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87章

第087章

回到自己的房内,月无缺才忽然惊觉起一件事,为何刚才没有看见风倾夜?

可是她忽然驻住步子,收敛了神色,眉眼一厉,冷冷低喝道:“是谁屋里?还不快出来!”

“呵呵,这样也能被你发现,看来你的魔功已经达到令人想象的高度了。”一声轻笑在屋里响起,原本空无一人的屋子里,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影,正意态悠闲地翘着二郎腿坐在桌边,微笑地看着她,眸中尽是欣赏之意。

微闪的烛光在他的俊美的脸庞上投下淡淡的暗影,可是他那双眼睛却璀璨迷人,比那烛火还要亮上几分。

这个少年,竟然是夜琉胤!

月无缺一见到他,眉头微微一拧,踱过去在桌子另一边坐下,冷哼道:“我道是哪个小毛贼偷偷摸到我屋里偷东西,却没想到,原来是你。”

对于这个神秘莫测的少年,月无缺心中一向没有好感,自金蚕盅之事后,她更是对他心生厌恶。

可是夜琉胤对她的态度丝毫不介意,反而直视着她的眼睛笑吟吟说道:“我这不是担心你的安危,所以特意过来瞧瞧吗?虽说我不是个好人,但还没有卑鄙到欺负自家小舅子的份上。”他特意将那“小舅子”三个字加重。

月无缺冷哼一声:“什么狗屁小舅子,夜公子莫要开玩笑,无论如何,咱们也不会扯上这种关系的!还有,奉劝你一句,以后少在如霜如冰面前扮多情公子,否则我不介意让你变成不男不女的人妖。”

“啧啧,小舅子的脾气可真大,琉胤受教了。”夜琉胤眸光流转,不知从哪掏出一把折扇,轻摇几下,悠悠说道,“对了,我要是这趟不来,还不知道小舅子的女装打扮原来是那般绝色,比你的两位姐姐都不知道要美上多少倍呢。”

他这番话说得轻佻极了,眉眼间风流婉转,眸中的笑意更深,他也不知为何,就看逗月无缺生气,她越生气,他就越开心。

可是这回,月无缺听了他这番话之后,定定盯了他半晌,在他以为她要发火的时候,她却忽然笑了,而且笑得很悠然:“听你这意思,莫非是连本公子你也瞧上了?要不?你娶我如何?”

她一边说,一边还主动倒了杯茶给夜琉胤倒了过来。

她这一笑,宛若春花齐放,芳绝艳雅,任夜琉胤见过世间无数绝色,看见她这样绝美的笑容,竟也被惊得心神一荡,下意识伸手去接那杯茶。可是他忽然瞥见月无缺唇角勾出一抹淡淡坏笑,心中顿时一惊,赶紧缩手,却已是迟了!

那杯水尽数泼在了他胸口的衣襟上!令人惊奇的是,那被泼湿的衣襟竟然在人的眼皮底下以惊人的速度腐化成碎末!

一股强烈的灼痛感自胸口散开,夜琉胤脸色一变,闷哼一声,赶紧在半空中幻化出一汪清潭,毫不迟疑跳了进去。

“月无缺,算你狠!竟然用焚焰之水来对我!”夜琉胤气急败坏的声音远远传来,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

想到刚才还风流倜傥的少年此刻一副狼狈之极的模样,月无缺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她放下茶杯,盯着自己的右掌心观看,眉眼间浮上一丝得色。

“没想到圣灵之境的焚焰之火这么容易,金蚕盅果然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东西。”她喃喃自语道。掌心朝上一翻,一股极淡的白光射向半空,那半空中立即凭空划出一方清潭,透着冰天冻地的阴森寒气。这便是能克制梵焰之水的幽冥潭。

这两种咒术皆属于圣灵之境的最高咒术,须内力深厚幻力超绝才能随意施出。若是不小心沾上一丁点梵焰之水,那个人绝对会在一盏茶的工夫内灼烧成一滩血水,所以这梵焰之术又被称为化骨术。幽冥术则与之相反,沾上一丁半点之人,便会如身坠冰窖之中,冰寒彻骨难以忍受,可这二者一遇上,却能相互化解。

月无缺刚才亲眼瞧见夜琉胤的胸口已被灼伤一片,任他身手再好,恐怕也得花上一段时间才能复原。那小子也不知是冥休派来的还是别有什么阴谋,给他点苦头尝尝也不错,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如此放肆!

只是,还有一点她不明白,那日她明明废了夜琉胤的全身功力,为何短短时日内他竟能恢复得如此之快?而且他的魔幻之力似乎只比自己低那么一点点?

