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88章

第088章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莫忧尚未从玄明长老和孟长清之死的震惊中反应过来,嘴里喃喃自语道:“玄明长老竟然会被人杀死?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回去了我们该如何向宗主交待?”

玄明和孟长清是龙战天的得力臂膀,如今两人却同时一夕毙命,这件事若是传到玄宗,传到龙战天的耳朵里,势必会引起轩然大波!龙战天定然会勃然大怒!

室内一片沉寂肃穆,众人皆不语,亦不知如何回答。

过了一会儿,月如霜这才凝着秀眉沉声道:“此事在奉圣境内发生,依我看,定是奉圣帝尊派人所为,以警告我切莫轻举妄动。无缺,我们不如将此事告知宗主,让他多派些高手协助。”

月出情却摇了摇头:“不妥,此事还是暂时不要通知玄宗的好。”

颜月夭扫他一眼,斜眉一挑,问道:“为什么?莫非你觉得你可以对付那个杀死玄明和孟长老的高手?”

月如冰闻言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这个颜九少爷不知为何总是在言语上欺负出情表哥,着实可恶的很!

月出情皱了皱眉,还未开口,门外忽然传来一声轻笑:“他一只独臂,自然打不过那个杀死玄明的凶手,不过是怕中了人的奸计而已。”

说话间门扇被人用掌风推开,月魄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翩然而入。

众人心中皆是一惊,屋内这么多高手,刚才却没一人发觉他靠近,这个少年的轻功似已臻至炉火纯青的境界!

月无缺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并未理他。虽然她早已察觉他的到来,此刻心中因玄明孟长情的死而心绪如潮,疑窦丛生,实在无暇顾及其他。

“堂哥!”月如冰料不到他这时突然出现,不禁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月如霜微微皱了皱秀眉,却并未吭声。

水清浅俊眉紧皱,对月无缺问道:“无缺,那你说,这件事应该怎么处理?”

月无缺收回心神,扫了众人一眼,目光最后落在月魄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上,缓缓说道:“这件事就按月出情说的,暂时不要透露回去,以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等我们找到凶手再说。现在天色已晚,大家先去休息吧。”

众人没料到月无缺竟然就这样简单处理,心中既疑且惑,可也没有办法,只得各自回房。

月魄心思剔透,一听便知她不想让自己参与,也不多说,只唇边噙着一抹似邪似魅的笑意,轻睇他一眼:“我只想告诉你,虽然我与你志不同道不合,但怎么说我和你一样都是月家子孙,不会害你的。”

他似邪非邪地对月无缺绽开一朵动荡人心的笑容,话声未毕,人已似一抹缥缈不羁的薄云飘然离去。

那扇门在掌风的带动下砰然合上。

月无缺没有说话,只是眉头深锁,盯着门的方向目光转幽,比窗外的夜色还要阴沉。然后,走回桌前坐下,伸手拿起夜琉胤用过的杯子把玩,看似漫不经心,其实整个人已陷入深思中。

不久,房门悄然被打开,有个人影轻轻走了进来。

月无缺倏然惊醒,面色平静地抬头望望,道:“你来了。”

颜月夭走到桌边坐下,斜眼觑着他,笑道:“临走时,你不是给我递了个眼色,有事找我吗?莫非是我意会错了?”

月无缺淡淡一笑,遂又敛去,喟然叹道:“这件事很棘手啊。”

颜月夭点点头:“的确是很棘手,不过这件事再怎么难查,你也要注意身体,不要忧思过度了。毕竟这件事并不是你的错,就算宗主知道了,也不会拿你怎么样。”

言语间隐约透露出关切之意。

月无缺却摇了摇头,眉宇间渐渐沉重,叹道:“你不知道,来之前,宗主就曾找我密谈过一次。”

