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91章

第091章

听到那个声音,萧璃立即回神,深深看了月无缺一眼,向着那个方向应道:“让你们久等了,我马上过去!”

那个声音又笑嘻嘻说道:“你把少尊和咱们晾在一边,自己却亲自去迎接别人,莫非是你那几位朋友的身份比咱们少尊还要尊贵?我倒是好奇了,不如让他们一起过来给咱们瞧瞧,我倒想看看,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番话的不甚客气,语气里微带不屑,颜月夭等人听了心中不悦,若不是因为这是在别人的地盘,恐怕那说话之人今日没有个好下场。

却听萧璃淡淡说道:“让三殿下见笑了,只是三殿下可能不明白,在萧璃心中,朋友无关身份尊卑和地位高低,既然你们都是我的朋友,那在我心中的地位自然都是一样的。”

那人不禁瞪大眼睛,咦了一声,惊讶道:“说这话的,可真是萧璃吗?我倒是糊涂了,若是按以前萧璃的脾气,可从不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的。果然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无风

!”另一道熟悉的声音立即传入月无缺耳朵里,“休要放肆!这里是萧璃的别庄,可不是你的紫风宫。萧兄,无风向来便是这般言行无忌,还望萧兄及诸位朋友切勿放在心上。既然今日能和萧兄的这几位朋友相遇,便是有缘,不如请过来一起喝杯茶吧。”

果然不愧是奉圣少尊,说话彬彬有礼,得体大方,玲珑圆滑。

月无缺朝那方望去,只见那身着一袭明黄闲袍的俊美少年正神态休闲立在亭中,身姿挺秀,丰神如玉,炯炯目光正遥遥朝这边望来,虽隔得甚远,月无缺却仍是能感觉到那人身上浑然天成的尊贵与傲气,不愧为姬云刹选中的接班人。

只是,坐在姬无欢身边的那名艳若桃李的绯衣少女,却让她微微一哂,果然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因为那名端坐在姬无欢身边的少女,正是那日在街头与她起冲突的卓家二小姐卓岫儿!此刻,她那双冷冽美眸正朝这边望过来,却只是看了一眼,便又收回目光,想来并没有认出月无缺来。

不过月无缺并不担心被他们认出,因为那日她扮的女装,而且还稍稍易了容,想认出她来,也并没有那么容易。

萧璃侧过头,用目光询问月无缺的意见。

月出情等人心中不由一紧,姬无欢与月无缺有过一面之缘,不知他此话可是别有深意?月无缺却微微一笑:“能与奉圣少尊交个朋友,是在下的荣幸,不过——”她话头一转,目光望向那亭中几人,忽俯在萧璃耳边悄声道,“不过在下刚来奉圣时,曾与那位卓家二小姐起了点小小冲突,如今她正好也在场,若是……”

说到这里,她语音顿住。萧璃却即刻明白她的意思,卓岫儿的脾气他也见识过,恐怕是个男人,都难以忍受她。略一思忖,漂亮的唇角微微勾起:“这有何难,月兄想结识少尊,却又担心卓岫儿难缠,我自有办法帮你解了这个困。”

说罢,右手轻扬,旁边的树林中立刻出来一名劲装少年,以极快的速度来到萧璃跟前。他的脸上,戴着一面银色的面具,只露出一双寒芒般的眼眸,紧抿的薄唇,和形状优美的下腭。

“阿潇,将你的面具借给这位月公子一用。”萧璃道。

那名叫阿潇的少年冷眸扫了月无缺一眼,点点头,将脸上的银色面具摘了下来,双手递给月无缺

面具一摘,众人都看清了他的长相,俊面薄唇,寒眸挺鼻,虽然他只是面无表情立在那里,浑身上下竟有一丝若有似无的凛冽萧杀之气,令人不自觉地对他心生忌惮和警惕。

敏锐的嗅觉让月无缺确认,这少年,定然是一名杀手。而且还是一名训练有素武艺高强的顶尖杀手。

“谢了。”月无缺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对他微微一笑,伸手将面具接了过来。

少年单手抚胸,对萧璃略施一礼,身形一闪,如一抹轻烟般潜入了树林之中。

“好俊的身手!萧璃,我以前怎么从未见过他?莫非是你新收的人?”凤十一目含赞扬地道。那个少年的身手,似乎比凤青的身手还要高上一分。

“正是。少尊还在那边等着,我们还是先过去吧。”萧璃似乎不愿谈及那少年的身份,岔开话题,领着他们朝那亭子走去。

萧然用古怪的眼神望着萧璃的背影,嘴里喃喃道:“这人还是那个孤高自傲,连姬无欢都不怎么放在眼里的萧璃吗?”竟然还怕姬无欢等急了?这与萧璃以前宁愿让人等他,也绝不愿等人一刻半刻的脾气相差简直是太大了!

