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92章

第092章

青滟拍拍颜月夭的肩膀,故意说道:“喝杯茶你急什么,又没有人跟你抢!就算是看到那位小美人用色眯眯的眼神盯着咱家少爷瞧,你也用不着这般激动吧!”

颜月夭拍开他的手,嫌恶地皱眉道:“把你的脏手从本少爷肩膀上拿开!不然别人还以为你变态了。”一边说,还一边意味深长地瞟了卓馨儿一眼。

卓馨儿一张俏脸早就羞得通红,此刻听得他一说,那张粉面上更是又羞又臊,手上的扇子僵硬在半空,不知道是该继续递出去,还是收回来了。

月无见状不忍,暗暗叹了口气,对她温和笑道:“姑娘别介意,我这两个朋友逗着玩呢。”一边说一边将那把精致团扇接了过来,“多谢姑娘好意,在下受了。还有你们俩个,不知道姑娘家脸皮薄吗?以后可再不许欺负人家了。”

青滟朝颜月夭挤了挤眼,颜月夭心里却因月无缺那句貌似维护卓馨儿的话生出些许失望来。那小子,难道喜欢的是女人,却不是男人?

卓馨儿原本黯淡下去的俏脸上立即又因他这句话焕发出光彩,双手紧紧握住跟前的杯子,含羞带怯地瞟了他一眼,声小如蚊鸣般感激地道:“多谢公子

。”

月无缺对她笑了笑,为免引起某些人疑心,只得装模作样扇了两下扇子,只觉一股好闻的馨香扑鼻而来,缭绕不去,却不知道那香味是由什么东西制成。

众人皆满含兴味地瞧着卓馨儿,只觉得像她这般单纯可爱又温柔善良的女孩子真是世间少有。月如冰悄声对月如霜笑道:“这小丫头不错,与无缺也倒是般配,若是能嫁与咱无缺为妻,倒不失为一对好姻缘。”

月如霜只是笑笑,并未吭声。月出情在一旁听得心中好笑,暗道,若是你们知道你们的“无缺弟弟其实是个女孩子”,那人家小姑娘可就惨了。他目光温柔地盯着月无缺,心中对她有些佩服,女扮男装与月如冰她们生活了这么久,竟然没能被她们发觉,这份耐性真是常人难及。若不是他偶然发现她的秘密,自己指不定还要被她蒙在鼓里多久呢。他望着手中月无缺递过来的桔瓣,只觉心中也如这桔子滋味一般酸酸甜甜的。

坐在卓馨儿旁边的卓岫儿此时却忍不住了,美眸中射出嘲弄的冷芒。论相貌,她不知要比卓馨儿那个清秀佳人美上十几倍;论武功才能,她与卓馨儿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虽说卓馨儿是她的表妹,可她打心里却瞧不起这个柔柔弱弱的表妹的。向来只要有她出现的地方,所有的目光必然会集中在她的身上,可此刻,这批不知好歹的陌生人竟然个个瞧都不瞧她一眼,只望着那卓馨儿,而姬无欢竟然只顾打量着那个假面公子,看也不看自己一眼,这叫一向心高气傲虚荣心又极重的她怎么忍得住!

她轻咳一声,妙目一转,扫了四周一眼,侧头对姬无欢笑道:“少尊哥哥,你瞧这琉璃山庄,真个比以前要赏心悦目多了。看来萧璃果然开始转性了,交的朋友也都比以前那些强多了。”

姬无欢收回目光,淡漠地看了她一眼,又看向萧璃,目光温和,唇角微微勾起一抹迷人的笑意:“的确是,就连他现在的这副打扮,看起来也比先前顺眼多了。”说到这里,他忽然话头一转,向凤十一问道,“听说你家里最近死了两个人,而且还是来自玄宗的高手,这消息是否准确?”

月无缺等人闻言,皆心中猛地一惊!凤十一也震惊不已,玄宗两位长老护法之死的消息,他明明瞒了下来,严令玲珑楼上下不得走漏半点风声,楼中人皆是他精心培训的心腹死士,就连侍女们也是如此,姬无欢是如何得知这个消息的?莫非,莫非他在自己的人中安插了眼线?

