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89章

第089章

凤十一回到自己房里,一张俊脸阴沉着,眉头紧紧皱起。凤青跟随主子多年,早已将主子的脾性摸得一清二楚,不由暗暗叹了口气。没想到那个月无缺对主子的影响这么大,竟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怀疑上了。

沉默良久,他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少爷,月无缺毕竟是个外人,您犯不着为了这件事和老夫人《》”

“怎么?连你也认为这件事是老夫人做的吗?”凤十一答非所问,神情却更为冷冽,眸中有怒焰闪动。

凤青忙道:“少爷误会了,属下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属下的意思是,这件事绝不会是老夫人做的!”

“你怎么知道她绝对不会这样做?既然认定他们是敌方奸细,她就绝对不会手软!”凤十一冷笑道,“跟她相处了这么多年,我还从未见她手软过!就算不是她亲自出马,那也是她下的令!不然,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何那两具尸体会在我的玲珑楼里?为何找不到凶手的一丝外逃的踪迹?而且,”他的神情严厉起来,一掌重重拍在桌子上,“若不是她做的,那两具尸体为何会中我凤家的独门毒药凤凰血!那毒药可是只有她才有的!她这么做,就是在向月无缺作警示!”

凤青的神情刹时变得严肃起来:“少爷,你清醒一些好不好!月无缺他们是玄宗的人,是我们的敌人,你怎么能把他们当成朋友,反过来责备老夫人?她做的没错!只要是我们的敌人,就该杀!否则被杀的就是我们!”

“闭嘴!凤青!”凤十一厉声道“怎么,你也要像我母亲那样指责我吗?!”

“属下不敢!”凤青赶紧跪下,却是把心一横,“属下只是希望少爷认清自己的立场,不要辜负了老夫人的一片好意!”

“滚!”凤十一心里潜藏多年的怨愤终于在此刻爆发出来,厉喝一声,一掌将屋内那张贵重的紫檀梨雕桌震个粉碎!

“凤青!你最好记住你的身份!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

立场!立场!从小到大,无论他做什么事,母亲都会随时提醒他,严厉地警告他,要注意自己的立场,注意自己的身份!无论是交朋友,还是做事情,什么都要注意自己的立场和身份!

他真是受够了!

凤青被他狂暴的怒吼惊得呆了一呆,跟随凤十一这么多年,他从未见过他发这么大的火!而凤十一的话,也刺伤了他的心。主子一直待他如亲兄弟,他也如此,可是如今主子却为了一个才相识不久的外人,警告他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原来,他在他心中,还是只是个下人!

凤青深深吸了口气,慢慢将胸口的酸涩之意压下去,退后两步,恭敬地向他躬身一礼:“是属下逾矩了,望少爷莫气,属下这就出去。”

凤十一立在原处,俊眸如着火般灼红,怒气未消地喘息着,听着凤青的脚步声走了出去,直至消失,却没有回头朝那边望去。他的胸口,仍似有一团火在激烈燃烧,让他实在无法恢复平时的冷静。

“十一,你刚才实在不该那样对凤青的,他那样说也是为了你好。”一个轻飘飘的声音忽然自门口传来,带着淡淡的叹息。

有个人影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推门而入,却是凤十一的父亲,凤云波。

“你怎么会在这里?”凤十一皱了皱眉头,语气却比先前少了些冷厉,却仍是有些犀利,“莫非你是代母亲来说服我,开导我的?如果是这样,那你一句话都不用说了!哼,你们做这些都是为了我好,是我自己不知道怎样才是对自己好!”

凤云波听出他话语中的讥嘲之意,却依然微笑道:“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来向你解释一下,这件事并不是你母亲做的,因为今晚帝尊召她入宫议事。而且,以玄宗首席长老玄明的身手,你母亲手下也没有一个能令玄明和孟长清还不了手而吸干他们精血的人。”

“但是那凤凰血之毒却不会错!”凤十一冷冷说道。

凤云波不以为然地道:“就算这两个玄宗奸细是她杀的,她这么做也没有错。我们身为奉圣人,怎能容忍他国奸细刺探我们的情况以便将来对付我们?”说罢,脸色忽然一正,眸中射出兴奋得意之色,道,“还有月无缺那几个人,我着人调查过他们的身份,那可都是玄机殿四大家族孙辈中最出色的人才,若能将他们困住,对于我们与玄宗的战斗将是大大有利,他们多为四大家族的嫡孙,将来的家族家主,我相信,四大家族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玄宗士兵多是招自四大家族,只要他们在我们手中,还怕四大家族不肯就范,拱手称臣吗!”

