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90章

第090章

马车不紧不慢拐了几条街道,大约行了小半时辰,最后终于在一处极为幽僻的豪宅大门前停下。

月无缺等人下车一看,却发现这里并不是天师府,那豪宅大门前的匾额上写着四个龙飞凤舞流光溢彩的镶金大字:琉璃山庄。

山庄的大门敞开着,门前除了两辆马车,便空无一人。这两辆马车一辆为装饰豪贵的紫金马车,另一辆马车的装饰比这一辆更为奢侈华丽,周身一片金黄之色,就连那两匹拉车的马身上,装的也是金色的马鞍,金色的马嚼子,金色的缰绳。想必在他们之前,已有客人先行进去了。

颜月夭不由眯了眯眼睛,啧啧叹道:“好奢华的马车,不看不知道,一看才知道,原来这奉圣的暴发户是这般的显耀招摇。等回去了我也要这样做,方显我颜九少的威风。”

其余人听了,不由暗自偷笑。

这辆马车月无缺曾经见过,心里已知是何人到来,只微笑不语。

凤十一的神情则是一肃,怎么,萧璃竟然也邀请了少尊姬无欢吗?他朝四周打量了一番,招来一名侍从,轻声向他说了句什么,那侍从恭敬地点头施礼,朝山庄大门走去,身影很快便消失其间。

他又回过头来,略略压低声音,微笑着对众人解释道:“这辆马车是我们奉圣少尊的专用马车,虽说各位都是少年英雄,无惧无畏,可有时候,还是小心些为妙

。”

他这句话,隐含地提醒月无缺等人要注意警言慎行,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不好脱身。

众人心领神会,立即放低了声音。只是这萧璃天师也恁是奇怪,一般情况下,稍有点身份地位的人,哪个不是门前侍卫成队,而他的山庄前,却是空无一人,连个守护通传的人都没有,是他太过自负,还是?

凤十一仿佛猜到了众人的心思,含笑道:“大家稍稍等一等,我已派人进去通知萧兄了。你们不知道,萧璃的脾气最近几个月变得很是古怪,喜静,不喜人打扰,原本这山庄里侍卫成群,奴仆成队,可是他不知为何突然性情大变,将这山庄的侍卫尽数调走,只余几个高手守护在内。以前他常常在此地宴宾请朋,如今却是闭门谢客,谁也不得进,就连我,也有好些日子没有踏进这座山庄了。”

月无缺眉头一挑,轻笑道:“听凤兄这么一说,今日能踏进这琉璃山庄,我倒觉得今日真是荣幸之至了。”

心里却起了狐疑,不知这位萧璃天师请他们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她有预感,萧璃的用意,绝对不会只是交个朋友那么简单。

凤十一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里也有些好奇,据他所知,萧璃只见过月无缺一面,为何会突然邀请她和她的朋友们?而且还是在他自己的私人山庄。

“哟,凤兄,无缺弟弟,原来你们已经到了。哈哈哈,来得可真是巧,我正想说来接你们,还怕接不到人呢。看来咱们果然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哈哈哈……”众人正猜疑间,有人大笑着,一边摇着白玉折扇一边朝门外走来,只见此人面貌俊郎,一身华贵墨绿绸衣,衬得人更是丰神如玉,风流倜傥,气质翩翩。仔细一看,不是萧然却是谁?

与他并肩而行的那名俊逸少年,气质却与他正好相反,沉稳内敛,冷秀清华,一双如墨玉般光华流转的瞳眸淡漠幽冷,深不见底,虽身着一件普通的淡紫色袍子,一望之下,却比萧然更多了几然飘然高华之气,配上那如玉般的冷俊容颜,格外夺目。

这名少年,正是当今奉圣惊才绝艳的少年天师——萧璃!

