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86章

第086章

姬云刹高高立在行宫顶上,目光阴鸷地看着那三个少年的身影迅速消失在夜色中,缓缓开口:“姬风,去盯着他们,顺便调查清楚他们的底细!”

“空气中飘来一个缥缈如浮云森冷若寒冰的声音:”遵命,主人!“

随之,那个声音化成一缕极细极幻的风,悄然隐入了夜色之中!

好大的口气,竟然承诺在七天之内要毁我这几十年来的心血,哼,狂妄的小娃娃!姬云刹的目光中露出森冷的笑意,望着那遥遥的星空,本尊就等着,等着你给本尊个”惊喜“!

右胸口处蓦然传来一阵剧痛,他抬手紧紧按住,眉头慢慢皱紧,

”主人伤势未愈,刚才实不宜出手。“一道淡漠的声音冷冷传来,接着,距离姬云刹二丈之距的地方,突然凭空出现一名男子,那男子着一身银色铠衣,手中握着一柄银光流彩的长剑,正环臂于胸,目光幽冷漠然地打量着姬云刹,却不难发现眸中闪过的一丝兴味。

月无缺,她的实力的确是不容小觑,就算主人没有受伤,也绝对杀不了她。”银衣男子毫不忌惮地说道,口吻着实无礼之极。

他的身材修长高大,容貌极为俊美,可是却也极为妖异,因为他的头发竟然是银色的,根根如雪,不但如此,他的一双冷峻眼瞳,竟然是一双世间极为罕见的银瞳,闪烁着寒雪冰霜一样的光泽。他这一骤然出现,姬云刹四周的空气顿时冷了一大截,仿佛片刻之间,便由春天进入了严冬。

姬云刹好似习惯了他的无礼,闻言只是眉头一挑,并未吭声,待胸口的痛楚稍解,这才缓缓放开手,立直身子,冷冷盯着他,悠然讥诮道:“怎么,烈冰是觉得自己敌不过赤焰吗?呵,本尊差点忘了,你虽和赤焰金龙是双胞兄弟,可是他在神兽榜上排行第一,而你却榜上无名,一个无名之辈,又怎敌得过第一神兽呢。”

原来这位俊美的银发银瞳银衣男子,竟然就是能发出冰天冻地之天罡冰气的烈冰神龙!若是月无缺见到他的模样,定然要大吃一惊,因为他的容貌,除了发色和眸色外,竟然与赤焰金龙一模一样!

闻得姬云刹的反唇相讥之语,烈冰神龙重重冷哼一声,高傲且鄙夷道:“你休要拿赤焰来激我,虽然我烈冰未在十大神兽之列,但我的神能却不在他之下!有朝一日,我定教这世上有烈冰,无赤焰!”

姬云刹眸中划过一丝如狐狸般的狡猾笑意:“那本尊就拭目以待你打败赤焰,容登十大神兽之首的那一天!

只要能除掉赤焰,那头麒麟幼兽,他暂时还未将他放在眼里。至于月无缺……他的眸中闪过一道犀利的光,那小子倒也的确是个人才,若能收入己用那也罢了,若是不能,那就只能毁掉!他可不愿留一个强劲的对手给自己增添麻烦。

烈冰却突地语锋一转,冷冷地道:”我知道,你是想借我手替你除掉绊脚石,可是你也别忘了,我现在虽然尊称你一声主人,却不是因为我们之间有滴血契约,而是因为你救过我,所以才给了你一个三十年之约。虽然我烈冰恪守承诺,答应你的事就一定会做到,可是,我也容不得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三十年之期即到,你好自为之!“

说罢,一道银光一闪,烈冰已消失在夜空中。

”畜生果然是畜生!不得重用!“姬云刹看着烈冰消失的地方,眸中泛起狠戾之色。

再说月无缺一行三人行到半路,忽见前面火光影影,两队身着金领军衣全副武装的侍卫举着火把迎面而来,那金领正是帝宫侍卫的标志。三人心中皆是一惊,正待悄然避开,以免节外生枝,却不料已被人发现。

