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96章

第096章

萧璃呆呆地跪在地上,只觉满脑子的思绪全部都被抽走了。他望着墙上战无缺的笑脸,目中露出绝望之色,这绝望如雄雄烈火焚心嗜骨,让他连一丝希望都没有了。

也不知跪了多久,萧然的声音突然自外面传来:“萧璃!怎么这里这么安静?月无缺他们呢?”

待他一脚踏进来,看到此刻的情景,不由大吃一惊,急急过来扶起萧璃:“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跪在这里?!”

自他认识萧璃到现在,还从未见过萧璃这般颓废、绝望的神情,更不曾给谁跪下了!望着萧璃面如死灰的俊脸,他心中震惊不已!

萧璃自月无缺离去后脑子里面便空荡荡的,一片茫然,此刻才慢慢清醒过来。瞧见是萧然,唇边不由浮起一丝苦笑,推开他慢慢站了起来。

“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你与他们起了冲突?”萧然诧异问道。

萧璃缓缓摇头,却依然不发一言。

萧然忍不住一拳打在他的肩头,急声道:“小子,你倒是说呀!刚才你们到底怎么了!月无缺他们人呢?”

萧璃这琉璃山庄虽然隐蔽,但也在帝尊的控制之下,姬云刹现在正在分派人手密切寻找月无缺等人的下落呢,若是被他知道月无缺等人的遗迹,那他们可就危险了!虽然他是奉圣人,可是他心里却将月无缺视为朋友,再怎么样,也不愿他们受到伤害。

孰料他那一掌拍在萧璃身上,萧璃突然张口吐出一大口鲜血,竟然直直倒了下去!

“萧璃!”

萧然惊呼一声,赶紧一把将他扶住,心中震惊不已。他那一掌并不重,怎么会将萧璃打伤?

再看萧璃,脸色惨白,唇无血色,已经昏死过去了。

他赶紧搭上萧璃脉博,确定没事,这才稍稍安下心来,可是他的心里,却是吃惊不小。因为萧璃之所以这样,并不是因为他人所伤,而是因为一时伤心过度痛入心肺所致!

一向寡情寡意狂傲自负的萧璃,得的究竟是何心病,竟能让他绝望之此?

看着萧璃惨无血色的俊脸,萧然默然,心内百思不得其解。

与此同时,月出情等人也对月无缺今日的奇怪举止感到诧异和担心。因为一路上月无缺都是沉默不语,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回到玲珑楼,就将自己关在房内,晚膳时间也不出来,也不准人打扰,不知道在房里做什么。

月出情对月无缺的异常十分担心,犹豫再三,终是来到她的房前,想敲门,却又不知道怎么和她说。正踌躇间,月无缺清隽的声音自屋内传了出来:“有事就进来说吧,门没有栓。”

月出情定定心神,推开门走了进去,却见月无缺正闭目盘腿坐于**练功,此时天色已黑,屋内没有点灯,只有窗口的一缕清辉照进来,朦胧中照见那少年的身影。

月出情却是看得心里一震!他睁大眼睛望着那盘腿而坐的闭目少年,嘴里不可置信地低喃道:“太虚,太虚幻境?”

只见一缕缕如烟雾般的银色真光在她周身环绕,竟似有一丝飘飘若仙的姿态。月出情虽功力及不上月无缺,却也是名玄心高手,只一望,便知那是只有遁入太虚幻境的太虚真气!

莫非,莫非月无缺竟已突破了太虚幻境?!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就在他吃惊非小间,月无缺已收功回体,睁开眼睛望了他一眼,脸上浮现出一丝戏谑的笑意:“怎么,很吃惊吗?没把你吓到吧?能在这短短时间突破太虚幻境,我也觉得自己不可思议。”她一边整衣下床,一边又问道,“你来找我,是吃饭,还是有什么事?”

月出情这才回过神来,有些尴尬地笑笑,见她神色已恢复如常,完全看不出白天那种奇怪的情绪,心里微微松了口气,笑道:“也没什么事,就是大家见你没出来吃晚膳,所以都有些担心,我便过来瞧瞧。”

他聪明的没有提白天的任何一个字,生怕月无缺又变成白天那副失魂落魄的叫人心疼的模样。

月无缺沉默了一会儿,面上浮起感激的笑容,低低地道:“谢谢。”她拍拍月出情的肩膀,“正好我肚子饿了,走,你陪我吃饭去。明天就是姬无欢的比武招亲的日子,我们得和大家一起商量一下对策。”

想必白天她那副模样,让姐姐他们担心了吧。唉……

想到萧璃白天那番话,她的眸色渐深,慢慢浮起一丝苦笑。

第二日一早,用来让姬无欢摆擂台招亲的天章台早已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世人只听说过女子抛绣球,或是摆擂台比武招亲的,这男子摆擂台招亲,以前还真是闻所未闻,更何况这次比武的还是他们奉圣顶顶有名的人物——奉圣未来的帝尊——传言中绝世无双尊贵无限的少尊姬无欢!

