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94章

第094章 蓦然惊心

经过好几个回廊,三四个院落,约摸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凝香终于带着众人在一座四进四出古朴清雅的园前驻足,回头笑吟吟说道:“到了,水云阁便在里面。这里是我家主人最近最喜欢待的地方,平时谁都不让进,今日凝香真是托了各位的福了。大家请进吧。”

说罢侧身到一边,恭敬地弯腰请众人进去。

颜月夭抬头一望,只见这座院落的匾额上写着“明风苑”,不禁笑道:“我曾听说萧璃天师性格暴戾,沉溺酒色,却没想到传言有虚,今日一见,便知自己大错特错了。能将自己住的地方打理得这样清幽雅致,非心境平和之人难以办到。你家主人果然是个清雅之人,这一路走来,庄院里都是清竹碧树,假山鸣溪,处处透着怡人的气息,让人神清气爽,倒真是个难得的神仙之地。”

凝香忽略掉他前面贬诽萧璃的话,眨了眨眼睛,抿嘴笑道:“凝香替主人谢谢公子夸赞了。主人现在的确是变化了许多,这也是我奉圣之福。诸位请进吧,随便欣赏,凝香暂且下去再给诸位备些茶水,稍后便来。”

“那就多谢凝香姑娘了,姑娘忙去吧。”月出情淡淡笑道,又走近月无缺,“无缺,我们进去看看吧。”

月无缺点点头,与他率先走了进去。

只见这座院落与外面的物景差不多,简朴清雅幽静,处处干净整洁,可以看出主人每天很用心的打扫。众人随着月无缺走进了大堂,只见这堂中竟真的如萧璃所说,一尘不染的白壁上挂了很多副字画,在堂左侧,放有一个巨大的书柜,柜中罗列着许多种类的书籍,当然最多的便是奉圣的斗气修炼书籍了。

水清浅上前翻了翻,俊眉微蹙,有些惊讶地道:“真是奇怪,萧璃为何如此大方,竟然将他们奉圣的斗气修炼之书给我们看?难道就不怕被我们学了去?”

月出情素来对字画心有独爱,此时正站在墙壁前的字画前一一观摩,闻言也是诧异地道:“这些字画竟然都是出自天下名家之手,皆是价值连城,还有一些竟然是世上已经失传许久的,萧家果然所藏甚丰。”

颜月夭素来对萧璃没有好感,皆因萧璃望着月无缺的眼神似乎格外特别,只要月无缺在,他的目光极少自她身上移动过,这让他心里很是不爽。一个臭名远扬的奉圣天师竟然也敢打月无缺的主意,真是恶心之极。于是眉头一挑,道:“有可能是他为了困住我们,所以特意给我们下的一个陷阱。大家都听过萧璃的恶名,所以此刻我们还是警惕些好,免得到头来无法脱身。”

莫忧心中向来对玄宗宗主龙镇天敬仰之极,前面他就为姬无欢出言侮蔑龙镇天而心怀不满,带着着带奉圣人都怀上几分恶感,闻言立即赞同道:“颜少爷此话不错,他们奉圣人向来阴险狡诈,听说这萧璃天师更是诡计多端,我们千万不可大意,免得着了奸人的道。”

“这世中人皆有好坏善恶之分,我奉圣中虽不乏狡诈之辈,可善良者也不在少数。你玄机殿也是一样!你敢说你们玄宗就没有一个坏人?”凤十一冷冷的声音突然传来,带着一丝怒气,立刻将众人的注意力转向他。

他望着莫忧,眸中闪过一道冷意,又道,“两个对立的国家之间,不存在谁善谁恶,只有因立场和利益的不同而引起的冲突和战争!俗话说,胜者为王败者寇,在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方面,大家是彼此彼此!你敢说,你的手里没有一条人命?你的手上没有沾满鲜血?”

他的眸中怒意更甚:“我待各位若朋友,自部没做过对不起大家的事,可这位朋友却以偏概全,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或者,你们原本就以为我凤十一狡猾多端,对你们心怀叵测,所以才假装跟你们套近乎交朋友?!”