很快众人便分花拂柳般行过绿树幽幽,繁花素雅的小径,走上前面那座月湖的曲桥。亭中人皆站起,姬无欢悠然走到亭边,若有所思打量着萧璃身后那一群个个容貌出众气质不凡的少年男女,目光最后定格在与萧璃并肩而行的假面少年身上,深邃的眸子微微眯起。

那假面少年,着一身白色带紫色花纹的对襟长袍,朴素中透着贵气,隔着银色假面的那双黑亮眸子神采奕奕,目中精光乍现,只消一眼,他便瞧出她的身手深不可测。再加上她那高贵傲气的气质,和潇洒出尘的言谈举止,肯定不是一般人。只是她那眼神,怎么会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而且她身后的那群人也个个都是世间难寻的高手。就是不知,这些人到底是些什么来头?萧璃怎么会认得这些人?他可记得,萧璃以前识得的,都是些只会巴结讨好他的世家纨绔,酒囊饭袋。

“咦,这位公子为何用面具遮着脸?可是容貌丑陋得不能见人?”有人兴味盎然地盯着月无缺说道,这人正是姬无欢那言行放肆不羁的三弟姬无风。

姬无欢回头瞪了他一眼,他撇了撇嘴:“本来就是嘛,好好的一个人,干嘛非得把脸挡着,不是貌丑见不得人,就是心怀不轨,想对少尊哥哥你不利,又怕人看出来……”

“闭嘴,无风

!”姬无欢终于忍不住喝斥道,对于这个头脑简单又喜欢显摆的同胞弟弟,他着实是头疼之极。

“行了行了,我闭嘴行了吧。”姬无风朝天翻了个白眼,负气似地抓起桌上的一柄紫色绣花精致团扇扇了两扇。

与卓岫儿立在一起的那名清秀美人见状脸蛋不由红了一红,望着那柄团扇欲言又止。

卓岫儿却不客气地说道:“三殿下,那柄扇子不是你的,麻烦你还给馨儿。”

卓馨儿忙道:“不用了,三殿下喜欢就拿着用吧。”

姬无风在这众目睽睽之下顿觉大失脸面,不由狠狠瞪了卓岫儿一眼,将那把团扇啪地拍在桌上:“小家子气!谁稀罕你一柄破扇子!”说罢拂了拂衣袖,昂首挺胸走上小桥准备离去。

卓岫儿冷哼一声,美眸中怒气闪现,却并未出声。虽然卓馨儿是她的表妹,可有时候她也讨厌她那柔柔弱弱的性子,懒得为她出头得罪姬家的人。更何况姬无欢在此,她更不愿意在他面前失态。

姬无欢见他当着外人的面丢了自家的脸面,气得脸都黑了,可是对于这个不服管教的亲弟弟他又没有办法,只得强自压下那口怒气,歉意地道:“三弟就是这性子,让大家见笑了。馨儿姑娘,稍后本尊定会派人送一些上等的团扇到府上去给姑娘赔罪。”

卓馨儿赶紧给他福了一福:“少尊严重了,只是一把扇子而已,馨儿多的是,就不劳烦少尊了。”

姬无欢微微颌首,却又被旁边的声音给吸引了去。

却原来是那条小桥太小,月无缺一行人正好立在桥上,姬无风想离开却过不去,便施展内力一肩撞上那银面公子,却不料不但没撞开她,反而被她一把钳制住了。

“你想做什么?想对本殿下动手吗!”姬无风怒视她。

月无缺微微一笑,松开他:“不是,在下只是怕殿下掉进这湖里而已

。这桥太小,人又多,还请殿下走路的时候小心点。”

姬无风还想说什么,却在对上那一双黑亮中透着震慑人心冷意的眸子时,心里不由一震,那少年虽然唇角勾起一抹温洵的笑意,可那眼神却比刀锋还要冷利!

