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97章

第097章

颜月夭冷冷瞥了萧然一眼,皮笑肉不笑道:“看萧公子今日打扮得如此风流帅气,莫非是想跟着你们少尊沾沾光?”

萧然子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劲装少年,闻言摇头扇子笑眯眯地道:“非也,非也,本公子向来便是这般风流帅气,哪里用得着沾别人的光。”他目光一转,落在月无缺身上,上下打量了几眼,颇感兴趣地说道,“对了,听说无缺兄今日想去打姬无欢的擂台,现在为何还不换上女装,好让我等瞧瞧无缺兄的女装是如何的迷人?”

自他在玄宗药屋中替月无缺把脉探病,便已知月无缺是女人,只是月无缺性格傲气,虽是女子,扮作男子却比这世间男儿都甚为威严霸气,所以有时候他都忘记了月无缺的真身其实是女子。此刻听说她也要去打擂台,心中顿起好奇心,这样一个俊美绝伦的翩翩美少年,不知换上女装会是何等的模样?

听出他语气中的揶揄之意,月无缺只是淡淡一笑,忽然调转话题,问道:“姬无欢颁布这擂台招亲,可有说明男子不得参加?”

萧然被问得一愣,很快便反应过来,想了想,答道:“自然是没有,自古阴阳相合是正道,他一个堂堂大男人,既然是要娶妻,焉有娶男人之理。”

“这不就对了。”月无缺理所当然地道,“既然他没有说明只世间女子能参加,那男人当然也能参加打擂了。”

萧然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喃喃道:“你这番道理可真是歪理,听你这意思,那男人和男人也能成亲了。”他都要被月无缺这诡异的思想给弄晕头了。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目光投到窗外,俊脸上浮起促狭的笑容,“啧啧,今天可有好戏看了。”他很期待看到姬无欢那张常年冷漠高高在上的俊脸变成一张臭脸。

月无缺不以为然笑了笑,忽听窗外远远的有个中气十足的声音高声叫道:“卓家二小姐和大少爷到!”

听闻卓家的少爷小姐来到,底下群众立刻朝卓家队伍行来的方向看去,原本被姬无欢的威严镇压下去的喧哗又开始起来,只不过比刚才小了许多。

却见前东南方向的人群渐渐向旁让出一条道来,卓岫儿骑着一匹雪白宝马缓缓行了过来,只见她今日着一身大红衣衫,衬得一张俏脸如芙蓉映月,彩霞初升,端的是美艳惊人,如一颗红宝石般璀璨夺目。她一出场,那冷艳尊贵的出众之气立时压倒了在场所有的女子,也吸引了几乎所有男人的目光。

接到女人们羡慕嫉妒的目光和男人们惊艳痴迷的眼神,卓岫儿心中得意非常,娇艳照人的脸上越发露出迷人的笑容。

卓少冲身为卓府的大少爷,今日的打扮和表现虽也比平时端庄出众些,可在气势上却远远及不上他的妹妹卓岫儿。原本他骑在高头大马上故意昂头挺胸做出些高傲之态,以吸引在场众少女的目光,可过不了多久,当他发现众人根本就没有看他,目光几乎都集中在他身边的妹妹卓岫儿身上时,立刻便如霜打的茄子焉了下来,垂头丧气地落后卓岫儿半丈,不满地嘀咕道:“真是个令人讨厌的臭丫头,生生把本少爷的风采都给抢了!”

卓馨儿着一声素净的衣裙,低眉顺眼夹在卓府几个庶出小姐中间,闻听到卓少冲那句低声埋怨,只抬头瞧了他的背影一眼,目光又瞟到那一袭红得耀眼刺目的少女身上,目中闪过一道几不可见的冷笑,随后又迅速收回,平静地垂下头去。

路边一名衣着平凡的少女目光紧盯着卓岫儿的身影,用鄙夷的口气说道:“啧啧,卓家二小姐来得好快,少尊前脚刚到,她后脚便来了,看来是急不可耐想做咱奉圣的少尊妃了!”她的目中尽是羡妒和不甘之意。