这一句句问话,问住了莫忧,一时答不上话来,只是咬紧下唇,眸中射出冷芒,却并不发一言。

看着凤十一怒发冲冠咄咄逼人的神情,众人皆不由一呆,都接不上话来。因为说老实话,他们心里,真的对凤十一心存怀疑,从未真正相信过。

看着众人的神情,凤十一心里立刻透彻,目中一片冰冷失望,苦笑道:“看来,我还真是说对了。我凤十一可以对天发誓,待大家真心诚意,枉你们个个身为大家公子,人中龙凤,气度不凡,却原来都是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之辈!既然如此,我们这交情就一刀两断!”

说罢,他满面怒容便要离开。

月无缺瞧这气氛突变,眼珠一转,赶紧走过去揽住凤十一的肩膀笑道:“十一兄可是真生气了?这是无缺的不是,无缺在此向你赔罪了。”

凤十一顿住步子,却冷哼不答。

月无缺又好言道:“十一兄把我们当成朋友,我们又何曾不是把你当成朋友呢。我月无缺敢对天发誓,若此话有假,此生不得好死。”

凤十一的神情稍稍松动,却依然不发一言。

众人闻言都大吃一惊,为了这件小事,月无缺竟然发这般毒誓!

月如霜皱眉想说什么,却在接到月无缺暗示的眼光之后,又将话咽回了肚里。

莫忧暗暗握紧了拳,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凤十一也是一片震惊,触到月无缺真诚坚决不容置疑的眼神,那双漆黑眼眸仿佛有一种安神的力量,竟然将他此时的烦躁压了下来。愣了愣,他反手握住凤十一的手,苦笑道:“我没有生你的气,你又何必发这样的毒誓呢。”

月无缺微笑道:“你不生气就好,大家都是朋友,若有得罪的地方,还望十一兄多多包涵。莫忧刚才那番话并不是针对你,想必是因为先前姬无欢侮蔑我玄宗宗主的话而心怀愤慨而已。他向来为人直率,性格钢硬,有话直说,十一兄,看在咱们的交情上,不如卖小弟个面子,消消气吧。”又转向莫忧,朝他递了个眼色,正色道,“莫忧,十一兄的话说得很对,什么事情都不能以偏概全,一棒子将所有人都打死,要就事论事。十一兄对我们的诚意大家心里都有数,你怎么能当着他的面说这样的话!还不赶紧给十一兄赔礼道歉!”

莫忧咬紧下唇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迫不过众人的眼光,终于还是不情不愿地道:“对不起,凤公子,刚才是莫忧偏激了。”

凤十一没有看他,只冷淡地道:“不用了,你也没有说错什么。”转向月无缺,又换上一副温和的面容,“我还有事情要处理,暂且先离开一下,稍后我会回来接你们的。萧璃是我的朋友,我相信,他绝对不会对我的朋友出手的。如若他真敢对你们动手,我凤十一绝对不会放过他!”

又交待几句,便快步离开。

众人的心这下才静了下来,月无缺收回目光,看向莫忧,欲说什么,莫忧却像根本不愿与她交谈一般,转身去望着西侧角落的一副字画。月无缺知以他这样的钢硬性子,刚才的低头让他觉得委屈难堪了,心中斟酌着怎么跟他解释。

众人相视一眼,心照不宣地复又去看挂在墙上的字画,以化去刚才之事引起的尴尬气氛。

凤十一一离去不久,凝香和几个侍女便端了香茶进来,笑语嫣嫣招呼大家饮茶。

“这茶是用府里上等的特品青涩美人香泡制而成的,我家主子从来不用此茶招待客人,就连少尊都没有喝过,诸位今日可真是有口福。”

凝香带着点俏皮的话语立刻使屋内的气氛轻松下来。

水清浅轻轻一嗅,赞道:“果然是极品好茶,我水家向来爱茶,可我却从未见识过这样闻起来又香软又带着点青涩的好茶。”