“萧璃兄弟。”凤十一给萧璃打声招呼。

萧璃对他点了点头,一丝浅笑浮于嘴角,却又扭过头去扫了月无缺等人一眼,目光最后落在月无缺身上,对她微微颌首:“多谢月公子和诸位朋友赏脸,大家里面请

。”说罢微微侧了侧身子,作了个朝里请的手势。

萧然几步走下台阶,来到月无缺跟前,拍了拍她的肩膀,用扇子挡住嘴小声嗤笑道:“我这还是头一回见那小子待人如此客气,你小子可真是走了桃花运了——哦不,我说错了,不是桃花运,是福运,嘿嘿。像我和他那般交好的生死发小,都从没被他这般客气待过呢。”

月无缺淡淡瞥了他一眼,对萧璃抱拳道:“萧兄客气了,如此在下和朋友们便不客气了。”一马当先向着萧璃的方向走去,将萧然晾在一边。

萧然撇了撇嘴,没趣地使劲扇了几下扇子:“都是些忘恩负义的家伙,哼哼。”

颜月夭走到萧然身边,装模作样拍了拍萧然的肩膀,故意叹气道:“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萧药师,你的脸蛋没人家的漂亮,气质没人家的高贵,却也妄想和咱们人中龙凤的无缺弟弟套近乎,这也难怪会被那位什么天师比下去的,可叹啊可叹。”说罢哈哈大笑着尾随月无缺而去。

“你!颜月夭,你这个缺德损嘴的!”萧然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之极。谁料这时青滟突然自他身边冒了出来,龇着牙笑嘻嘻说道,“萧药师,我觉得颜小夭说的很对,人啊,贵在有自知之明,否则就是悲剧了。像我这样的神兽都懂,你这个庸医怎么会不懂呢。”

萧然狠狠瞪他一眼:“你这只小麒麟,是不是忘记了,是谁救了你?”

青滟立即面露狰狞,恶狠狠地笑:“当然记得,不就是庸医你吗?你不但放了我很多神血,还让我莫名地失去了一半的神能,你说,你这是神医所为吗?”

萧然顿时语结,见这只小麒麟凶神恶煞地盯着自己,一副要将自己生吞活剥之相,忙退后两步,朝天打了个哈哈,拍拍他的肩膀陪笑道:“你别气,你别气,这不是还有我师傅吗?刚好我师傅今天有事回来了,等会儿我就带你去找他,看他有没有办法恢复你的所有神能。”

青滟一把抓紧他的肩膀:“我要你现在就带我去!”

“待会儿,我这刚来,还没歇口气呢。”

“不行

!就现在!不然我就废了你!”

“不去!”萧然依旧拒绝。

刚转身入门的萧璃突又转过身来,对萧然淡淡说道:“你先带他去见你师傅,这顿饭还早着,定少不了你那一份。”

萧然无奈,不好驳萧璃的面子,只好恨恨瞪他一眼,无比怨念地被青滟揪着衣服狼狈地钻进马车打道回府了。

“多谢天师替青滟说话。”月无缺对萧璃微笑道谢。

凤十一走过来,望着萧璃的目光有些惊讶,笑道:“萧璃兄的性子果然变了,变得我都有些不认得了。”

萧璃道:“人总是要变的,再说我不过是说了一句话而已,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三人一边说话一边并肩沿着一条幽静的树荫小道朝前走,颜月夭月出情等人与凤十一带来的侍卫尾随在后面。

走了一路,月无缺心中不由暗暗赞叹,这琉璃山庄果然是个好地方,庄内亭台水榭,曲径通幽。绿树如荫,花草芬芳,百鸟争鸣。丝竹声声,清歌缥缈。单的是一个清静幽雅却又不失豪贵大气的休憩之园。

她心里忽然浮起一丝奇怪的感觉,悄悄侧目扫了萧璃俊逸的侧脸一眼,心中暗道,没想到,这个人的品味,竟然和那个人有些许相似。以前他们关系很好的时候,他曾向她许诺过,以后要送她一座这样的园子,只可惜,话犹在耳,却已沧海桑田。

一股苦涩慢慢浮上心头,她勉力压下,却已失了观望风景的兴趣。

难道这世上,真的有这般巧合之事吗?她悄然扫了萧璃一眼,眼中浮现一丝茫然。

凤十一的脸上则浮现出讶然之色,默默走了好一会儿,终还是忍不住问道:“萧璃,你把这里重新装修过吗?怎么同以前大不一样了。若不是有你领路,我还以为走错地方了呢。”

依萧璃以前的品味,特喜欢奢侈华丽霸气糜烂的装修,虽不说达到酒池肉林的境地,但这山庄里以前却是衣香鬓影处处,华曲丽调声声,将贵族子弟的纨绔浪荡表露无疑。每次来,都让他心生堵意,没想到多日不来,这里却已换了另一番境地,虽比不上仙境,却足可与那幽静清雅有桃花源相媲美了

没想到这人改性子,竟然改得这么彻底,不但脾性改了,就连品味也给改了。以前的萧璃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脸上经常都是一副邪肆暴佞的模样,令人心生畏意。如今却仿佛脱胎换骨般,如一株清出于浊的青竹,空华高洁,绝世独立。真不知道,他到底是受了什么样的刺激,或是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才变成了这般模样?