“怎么,这位殿下不服气吗?”立在月无缺身后的颜月夭面上带着冷魅的笑容望着他,故意略抬左袖,袖中的千年冰蛇便自其中探出银色的蛇头来,对着姬无风嘶嘶地吐着腥红的蛇信子,目露凶光。

青滟这时正好回来,隐身悄然来到颜月夭身后,调皮地幻化出一只双眼冒火的麒麟头故意对着姬无风张牙舞爪吓唬他。众人见青滟突然回来,有些吃惊,但都忍住没有问他萧然怎么没与他同来。

姬无风身为帝宫的三殿下,虽然不学无术,倒也算得上是见多识广,因此一见到那只千年冰蛇和麒麟头时,立刻脸色大变,再不敢多说什么,重重哼了一声,气急败坏大步离去。

“这小子倒是识相。”月如冰压低声音悄笑道。

众人闻言皆吃吃偷笑,就连一直郁郁寡欢的月出情也不禁莞尔。

凤十一看得略略苦笑,月无缺的这些朋友,都是些什么人呐!身在奉圣的地盘,竟然连奉圣的三殿下也敢吓唬。

姬无欢并未看到这一幕,见姬无风没再无理取闹,这才悄悄松了口气,只望着萧璃道:“让他们进来吧。”一边说,一边复又走到石桌边坐下。

这个亭子名唤绿玉亭,是这琉璃山庄最大的一座亭,全身皆是由上等的绿玉雕铸而成,上面还细细雕刻了精致素雅的缕空花纹,亭子四周挂了一圈白玉雕成的玉兰花,当是巧夺天工,美轮美奂。在亭中顶上中间,悬空吊着一个巨大的花篮,蓝中装着新鲜的玉兰花,香风徐徐中清馨怡人。

众人依次坐定,萧璃即宣侍女重新上茶,并新鲜水果瓜盘。

一杯茶毕,卓岫儿打量了月无缺等人一眼,明眸流转,对萧璃笑道:“天师的这些朋友果然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只是这些朋友我们以前好像并未见过,也不像是奉圣的官家子弟,天师可否给我们介绍一下?”

萧璃并未回答,一双眼睛却是盯着月无缺

。她的手正在慢条斯理地剥一只桔子的皮,那熟悉的动作令他的心再度抽搐起来。

凤十一见他失神,赶紧替他接话道:“这些都是我的朋友,刚巧前几日与萧璃兄一见投缘,今日便一同前来这里聚聚。对了,听说岫儿小姐如今掌管卓家的大小事务,繁忙的很,今日怎么有空到这闲玩?”

卓岫儿谦虚笑道:“十一公子过奖了,岫儿年纪轻轻,不懂经验,哪里管得了那么大的家业,只是随着家父学些置家之事罢了。”她的眼睛直直盯着月无缺,忽然咦道,“这位朋友怎么看起来有些眼熟?莫非咱们以前见过?”

姬无欢没有说话,只是一边端起杯子喝茶,那双深邃的闪烁紫光的眸子悄然盯着月无缺,看她怎么回答。原来,并不是自己一人有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自己何时见过这个假面少年?而且连卓岫儿竟也识得她。他在脑海里细细搜索。

月无缺将那只剥好的桔子分了一半给坐在她旁边的月出情,这才抬头望着她不动声色笑道:“姑娘乃是奉圣的第一美女,若能与姑娘相识,那真是在下的荣幸了。”见识过太多的场面,对于太极功她早已熟稔,顺手拈来。她不怕这位卓小姐认出自己,只怕她打搅了自己的计划,节外生枝。

一旁的卓馨儿原也一直偷偷盯着月无缺看,一是因为月无缺戴着假面在众人中显得格外惹眼,二是她虽然戴着面具,可却丝毫遮掩不了她出众的气质,而那具面具,更是为她增添了几分神秘之感。而那面具之下的容貌,就更是叫人好奇了。

她虽身为卓岫儿的表妹,可性子却与那位性格冷冽强势心狠手辣的表姐相反温柔善良,弱质纤纤,此时看着那假面少年晶亮的黑眸,竟似有一种魔力般,让她一时忘记了胆怯,鬼使神差地怯怯问道:“你,你为什么一直戴着面具?难道不怕热吗?要不,我这把团扇借你用用?”一边说,一边竟真的把那把扇子递了过去。

“噗——”立时有人忍不住一口茶水喷出,弄脏了桌上的那盘葡萄。

------题外话------

抱歉了,各位童鞋,哎,某意最近忙的,非常对不起大家了。只能尽量缩短断更时间,由于更新少,所以很卡,但某意一定会坚持更完的。谢谢一直在默默支持某意的亲们,你们的支持就是某意码字的动力!在此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