他的眸光倏地沉了下来

只愣了一下,他立刻又恢复了镇定,警慎笑道:“让少尊笑话了,前两日,不知道是谁将两个玄宗高手的尸体扔到我玲珑楼里,也不知道那个凶手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件事情,我正命人在调查之中。少尊向来事务繁忙,不知是如何得知这个消息的?”

姬无欢道:“这件事是令堂在告知帝尊的时候,我无意中听到的。”

卓岫儿拿眼瞟了众人一眼,淡淡笑道:“我就觉得奇怪,帝尊昨日为何会发令下来,自昨日起,严禁玄机殿人出入,原来是为了防备玄宗奸细。也是,玄宗的人向来心狠手辣,狡猾多端,如今战事渐渐逼近,可不能让那些混帐东西混进来,毁了我奉圣百年来的基业。”

她话音刚落,立觉周遭的气温倏地冷了下来,那一双双冷冷盯着她的眼睛寒得吓人。

“怎么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她柳眉微蹙,目光故作不知地划过众人脸庞,眸底划过一丝讥讽的笑意。别以为她不知道,眼前这些人都来自玄机殿,虽然她没有去过玲珑楼,可卓府的暗线都不是吃白饭的。凤十一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收留这些人,还与他们结交朋友,萧璃也是!这些消息若是报到帝尊那里去,哼,不信帝尊还能像先前那般相信凤家和萧家!

卓馨儿瞧着这场面上的气氛有些不对,那假面公子眸中流出冷意,似乎是生气了,不安地拉了拉卓岫儿的袖子,悄声道:“表姐。”

卓岫儿冷冷瞪了她一眼,那冰寒的眼神令卓馨儿不由自主地松了手,委屈地垂下了头。

颜月夭望着卓岫儿,唇角冷冷勾起,似笑非笑道:“卓小姐真是忠心爱国的典范,奉圣百姓要是不送面为国为民的锦旗给你,恐怕对不起你这份忠心呢。”

卓岫儿也是个冰雪聪明之人,岂有听不出他话中的讥讽之意,却不动声色笑道:“公子过奖了,岫儿只是一名小小女子,身为卓家人,自当为奉圣尽一份心意。”说罢,又故意埋怨道,“对了,到现在我还不知你们都是哪家的公子小姐呢,萧璃,你也不替我们介绍介绍。”

月如冰讥讽道:“咱们的身份自然没有卓小姐高贵,不说也罢

。”

卓岫儿嫣然一笑,虚伪地道:“姑娘这话可就错了,我们卓家在奉圣虽然是一大族,我却并没有门第观念,既然你们是萧璃的朋友,那也是我卓岫儿的朋友,以后有空,你们可以到我卓府去逛逛,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们的。”

她这番话说得极是漂亮,连月如冰也不得不佩服她的八面玲珑,言辞巧令,一时倒不知如何接口了。

“行了,凤十一,既然你与他们最熟,不如由你来替我们介绍一下吧。”姬无欢不耐地打断了卓岫儿的话,一双闪烁着紫色的眸子又落在了月无缺的身上,微微眯了眯。他能感觉得到,这个少年身上的气场很强悍,强悍到令他起了警惕防备之心。这在以前从未有过的。听父尊所说,玄宗对这次的战争非常重视,为了打败奉圣,竟不惜派了玄宗最出色的月无缺等少年高手潜伏过来,预备摧毁帝宫强大的兽人队,眼前这个少年的气场和气质都比其他人要出色许多,莫非,那名扬天下的月无缺,就是她?

凤十一犹豫了一下,悄悄看了月无缺一眼,月无缺给了他一个安定的眼神,正欲开口,却闻卓岫儿又道:“我看这几位朋友的言语和谈吐与我们都有些差别,正好前些日子我偶然与几个来自玄机殿的商人打过交道,几位的言语与他们有些相像,莫非,你们来自玄机殿?”否则,为何刚才她辱骂玄宗的时候,他们皆是那般敌视的眼神。

见姬无欢和卓岫儿都对月无缺的身份起了怀疑,凤十一一时又不知如何解释他们敏感的身份,不由有些着急,欲言又止地看了月无缺一眼。月无缺心下明白,回给他一个安定的眼神,神情镇定地望着姬无欢和卓岫儿,朗声道:“卓小姐猜得不错,我们正是来自玄机殿。”

卓岫儿的神情立时阴冷下来,倏地站起,望着凤十一冷笑道:“凤十一,你好大的胆子,这个紧要时候,竟然胆敢窝藏玄宗奸细!若是他们偷得我奉圣的机要秘密,令奉圣在与之对敌中大败,你如何担当得起这个责任!”

