云宫的暗道,胆子倒不小!”有人冷冷道,眸中泛着阴冷的笑意。

可是他的眼睛忽然瞪圆,眸中的笑意瞬间被惊讶所代替!

因为他的眼前忽然出现漫天妖红,无数赤瓣被一股烈风卷起,在空中妖异旋舞,乍一看去,仿佛烈焰焚天,将那两名少年掩藏。眼睛里除了那漫天妖冶的赤色,竟然什么也看不见!

他心中不由大惊,眼见一股劲风袭卷着一束赤色激射而来,他赶紧双掌齐翻,积聚全身内劲,意欲压住那股强横的劲气!

四周突然响起一声轻笑,接着漫天妖红之中突然出现一弯白弧,如流星般转瞬即逝。

他还未看清楚,突觉胸中一阵刺痛,还未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整个身体已如一截废掉的木柴般倒了下去。

“奉圣的斗者,不过如此嘛。”月魄抬袖轻拭着手中的赤焰剑,轻轻嗤道。

月无缺挑眉,还未开口,玉门口忽又传来几声惊怒暴喝:“好大胆的小娃娃,竟敢伤我兄长!”

“逆贼,还我兄长命来!”

怒喝声中,两股刚猛霸气的斗气旋风挟带着怒气汹涌地朝月无缺和月魄袭卷过来,竟将月无缺的赤色罡气击个粉碎!

月无缺眸中闪过一道冷芒,右袖抬起,轻轻一挥,一股劲风自袖中激射而出!

那两股已袭至身前的迅猛斗气与那劲风相撞,突然掉转了头,竟然向那玉门口的两人袭了回去!

“好工夫!”月魄忍不住赞道,双眸微微眯起,心中暗波汹涌,白色玄气,没料到这小子竟然这么快就突破了太虚之境!

那两人没料到会有此转变,同时惊讶地咦了一声,急急避开,却听轰地一声,身后已被那两股斗气砸了个大洞!

他们不由又惊又怒,左边那名胖子死死瞪着月无缺二人,目光惊疑,满面悲怒:“好小子,今日我查木山若不杀了你替兄长报仇,难消心头之恨!狮罡斗!”

但听他一声怒吼,周围立刻狂风暴起,他头顶上空突然幻化出一只巨大的狮子头,眦牙怒目,仰天一声厉吼,张开血喷大口便朝月无缺和月魄二人迎面扑来,仿佛要一口将二人咬碎!

月无缺冷眼一瞥,眸中露出一丝冷笑:“奉圣的斗气果然厉害,在下领教了!”

语声未毕,她的脚底忽然出现一道青色光芒,那光芒迅速笼罩全身,一头张牙舞爪的巨大麒麟金身顿现。

“麒麟神兽!”查木山旁边的黑衣人查木重看到麒麟现身时,瞳孔突然紧缩,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

“小心——!”

但见那麒麟神兽咆哮一声,竟将那只巨大的狮子头一口咬碎!

“啊——”查木山一声痛呼,右臂已经齐根而断!顿时鲜血喷涌如泉!

查木重慌忙扶住查木山,正欲出手替他止血,不料那麒麟又是一声咆哮,张口一股青色的火焰喷涌而来,来势汹涌如潮!

“敢伤我家主人,看我不烧了你们!去死吧!”如雷的怒声在空中回荡,带着凛冽的杀意。

查木重看着那夺命的青色火焰迅猛袭来,那雷霆之势凭他之力根本就无力抵挡,心下不由一阵惊恐绝望。莫非他兄弟三人,今日都要毙命在这十几岁的毛头小子之手吗!

月魄望着气焰嚣张的麒麟神兽,再瞥向那气定神闲勾唇冷笑的俊美少年,眸中呈现点点妖娆光芒。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查木重身后突然飘来一阵冰寒之气,所至之处,竟然火焰尽消!

“帝尊!”查木山兄弟立时面现大喜之色,颤声叫道。

“小小一名少年,竟然能降服上古神兽麒麟,玄宗果然是卧虎藏龙!”一道低沉邪佞的声音骤然响彻整个秘道,“只不过,你们的胆子也恁大了些,竟然敢偷偷溜进本尊的秘道图谋不轨,哼,那就休怪本尊不客气了!”

说罢,那冰寒之气更盛,几欲将室内之人尽数冻结!

好厉害的冰罡之气!连麒麟神兽的焰火也能迫退!

月无缺大吃一惊,却闻月魄也似惊讶地喃喃道:“烈冰神龙的冰罡天气?难怪我说这里怎么会有烈冰神龙的气息,原来它果然就在这里!”

烈冰神龙?听到这四个字,月无缺神情一震,体内一直沉睡修炼的烈焰也似乎震了震,月无缺立即自它身上接收到熟识的意识。

烈冰神龙,传说是赤焰金龙的双胞兄弟,赤焰属火,烈冰属水,两者相生相克,只是这烈冰神龙却并不在上古十大神兽之列。虽然如此,它所拥有的神能却与赤焰金龙一般强大。

只是令她不解的是,听说烈冰神龙的冰罡天气乃是纯白之色,为何眼前这冰罡天气中却有无数黑气缭绕?

