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99章

第099章

正惊诧间,那黑袍少年忽然抬起头来,朝这边望了一眼,虽只是淡淡一眼,月无缺却能轻易看出,他幽光潋滟的黑眸中的漫不经心和淡定从容。然后,他深深对月无缺展开了一个宛若云破月来的笑容。一笑之后,他复又垂下头去,继续拨弄指下琴弦。

可是月无缺却因他那一笑,宛如被雷击中般,眼角猛地抽搐起来!

因为风倾夜就在那一笑之间,那张俊美有型的脸庞竟然变幻成了一张女子的脸!不但是脸,连那身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黑袍也在同时变成了一件冷艳尊贵的黑色纱衣!

那一变幻是如此之快,月无缺几乎不敢相信那凤凰王身上的黑衣女子便是风倾夜所变,可是她又不得不信!因为他身上那股熟悉的气场!

魔族的那本兰若心经上记载着一种幻容术,那是一种极为高难度的易容术,可以让人男女不分,月无缺如今对那本兰若心经已熟稔不已,稍一思忖便看出了风倾夜所使用的术法,心里不由暗生疑惑,奇怪,莫非风倾夜也同自己一样在偷偷修炼魔族术法?若真是如此,那他隐藏得可真是深,自己如此机警,竟然也被他给瞒了过去!

青滟等人很快也认出了风倾夜,瞧着他那似男若女的模样,个个震惊又新奇。

颜月夭微眯漆黑凤眸,嘴里喃喃道:“今儿这是怎么了?为何这一个两个都要参加姬无欢的擂台选亲赛?莫非那姓姬的小子真的已经帅到人神共愤男女通吃的地步?”语底不乏有股子酸意。

月如霜秀眉轻皱:“风倾夜到底搞什么鬼?”她直觉他这几天的莫名失踪有些可疑,可是一时也想不通。

月出情收回投向风倾夜,缓缓说道:“他的目的也许和无缺的一样。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经过与风倾夜、颜月夭等人这么多天的相处,他反倒觉得,风倾夜此人较他人相比要神秘莫测难以看透些。

月如冰一脸艳羡地看着风倾夜和那只凤凰王道:“没想到风家那小子有些本事,几日不见,竟然降服了一只厉害的凤凰神兽,倒好生叫人羡慕。唉,若是什么时候我也能有只厉害的契约神兽就好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水清浅在旁闻言,看了她一眼,含笑说道:“二小姐想要只契约神兽也不是件难事,我水家庄园后山便养了几只未曾契约的神兽,二小姐若是有兴趣,等这次任务完成顺利回去之后,不妨去瞧瞧,若有喜欢的,尽管带走。”

月如冰闻言不由大喜:“你说的可是真的?那我就先谢谢你了。”

“不客气,无缺和我是朋友,他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所以咱们之间不用客气。”水清浅道。

颜月夭闻言使劲皱眉看了他一眼,不屑撇唇,暗自腹诽,马屁精!

卓岫儿等几名贵族少女望着那凤凰王身上一出场便大抢风头的黑衣少女,心中暗暗嫉妒。

卓岫儿皱眉道:“你们可认得那位是哪家的小姐?”

旁边众女齐齐摇头,一身紫色衣衫俏脸冷艳的萧天灵淡淡道:“那只凤凰王果然招惹目光,不过,要想赢得少尊的认可,光靠一只凤凰神兽是不行,得靠她自身的真实本领。若是她无法驾驭凤凰王,就算有神兽在也是于事无补。”

卓岫儿轻瞥她一眼,冷哼一声,调过了头去。虽然萧天灵也是奉圣女子中数一数二的高手,但若和她卓岫儿比起来,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所以她并未并她放在心上。

萧天灵仿佛已看透她的心思,只是冷冷一笑,并不言语。

就在这时,天章台下的姬城已在姬无欢的示意下,向着天空中那只展翅盘旋的凤凰王高声喊话:“姑娘可是来参加我们奉圣少尊的擂台选妻赛的?”