”前面是何人?给我站住!“有人出声厉喝道。

立刻,一众警惕冰冷的目光齐刷刷直射过来。

”前面可是两位月兄弟?“月无缺眼眸微眯,尚未回答,一道熟悉的声音忽然紧接着响起。

月无缺三人闻言,顿时松了口气,这声音,是凤十一的。

月无缺望过去,眉眼间露出笑意,应道:”正是!“心下暗道,这凤十一的眼睛倒是贼得很,自己还未瞧见他,倒被他给先看见了。不过他来了正好。

凤十一大喜,自队伍后面疾步走了出来,白天听说月无缺他们突然遇袭,且月无缺失踪后,他就担心了好久,还特意派自己的探子出来搜寻了一番,在得知他们竟然摸进了帝宫之后,顿时心急如焚,却又没有任何办法。虽然凤家很受帝尊的器重,却也不得无故擅闯帝宫。现在见他们都没事,这才放心了。

他悄然松了口气,笑道:”这深更半夜的,你们也不好好在楼里呆着,害得我一阵好找。你们初来不知道,这奉圣城实行宵禁,若是过了宵禁时间还在街上闲逛,是会被当做奸细抓起来的。“

他一边说,一边向月无缺三人使眼色,月无缺会意,接口歉意地道:”抱歉,我们出来逛逛,却不知道时间一下子这么晚了。“

”没事,这位萧统领是我的朋友,不会为难你们的。“凤十一转而对身边那位身材高大,一直用冷冽的目光盯着月无缺三人的金领侍卫笑道,”萧统领,那三位都是我的朋友,不知萧统领可否给十一一个面子?“

那萧统领又冷冷扫视了月无缺三人一眼,虽然目光之中有怀疑,却很快收回目光,敛去所有情绪,对凤十一笑道:”凤公子的朋友,萧某怎敢冒犯,萧某还要巡逻其他地方,就不陪凤公子了。“

”那就多谢了,下次有空,十一请萧统领喝酒。“凤十一微笑道。

萧统领微微颌首,右臂抬起做势一挥,领着那两列侍卫队整齐离开了。

”既然这里不宜久留,我们先回去再说吧。“月魄淡淡出声,说罢,率先向头里走去。

凤十一与月无缺并肩前行,偷偷瞄了月魄一眼,悄声笑道:”无缺,你和月魄真是兄弟吗?我怎么觉得,自从你来了之后,他好像变得越发叫人难懂了。“似乎,自见到月无缺之后,月魄的心情不佳了许多?虽然他没有表现丝毫情绪,但与他相交甚久,凤十一也是个极细心的人,一下子就感觉出来了。

月无缺瞅着前面月光下那一袭白色俊挺的身影,撇唇道:”他本来就是个神秘莫测的人,不用理会他。“

凤十一没料到她竟会是这种态度,不由哑然,随即失笑。这一对月家兄弟,果然是有趣之极。

不过相比之下,还是月无缺好亲近些,因为她比月魄直爽,没有他那么深沉莫测。

回到玲珑楼,月出情等人正急得团团转,一见他们安全归来,这才转忧为喜,大大松了口气。

月如冰首先扑过来,一把抱住月无缺,急切而委屈地道:”臭无缺,你怎么可以单独冒险,差点把我急死了!要是你出了什么事,回去了爷爷和爹爹娘亲定饶不了我和如霜!“

月如霜见所有人表情怪异,不禁皱了皱眉,叱道:”如冰,不得胡闹!还不快把无缺放开!“这么大的姑娘了,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动不动就抱无缺,也不怕人笑话。

