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95章

第095章 故人相认

“何玉绦,何玉绦,真的是你吗?”

各种辛酸甜苦在心里面交织着,在画前痴立了良久,月无缺才伸手抚上画中男子的脸庞,喃喃道。

“你,你怎么知道何玉绦这个名字?难道,难道你真的是战无缺?”一个震惊夹杂着惊喜的声音突然自背后传来!

原来是那萧璃不知何时偷偷进来了。

月无缺听到他的声音,心猛地一震,缓缓转过身来。

眼前的少年长身如玉,正瞪大一双晶亮黑眸惊喜交加地看着她。

他一步一步地朝她走来,看似慢,实则快,不过一眨眼的工夫,他便已来到月无缺面前,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愈发明亮的眼眸中带着失而复得的狂喜。陌生的脸庞,却在此刻渲染了熟悉的色彩,勾起了她所有对生前的回忆。

“无缺,无缺,真的是你吗?”他轻柔地唤道,声音带着难以相信的战栗,似怕吓着了她。他的声音中饱含了太多复杂的情感,让人一听便为之心伤。

“我能摸摸你的脸吗?我真的不敢相信、真的会与你重逢、明明,我们都死了……”

萧璃语无伦次地说着,声音中带着颤抖,几丝哽咽。他缓缓抬起右手,颤抖地向着月无缺的脸摸去,动作轻柔得似怕惊扰了月无缺一丝一毫。

是他在做梦吗?如果这是个梦,如果他对她永远有这般真切的触感,他宁愿自己永远活在梦中。

月无缺呆呆立在那里,任他的手抚上自己的脸庞,整个人仿如痴了一般。

此时虽是夏末的天气,可是萧璃的手却是一片冰凉。

可是月无缺的脸上并没有浮现出他所想象的神情,震惊,痛苦,或是怨恨。她的脸色竟平静得像对着一个不相干的人一样。

他心里浮起强烈的不安,那种不安令他几欲心碎。她,难道已将他忘了?!

他不由一把抓紧月无缺的手臂,急切说道:“无缺,你,你为什么不说话?莫非你真的恨我入骨,已将我从记忆中剔了出去?”萧璃的眸中尽是复杂的痛苦之色,手不自觉地抓紧,“无缺,无缺,你不要这样,不要不理我好不好?”没有你的日子,没有你在的地方,我生不如死。

月无缺终于有了反应。她轻轻推开萧璃的手,目光平静地直视着萧璃,冷淡地问道:“你真的是何玉绦?”

萧璃点点头,只觉月无缺的目光太过淡漠,心里不由惶惶然起来。他实在无法承受她如此冷漠的态度和再一次的失去。

月无缺避开他的目光,转身望向墙上的画,用尽全力才克制住内心的涌潮,淡淡说道:“我自小便不敢随便相信外人,最恨身边至亲好友的背叛,可是叫我没想到的是,偏偏那个背叛我的,伤我最重的,就是我全心全意相信对待的人!”她咬着牙,一字字冷道,“你能体会出我当时的心痛绝望和恨意吗!我自问一直待你真心实意,这个世上,除了无痕,你就是我战无缺的至信亲人!曾经,你一度是带给我勇气和自信的支柱,是我一步步走向人生顶峰的照明灯,可是,为何最后将我从顶峰上狠狠推下伤得体无完肤的人,偏偏是我最相信的人!”

她满怀愤恨的话语宛如一颗颗重石狠狠砸在萧璃(何玉绦)的心上,砸得他的心阵阵颤抖,痛得要命!

他看着眼前的那抹身影,眼中似有什么东西涌出,将那身影渲染得模糊不堪,嘴唇微微颤抖着,想解释,最后却化成了一声无息的叹息声。

她终是恨上他了。虽然他早已猜到这个结果,可是此时自她口中亲自说出来,心里依然像被万箭穿心般难受。

月无缺却在这时突然回过头来,眸中俱是寒光冷意:“既然这次有幸重逢,你不如给我解释一下,你背叛我的原因吧!”

虽然她一直告诉自己,背叛了就是背叛了,永生不可原谅,可是,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原来她,就算死而复生,对前生灰心绝望,却还是斩不断那一缕似断未断的情丝……

毕竟是一段在飘零乱世中慢慢濡成的青梅竹马相扶相持的感情,这份感情在长期的相濡以沫中已经超越了爱情,形成一种难以割舍的亲情。这样一份沉重的感情,十多年的美好回忆,这份回忆中有许多生死相随的画面,任谁也是无法狠一刀割断的吧!

战无缺虽然是战神,可是她并不是真正的神,不能视世间一切情感为无物。

现在,她想知道的,就是一个解释,何玉绦给她的解释——为何要背叛她?为何要在大喜之日给她演那么刻骨铭心的一出?

何玉绦没有说话,微微垂首,良久,才复又抬起头来,面上露出凄苦的笑容:“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跟你解释,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月无缺袖袍一拂,双目中露出逼人的凌厉,冷笑道:“怎么,你不是想求我原谅你吗?为何现在又是这般态度?既然这样,咱们之间还有什么话可说!”