所以姬无欢这次擂台比武招亲,奉圣城的老百姓几乎全都出动了,大家既羡慕又期待,看最后是哪位女子能获得这位据说平时冷漠如斯不近女色的少尊。而那些春心萌动和想借机会让姬无欢看上自己从而成为帝妃的少女们,更是个个打扮得花姿妍艳,兴奋异常。

凤十一为人果然是细心体贴,早就为月无缺等人在距离天章台不远的一座酒楼包下了一间雅间,透过雅间可以将天章台的情景看得清清楚楚。

颜月夭望见那高高的天章台周围人山人海的情景,不由抚掌笑道:“姬无欢果然是魅力无穷,一招出动,竟将奉圣的少女们都勾引出闺房了,真个是惊天地泣鬼神啊。”

青滟瞄了他一眼,揶揄道:“颜九少得是羡慕嫉妒那姬无欢的绝世风采了?若真是这样,你不妨也在此地摆个擂台试试,看看你和那姬无欢到底是谁更得少女芳心。”

颜月夭不知从哪里拿出把玉柄折扇,一边风流倜傥地摇着一边道:“切,若是我颜九少出马,这里还能有那姬无欢什么事吗?还是算了吧,若是姬无欢找不着老婆对着我哭,我可受不了。”

青滟闻言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哈哈哈,颜小夭,你果然是个既自恋又臭屁的家伙!我看到时候哭的是你吧!”

“去去去,有本事你也摆个擂台去,我倒要瞧瞧,有没有人想嫁给一个四不像!”颜月夭对他的话嗤之以鼻。

众人原本都在各想心事,被这二人此番一闹,都不禁宛尔,连月无缺的嘴角也不禁微微扬起。忽闻楼下人群中发出一阵响彻雷鼓的欢呼声,许多女子声音激动地叫道:“大家快看!少尊出来了!少尊出来了!”

月无缺目光朝天章台那边一瞥,却见那原本将天章台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忽然如退潮般向两边退开,纷纷匍匐在地,让出一条宽敞的道来。

一辆奢华夺目豪华尊贵的鎏金马车自那头缓缓驶来,两排金领侍卫严密守护一旁,仿佛帝王之辇,原本喧哗的大街突然之间寂静下来。

那如帝王驾临一般的尊严气势,不但令一众奉圣百姓心惶臣服,颜月夭等人一望,心中竟也是一凛,仿佛身上承上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好一个姬无欢!人未至,威先到!月无缺双眸微眯,冷芒乍现,看来她还是小觑他了。

那马车一直行到天章台前一丈之处,才停了下来。

“恭迎少尊!”一名首领模样的金领侍卫大喝一声,疾步上前,恭敬地揭车帘,半躬着身子侍候姬无欢下车。

那一众匍匐在地的群众闻声连忙高声附和道:“恭迎少尊!恭迎少尊!”

如雷喝声将落,一个清雅冷淡却带着无形威严的声音自那马车中传来:“免礼了。都请起吧。”

他的声音不大,但却清清楚楚地传入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尤见其内功之深厚,非常人可比。

语声落,一条修长俊美的身影自那马车中缓缓走下来,一身明黄衣袍,袍上绣着淡淡线云,腰间悬着一块青色古玉,在阳光下泛着古朴的流光。明眼人一望便知,那是一枚极为珍贵的古玉。

那人一下马车,便仿佛整个世界的光彩全部集中到了他的身上,耀眼得叫人移不开目光。他一步一步,不疾不徐地朝天章台走去,步履优雅从容,衣袂翩然间仿佛要踏云而去。待到天章台前,他一掀衣袂,眨眼间便已翩然落于台上,慢慢转过身面对众人,目光如炬,俊美的脸庞上一片清雅冷漠,那种自骨子里便生出的浑然天成的尊傲与霸气,顿时迷震住了在场所有人,也迷倒了万千春心萌动的少女。

月出情忍不住出声赞道:“姬无欢果然不愧一代少尊,虽年纪不大,却已隐有傲视天下的霸气。”

众人这才回神,颜月夭闻言,不由摇了摇手中玉扇,斜睨月出情一眼,嗤道:“不过是装模作样而已,只要本少爷愿意,可以比他更牛逼。”

月如冰忍不住打趣笑道:“既然颜九少有如此信心,何妙下去与那姬无欢比试比试风采,一扫他奉圣少尊的威风。”

颜月夭却摇了摇头,转头偷瞄了依旧望着窗外的月无缺一眼,叹道:“本少爷只愿在意中人面前显摆显摆,只可惜,吾将吾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青滟看见颜月夭那故作风雅的臭屁模样,就忍不住想打击他几句,谁知他还未开口,门口已有一个熟悉的笑声揶揄道:“颜公子可真是自信满满,只可惜,颜少爷虽然风采出众,却并不是这美男第一,你看,咱屋里这么多美男子,哪个不是人中之龙凤,就算真有颜公子中意的明月,恐怕她照来照去,也照不到你的身上。”

众人朝门口望去,只见那门已被人推开,一袭绣云青衫的萧然手里也摇着一把折扇,笑吟吟走了进来。

------题外话------

非常抱歉,某意因为怀孕的原因,一直不舒服,所以很久没碰电脑,也没更新,非常惭愧。让大家久等了。我知道这样很不应该,一定有很多亲对我非常抱怨,我只能说,非常非常对不起大家,非常非常抱歉。可怀孕一直难受的很,又怕电脑辐射,再加上感冒了几个月,整天昏头涨脑的,根本没有一点思路,所以停更了这么久,非常非常抱歉。某意肚里的宝宝现在五个多月了,应该稳定了,所以某意又开始上电脑,可能做不到日更,但我保证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断更n久。非常感谢一直支持等待某意回来的亲们。么么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