她抬首望向窗外一弯弯月的夜空,眸中幽光闪烁,陷入了沉思。

她的目光无意间收回,落在桌上,却发现夜琉胤喝过的杯子面上有一圈暗红的印迹,正欲凑近细看,忽闻原本寂静的夜里传来女子惊恐失措的尖叫声。

她心念一动,身子瞬间自窗口飞了出去。

当她来到出事现场时,凤十一已先她一步到达,正沉着脸向一名女子询问着什么。那名女子满脸之状,身子因害怕而瑟瑟发抖。另有数名赤领侍卫举着火把在园子四周仔细搜查。

月无缺一到,凤十一立刻调过头来望着她,脸色有些沉重,说道:“无缺,你看看地上之人,可否认识?”

月无缺没有回答,心中莫名的觉得有些不妙,目光投到躺在地上的两具死尸之上。

那两具尸体的模样有些奇怪,死状奇特,骨瘦如柴,仿佛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全身的功力和精血,全身的皮肤干瘪皱巴地贴在骨架上,身子如蚯蚓般蜷曲成一团,瘦骨嶙峋的脸盘上双眼突出,脸色惊惧交加,似乎看见了极为可怕的东西。

再仔细瞧那两具死尸的脸,月无缺的脸色骤然大变,想也没想便一步跨了过去!

这两具死尸,竟然是玄明长老和孟长清护法!

凤十一见她模样变色,赶紧一把拉住她:“无缺别急,他们的尸身上有毒!”

月无缺顿住身形,却一把推开他,沉声道:“十一兄放心,我自有分寸。”

“我知道这两位是无缺兄的朋友,不过事已至此,无缺兄还请节哀。”凤十一松了手。

月无缺点了点头,脸上迅速恢复了镇定之色,屏住呼吸仔细检查两具尸体,看能找出什么线索,可是心里掀起了巨浪。玄明和孟长清都是玄宗数一数二的高手,特别是玄明,真实实力恐怕不在龙镇天之下,就算是姬云刹,恐怕也不能轻易杀死他们两个人的联手。

可是,此刻这玄宗的两大高手,竟然同时毙命!而且据她的查看,这两人竟像是被人吸干了全身的功力和精血而死,这到底是什么邪门功夫?又是谁这么厉害,竟然同时吸干了两大高手的内力和精血?

“无缺,发生什么事了?”月出情等人闻听出事,也很快赶了过来,当他们看清死者的面目时,都不由大吃一惊。

“玄……他们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月如冰失声道。

莫忧见此情景,也不由惊骇道:“他们,他们怎么会……”

众人相视一眼,脸色皆沉重起来。玄明长老竟然会被人杀死,而且死状这么惨,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这到底是谁下的毒手?

凤十一瞧见他们的脸色,估摸着死尸的身份,沉吟一会,道:“无缺,你放心,我定然会命人好好调查此事,不会让你的朋友冤死。”

谁知月无缺却摇了摇头,缓缓直起身子,道:“不用了,多谢十一兄的关心,无缺只求十一兄暂时将我这两位朋友的尸身存放一放,等无缺回去的时候自会带走。”

“你放心,你的朋友便是我的朋友,我一定会好好存放这两位朋友的尸体的。你若是还有什么事要我帮忙,我能帮的一定帮,绝不推辞。”凤十一真诚地宽慰道,然后唤过几名手下,“你们守来,速将这两位的尸体抬到冰室去。”

立刻便有四名侍卫走了过来,手上戴着特制的防毒手套,迅速将两具尸体抬了下去。

“多谢。”月无缺朝凤十一道谢,然后朝月出情等人使了个眼色,带着众人一齐离去。虽然她可以借助凤十一的势力查清此事,可是现在她却不想让他插手,不想让他陷入两难的境地。因为他们现在是朋友,而她,不想让自己的朋友为难。

玲珑楼里除了一些不会武功的侍女仆妇外,其他的都是一些拥有武功的侍卫——明卫和暗卫,相信就算是一只苍蝇飞进来,也会立即叫人发觉。

玄明和孟长清明明是在死后被人抛尸于此的,可是那些明卫暗卫竟然无一人察觉,反而是一名不会武功的侍女最先看到,这说明了什么?

月无缺脑海中浮现几个时辰前在帝宫地道里听到的玄明和孟长清的声音,帝尊姬云刹阴毒的笑容,眼前似乎又出现了凤十一的母亲易鸾那双冷笑的眸子和威胁的话语,她的眉头紧紧皱起,双眸中透出森如寒刃的光芒。

若真是他们做的,那是示威,还是?

还有风倾夜,又到哪里去了?为何突然失踪?

回到屋内,众人皆沉默不语,心情沉重。刚才的事太过惊诧,以致于他们完全想像不到,才分开一两日,再见面时,已是玄宗两大高手的尸体!

虽然孟长清不为人所喜,但玄明平时为人和善,所以他的死,使得这些人心中起了一丝悲悯。

过了好一会儿,莫忧才蹙眉开口道:“月统领,这件事情我们要不要告诉宗主?”

出师未捷便死了两大高手,而且还是四大长老之首玄明,宗主若是知道了,恐怕后果难以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