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93章

第093章

“月无缺?你就是月无缺?!”姬无欢蓦然听到“月无缺”这三个字,眼睛猛地一亮,失声问道。

卓馨儿和尚未走远的卓岫儿听见月无缺的名字,也不禁浑身一震。卓岫儿立刻停下脚步,转身望着半空中翩若谪仙的假面少年,原本心中的满腔愤怒与怨怂,此刻竟意外地消殆了一些,月无缺以前虽从未踏入过奉圣,而她也并未与她见过面,可月无缺的大名和事迹却早已入她耳中。若是败在旁人手中,要她服输是件机会渺茫的事,可现在既然是败在月无缺这位名扬天下的天才少年手下,纵使她仍不服气,心里却已经有些服输了。因为与她交手时,她便感觉出,那少年身上所散发出的强悍气场,便胜过自己不止一倍!可是,想到姬无欢刚才的那番冷漠话语,她心中的恨意又起。若不是眼前这个月无缺,自己今日又怎会出糗!

而卓馨儿的一张俏脸则兴奋得满脸通红,早已瞧着月无缺瞧痴了。

月无缺冷冷望着姬无欢,衣袂和发丝在全身真气的激荡下烈烈而舞。面具后面的那双眸子清亮透黑,冷光幽转:“正是。听闻奉圣少尊乃人中龙凤,绝世之才,今日一见,果不其然。能与少尊切磋一番,是无缺之幸。”

“彼此,彼此。”姬无欢对上他的灿烂星眸,一双泛着紫光的眸子更加明亮了,浑身的尊傲霸气渲然外泄,令人心忌。冷然道,“人言月家无缺天赋奇才,小小年纪便突破太虚之境,吾以为传言有虚,没想到今日一见,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果然突破了玄宗太虚之境段!此等修炼速度,当真是连玄宗宗主龙镇天也追之莫及!”

月无缺的眼眸微微一沉,姬无欢这番话,明显带了嘲讽玄宗宗主龙镇天之意,若是被人传到龙镇天那个心胸狭窄的小人耳中去,可就麻烦了。姬无欢果然诡计多,连说话都在巧施挑拨离间计,看来不得不加倍小心应付了。

尚未开口,莫忧已经上前一步,怒声喝道:“姬无欢,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出言侮辱我玄宗宗主!”

姬无欢瞟他一言,冷笑道:“本尊今天就是侮辱他了,你又能把本尊怎样!”

莫忧气急,便欲上前,却被月出情一把拉住,低声劝道:“莫教官,切勿受他激将之计!”

颜月夭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望着姬无欢笑道:“没想到奉圣少尊不仅武功厉害,连嘴皮子也比妇人家厉害,今日一见,真是令月夭大开眼界了。”又回头对月如霜姐妹摇头道,“唉,你看你们俩个,还是女人呢,竟然连这奉圣少尊的嘴皮子都斗不过,真是白白生为女人了。”

月如霜没有说话,只是冷眼瞥了他一眼,月如冰却配合地叹道:“就是啊,枉我白如冰身为女子,竟然打架打不过别人,耍嘴皮子也耍不过别人,真个是丢了我们女人的脸了。惭愧,惭愧啊。”说罢又对姬无欢嘻嘻一笑,施礼道,“看来我以后得向这位少尊好好学习了。”

姬无欢岂有听不出他们话中的讥讽之意,却只是淡淡一笑,不以为意地道:“姑娘言重了。”复又望向月无缺,“本尊多次听闻月统领的大名和英雄事迹,早就想与你切磋切磋,没想到今日便碰巧见上了,看来咱俩真是有缘。”

月无缺亦微笑以对:“少尊此话也正合无缺之意。”

两人四目相对间杀气四溢,众人只觉周身一寒,四周的气氛立刻陷入冷凝紧张之中!

月无缺,无缺……萧璃在心中喃喃念着这个名字,眼睛盯在月无缺身上,那少年此刻如天神般长身玉立威风凛凛的迫人气势,那般寒光潋滟杀气傲慢的眼眸,简直像极了战无缺在战场上英勇杀敌的神情!

