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98章 T

第098章

就在姬无欢举目凝望时,忽见人群中又起了**。抬眸看去时,却是几辆凤家的马车在参选线外停下,几名模样俊美气度不凡的少年陆续走下马车,朝天章台走来,却被主事侍卫姬城拦住。他走上前,上下打量了几人一眼,微施一礼,问道:“请问几位之中谁是参赛者?这天章台只有参赛者才能上。”

嘴里这样说着,眼睛却盯着月如霜和月如冰,他一眼便看出,这两个少年是女扮男装,参选的应该是她们。而且这几人虽坐的凤家马车而来,却眼生的很。凭他敏锐的感知,他从这几人身上觉到强大的气场,特别是为首那位最出众的美少年身上。而且他们身上皆有股不属于奉圣修炼者的气息,这不禁让他提高了警惕。今日举办擂台比武招亲的是奉圣未来的帝尊,这样重要的场面可容不得有半点闪失!若是被人砸了场子,他就算长了十颗脑袋也不够砍的!

月如冰瞥了他一眼,伸手指了指月无缺,抿嘴笑道:“是她。”

姬城立刻沉了脸,冷声道:“我们少尊选妃当然是选女子,几位若是来寻开心或是砸场子,那就是找错地方了!”

他话音将落,不知从哪冒出来上十名金衣暗卫,齐齐将月无缺等人围住!

这几人皆冷眼肃容,手执金色长剑,人一至,一股阴寒杀气便迫面而来!

月无缺冷眼一瞅,眉头微扬,这上十名金衣暗卫,竟皆是一等一的内家修为高手!看来姬无欢手下高手不少呢。

一旁的凤青见状,忙上前对姬城作揖行礼道:“大人千万别误会,这几位都是我家主子的朋友,真的是来参加选亲赛,而不是来捣乱的!而且这位公子是少遵特别邀请,她手上还有少尊亲手给的信物呢!大人若不信,不如请这位公子将信物拿出来瞧瞧。”

姬城望向那位一直面带微笑悠然而立的少年,冷冷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请这位公子将少尊给的信物拿出来给本将瞧瞧吧!本将身为金衣卫统领将军,必须对少尊的安全负责,无论是什么人都得公事公办,还望各位见量!”

“无妨,这是大人的职责范围,在下岂敢让大人承担风险。”月无缺微笑道,一边说一边去掏藏于袖中的玉佩。

还未掏出来,姬无欢尊贵冷雅的声音忽然自天章台上飘了过来:“姬城,不必检查了,让她过来吧。”

他的声音不大,却很清楚地传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里。

姬城忙恭声道:“是,少尊,公子请上台吧。”

“那就多谢大人放行了。”月无缺缩回掏了一半的手,笑吟吟对姬城点点头,又朝月出情等人递了个眼色,转身朝天章台走去。

姬城看着月无缺的背影,忽然恍然大悟,心中又是震惊又是可惜。难怪少尊自小便不不近女色,原来真的是有问题!那般风华惊艳的人物,却有龙阳之癖,真是太可惜了!还有那个少年,莫非是少尊的相好?若真是这样,少尊今日这场擂台招妻便是为她而摆,目的是想将与她的关系公众于世,名正言顺地长厢厮守,不过这事若是帝尊知道了,恐怕会驳然大怒吧!

想到帝尊发怒时那骇人的眼神,他不由打了个寒颤。这时忽听周围百姓也在议论那少年和少尊的关系,他立刻收回心神,沉下眉眼,冷冷扫视周围一眼:“谁再敢多嘴,本将立刻叫人割了他的舌头!”

周围百姓立刻被他的骇人表情吓得噤声。而那上十名不知打哪冒出来的金衣暗卫,早在姬无欢发话替月无缺解围时悄然消失。

“你怎么才来?”姬无欢望着向他走来的月无缺,问道,语底有一丝责怪。

“在下无名小卒,自不敢抢各位世家名门小姐的风头。”月无缺在离他一丈开外处停下步子,望着他微笑道。

姬无欢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不赞同地微微皱眉:“你这身衣服不好看,我还是喜欢你女装的模样。”他一眼相中的是女装的她,心中已将她认知为女子,如今蓦然见她一身男装,又是在他的选亲擂台上,着实有些碍眼。

他的口气虽带着商量,语气中却带着一贯发号施令的不容拒绝。月无缺眼角余光瞥到几抹充满妒嫉的目光,那目光是来自天章台左侧几丈开外的候选台上的卓岫儿几名少女,不由微微扬唇,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对姬无欢道:“女装是我,男装亦是我,少尊为何非要以衣取人?”