“密谈什么?”颜月夭看她神情凝重,不禁好奇问道。

他也觉得非常奇怪,玄宗宗主为何会突然重用月无缺,时常单独召她谈话。虽说以月无缺的出色能力和绝顶身手,被宗主另眼相看也不是回事,可是问题是,宗主明明知道月无缺身上背着一个极其危险的预言,而且在月无缺出生之时,宗主就曾派人前去想要杀掉她,只是因为她男儿的身份,和忌惮于月家的势力,这才没敢贸然下手。

月无缺没有说话,却抬手结了一个牢固的结界,将房间外的一切隔绝在外,这才冷哼一声,眸中迸出杀气,道:“龙战天那老匹夫说,当年他之所以放我一马,是因为怜我刚刚出生便遭了魔族毒手,全身筋脉尽毁,成为一个比普通人还不如的废人,可是没有想到我月无缺如今竟然出人意料地拥有了一身绝顶的武功,这就不能不叫他忌惮了。毕竟神的预言是不会错的。哼!什么狗屁神的预言,我看根本就是他想杀掉我月无缺,灭掉我月家的借口!”

她那绝美的脸上露出冰冷的如魔魅般的笑意:“我若是这次行动成功,助他打败奉圣帝尊,他便不再计较预言这件事,放过我月家。否则,这次行动失败,他便要将所有的责任归罪到我身上,连带着整个月氏家族也会担上不白之冤!”

颜月夭没想到这其中竟然还有这等事,不由又惊又怒:“你说的可是真的?龙战天这老匹夫简直是欺人太甚,不把我们四大家族放在眼里了!”

他俊目怒瞪,控制不住胸口一掌打在桌子上,那张紫木檀桌竟然在他的掌力下碎成粉末!

竟然敢如此明日张胆地欺负他的无缺弟弟,看来龙镇天那狗宗主是不想好好坐在玄宗一宗之主的位置上了!

感应到他全身的怒气,袖中两条冰蛇立刻**起来,散发出的强烈冷气顿时将整个结界内的温度降到零下!

月无缺眼疾手快移开那只杯子,见他满眼的怒气和杀气,知他是替自己愤怒,心中不由流过一阵暖意,脸色稍缓,反而安慰他道:“对那老匹夫,我自有应对,月夭,你不必如此气愤。”

颜月夭腾地自椅座上站了起来,怒道:“我为何不气愤?谁敢欺负你,我颜月夭定然与他没完!若是龙镇天敢动你和月家一根毫毛,你放心,我颜月夭可以保证,颜家绝对不会置身事外坐视不管!”说完,突然又想起一件事,赶紧问道,“对了,你找我到底是为什么事?只要我颜月夭能做的,就算是拼了命也要帮你完成!”

月无缺瞧着他那副正义凛然的模样,不由一哂,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也不是什么上刀山下油锅的大事,我就是听说你们颜家有一种密制毒虫,机敏精绝,极擅长追踪,所以想借来用一下。”

四大家族中,颜家不但以毒术闻名整个大陆,而且有一项特别的技能也是闻名于世,那便是毒虫追踪术。只是她虽然认识颜月夭这么久,却只是听过,并没有见他提过,也没有用过,就不知这个消息是真是假?

颜月夭却蹙了蹙眉:“我颜家的毒踪虫的的追踪工夫的确是不错,可是刚才在事发现场我已经用毒踪虫试过了,根本找不出凶手的任何痕迹和气息。”顿了顿,又道,“那凶手的心思极为细密,作案时竟连一丝气息也没有留下,由此可以推断出,那名凶手的身手也是世间罕见,要想找到他的一星半点气息,根本就是件极难的事,毒踪虫也对他没有办法。”

月无缺却笑了笑:“我要毒踪虫并不是跟踪凶手,而是想让它跟踪这杯上的东西。”她一边说,一边将那只杯子递了过去,有淡淡血迹的一边正对着颜月夭。

颜月夭瞧了瞧那血迹,伸手自怀中取出一只透明的紫色细玉瓶,灯光下可瞧见里面有两只嫩白的玉色小虫在轻轻蠕动,晶莹剔透中显出淡紫色的晕圈来。更为奇特的是,那两只小玉虫的背上竟然各自长着一对淡紫色的翅膀,前面一对黑漆漆圆溜溜的眼睛格外逗人。