看起来阴邪的很!

眼见麒麟被那股强悍邪气的冰罡天气逼迫得节节后退,麒麟也似焦躁起来,月无缺眼眸一沉,右掌一扬,掌心立即喷出一串长长的火龙,瞬间迫退那冰罡天气,清喝道:“青滟,回来!”

那头巨大的麒麟借机退了下来,不甘地咆哮一声,乖乖地退到她的身后,只是那身上的金色麟毛犹然炸起,如临大敌般警惕地盯着那玉门方向。

“焚天之火?”那个邪佞的声音略带讶意,“烈冰,住手!”

那股邪肆的冰罡天气立即撤回。

一条金黄色的身影悄然出现在玉门口,冷佞的目光投在月无缺和月魄身上,带着深深的探视和威严。

他一出现,满室的冰寒与灼热顿时消融,仿佛刚才那冰火交乳的一幕根本不曾出现过一样。

那人只是静静立在那里,一身金黄色丝袍迤逦于地,神情高贵,目光冷冷地打量着众人,全身上下毫无半点迫人的气场,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

可是月无缺和月魄看见他时,皆心中突地一紧,感受到一股难以形容的危险和压力,这种危险和压力比任何时候都要来得强烈。

“帝尊!”他一出场,那查木山兄弟更是虔诚地匍匐在他的脚下,神态恭敬得仿佛站在他们面前的是高高在上的神。

眼前这名气度高华清冷绝尘的金袍人,便是那传言中阴毒变态的奉圣帝尊姬云刹?月无缺眯了眯眼望着他,心中有些不信,却又不得不信。

因为他开口了,那声音却正是刚才听到的邪佞之声。

“你怎么会焚天之火?”他的目光由地上那具死尸身上慢慢移到月无缺脸上,冷冷问道,声音里有着不容人抗拒的威严。

月无缺与他的目光直视,唇角微微一勾:“我会什么,与你何干?”

查木山两人闻言,立即变色:“臭小子,竟敢对帝尊出言不敬!”

姬云刹袖袍一挥,冷道:“无妨,本尊很久没有见过不怕死的人了!”他的目光之中闪烁着兴味,缓缓扫了月无缺和月魄一眼,问道,“本尊向来器重像你们这样的少年英才,你们可愿入我奉圣帝宫?若愿,本尊绝不会亏待你们!”

月无缺非常干脆地道:“不愿!”

月魄转眸看了月无缺一眼,脸上笑意盎然:“我的答案与她一样。”

查木山两兄弟又是身子一抖,用“不知好歹”的目光瞪着月无缺。他们还从没见过敢当面拒绝帝尊好意的人!

姬云刹定定看着她,脸上露出春风般和煦的笑容:“有骨气,只可惜,不顺从本尊的人,向来只有一个下场,那便是,死!”

“死”字一出,四周的空气骤然下降,仿佛瞬间冻结!

月魄环臂于胸,看看姬云刹,再瞟瞟月无缺,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意,仿佛自己是个局外人一般。只是那如黑珍珠般的眼眸里,却闪烁着一丝寒意。

“想杀我家主人,先看看你有没有那样的本事!”已化成人形的青滟立在月无缺身旁,闻言冷嗤道。

月无缺伸手制止他,眨了眨眼睛,笑道:“既然帝尊这般器重我,而我就这么死了,对于帝尊来说,岂不是太可惜了。不如这样,我们打一个赌,若是我赌赢了,帝尊便要送我一样东西。”

“若是你输了呢?”姬云刹道。

月无缺道:“若是我输了,那便连性命一起交给帝尊发落!”

“主人,万万不可!”青滟闻言大惊,就连月魄也不禁皱了皱眉,月无缺的口气是不是太大了,竟敢挑衅面前这深不可测的姬云刹!

姬云刹没有答话,定定盯了这气度从容的少年,半晌,方才笑道:“好小子,竟敢与本尊打赌!这世上恐怕只有你一人,在知道本尊的身份后,还敢对本尊提要求!你可知,只要本尊一声令下,任你们有多大的本事,也难逃一死!”

月无缺朗声笑道:“帝尊是不是太过相信自己手下的实力了?在我月无缺眼里,他们与饭桶无异!”

她此话一出,那查木山两人立刻涨红了脸庞,想出口大骂,却惧于帝尊在场,不敢作狂语,只得瞪着月无缺,嗖嗖射去眼刀子。

月无缺却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只立在那悠然微笑。

姬云刹的目光中立即浮上一层阴霾,冷笑道:“听到没有,在那小子眼里,你们与饭桶无异!本尊手下只养能人,不养饭桶!你们说怎么办!”

查氏兄弟二人闻言,立即脸色大变,再瞧姬云刹眸中杀气顿现,立即吓得魂飞魄散:“帝尊饶命!休听那……”

话未说完,两股劲风便袭上了他二人的脊背。查氏兄弟只来得及惨呼一声,便双双倒地毙命!