她的语声虽轻,却带着更为不容拒绝的拒绝之意。

姬无欢被她反驳的一愣,自小到大,他也是发号施令惯了,从未有人违逆过他,今日这名深不可测却却又神秘莫测的绝色少女,着实让他开眼不小,对她的兴趣也不由更加浓厚了。

“是我冒失了,还望姑娘别生气。”姬无欢俊美的脸上漾起一丝微微笑意,那笑意宛若穿透天际浮云的虹彩,给他那张俊脸增添了几分温和惊滟之色。

立在姬无欢四周的亲卫蓦然看到他那副笑容,不由个个吃惊不小。要知道这姬无欢自小便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脾气,无论是何事何人都无法叫他动容,更别提让他一笑了。他们跟随姬无欢多年,从来只见他尊贵威严的一面,却从未见他温和地笑过。可是如今,他竟然因为面前这名俊俏少年而破例笑了!这简直是比太阳打西边出来还要稀奇!

而候选台那边的几名少女,看见姬无欢那绝世一笑,不由个个变成了花痴眼,一眨也不眨地望着那风华惊艳的男子。

卓岫儿却是几乎要气炸了肺!她恶狠狠瞪着月无缺,直恨不得现在就上台去将她撕碎!虽然月无缺今日换了身男装,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那个该的女子,不知道用什么邪术迷惑了姬无欢,竟能令他对她一笑!而自己这些年使出浑身解数,都无法令他拿正眼看她一眼,这怎不令她嫉妒非常!

她粉拳紧握,暗暗下了一个恶毒的决心,今日,她必要令那女子再不能出现在姬无欢面前!卓家已将全部希望押在她的身上,少尊妃之位,她势在必得!

卓馨儿立在台下卓家队伍中,远远注视着卓岫儿那绝美的脸上扭曲的表情,脸上露出得意的冷笑。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可否现在告诉我?”姬无欢问道,漂亮霸气的眼眸紧盯着她。

月无缺微微一笑:“无月,你叫我无月好了。”

谈话间月无缺不动声色打量了候选台那边一眼,那里已坐了十几位容貌修为地位在奉圣皆出类拔粹的贵族少女,或冷傲高贵,或娇艳婉转,或清丽动人,或美艳诱惑。当真是争奇斗妍,美不胜收。

其中以卓岫儿更为出色,因为卓家四大家族之首的关系,她在众少女中的身份地位必是最高的。只可惜……月无缺对上那双充满妒意的美眸,不以为然笑了笑,只可惜她功利虚荣,刁横难驯,心境不宁,真是白白浪费了她的修炼天赋!

“无月,无月。”姬无欢将月无缺随口胡编的假名字念了两遍,嘴角不禁上扬,“你无月,我无欢,倒是个绝配的好名字。”他伸手朝候选台那边一指,“请无月姑娘暂且在那边等候。”又盯着她的眼睛,意味深长地说道,“希望你到时候不要让我失望。”

月无缺眼角微微抽搐,绝配的好名字?

就在她准备走过去候着的时候,一阵奇怪却又美妙无比的弦声突然传入了她的耳朵。那弦声缥缈空灵,似续似断,若浮云飘流,似清雾迤逦,清绝雅致中又不失翱翔天际的傲气,这明明是两种极不谐调的意境,可是弹琴之人却将它们奇妙地融合在一起,给人一种意想不到的美感和魅力。

而在这琴声之中,还夹杂着一种极为悦耳的凤鸣声,更为这琴声增添了几分俯瞰天下的霸气!

姬无欢也听到了,深幽的眸中竟泛起奇异的光彩,与月无缺一起抬眸朝那琴声传来的方向望去。

只见那东南方向,有一个小小的黑影逆着太阳朝这边飞来,随着琴声越来越近,那黑影也越变越大,二人定睛一看,那黑影却原来竟是一只五彩斑斓的凤凰鸟!