瓶盖一揭开,那两只小玉虫振了振翅膀,便自那瓶中先后飞了出来,围着颜月夭打转,好似对他亲热的很。

颜月夭的俊颜上也绽放出温柔的笑容,伸开手掌,两只玉虫立刻落在他的掌心。

“这两只玉虫是我精心培养出来的,你可瞧出他们有何特别?”颜月夭的口气颇为得意。

月无缺盯着两只玉虫仔细瞧了瞧,果然瞧出一点门道来:“它们可是由九星圣兽炼成的?”

颜月夭赞道:“聪明!无缺果然是火眼如炬啊,一眼就能瞧出我这两只虫子是九星圣兽。嘿嘿,它们原本属于魔兽中的最低级兽紫星兽,攻击力最低,连自卫都很勉强,除了有点追踪力外,简直一无是处,所以基本没有谁能瞧得上。可是偏偏入了我颜家的眼。这两只紫星兽是我八岁时逮住的,一直耗费精力冶炼至今,不但将他们的品阶提高到九星圣兽,攻击力也大大加强,而且追踪能力也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若是它们的追踪术称第二,我敢说,没人谁敢称第一。”

月无缺瞧着那两只紫星兽,心中只觉不可思议。就这么两只看上去小如拇指般可爱的虫子,身上竟然拥有九星圣兽的圣力,颜家的毒虫治炼术果然是叹为观止!

颜月夭嘴里不知念了几句什么,那两只紫星兽立即展翅飞到他另一只掌中的杯子上,围着那淡淡血迹爬了一圈,复又飞回他的掌中。

颜月夭对月无缺道:“麻烦你把结界打开一些,好让它飞出去。”

月无缺点点头,右手食指凭空一指,一道极细的白光便破窗而去。

一只紫星曾立刻追随那白光而去,很快便消失在两人眼前。另一只紫星兽则依然留在颜月夭的掌中。

“一只紫星兽足以,相信很快它便能将你要的消息带回来。”颜月夭笑道,“无缺弟弟是否想让我查查风倾夜的踪迹?他已经消失了好几个时辰了。”

月无缺心中暗赞他心思剔透,竟能一眼看穿自己心中所想,便道:“正是,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定然不是一个莽撞的人,这次消失这么久,肯定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颜月夭闻言心中不由又有些吃味,酸酸地道:“看来你对他倒是挺关心的。”

月无缺眸光一转,望着他笑道:“你们都是我的朋友,你们出了事,我都会担心的。”

颜月夭撇了撇嘴,心下虽然不愿意寻找风倾夜那厮,却还是对掌中那只小虫嘀咕了几句,小虫扬了扬翅膀,又自窗口飞出去了。

月无缺有些好奇地道:“你懂兽语?”

“当然,与它们相处了几年,我对紫星兽的语言自然也懂了一些。”颜月夭谦虚地道,随即盯着她的眼睛,问了个不相干的事情,“我这一对小虫到现在还没名字呢,我想给它们取个名字,一只叫小夭,一只名唤小缺,你说这名可好?”

小夭?小缺?月无缺的嘴角抽了抽,好可爱的名字……

虽说她现在无心男女之事,可是自颜月夭时不时的热烈眼神中,她已猜到了他的心思。只可惜……唉……

瞧见颜月夭那满怀期待又小心翼翼的眼神,她虽对他只有朋友之情,却不忍戳穿,也不忍拒绝,便点头应道:“当然可以,你喜欢取什么名,就取什么名吧。”

颜月夭立即笑逐颜开,整张俊脸都由内心的喜悦而益发神采起来。

又闲聊几句,颜月夭便告辞回房。月无缺收回心神,暂时将玄明长老一事放下,潜心思考如何应对二日后奉圣少尊擂台招妻一事。少尊姬无欢身份尊贵,到时候一定会有很多潜伏高手护场,她可得好好思量一下,免得计划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