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半空中如天神般的少年,心中激潮翻涌,眼前似乎又出现了那绝世独立于烟尘滚滚杀声震天中的矫矫英姿,回眸傲然一笑的绝色容颜,他的眼睛不由湿润了。

凤十一与他并肩而立,察觉到他的不对劲,扭头一望,不由震惊道:“萧兄,你怎么……?”

一向骄傲自负的萧璃,竟然会……落泪?这是为什么?凤十一心中震惊不已。

萧璃按住他的肩头,制止他问下去,只道:“谢谢你。”谢谢你让我又遇到了她。

凤十一自然不知他话里的意思,不由更加疑惑,正待再问,萧璃已离开他身边,径直走到场中敌意凛凛的二人中间,不动声色出手化去两人之间对峙的杀气,淡然一笑道:“两位都是我萧璃今日的客人,若是这般打将起来,毁了我的琉璃山庄,便是不给我萧璃面子了。我萧璃虽身份不高,却也是个要面子的人,还望少尊给萧璃一个薄面,今日之事就此作了,这份恩情以后一定加倍回报。”

姬无欢冷冷对上萧璃的眼眸,他眸中那份坚决让他诧异,这萧璃向来对玄宗人手下不留情,今日竟是为何对月无缺一再袒护?又想自己能坐上这少尊之位,也是多亏了萧家在背后支持,此时自己还未登上帝尊之位,还需萧家之助,此时还不能与萧璃闹翻,以防另生枝节。再者他今日并不是真心想与月无缺开战,正好借萧璃这个台阶下,便敛了周身真气,淡淡一笑,道:“萧兄此话言重了,你我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你的朋友便是我姬无欢的朋友,我又怎会真的与无缺动手,刚才不过是与她开个玩笑罢了,还希望无缺兄别介意。”

月无缺也收敛周身真气,自半空中腾身下来,眸中精光闪过,冷冷瞥了姬无欢一眼,这小子还真是个机灵狡诈,轻轻一句便转移了自己的杀心。口中却笑道:“多谢萧兄,我和少尊只是想相互试探一下对方的武功而已,让大家见笑了。”

月出情等人刚才见月无缺自曝身份,与姬无欢之间剑拔弩张,立刻担心起来,以为被这奉圣少尊缠住,今日定难以脱身,正待一齐出手,却不料萧璃轻轻一句便将这紧张的气氛化解,都不禁大大松了口气。

“现在已到午膳时间,我已命人在云舒阁准备好美酒佳肴,请诸位朋友赏光。”萧璃道。

“云舒阁,云卷云舒,好一个清雅悠然的名字,萧璃兄真是越来越有品味了。哈哈。”说着,姬无欢竟过来拍了拍月无缺的肩膀,笑道,“来者便是客,能与玄宗的少年天才伏魔英雄相交是我姬无欢三生有幸,走,咱们一起去喝几杯!今朝有酒今朝醉,就算我们立场不同,他日或成对敌,也不碍咱们的私交。”

月无缺不知他态度突然转变是为哪般,刚才还兵刃相见一解即发,此刻却又要与她把酒言欢,这姬无欢的性子还真是叫人难以捉摸。

心里这样想着,面上却不动声色笑道:“少尊这般客气,倒是叫无缺惭愧了。他日少尊若是有幸到我玄机殿去,无缺一定再好好陪少尊痛饮几杯,以尽萧兄和少尊热情款待之意。”

两人各怀心思说笑着与萧璃率先朝云舒阁走去,月出情颜月夭诸人尾随于后。

卓岫儿原本以为姬无欢会对月无缺出手,就算他不是为自己讨回公道,只要他惩处或是杀了月无缺,自己心中也能舒服一些。可她却哪里料到,刚才明明即将生死决斗的两个人,此刻竟然因萧璃一句话而握手言合,那副模样好不亲热,没见过他们刚才敌对的人,还以为他们是至交好友呢。

此刻她眼睁睁看着姬无欢和月无缺两人谈笑晏晏地离去,却又阻止不了,只觉胸中那口恶气更憋闷了!再见自己那个没用的表妹卓馨儿竟然也傻乎乎跟着他们一起走,顿时气得肺都要炸了,厉声道:“卓馨儿,你给我站住!”