月如冰心思剔透,一听便知是为什么,悻悻放开月无缺,拿一双美眸横了众人一眼,哼道:”我抱我弟弟正常得很,关你们什么事了!他再大,也是我弟弟,小时候我还给她……“

月无缺一听便知她想说什么,赶紧轻咳一声,道:”好了好了,如冰姐,我知道你这样做是因为关心我,小时候的事就不要提了吧。“

月如冰又委屈了,小声哼哼道:”知道我是担心你,还这样态度说我,小时候我还给你端过尿呢。“

”噗……“有人的口水喷了出来,转目一看,正是颜月夭,正在努力憋笑,一张俊脸都憋红了。

青滟一看,立刻乐了:”哟,颜小夭,你的脸怎么憋成猴子屁股了,哈哈,红得真漂亮,简直比娘们儿还要艳上几分!“

颜月夭立刻笑不出来了,狠狠瞪他一眼:”没礼貌的小畜生!要你管!“

两人又开始斗起嘴来。

室内紧张的气氛立刻因此缓和轻松起来。

瞧见月无缺有些尴尬的脸色,凤十一微笑道:”无缺弟弟的姐姐与无缺一样直率可爱,看得出你们感情很好。十一无姐无妹,倒是好生羡慕。“

月无缺苦笑:”十一兄过奖了。“

虽说当年被月如冰那样照顾的人不是她,可是月如冰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以她如今堂堂七尺男儿的身份,她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尴尬的。

月如霜又悄悄盯了月如冰一眼,月如冰这回知错了,乖乖垂下了头,想着自己刚才那句话让无缺丢了面子,心里不由有些愧疚。

月无缺瞟了月如冰一眼,又道:”不过,有这样两个关心我爱护我的姐姐,我觉得很幸福。“

月如冰心里这才好受了些,对月无缺吐了吐舌头,投去感激一笑。

月魄静坐在一旁,径直倒了一杯水喝,闻言,俊俏的脸上露出讥讽的笑意,几不可闻地冷哼了一声。感情?哼!这世上最不可信的,便是感情了。

月出情一直温柔地看着月无缺,这时插话问道:”无缺,听说你们潜入帝宫去了,可有被人发现?“

见月无缺点头,众人不由又急了起来。

水清浅抢先问道:”那你可有受伤?要不要我帮你检查一下?“

莫忧也急忙说道:”无缺,那帝尊姬云刹可是世上少有的高手,你有没有碰上他?“

凤十一闻言也是脸色一变,目光骤然凝重起来。姬云刹的武功有多高,奉圣城的人谁也不知道,也不了解,正因为不了解,所以都对他讳忌莫深。因为大家清清楚楚地知道,就这奉圣之地,没有谁是他的对手。

他现在还记得暗探探得的消息:”帝宫内突传急讯,有强敌潜入,惊动了帝尊,那潜入之人,恐怕就是主子要找的人。“

既然连帝尊都惊动了,月无缺和月魄想要脱身肯定是很难的,因为以帝尊的性子,擅闯帝尊的人,绝对只有一个字——死!

可是,月无缺和月魄现在却好端端站在自己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也并未见他们受伤,他不禁对这俩兄弟疑惑了。他实在有些不相信,就这样俩个少年,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五岁,一个不过十七八岁,竟然能打败诡秘莫测的姬云刹?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颜月夭看月无缺依旧淡定的笑着,不由有些急了:”无缺,你快说啊,这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从那帝尊手上逃出来的?“

”什么逃出来,本公子是堂堂正正走出来的!“月无缺给了他一记白眼,施施然坐到桌边,莫忧立刻倒了杯水递过来。

”行了无缺,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连一向淡然的月如霜也沉不住气了。

月无缺扫了众人急切的眼神一眼,叹了口气,笑道:”我与姬云刹打了个赌,所以依照赌规,他规规矩矩送我回来了。“

”打赌?你们打的是什么赌?“月出情皱起眉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

众人立刻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月无缺身上,刚刚缓和的气氛立刻又沉重起来。

不用想他们也知道,能与一国帝尊姬云刹打的赌约,绝对不简单。

月无缺笑道:”你们不必太担心,我既然敢打下这个赌约,虽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赢,但百分之八十,我还是有的。而且,“她忽然将话题一转,向着凤十一缓缓道,”听说再过三日,你们奉圣的少尊便会举行一场打擂选妻赛,我准备去参加。“

”什么?“众人一听这个惊人的消息,下巴都差点掉下来了。

就连一向淡定深沉如一潭幽水的月魄,也将举至唇边的茶杯顿在半空,面露诧异之色看着他,眸底有说不清看不明的暗潮在缓缓涌动。

”无缺,你是不是发烧了?那奉圣帝尊与你都是男人,你怎么会想去参加他的选妻大赛?“月如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惊问道。