半空琴声蓦然而止,凤鸣声也在同时止住,一个清如冷月的声音淡淡道:“自然。”

“既然如此,还请姑娘到候选台暂歇片刻,待时辰一到,即可比赛。”慑于凤凰王和风倾夜身上那股强大到令人无法忽视的气场,姬城的声音中不由带上了几分恭敬。

风倾夜没有应声,只是伸手轻轻拍了拍凤凰王的头,凤凰王立刻收敛翅膀,如一只离弦的箭般朝天章台冲下来,待距得三四丈的时候,仰脖一阵鸣叫,翅膀猛地扇起,直冲向天际。月无缺和姬无欢只觉一阵强大的压力扑面而来,赶紧运功抵抗,因此虽然周围狂风四起,但二人竟像未察觉一样,须发未乱。而周围反应差点和功力差些的人就倒霉了,一个个被扇倒在地,惊呼连连,场地上顿时一片混乱。

就连卓岫儿等贵族少女,也被凤凰王的巨翅扇得发丝凌乱,显得狼狈不堪。

“真是个调皮的家伙。就算你几千年没在人前露过面,也不必如此兴奋吧。”风倾夜脸上带着笑意伸手拍了凤凰王一下。凤凰王叫了一声,这才乖乖收起翅膀。

风倾夜以一种极为优美的姿势翻身轻轻跃下凤背,朝凤凰王伸出一只手。凤凰王庞大的身躯立刻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迅速缩小到一只麻雀那么大,径直飞到风倾夜的手腕上。

风倾夜将它放置肩头,这才转向姬无欢和月无缺,对二人轻施一礼,便朝候选台走去。在与月无缺错身而过的时候,对她微微一笑,他以只能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过来一起坐。”

月无缺实在不习惯这样女态的风倾夜,对自己施了幻容术的他,不但面容像女子,就连声音也不似以前那般明朗,带了丝女子的圆润。而且她根本就没有想到,以风倾夜的性子,竟然有一天会假扮女子出现在自己面前。这种感觉,真是别扭之极!

她看着风倾夜的背影,脸部抽搐了好一会儿,才跟了过去。

姬无欢看着候选台上月无缺与那名风姿神俊的黑衣少女一同坐下,深不可测的眸中有暗色翻涌,眼眸微微眯起,中间有冷芒闪过,唇边露出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

“姬城,时辰到了没有?”他返回主座坐下,问道。

姬城上得台来,对他弓身一礼,恭敬说道:“启禀少尊,诸位世家的小姐们都已来了,时辰也差不多了,是不是现在宣布比赛开始?”

姬无欢点点头,又扫了一眼天章台下众多目露期待和喜色的少女,唇角一勾,手指轻轻抚摸着指上的一枚墨色指环,不经意间露出一丝慵懒魅惑之态,说道:“如果台下有想挑战各位世家小姐的,尽管上来,本尊选妃,不限家族地位,不限身份外貌,只求一位能与本尊携手打江山的贤内助。”

姬城点点头,立刻调头对台下众女将姬无欢刚才那番话重复了一遍,台下立刻沸腾起来。

姬城等大家的兴奋劲过去,摆摆手让大家安静下来,高声宣布:“擂台比赛即刻开始!”他又转身朝候选台那边走了几步,对众女施了一礼,微笑道:“不知哪位小姐准备打头阵?”

他话音刚落,一个轻柔娇媚的声音立刻在众人耳边清脆响起:“我先来吧。”

月无缺侧头一看,只见距离她二丈之远处的座位上,一名身姿柔美的绝美少女款款站起来,俏丽的脸蛋上带着自信的笑容,手提一把银色长剑,以一种风姿婀娜的步态地朝台中间走去,行走间若弱柳扶风,宛转风流,煞是迷人。

卓岫儿原本准备起身,却在看见那少女那般走路的姿态之后,复又坐回,俏眸中不由浮起一丝讥笑,没想到几年不邮,罗琴香那个臭丫头依然不改她那扭捏作态迷惑男人的狐媚性子,走个路都要这般**!对于这等空有外表却没有大脑的花痴低能女,她懒得出手!