不过,还是这样模样比较入人的眼。

萧璃随口答道:“嗯,我嫌这庄子以前的模样太过难看,便命人改了。还有那些歌姬舞女,全部都被我遣走了。”

凤十一的眼里浮上欣慰之色,笑道:“老天师要知道你这些惊人的变化,一定会很高兴的。”

萧璃没有回答,却将目光转到月无缺脸上,见她面色平静,丝毫看不出任何变化,心下不禁有些失望,莫非他的猜测是错的?这个少年那日用那种疯狂的眼神盯着他,追问他曲子的名字,只是一种巧合?

两人各怀心事慢慢向前走着,凤十一不明所以地跟着,只觉周围的气氛陡然间低了许多。

就在这时,月无缺和萧璃的脚步突然一齐顿住。

凤十一莫名地看了他们一眼,顺着他们的目光往前面一看,不由愣住,好一会儿,才有些啼笑皆非:“萧璃,你何时有了这种趣味?竟然在园子里摆了一座秋千架!这不是女孩子喜欢的东西吗?”而且那座秋千架上还围了一圈精致秀气的紫色藤花,虽说为这园子的一片碧色添了几分可爱,可是却着实有些不搭调。

说到这里,他忽然福至心灵,莫非萧璃有了心上人?这座秋千架便是为他的心上人准备的?难怪他会遣散这园子里所有的歌姬舞女的。

这样一想,对于他这几个月脱胎换骨的改变突然就有了认识:“我就觉得奇怪,为何你这段时间的变化会如此奇怪,爱情的力量果然是巨大的。她现在可在这山庄里?要不要引出来让兄弟瞧瞧?”他拍了拍萧璃的肩膀,语气中多了一丝揶揄之味,心底的阴霾和沉闷暂时被压了下去。

谁知,萧璃却摇了摇头,盯着那座秋千架,慢慢说道:“她不在这庄子里,在这里

。”他伸手按住自己的胸口,“这座园子的架设,和这座秋千架,是我十年前对她的承诺。”

凤十一听得满头糊涂,月无缺却是心头猛地一震,仿佛被雷劈般愣在当场。任她如何压制,往日的某段刻骨铭心的对话仍清晰地浮上脑海——

“无缺,你有没有想过,你以后的家会是什么样子?”

“哼,何玉绦,你在取笑我吗?虽然我战无缺现在除了弟弟,什么都没有,但我可以向天发誓,我如今失去的一切,以后一定会亲手夺回来!”

“嘻嘻,小丫头,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想过,等你以后报仇了,心愿也了,咱们成亲后,你想要什么样的园子,你说说,我好预先准备准备,以免你将来不喜欢。”

“……”

“你自己也不清楚啊?那行,由我来决定吧。咱们无缺以后要做将军的,住的园子不能太秀气,大气才适合将军的身份。可是又不能大气过头,还要幽雅一些,才符合你女子的身份。”说到这里,那唇红齿白的何家少爷滔滔不绝地说了许多,突然顿住话头,眼睛亮亮地盯着才十二岁的满脸冷煞之气却又被他逼得一脸无奈的战无缺,“喂,丫头,你想不想要一座秋千架?那可是女孩子都喜欢的东西哦,你家教那么严,肯定没坐过吧?”

“……”

“嘿嘿,不如这样,我们在前面放一座秋千架,上面圈一圈藤花,一定很漂亮。你说,你喜欢什么颜色的藤花?”

“……紫色!紫罗兰!”有咬牙切齿的声音传出来。

“嘿嘿,对,你要说话才乖嘛,不说话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

“……”

紫色的藤花,紫罗兰的秋千架!这个,也会是巧合吗?

月无缺慢慢扭头望向萧璃,那个面目如此陌生,却给了她熟悉而窒息气息的俊美少年。后者,在看到她震惊的神情后,先是一怔,继而那淡漠的眸子在瞬间亮了起来。他正欲开口说什么,前面忽然传来一个清亮飞扬毫无忌惮的声音:“萧璃,你接个客人怎么这么慢!少尊都等你很久了!还不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