凝香嫣然一笑:“原来这位公子是来自玄机殿四大家族之一的水家,水家爱茶之事凝香也略听闻过一二,听说上任水家家主为了求得西域偏远之地的一种极品名茶胭脂翠,竟然不惜花重金购买,可见水家对茶之爱了。既然公子也爱茶,那稍后凝香去和主人说说,送一盒美人香让公子带回去,顺便也能孝敬孝敬水家老爷子。”

水清浅想来对这茶极是喜爱,也不推迟,拱手一揖道:“那就多谢凝香姑娘了。”

凝香轻轻一福:“公子客气了。”

颜月夭看着凝香,忍不住说道:“没想到凝香姑娘一介丫头,闻知竟然如此之广,连水家老爷子重金求茶之事也知道,你不说,我还不知道呢。看姑娘说话的口气,似乎这萧璃挺听你的话的。”他的俊颜上露出一丝促狭的笑容,语意双关地道,“姑娘对你家主子可真是有情有义。”

凝香素来聪明剔透,岂有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俏脸立刻一红,却依然仪态镇定笑道:“公子说笑了,凝香只是安安分分做自己该做的,并无其他所想。”又款款来到月无缺身边,指着东侧一扇小门儿对她说道:“我家主子临走时曾说,这位无缺公子可能对那里面的东西感兴趣,可愿随奴婢进去瞧瞧?”

月无缺朝那扇小门望过去,心里莫名奇妙地又起了那种不安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在此时竟然欲发强烈。

想到刚进这琉璃山庄时,看到的那架秋千架,她的心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怎么都压制不住!

莫非……莫非……!她不敢再想下去,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愿意,想要进去看看。而她也这样做了,直直朝那扇门走了过去。

一双手却按住他的肩头制止了她。月出情担忧地看了她一眼,对凝香道:“我们可否一起进去?”

凝香摇头道:“不行,主子交待了,那里面的东西,只准无缺公子一人进去看。”

“这可就奇了,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你家主子要这样神神秘秘的?”颜月夭似笑非笑道,“难道有不可见人的秘密?可是又为什么只能无缺一人看呢?”

“就是就是!你家主子可真是偏心,那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她可以看,我们就不能看?”月如冰也凑了过来,拦在月无缺身前,对凝香不客气地道,“莫非里面有什么陷阱?还是有个武林高手想和我弟弟决斗?我可告诉你,我月如冰只有这一个弟弟,若是你们敢设陷阱暗算她,可别怪我月如冰毁了你这琉琉山庄!”

凝香摇头道:“请诸位放心,我家主子绝对没有祸害无缺公子之心,凝香知诸位感情深厚,凝香也想卖大家一个人情,只可惜我家主人的确吩咐过,只让无缺公子一人进去,否则主子的惩罚凝香着实承受不起,还望诸位谅解一二,凝香在此多谢几位了。”

月如霜冷冷道:“如此说来,那那间屋里就更是诡异了。无缺,你可不能冒这个险。”

月出情瞧着月无缺的神情有些不对,两道俊眉紧紧揪在一起,似乎陷入某个难以解决的问题当中,对周遭话语像没听到般,一副心事重重魂不守舍的模样,这可是他从未见过的,不由轻轻碰了她一下,担忧地问道:“无缺?无缺?你怎么了?”

月无缺这才回过神来,镇了镇心神,问道:“什么事?”

颜月夭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无缺,你怎么突然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莫非你也觉得那屋子有古怪?”

月无缺看了看凝香着急的神情,缓缓摇了摇头,笑道:“没有,我相信萧天师是不会害我的,再说了,就算这里面真有什么陷阱,以我的能力,也困不住我,你们大可放心。好了,你们就在这里等着,不要为难凝香姑娘,我进去看看就出来。”

说罢,抬脚朝那扇小门走去。

“多谢无缺公子。”凝香在后面感激地道。

“无缺!”月如冰一急之下想追过去,却被月出情拉住,“如冰,我知你担心无缺,可你见识过无缺的身手,难道你还信不过她对自己的自信吗?”