凤十一的眼神倏地锋利起来,猛地截断他的话,冷笑道:“父亲这算盘打得可真是好啊,与母亲真是天生一对!”

说罢,再不言语,怒气冲冲大步走了出去。

自己的父亲和母亲都把主意打到自己的朋友头上,他真觉得好笑,可悲,自己,怎么会有这样自私自利又阴险狠毒的双亲?。

“这孩子,真是越大越不懂礼貌了。”风云波看着他的背影苦笑着摇摇头,难道他不知道,我和他母亲之所以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凤家和他的前途着想吗?要想成为世上的强者,就必须心狠手辣,不折手段,否则,在这个以强者为尊的世界,又怎么能立住脚?凤家之所以有今天这样的成就,全是靠凤家几辈辛苦打拼来的。而能拥有今天这样的鼎盛华貌,却又要多亏他的妻子——易鸾。若没有她,凤家根本达不到今日在奉圣的地位和声望。

当年老爷子预备将整个凤家交给易鸾这个外姓女子时,便曾说过一句话:“此女手段狠,野心大,当是一代将国之雄。”

当时整个凤家根本没有一个人信服易鸾,他心里也是如此。在他眼里,易鸾这个父亲的关门女弟子,不过是性格有些冷冽罢了,手段有些狠辣罢了。而且身为男子,他也有自己的自尊心和骄傲,他在凤家虽不是最出色的那个,却是最沉稳的一个。原本心里曾期待父亲将家主之位传于他,可哪知父亲最后却将家主之位传于了他的妻子,那个不受人看重的女子。连他这个丈夫都不赞成,由此可以想象,易鸾当初坐上家主之位后遇上的困阻令人难以想象。

随后不久,父亲便去世,整个凤家由易鸾一人支撑。谁也不曾想到,那个当初才不惊人的女子,却只用了五年时间,不但将老家主留下的烂摊子收拾得一干二净,而且还让凤家的事业更上一层楼,这不能不叫人刮目相看。再加上她冷血无情的手段,看如今凤家,谁人敢小瞧了她?谁人敢不信服她?

就连奉圣至尊,也不敢对易鸾和凤家怎么样。

他收回心神,微微叹了口气,眸中划过一丝忧虑之色。十一的性格与他母亲皆然相反,太过善良仁慈,又重情讲义,不知以后能否接下凤家的担子?

天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颜月夭又悄悄来了,与他同行的还有水清浅。月无缺将他二人请进房内,布下结界以防有人偷听,这才问颜月夭:“怎么样?你的紫星兽可调查出什么来了没有?”

颜月夭两道俊眉微微皱起,郁闷地道:“没有,这件事真是太诡异了,我的紫星兽可谓是世上绝顶聪明的追踪兽,耗费了整整两个时辰的时间,竟然找不出凶手的一点点踪迹,这可真是奇了怪了,不知道凶手到底是如何做到。就算他是隐形人,也不可能一点痕迹也找不出来。”

月无缺闻言也不禁皱起眉头,竟然连紫星兽也查不出凶手的一点蛛丝蚂迹,看来这个人的身手当真诡异的很。和月魄在帝宫暗道的时候,她便曾听到过玄明和孟长清的声音,由此可以推测,二人的死必定与帝尊脱不了干系。想到与他的那个约定,她的眸色不由深沉几分。看来,帝尊的手下,不乏举世惊俗的高手,比她想象中还要难对付。

就在这时,一只小虫子突然自颜月夭怀中钻出来,落在他的左肩上,却正是那只追踪凶手的紫星兽,颜月夭唤它小夭。此时这只小虫子耷拉着脑袋和翅膀,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颓败而沮丧。而另一只紫星兽却并没有出现。

却听颜月夭刻意压低声音,道:“不过,我还有另一件事要和你说,你应该明白我要说什么。”

月无缺一听便明了,肯定是因为玄明和孟长清身上所中之毒的事,昨夜她虽然探知两具尸体中了毒,却并没有与颜月夭说,颜家是毒术中的行家,自然一看便明了。但她只是哦了一声,转开话题问道:“你昨夜不是将两只紫星兽都派出去了吗?另一只可调查出什么来了?”