立在她身旁的一名容颜娟秀的黄衣少女望向远远坐于天章台上风姿俊美气质尊贵的姬无欢,叹口气道:“卓岗儿小姐不仅天资聪慧过人,武学天赋又极高,容貌在咱们奉圣也是数一数二的,她又出自四大世家之首的卓家,不论是身份地位,还是武学修为,抑或是容貌,都是女子中的翘楚,足以与少尊匹配,恐怕这少尊妃之位是非她非属了。”

“说的也是。可惜我袁锋仰慕岫儿小姐已久,今日怕是要肝肠寸断,伤心欲绝了。”她身边一名年纪比她稍小些的少年,漫不经心地望着卓府人马行来的方向,装模作样叹息道,一副多恨自古空余恨的模样。

前头那名少女闻言,俏脸上立刻显出一丝恼意,抬手就给了他一记爆栗,嗔怒道:“没出息的臭小子,你竟敢喜欢上师姐的情人,再看那个狐媚子泼妇,小心我挖了你的眼睛!”

那名叫袁锋的少年赶紧抱住自己的头求饶:“师姐饶命,袁锋以后再不敢看那个女人了,以后留着眼睛只看师姐你一个人!”

卓馨儿坐在马上,听到这姐弟俩的话语,心头泛起冷笑,再想起卓岫儿平时对自己的任意欺辱,一双妙目中更是射出幽幽冷锋,双手下意识地拽紧缰绳。

“馨儿妹妹,你怎么了?”与卓馨儿并骑的一名少女突觉她身上的气息发生变化,不由关心问道。

卓馨儿赶紧收敛气场,抬头对她怯弱一笑:“没什么,只是妹妹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所以心中有些紧张和害怕罢了。”

那少女卓婉婉拍拍她的肩膀,笑道:“你极少出来参加这种场面,紧张是在所难免的,以后多多见识见识这种场面就习惯了。再说今日的主角是岫儿姐姐,咱们只是出来给她助威的,轮不上咱们替她操心。”

卓馨儿点了点头,心里头却暗道,今日的主角是卓岫儿吗?哼,恐怕不尽然吧。罢了,到时候再瞧瞧,今日到底是鹿死谁手吧!“

”卓岫儿倒是个不容小觑的角色,虽身为女子,年纪轻轻却已有如此气势,倒叫你们奉圣的一些七尺男儿羞愧了。“颜月夭斜眼睨了萧然一眼,似笑非笑道。

萧然知他在暗讽自己,也不以为意,摇着扇子笑道:”人各有志,不得强求。再说了,这世上之武功卓绝风采绝世的女子虽极少,却也不止卓岫儿一个,有的人可比她强悍多了。“萧然似有意若无意瞄了月无缺一眼,笑意吟吟说道,”无缺弟弟,你说是不是?“

月无缺哪里不懂他话里之意,只是淡瞄他一眼,慢条斯理说道:”萧然兄说的有理,比之萧然兄的懒散浑沌,坐吃等死,似卓岫儿那般不甘寂寞专于修炼妄图超过世间男儿的女子真真是太不识趣了。“

众人闻听她打趣萧然,不由在底下偷笑起来。萧然没成想反被她取笑一番,不由尴尬地摸摸鼻子,苦笑道:”我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你至于这样挖苦我吗!“

月无缺俊眉一挑,故作惊讶道:”怎么?难道我说错了?莫非萧然兄的武功修为比那卓岫儿更高超?那无缺倒是小瞧萧然兄了。“

月如冰也在一旁起哄:”呆会儿卓岫儿上台比武的时候,萧然公子可千万要上台与她斗上一斗,不为别的,就为争口气。俗语不是说的好吗?俗话说佛争一柱香,人争一口气嘛。萧公子可千万不能被那卓二小姐给比下去了。说不定到时候卓二小姐会因此转移目标,对萧公子心生爱慕呢。“

颜月夭在一旁乐得抚掌大笑:”如冰姑娘说的太有理了,简直是说到我心坎里去了。萧然公子,这份艳福你要是就这样轻易放弃了就不是个真正的男人。“

萧然身后那两名侍从闻听几人打趣自家主子,脸色不由难看起来,拿眼狠狠瞪着月如冰。

萧然被她讥讽得无语以对,看看月无缺,又瞧瞧月如冰,好半天才摇头叹息道:”果然还是圣贤那句话说的好,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姑娘如此尖牙利齿,小心以后难得嫁出去了。“