众人闻声,立刻停下步子回头看她。卓馨儿被她话中的怒气一吓,身子情不自禁颤抖了一下,赶紧顿住步子望向她,小心翼翼问道:“表姐,你,你叫我做什么?”

卓岫儿冷笑道:“我叫你做什么?你还有脸问!没看见你表姐我受伤了吗?你还扔下我不管不顾!难道三姨就是这样教育你的吗?哼!像根木头一样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扶我回府!”

凤十一瞧她发了火,赶紧含笑说道:“二小姐走什么,还是在这里用了午膳,歇歇再回去吧。”

卓岫儿幽怨地看了姬无欢一眼,姬无欢根本未瞧她一眼,只顿了顿脚步,便继续拉着月无缺朝前走,心中对那月无缺不由更是愤恨难当了。这满腔的怒火自然是要发泄在卓馨儿身上的:“不必!卓馨儿,我说的话你没听到吗?还不过来扶我!”

卓馨儿犹豫地看了前面两个身影一眼,委屈地噘了噘嘴,只得慢步过来扶她。

“卓二小姐便是这样对待自己的亲人的吗?”月无缺这时突然回过头来,对卓岫儿淡淡笑道,“她是你的表妹,并不是你的佣人,你好像没有资格使唤她吧。”

卓岫儿冷哼一声:“这是我卓府的事,不用你多管闲事!在我们卓家,连她的父母都必须对我必恭必敬,更何况是她!”

卓馨儿好似一副害怕的样子,对月无缺使了个眼色,急急说道:“表姐受伤了,我这做妹妹的,自然要为她做些什么,请公子不必为馨儿打抱不平,这些都是馨儿应该做的,也是馨儿愿意的。少尊哥哥,萧天师,无缺公子,打扰了大家的雅兴,馨儿非常抱歉,馨儿这就和表姐告退了。”说罢对众人轻轻一福,生怕卓岫儿又说什么让大家不开心的话,赶紧扶着她离去了。

月无缺望着她的背影,轻叹道:“可怜了这位馨儿姑娘,那两个女子,哪里像是表姐妹。”

姬无欢侧头望着她,微微眯眼,笑道:“怎么,无缺是可怜馨儿,还是喜欢上馨儿了?你若是疼惜她,我便去卓家讨个人情,将她许配给你便是了。”

月无缺摇了摇头,笑道:“少尊的美意无缺心领了,无缺只是觉得人间亲情可贵,那位岫儿小姐不知道珍惜罢了。”

萧璃听到这句话,心中又是微微一震,目光变得更为幽深了。

一出琉璃山庄的大门,卓岫儿立刻扬掌,重重扇了卓馨儿一记耳光。

卓馨儿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还好被旁边琉璃山庄的一名侍女扶住才没摔倒,俏丽的右脸立刻肿了起来。她伸手捂住肿脸,又是震惊又是惊恐地望着卓岫儿,眼中立刻涌上泪花,颤声道:“表,表姐……”

“闭嘴!谁是你的表姐!”看着卓馨儿那副楚楚动人梨花带雨的模样,瞧在眼里,竟比平时要美上几分,再想到刚才竟让这懦弱没用的臭丫头占了自己的上风,卓岫儿心中简直是嫉恨交加,甩手又是一记耳光打去,幸灾乐祸地冷笑道,“你觉得自己很美吗?刚才被男人们包围的感觉如何?是不是很爽?小贱人!”

卓馨儿这回终于支持不住,倒在了大门前的石阶上,原本那两名侍女又想扶她,可是被卓岫儿眼中凶狠的杀气一盯,立刻都不敢动弹,喏喏了几声后,悄悄同情地看了地上的花容惨变的卓馨儿一眼,退回了庄内。

“表姐,我一直把你当亲姐姐看,从来没有得罪过你,你,你为何要这样对我?”卓馨儿抽泣道。

“没有得罪我?哼,小贱人,若不是你,姬无欢刚才又怎会护着你,令我出丑!”卓岫儿咬牙切齿道,“只要一想到姬无欢那番话,我就恨不得扒你的皮,抽你的筋!没想到我卓岫儿,今日竟然会被你这个臭丫头小贱人抢了风头去!哭哭哭,就知道哭!你以为我是那些男人,被你这么一哭就心疼了吗?”她厌恶地道,“赶紧给我闭嘴!少在本小姐面前装柔卖弱,本小姐不是那些男人,才不吃你这一套!再哭,小心我划花你的脸,割了你的舌头!”