颜月夭只当她是因为凤十一的关系而不愿谈中毒之事,聪明地打住话头,伸手将那只扑扇翅膀的紫星兽捉放在掌心,道:“另一只还没有回来,有可能是还没有查到风倾夜的下落吧。你放心,我的紫星兽很尽职的,如果事情没有查清楚,它就会一直查下去,直到得到想要的东西。”

月无缺点了点头,心里不由奇怪,这风倾夜到底做什么去了?竟然神秘失踪了一天一夜。

水清浅一直看着她,见她脸色略显苍白,眉宇间露出疲累之色,不由关心地道:“无缺,无论怎么样,你也得保重身体,不要操劳过度,如何有什么我可以帮得上的,只要你开口,我一定帮你。”

月无缺微笑着点点头:“多谢,只是如今这件事关系到我们几个人的生命安危,我不得不慎重多虑。对了,你找我可是有什么事?”

水清浅的脸色倏地变得凝重起来,月无缺一见,心中猜测不妙,果然,水清浅说道:“几个时辰前我见过玄明长老和孟护法的尸体,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所以刚才偷偷溜过去想再仔细瞧瞧,却哪知,那两具尸体竟不知在何时已化成了一滩血水。”

毁尸灭迹?!月无缺神色一冷,脑海中浮现这四个字,莫非,这事真是凤家人做的?这玲珑楼明暗探卫包围重重,如今又出了这等事,凤十一明明已经加重了守护,就算是只苍蝇,想要飞进来恐怕也是难于上青天!

这件事,会与凤十一有关吗?

颜月夭的脸色也严肃起来,若有所思。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了轻轻敲门声。

月无缺扫了颜水二人一眼,淡淡问道:“什么事?”

外面有一女子轻柔的声音恭敬地道:“刚才天师府的萧天师派人送帖子过来,想请月公子和朋友们今日出去聚聚。我们少爷命奴婢来给公子传话,问您去不去。”

天师府?天师府找他们会有什么事?

月无缺记起那名被唤作天师的少年萧璃,和他所奏那首熟悉的曲子,心里莫名地微微一颤,略一思忖,淡声道:“既是天师府有请,我们岂有不去之理,回去让你们少爷好好替我们安排吧。”

那侍女应声退下。

水清浅疑惑地问道:“真奇怪,我们与天师府并无瓜葛,他们为何要邀请我们?”

月无缺沉稳地道:“既来之,则安之。早就听说奉圣的新一代少年天师是位惊才绝艳之辈,能会上一会也是件幸事。”

又闲谈几句,见天色已亮,三人便一同出去用早膳。

月出情等人听说天师府有请,自然也都惊疑了一番,对这番邀请不明所以,却也暗暗提起警惕之心。

早膳用毕,便有玲珑楼的侍女领着众人朝玲珑楼后院偏门走去。虽说是偏门,却并不比正门差,因为那偏门装修得与前门一般豪华一致,门前也是一条繁华热闹的大街。

凤十一早已命人备好马车,并率先等候在那里,见月无缺等人出来,立即迎了上来,看着月无缺,抱歉地笑道:“十一有愧,没有好好照顾你和你的朋友们,正好今日天气不错,又逢我们奉圣有名的萧天师亲自发帖子请客,正好让无缺和诸位朋友出去散散心。”

又压低声音对月无缺道:“你们且放心,虽然我也不明白萧璃为何要宴请你们,但是有我在,我便绝不会再让谁伤害你们一分一毫!”

他这番话虽说的小声,却坚定无比。月无缺原本对他有些疑虑,此时瞧着他那一夜之间憔悴的俊容,和诚恳的话语,心中不由有些松动,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多谢十一兄了。”

凤十一微微颌首:“那就请诸位上车吧。”

待众人都上了马车,凤十一一声令下,驾车的侍卫立刻驾驶着马车,向着天师府的方向缓缓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