月如霜也皱了皱眉头:”无缺,你说的可是事实?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月出情闻言,先是一惊,然后是一怔,接着目光变得黯淡下来,想开口说什么,却最终没有吐出一个字来。

颜月夭听她这句话,也是先一惊,接着,心里竟然莫明的有丝惊喜,原来,原来无缺也同自己一样,喜欢男人,只可惜,自己喜欢她,她喜欢的,却是一个连面也没见过的什么少尊……

这样一想,他的心里立刻又由惊喜转为难过,有些忿忿地想,那个狗屁少尊到底是个什么人物,竟然能让无缺这样惊才绝艳的人才也看上他?若是现在让他遇上那个狗屁少尊,他一定要将他大卸八块!哼哼!

凤十一生性聪慧,倒也不是很惊讶,一下子便猜出月无缺的意图:”你可是想借此机会,混入帝宫?“上下打量了月无缺几眼,俊脸上露出促狭的笑容,”不过,以无缺弟弟这副俊俏的模样,若是打扮成女子,定然是位风华绝代的美人。“

想到眼前这位翩翩美少年扮成女装的美丽模样,众人都不由在自己脑海中遐想起来。

月无缺见状不由好笑,伸手在离得最近的青滟头上敲了一下:”行了,都别在这里胡思乱想了。我月无缺堂堂大男人,怎么会扮成女子?那少尊并未规定男子不能参加,我就男装去好了。“

青滟摸着被打疼的头,不服气地撇嘴道:”以主人这般丰姿,恐怕是女子也敌不过,哼哼。“主人真是过分,大家都在笑话她,她就偏偏只打自己一个,真是太过分了!

”闭嘴。“月无缺斜他一眼,凉凉地道,”青滟你长得如此柔媚,不如你打扮成女子,与我一同去参选吧,说不定你一下子就被那少尊给选上了。“

青滟立刻闭嘴,再不敢吭半句。笑话,他一堂堂神兽,才不会扮成女子去讨好男人呢!

”听说参选的女子要有少尊的参选令牌才行,你可有?“月魄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月无缺没有说话,却自袖中拿出块令牌放在桌上。

月魄一瞧,眸中露出一丝冷笑:”厉害,竟然连姬无欢的令牌都弄到手了,那为兄就先祝贺你心想事成,成为少尊的未婚妻吧。“

说罢,站起身子,一副慵懒模样缓缓离去。

凤十一瞧见那块牌子上刻的一个”欢“字,脸色变得特别奇怪:”姬无欢的贴身令牌?他怎么会将这块令牌送于你?“

他与姬无欢虽谈不上交情至深,却也不浅,因此一眼便认出,这块令牌,竟然是姬无欢的贴身令牌,参选令牌虽然与此令牌玉质相同,缕刻的纹色一样,却没有一个”欢“字。

姬无欢向来不会轻易送东西给别人,一旦送了,便是表示与那人关系非同一般,或者对他是非同一般的信任。他不明白,月无缺是通过什么方法,竟然得到姬无欢亲送贴身令牌的?

月无缺又将那块令牌仔细收起,面对众人再度惊讶的目光,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笑道:”你们不用怀疑,这块令牌,千真万确是姬无欢亲手送给我的,还叮嘱我到时一定要参加,呵呵,今天与那姬云刹交手,现在感觉好累,我先去休息了,你们也早些歇着吧。“

虽然凤十一是奉圣的人,且身份不低,可是她依然当着他的面承认自己的计划,因为她自凤十一的目光中看到了真诚,她相信,这个人一定不会向帝尊通风报信的。也许她的这种感觉很没有道理,可是她相信自己的直觉。

果然,凤十一没有再说什么,立刻吩咐下人为他们准备热水和换洗衣物。

虽然众人还有疑问,可是见月无缺面露疲色,便只得各自回房歇息。

回到自己的房内,月无缺才忽然惊觉起一件事,为何刚才没有看见风倾夜?”

------题外话------

——。非常抱歉,我不知道说什么了,停了这么久,肯定让大家都郁闷极了。某意再次道歉。一句抱歉肯定无法平息亲们心中的怨气了,咳咳,某意真的很对不起大家,现在好好码字来平息大家的怒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