卓馨儿闻言吓得眼睛都不敢流了,只躺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随同马车而来的两个丫鬟闻声自马车内钻出来,听卓岫儿数落卓岫儿完,好似气消了些,这才敢小心翼翼出声道:“小姐,我们扶你回去吧。”

卓岫儿这才随她们进了马车,又探出头来对躺在地上的卓馨儿怒道:“还躺在那儿做什么?你想自己走着回去么!”

卓馨儿惊惶地看了她一眼,又立刻垂下头,这才慢慢自地上爬起,钻进了马车。

一顿午膳在大家的心照不宣中用完,萧璃又在庄里的后园中摆了棋盘,准备让月无缺和姬无欢杀上一盘。就在这时,帝宫忽有侍卫来传令,说是帝尊有事,请姬无欢速速回去。

姬无欢抱歉道:“不好意思,下回再有机会,一定陪无缺公子杀上几盘。此刻有要事在身,就不奉陪了。”

月无缺也不挽留:“既然少尊有事,无缺就不挽留了,以后机会多的是。”

姬无欢注视着她的眼睛,忽然笑道:“真是奇怪,我虽与无缺公子是第一次见面,也并未见过你的容貌,却总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月无缺不动声色微笑道:“真的吗?真是巧的很,无缺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

姬无欢似笑非笑道:“如此,则说明我们俩心有灵犀,也是上天注定的缘分。既然我们已经是朋友,你可否将面具取下,让我瞧上一瞧?你放心,我姬无欢并不是一个以貌取人之辈,纯粹是想记住无缺公子以便将来相认。若是以后你取了面具上街,我要是与你打了照面还认不出你,就大大丢脸了。”

月无缺的眼中浮上一抹笑意,面不改色地回敬道:“少尊刚才也说我们俩心有灵犀了,既然我们心有灵犀,那就算是看不到彼此的相貌,也能认出彼此来。既然如此,又何须多此一举呢。少尊这般出众的气质,放眼天下,恐怕再找不出第二个来,就算少尊挡住脸,无缺也会一眼认出的,少尊放心好了。”

姬无欢想看她的容貌,这理由也找得真是牵强,月无缺一个太极便给他回了过去。

姬无欢有些失望,却并不表露出来,爽快起身道:“说的有理,像无缺公子这般的龙凤之姿,这世间自也是难找出第二个。好了,我便走了,萧璃,你可要好好招待无缺和她的朋友。”

萧璃点头称是。

姬无欢走了两步,忽又回过头来,对月无缺笑道:“忘了告诉你,明天我会在朝圣台摆擂招亲,你若是有兴趣的话,明日不妨和萧璃十一他们一起来凑个热闹。”

萧璃起身道:“我送送你。”对侍立身边的侍女吩咐了几句,便对月无缺众人道:“诸位暂且随我这位侍女到内阁休息休息,我去送送少尊,稍后便来。”

待他们走远,那名叫凝香的侍女对月无缺等人笑道:“主子吩咐凝香带诸位公子去水云阁歇息,水云阁有许多古玩字画,还有一些武功秘籍,公子们要是有兴趣的话,不妨随凝香前去瞧瞧。”

月无缺点点头:“有劳姑娘了。”

凝香轻轻一福身,便在前头给他们带路。

月无缺一边走一边打量着沿路经过的风景,心中总觉得有些疑虑,想到萧璃望着自己时,那莫名其妙的既热烈又似害怕愧疚的眼神,暗道,这萧璃到底在搞什么鬼?他命人领我们到内阁去,到底是为什么?

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似乎一会儿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这是从未有过的情景。月无缺强自按捺住狂蹦的心跳,暗暗握紧了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