“奇怪,这是哪位妙人弹的琴,竟然这般好听!”

“大家快看!天上竟然飞来一只凰鸟!是凰鸟在鸣唱!”

围观的百姓也被那突然而来的绝妙琴声所吸引,纷纷抬头张望,当看见那展翅而来的五彩凤凰鸟时,都不禁大声惊呼起来!

要说这五彩凤凰鸟可是天地之间的神奇之物,也归属上古神兽,特别是凤凰之王,更是统领天地之间所有的鸟类,又因其自古便被传言为吉祥良善之物,因此世间人人都对这凤凰鸟心怀敬仰,只可惜无缘得之一见。如今竟然亲眼看见一只凤凰鸟翱翔而来,自然个个是激动莫明,对着那凤凰大鸟挥臂高呼!

那只凤凰鸟距离天章台围观百姓上空数丈高时,便不再前行,只在原处扑翅打着旋儿,仰脖伴着那琴声长鸣,鸣声愈发清宛悠扬。只见它体态庞大,双翅彪悍一展,当空立刻黑了一半。

颜月夭目光紧紧盯着那只凤凰鸟,当他瞧见那只凤凰鸟的头顶上竟然戴着一只小小的金色王冠时,脸色顿时一变,双目亮得惊人,失声道:“凤凰之王?那只凤凰鸟竟然是名列上古神兽中的凤凰之王?!”

凤凰之王?月出情等人闻言心里一惊,立时神情振奋地盯着那只凤凰王。这凤凰王可是个稀罕物,虽被排列为神兽之六,但其战斗潜力却不可限量,直逼位列第一的赤焰金龙也说不定。只是它生性淡泊,不喜争斗,极善隐匿,轻易不露面。

青滟这时突然指着那只凤凰王叫道:“你们快看,凤凰王身上坐着一个人!”

众人定睛一看,这才看到那只凤凰王身上骑坐着一个人,难怪有琴声自凤背处传来。只因凤凰背上羽毛斑斓浓厚,那人着一身黑衣,又是坐着,所以大家刚才光顾着看凤凰鸟,竟没瞧见那个人。

只是,那个人到底是谁?凤凰之王竟能让他乘坐于背上?

“凤凰之王!竟然是凤凰之王!”姬无欢也认出了那只凤凰王,倏地自座上站起,向前几步,与月无缺并肩而立,望向那凤凰鸟的方向。

月无缺在玄宗时曾听人提起过十大神兽之一的凤凰之王,如今一见,不由兴趣倍增,不禁问道:“少尊可看见那凤背上坐着一个人?传言所述,凤凰之王不喜争斗,远匿于偏僻的凤凰极地,除非被人契约,受契约主所控,才会离开凤凰极地,不知此言是否属实?”

姬无欢点头,用异样的目光瞟了她一眼:“没想到你知道的还挺多。不过你说的不错,那凤凰王只有在被人契约受控的时候才会离开凤凰极地。”说到这里,他微微眯眼,目光盯着那依然坐于凤背上弹琴之人,目中流露出既羡慕又可惜之色,“只是,凤凰之王能力强大,要想契约它,那可不是常人所能做到的。而且这世上还有一个传说,那便是凤凰之王极喜音律,便在上万年的修炼当中用自己的神羽炼就了一把绝世古琴,这把古琴只献给它的契约主。我因仰慕凤凰之王的能力,于一年前曾去过那凤凰极地,可是却连凤凰之王的影子都没找到,一直心觉可惜。不知那契约凤凰王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月无缺没有作声,却悄悄在心中暗念魔族“千目术”口诀,立时将那凤凰王背上之人拉近几丈距离。只觉那坐于凤背上俯首抚琴的黑袍少年极为眼熟,再仔细一瞧,差点失声叫出来!

风倾夜!坐于凤背之上抚琴的黑袍少年,竟然是一来奉圣便好几天踪影全失的风倾夜!

------题外话------

抱歉,每次都隔这么久才更新一章,只是现在某意在电脑前坐的时间长一点就觉得胸闷气短呼吸困难,为肚里的宝宝着想,只能暂时委屈大家了。感谢一直支持某意的朋友,对于那些因某意断更而非常不满的亲,某意只能说非常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