月如冰给了他一记白眼:”本姑娘嫁不嫁得出去,与你何干!我看你们奉圣崇武之风比我们玄……比我们那里更重,恐怕以萧公子这般资质,才难以娶上一门好妻吧。“

萧然身后一名模样清秀的劲装少年替他家主子气得满脸通红,闻言似欲上前喝斥月如冰,萧然却一把按住他,笑道:”萧林,你这冲动劲儿可得好好改了,不然很容易得罪本少爷的朋友。“

那萧林气愤说道:”公子被一个外地女子这般取笑嘲弄,难道一点都不生气吗!她侮辱的不止是公子,还是我萧家的脸面!“

”非也,非也。“萧然摇着扇子笑嘻嘻说道,”你可曾听说过,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相爱。如冰姑娘正是因为对你家公子我有情有意,所以才这般出言相讥,若是换了别人,恐怕她骂都懒得骂呢。“

月如冰到底是个姑娘家,脸皮子薄,听到他当众这般暧昧调笑的话,立时又羞又气,一张俏脸都气红了:”萧然!你这个泼皮!本姑娘懒得理你!“说罢调转身去呕气不望他了。

月如霜看着月如冰气乎乎的样子,眼里露出笑意,却不知为何,那眉头上浮上一缕愁思。

萧然乐得哈哈大笑,月无缺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萧公子是不是皮痒欠抽了?本公子可以亲自为你效效力。“

萧然赶紧摆手:”我只是与令姐开个玩笑而已,兄弟何必当真。“说罢,忽然凑近她,压低声音道,”我来只是想问你一句话,你那日到底对萧璃说了什么,竟能让他那样的人气郁攻心致成严重内伤?“

月无缺没料到他会有此一问,微微一怔,随即道:”我并没有与他说什么,至于他为何会成那样,我怎么会知道。“虽然她面色平静,可是心里却因他这句话掀起了波澜。他,竟因她那些话致成严重内伤了么?

不容她多想,外面又传来一声声高声叫道:”萧府表小姐萧天灵到!“

”凤府小姐凤之瑶到!“

”罗府三小姐罗琴香四小姐罗琴纤到!“

随着这一声声唱诺,天章台更热闹了。

萧然这个人虽然看似懒散,对什么都不上心,他的心却细的很,月无缺虽然面上没什么表情,可他已从她略显恍惚的眼中瞧出一点意头来,不由奇怪问道:”莫非,你与萧璃以前竟是相识?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

月无缺没有说话,月出情一直瞧着这边,听到萧然提到萧璃的名字,脸色不由微变,走过来拉住月无缺,微笑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该下去了。“

月无缺点点头,对萧然道:”我与萧璃天师交无什么交情,既然你们是朋友,他心有郁结,你便好好劝劝他,曾经的已经过去,放眼未来才是最重要的。“

说罢,与月出情携手向外走去,颜月夭等人赶紧跟了上去,将萧然主仆三人丢在后边。

萧然立在后面,望着前头月无缺的身影,分析着她说的那句话,越想越觉得她与萧璃肯定有什么叫人猜不着的关系。

”公子,天灵小姐说了今日要公子去给她助威的,咱们去还是不去?“萧林见众人已离开,萧然却依然立在原地出神,不由催促道。

萧然立时回神,笑道:”妹妹与人竞争少尊妃,我这当哥哥的自然要去助威了,走吧。“

月无缺等人下了楼,来到楼门口,却见门口停着两辆贵气端雅的马车,一望便知出自世家名门。凤青和四名凤府侍卫束手立于车前。见月无缺等人出来,立刻迎上前说道:”我家公子说几位虽然不介意这些小节,但门面装饰得好看些也不致被人瞧不起。“

月无缺微笑道:”那就多谢你家公子了。“带头钻进了为首的马车内,瞧着这马车内布置的雅气却又不失大方,心内暗暗感激,凤十一当真是细心之极,事事都替她打点得细致。只希望,以后不要有与他为敌的机会吧。

天章台上,姬无欢正襟危坐于主位台上,俊面沉静漠然,目光看似无意却有意地在人群中缓缓掠过,虽接触到无数爱慕的眼神,却视若无睹,心中莫名起了一丝焦虑,她,今日真的会来吗?”

------题外话------

我知道有很多人埋怨我,可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对大家说非常抱歉了。再次谢谢一直支持某意的亲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