月如冰忍不住怒声道:“卓岫儿,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再敢左一个奸细右一个奸细,信不信我扇你几个耳括子!”

卓岫儿傲然望着她,轻蔑地道:“臭丫头,在我奉圣的地盘上也敢放肆,看我不教训教训你!”

话未说完,骤然出手!一道冷冽的弯月刀芒如闪电般朝月如冰的脖颈削去,一瞬间便要削断她纤细的脖子

出手之迅速,下手之狠毒,当时世间少见!

众人皆是心中一惊,正欲出手,却见不知哪儿飘来一片轻若浮尘的细细茶叶,电光火石间,竟将那凌厉弯刀撞得打了个弯儿,射到了月如冰身后两米处的玉雕柱子上!

姬无欢的眼眸沉了沉,眸中泛起冷光。好强大的内劲!卓岫儿的功力他是知道的,虽然他讨厌卓岫儿的虚伪和骄横,可他不得不承认卓岫儿在武学上的聪慧和灵敏。以她一个女子之身,才十六七岁的年纪,在斗气内功上的修炼便远远超过同龄人,这份天赋可不是开玩笑了。想起自己在她这年纪,也只比她强上一点点而已。可那出手之人仅凭一片小小的茶叶,便将卓岫儿那狠辣的夺命之刀击得偏离方向,这样超绝的内劲,就算是自己,恐怕都没有把握百分百抵挡住!

卓岫儿更是惊得脸色大变,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死死盯着众人,美眸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是谁?刚才是谁暗算本小姐?有种就站出来,咱们单挑!”她一拍桌子,厉声喝道。从没有像这样失手过,她不服气!

卓馨儿看见这一触即发的场面,心中有些害怕,怯怯劝着卓岫儿道:“表姐,怎么说他们也是十一哥哥和萧天师的朋友,你就不要……”

话没说完,已被卓岫儿推开,骂道:“没出息的东西!我卓家怎么会有你这样懦弱胆小的废物!简直是丢了卓家的脸面!你怕他们,我可不怕!哼,真没想到,原来玄宗的人不但卑鄙无耻,还都是些缩头乌龟,使阴招暗算了人也不敢承认!真是可笑之极!”

月如冰闻言更是怒极,正待开骂,却被月如霜在边上拉了她一把,月如霜冷悠悠说道:“不要理她,就当她是只发疯的疯狗罢了。狗咬你一口,难道你还要回咬她一口吗?”

众人听到她这句话,原本心中的怒气竟然烟消云散,月出情不由笑道:“如霜表妹这话说得妙,咱们是人,怎能与一只疯狗计较。”

颜月夭更是哈哈大笑,鼓掌道:“这哪里是妙,简直是妙极!月大小姐真个是伶牙俐齿,叫在下好生佩服了。”

月如霜微微一笑:“九少过奖了。”

月大小姐?姓月,那就是玄机殿四大家族之中的月家了

!姬无欢心中有了底,不动声色作壁上观。虽然卓岫儿对他的一番情意众人皆知,可他根本不稀罕。不是他喜欢的女人,就算是在他面前被人杀了,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皮子。

卓岫儿在一旁听了,更是气得浑身发抖,她一堂堂的卓府二小姐,素有奉圣第一美女之称的卓岫儿,竟然被这些人以疯狗来羞辱?当真是气炸肺也!

“我杀了你们这群玄宗狗贼!”她嘶声叫道,美眸气得通红,眸中是无边无际的恨意和杀气,一张扭曲俏脸上杀气狰狞,当真是吓人之极!