“你说,怎么个赌法?”姬云刹亲手杀了两个人,却仿若没有发生任何事一般,双手负于背后,面带微笑问道。

月无缺心中乍然,面上却不动声色道:“就赌七日内,我能找到帝尊的兽园!”

“你说什么?你想毁掉本尊的兽园?”姬云刹有些讶然地看着她,眼眸中闪过一道厉芒。

“对,就赌我能不能毁掉阁下的兽园,阁下可敢与我打赌?”月无缺镇定一笑,目光中充满挑衅。

姬云刹冷笑一声,森然道:“小子,这就是你来我奉圣的原因吧?哼,这个赌是不是太容易了?本尊可以告诉你,那兽园就在这帝宫之内,不过隐藏在一个极为秘密的地方,除了本尊,根本就无人知道!而且这帝宫的格局是按照迷魂困仙阵所布,高手如云,兽园中的兽人更是厉害无比,你想毁掉本尊的心血,简直是自寻死路!”

“帝尊真是自信,不过在下更自信,帝尊可敢赌上一赌?”月无缺毫不畏惧地微笑道。

月魄环臂当胸,冷眼旁观,看见那姬云刹被月无缺激得动了怒气,心中啧啧暗道,果然是初生之犊不怕虎,敢把姬云刹这只老虎气成这样的,恐怕只有月无缺这小子了。

果然,但听姬云刹,袖袍一摆,怒极反笑,那笑容,却依然和沐不已:“这世上向来只有本尊想不想做的事,没有本尊不敢做的事!本尊就暂且饶你们一条性命,若是你们输了,就乖乖做本尊的兽人!”

说到兽人二字,他望着月无缺和月魄两人的眼神阴邪得吓人。

兽人,是他姬云刹有生以来最杰出的发明,最完美的创造,而契约了神兽的人引,更是他迫切需要的东西!在这两名少年身上,他很明显就探测到了强烈的神兽气息。

月无缺对上他眸中邪佞而得意的光芒,眼眸不由一沉。那与姬无欢有五分相似的面容,不食人间烟火的神态,却有着世上最毒辣的心,最阴狠的声音。

那样和蔼可亲的笑容和那样邪佞的眼神,两种极端混合在一起,给他整个人增添了一种别扭的叫人心悚胆寒的气息。

自从来到这异世以来,还没有一个人像姬云刹这样,带给她强烈的危机感。若是就此与他交手,就算拥有两只契约神兽,她竟然也没有绝对的胜算。

因为那人的身上,拥有着一股焚天灭地源源不绝的邪恶之神力!而且超出了自己体内两只神兽的神力总和!

这样的认知令她惊讶万分,对姬云刹更是加深了警惕。

“本尊暂且饶过你们的小命,七日之后,本尊会接受你们心甘情愿的拜服!”

那个就算是生气都优雅无比的帝尊,就带着那样如沐春风的笑容,阴佞得意的眼神,挥袖合上玉门,扬长而去。

他一离开,来自秘道四面八方的层层杀气和压力也迅速撤离。

月无缺和月魄青滟全神戒备走出那秘道,直至离开帝宫,竟然真的无人阻拦。虽然帝宫周围此时遍地都是金领侍卫,可是人人看见他们,都如没看见一般,让他们顺利走了出去。

出了帝宫,三人才悄悄松了口气。

青滟蹭到月无缺身边,用崇拜的目光望着她,啧啧称赞道:“主人,你果然是强悍无比,轻轻几句话,竟然就令那姬云刹放人,青滟真是爱死你了。”

月无缺无语地看着他,叹息道:“你不是神兽吗?怎么也会溜须拍马?是跟谁学的?”

青滟得意地道:“当然是跟颜小夭学的,主人你说,是我厉害,还是颜小夭厉害?”

月无缺嘴角抽了抽,瞪他一眼:“闭嘴!回去!你不是自诩神兽第二吗?却连那没有等级的烈冰神龙都抵抗不了,真是丢了神兽的脸!”

颜月夭还真有本事,竟然将青滟这头傻兽教得会拍马屁了,果然是近墨者黑啊。

看着月无缺大步离开,青滟忙跟了上去,委屈地解释道:“我的神力不是还没恢复嘛,不然那只烈冰神龙哪里会是我的对手!主人你别小瞧我,等我神力恢复了……”

月魄看着前面少年优雅从容的身影,从来都是冰封雪覆的心里,仿佛照进了一点亮光。他轻轻摊开右掌,接住一丝月光,在那漆若黑珍珠的眸子中倒映出璀璨的光彩。而那光彩,却锁在了月无缺的身上。

这一刻,他突然弥生了想将那少年抓在手心的念头。与那个时而狡黠,时而霸气,浑身充满神秘和潜能的人在一起,估计他的日子也会精彩无比吧。

他却不知,那个少年,又岂是能任人抓在手心的。这样的念头一生起,便注定他今生都要在那痛苦纠缠中沉湎……

------题外话------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