台下人一见那少女手中提着的银色长剑,微微一静,便在底下悄声议论起来。

“奇怪,真是奇怪,你们少尊到底是以武招亲,还是以舞蹈招亲?怎么那个女子走路就跟跳舞一样?莫非你们奉圣的女子流行这样的步子?”颜月夭瞧着台上少女走路的姿态,不禁莞尔,对立于旁边的萧然讥讽道。

萧然却摇了摇头,目光之中少了些平时的玩世不恭,指着罗琴香手中的那把银剑道:“你看看她手中那把剑,那可是奉圣罗家的传世之宝。罗家在奉圣也算一大世家,那把银剑是他们的传家之宝,名为斩神剑,只有罗家的下一任家主才能拥有。罗琴香并不是罗家最出色的人才,而且据闻资质平庸,只喜女儿家物,对斗气的领悟极差,因此罗家人平时对她并不看重。”

月如冰不解地问道:“既然如此,那罗家当家人为何会将传家之宝交给她,让她前来参赛呢?这不是明摆着给罗家人丢脸吗?”

颜月夭邹眉略一思忖,说道:“莫非是罗家人不屑这少尊妃之位?”

“非也,非也。”萧然以扇击掌,狡黠笑道,“罗家世代子孙以男儿居多,到罗琴香这一代,更是只得了她一个千金,她若是不参赛,难不成让她妈她姑姑参赛啊!就算那俩个老女人想参赛,少尊也定然不准的。他举办比赛是为了选妻可不是挑老妈。”

他未尾那句打趣的话立刻引起周围群众一阵哄笑。

台上的罗琴香并不知自己被人打趣笑话了,走到台中顿住步子,一双娇媚艳眸含笑瞄了正襟端坐的姬无欢一眼,又转身望向候选台,手中长剑轻盈出鞘,一道银芒立刻夺目而出,炫烂之极。在半空挽了道剑花,罗琴香的脸上露出媚人的笑意,伸出莹白如玉的纤手轻轻抚摸剑身,嘴里自语道:“果然是把好剑,也难怪老头子平日紧张的紧,看也不让我看一眼,今日竟然舍得给我用,真是让他破费了。”说罢,忽又冲候选台那边嫣然一笑:“萧天灵,你表兄萧然刚才在底下说我的坏话,这笔帐就由你来还吧。”

手中长剑缓缓扬起,对准候选台萧天灵的方向,一股隐厉的剑气立刻以极快的速度朝萧天灵的面门击去!

萧天灵和卓岫儿一眼,根本没将罗琴香放在眼里,也并没打算与她比斗,却不想罗琴香竟然直言要与她单挑,并先发制人,脸色不由一变,急急打出一团斗气融掉那股剑气,眸中已有冷芒闪现!

月无缺虽然坐在台上,却一直注意着台下众人的举动。以她绝顶的内功和绝佳的耳力,虽然台下闹哄哄的,但萧然的那番话依然被她尽收耳里,当时只是会心一笑,暗想萧然嘴损,却不想那看起来柔弱娇美功力低下的罗琴香竟然也听到了萧然那番话,心中不由一惊,原来这罗琴香看起来柔弱,实际上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看来她的功力比起自己差不了多少!

眼角余光瞥了风倾夜一眼,只见他依然端端正正坐在那里,目光望着台上,黑眸中也显出一丝不可思议。

台下的萧然更是全身僵住,大惊失色,喃喃自语道:“这怎么可能!那个废物女怎么能听到我说的话!难道这三年不见,她的功力竟然突飞猛进了?不可能,不可能!三年前,她明明连初级斗气考验都过不了的啊!”

却见萧天灵一个闪身翩然而起,如一只紫色蝴蝶般落在台中距离罗琴香二丈之处,冷冷说道:“既然罗小姐想与天灵切磋,天灵只好奉陪。若是伤了罗小姐,还望原谅!”

底下观战众人见二人对峙,都不由在下面起哄。

“有没有搞错,第一场比赛竟然是罗琴香对萧天灵!罗琴香怎么打得过萧天灵,这不是开玩笑么!”