何玉绦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脸上渐渐显出痛苦之色:“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跟你说,但我是真心求你原谅我。无缺,希望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如果时间能重来,我绝不会再那样对你!”

“哈哈,真是好笑!”月无缺只觉胸中一阵气闷愤恨,“你连一个解释都不愿意给我,却要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觉得有可能吗!”

何玉绦不知如何回答,他也无法回答,再度沉默良久,他才苦笑道:“如果你肯再相信我一次,给我最后一次机会,我愿用此生此世补偿我对你所造成的伤害,绝不会再负你!若违此誓,我何玉绦这辈子定死无全尸!”

他这番话说得斩钉截铁,可是月无缺却冷笑起来:“你这番话,可是真心实意?”

“千真万确!只要你能原谅我,给我补偿你的机会!”萧璃闻言,以为她心有松动,原本黯淡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急急说道。

“补偿?你觉得你对我所造成的伤害只是区区补偿二字就能抹平?哈哈哈,可笑,真是可笑之极!你当我战无缺是三岁小孩,能任你欺弄哄骗的吗!”

月无缺怒极反笑,厉声斥道,身上内力被怒气激发,室内顿时旋起一股强大的压力!

他不肯给她一个解释!事到如今,他竟然连一个解释都不愿意给她,却还妄想着回到从前!

月无缺只觉得心中愤慨异常,满腔的怒火几乎要将她的胸腔撕裂,原本对他抱着的最后一丝希望被一盆凉水浇得透灭!

看着眼前那双痛苦的哀求的眼睛,她想笑,想大笑,可是此刻苦涩愤恨淹没心脏,她又实在笑不出来。这世上,还有比这更可笑的事情吗?他联合外人暗算了她,毁了她的复仇大记不说,还害她枉丢性命,不肯说出背叛暗算她的原因,现在却又这般痛苦哀求她原谅她,期望与她再续前缘!到底是她太愚钝,还是他太无耻?!

她此刻真痛恨自己以前眼瞎,竟没发现眼前这个男人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在看见她眼中无法遏制的怒意时,萧璃眼中的光彩立刻如流星般逝去,胸口痛苦得几近窒息。可是,他不能告诉她原因,也无法告诉她。

“无缺,虽然我无法给你一个解释,可是,我真的是真心实意求你原谅,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他面朝月无缺,双膝缓缓跪下,姿态是如此的卑微哀求,脸容却是无与伦比的诚挚。

月无缺没料到他会有此举,不由怔住。自小到大,那个清高自傲谈笑江山的绝世男子,除了在皇帝面前,估计从未这样跪在别人面前吧。

只是一怔,月无缺很快便回过神来,冷笑连连:“你以为,你这一跪,便能抹杀你对我所做的一切伤害吗?你以为,你这一跪,我便能像以前一样好哄,轻易原谅你?哼,不可能!完全不可能!”她的眼中冒着熊熊怒火,“或许当初便是我的错,我根本就不应该相信你,信任你!或许你就是战文雄那老贼安插在我身边的眼线,意图让我战无缺替他出生入死,保住江山,再判我死刑,让我永世不得翻身!”

萧璃惊诧地望着她,似乎没料到她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很快,他便反应过来,痛苦地摇头:“不,无缺,你听我说,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

“够了!我不想再听你说任何一个字!”月无缺抬手制止他,厉声道,“既然你不愿意给我一个解释,那么,我也没有必要再和你废话!从今以后,我们前缘已断,后续无缘!你做你的萧璃,我做我的月无缺!我过我的独木桥,你走你的阳关道,永生永世再不相识!”

愤怒之下,她一掌击向那画着一对身着大红喜袍脉脉相望的新人画像,但听轰地一声,那扇墙壁竟然应声而毁!

“我不想杀你,可是,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今后若是战场相见,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丢下这句话,月无缺大步离去。

萧璃还想说什么,却只是张了张嘴,最后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只是呆呆望着她带着恨意离去。

“无缺,你这是怎么了?”月无缺刚走到门口,月出情等人便围了上来,急急问道。

见她脸色难看,神情异常,月出情立刻脸色一变:“萧璃人呢?是不是他暗算你?我去找他算帐!”

颜月夭见状也气愤得立刻要与他同去。

月无缺却一把拉住他们俩人,只淡淡道:“不用了,我们走吧,有事回去再说。”

月如霜关切地问道:“无缺,你的脸色怎么会这么难看?是不是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无论他们问什么,月无缺都只是摇头,最后也不搭理众人,径直离去。众人无法,只得跟了上去。

月出情瞧着月无缺的身影,两道俊眉紧紧皱起,眸中射出一道冷芒。他所认识的月无缺,向来心胸开阔,开朗爽气,就算是身处险境,笑容也从未离开过她的脸上,哪像今日这般失魂落魄,心事重重。

她和萧璃之间,定有古怪。可是,到底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才让她变成这般模样?他暗暗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