却见她双掌上翻,两股黑色斗气在掌心上方汹涌翻腾,向众人宣泄着她心中的滚滚怒火。只听她一声厉喝:“黑煞气!”

那两股黑色斗气竟如两条灵敏的黑龙一般,杀气腾腾向着月如霜和颜月夭的方向冲去!

“快闪开!”月无缺一见不好,立刻挥掌打向那黑色斗气,冲月如霜叫道。

众人来不及出手,急急向亭外飞身避开!

却闻轰地一声,那座价值连城的翡玉亭子,就此香消玉殒!

“卓小姐下手可真狠,听闻奉圣的斗气中,黑煞气是为最阴毒的一种,黑煞一出,剧毒噬骨。咱们无怨无仇,又是你欺侮我们在先,你竟然想置我们于死地!哼,这份心肠,当真是世间无敌!”月无缺立在黑气缭绕的半空,望着对面的卓岫儿冷冷说道。

银面具后面那双黑眸中射出凌寒三尺的冷芒,若不是有所顾忌,她此刻就下手杀了眼前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恶妇!

卓岫儿咬牙切齿道:“玄宗奸贼,我奉圣人人得而诛之!今日我若不杀了你,实难消心头之恨!”双掌一扬,掌心又聚焦起两团黑煞气!

正待施出,突觉双臂一疼,掌心的黑色斗气因这一疼立时消了去。却闻姬无欢带着怒气的声音说道:“卓岫儿,你给我住手!”

卓岫儿这才知道刚才是姬无欢卸了她的斗气,不由急道:“少尊,他们都是奉圣的奸细,你绝对不能放过他们!”

姬无欢厉声道:“我自有分寸

!卓岫儿,注意你的身份!有我姬无欢在,轮不到你说话!”

他极其恼怒厌恶卓岫儿简单愚蠢的大脑和冲动的出手!若不是因为她是卓府的小姐,他一定亲自出手杀了她!犯下如此大错,打草惊蛇了还不知悔改,真是可惜了她的学武天赋!

卓岫儿没料到一向待她温文有礼的姬无欢,今日见她与人对战落败,不但不出手相助,还当众怒责她,不由震惊地看着他,心中羞愤难当,气得身子瑟瑟发抖,一不小心自半空摔落下来。卓馨儿见状赶紧纵身上前扶住她,关切地道:“表姐,伤到哪里了没有?”心里却惦记着那个假面少年,不知道她有没有被表姐的黑煞气所伤。

“滚开!”卓岫儿粗暴地推开她,将满腔的羞怒发泄在她的身上,“你是在笑话我吗?笑话我卓岫儿今日出了大丑是不是?哼!你们给我记着,今日之耻,我卓岫儿此生不报,誓不为人!”

姬无欢冷冷道:“馨儿,你放开她!过来,她不值得你扶!”

“姬无欢,你!你!”卓岫儿看着从小长大,自己一心爱慕,如今却冷漠如陌生人一般的姬无欢,只觉一颗芳心被他伤了个透彻!他,他竟然帮着馨儿来侮辱她!

“少尊哥哥,表姐她只是……”卓馨儿呐呐地想为卓岫儿解释什么,却在碰触到姬无欢凌厉的眼神之后,倏地闭口,胆怯地垂下了头。

萧璃没想到一场好好的聚会竟然会闹到这个局面,他连和月无缺单独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抓住,就被卓岫儿搅了场,心中对卓岫儿生出几分怨气,淡淡吩咐道:“来人,送卓小姐回府。”

立时不知从哪蹦出两名侍女来,恭敬地站在卓岫儿身边。卓岫儿再度看了姬无欢冷漠无情的俊颜一眼,那人却已转开了目光,望都不望她一眼。双拳握得死紧,指甲已掐入掌心中,她却已感觉不到疼痛。冷哼一声,她高昂起头,甩开侍女来扶的手,气急败坏离去。

姬无欢冷冷盯着半空中的假面少年,银色的面具在阳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彩,一双漆黑的眸中冷芒点点,衣袂飘飘间宛若仙人。

他缓缓问道:“你,到底是谁?”

月无缺居高临下冷冷望着他,傲然道:“我,便是月无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