月如霜也道:“表哥说的是。如冰,无缺向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更何况她现在的身手可以说是世间少遇敌手,我们要相信她的实力,否则,岂不是叫别人小瞧了去。”

她意有所指,月如冰无法,只得硬生生顿住步子,跺了跺脚,冲凝香恶狠狠道:“臭丫头,要是我弟弟出了什么事,我月如冰一定头一个剥了你的皮!”

凝香虽只是个丫鬟,胆性却不小,斩钉截铁地说道:“姑娘放心,若无缺公子有事,凝香一定自刎谢罪!”

其他几个侍女立在一旁,早已被众人严厉如刀的眼神和室内骤然变得紧张肃杀的气氛吓得俏脸发白不敢抬头了。

月无缺已在这时推开那扇小门走了进去。

萧璃,那个感觉陌生却又熟悉的神秘少年,他到底想让她看什么?是想证明他是和自己一样魂穿而来的何玉绦?这世上,真有这么巧合的事?

各种回忆和情感在她此刻纷乱的思绪中齐涌上心头,她闭了闭眼,深深呼吸了口气。她现在也有些搞不懂自己,到底是希望萧璃是魂穿而来的何玉绦,还是希望不是呢?一时间,她竟有些心乱如麻了。

在她推开那扇门之前,她的心还是忐忑犹豫的,可是,当她推开那扇门,踏进那间屋子,这一刻,她砰砰乱跳的心几乎停止了跳动!

她,到底看到了什么?是梦耶?是非耶?

整个屋里空无一物,没有一件桌椅摆设,唯有屋中央悬着一颗硕大璀璨的夜明珠,将整间屋子照得亮如白昼。

在这样明亮的光照下,那四周墙壁上的壁画清晰地印入月无缺的眼帘。

那是一副副镌刻得栩栩如生的少女画像,神态逼真,宛若真人。

她们的姿势神情各不相同,或坐或立,或看书,或练武,或假寐。

她们脸上的神情或冷漠,冷如冰霜,仿佛瞬间能冻结人心。或温柔微笑,一笑倾城,能令天下间所有男儿迷醉。

她们的目光或迷惘,或温柔若水,或坚毅如石,或露出嗜血杀气,那杀气凛冽如地狱恶魔,一瞥之间能叫人肝胆俱裂。

相同的是,她们都是同一个人,她们的身上,着的都是男装。绝色的容颜,翩翩的墨发,配着一身俊挺男装,或是一身锃亮的铠甲,美丽中透着英姿,英姿中透着霸气,霸气中透着优雅,优雅中透着从容,从容中透着睥睨天下的傲气!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身上竟带着不输男儿的战神之气!画这副画的人,到底是有什么样的神笔,对这画中少女拥有怎样的感情,才能将之的各种姿态画得神采飞扬,这般逼真!

画中的少女,那名英姿飒飒的绝美少女,不是生前的战无缺还能是谁!

月无缺的心在胸膛中激烈地颤抖着,战栗着。她据紧双拳,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感,一幅画一幅画地看着,直到走到最后一幅画前,她才停下步子,痴痴地望着,再也移不开目光。

那里却画着两个人,一名是身着大红嫁衣的少女,鸳鸯戏水的大红盖头半掀开,露出一张似娇似嗔的俏脸。在她的旁边,正立着一名俊美无双的男子,着一身大红喜袍,正深情地凝视着她,两人脸上一片情投意合,欢欣喜悦。

这不正是那日结婚拜堂前,战无缺坐在新房里,何玉绦偷溜进来瞧她的那一幕吗!

“何玉绦,何玉绦,真的是你吗?”各种辛酸甜苦在心里交织着,在画前痴立了良久,月无缺才伸手抚上画中男子的脸,喃喃道。

“你,你怎么知道何玉绦?莫非,莫非你真的是我的战无缺?”一个震惊夹杂着惊喜的声音突然自背后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