“就是,两个人明显不是一个档次的!萧天灵可是高级斗气师,罗琴香那个连初级斗气都过不了的人竟敢挑战萧天灵,我看她是不是脑袋进浆糊了!”

“呵呵,说的是,我比较看好萧天灵和卓岫儿,这两个人才是不相上下的对手。罗琴香在萧天灵面前太不堪一击了,没看头,没看头啊!”

前来给罗琴香助威的罗家子弟听到这些议论,顿时个个脸色一阵白,一阵青,一阵红,羞恼得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

罗家长孙罗浮亭阴沉着脸,冷冷扫了周围众人一眼,众人被他那杀人的眼刀冻得浑身一颤,立刻停止了议论,不敢再说半句。

真是个不自量力的废物!望着台上的妹妹罗琴香,罗浮亭在心中恶狠狠骂了一句。怎么偏偏挑萧天灵!要挑也应该挑凤家的凤之瑶才是!

罗琴香听到了台下的议论,却置若罔闻,笑吟吟对萧天灵说道:“既然是切磋,还望萧小姐千万不要放水,让琴香看看自己的真实实力,好改正缺点。”

这句话更让罗浮亭恼火万分。

萧天灵冷冷一笑:“承让了。”

语声未落,俩人已同时出手!

卓岫儿并未看台中的比斗,目光竟然朝月无缺看过来。

“无月,依你看,场中那俩个人,最后谁会赢?”她对月无缺笑道,那笑意中充满不屑与挑战。

月无缺望了场中一眼,也回她一笑:“依我看,赢的会是那位罗家小姐。”

卓岫儿本以为她会说是萧天灵,然后借机邀她一起上场,然后好好挫挫她的威风,却不料她口中的赢家竟然是谁也不看好的那个花痴废物女罗琴香,不由吃了一惊:“这怎么可能!”

那个废物女怎么可能赢得了与自己不相上下的萧天灵!

月无缺微微一笑,也不答话,只望向场中,语意不明地道:“再笨的鸟也有飞在前头的一天,总有一天,奇迹会出现。卓小姐不信的话,请继续观战。”

卓岫儿看着她那副笃定罗琴香会赢的模样,心下鄙夷,讥诮道:“今日恐怕要叫你失望了。罗琴香可是奉圣有名的废物女,连初级斗气考验都没能通过,她若是能打赢高级斗气师萧天灵,这太阳还真是打西边出来了。”脑中忽然灵感一现,她望着月无缺,放缓口气,微笑道,“不如这样,我与你就此打一赌,若是罗琴香赢了,待会儿咱俩上场的时候,前面十招你不得出手,不知你意下如何?”

她目露挑衅地看着月无缺,似乎在赌她有没有胆子接招。虽然这场比赛已言明点到即止,但她心下却并不想放过这个挫败甚至是杀死情敌的机会。就算不能杀死她,挫挫她的锐气也好。但月无缺强大的气场让她有所顾忌,不过,若是她前十招都不出手的话,那她卓岫儿有信心,让她再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风倾夜收回目光,望着那个恶毒笑容的红衣少女,眉头微皱,目中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却并没有开口阻止月无缺,他相信她有打败那个恶毒女的能力!

其他少女听到卓岫儿的话都惊讶地扭头看着月无缺,卓岫儿的本事大家都知道,但她们对这名叫无月的不知男女的少年就不了解了。因为罗琴香根本打不过萧天灵的!

若是她答应让卓岫儿十招,她就是个有勇无谋的傻子!以岫儿的能力和性格,不出三招,估计她就没命了!不知道这个似乎深得姬无欢喜欢的无月,会不会真的接受岫儿的打赌?

月无缺扫了众女一眼,唇角微微上扬,目光转到岫儿身上,略略一忖,便微笑道:“好,我愿意与你打这个赌。不过,”她语锋一转,眸中划过一道狡黠光芒,说道,“如果你输了,我不要你让我十招,只要你在咱俩比赛开始前对我拜上一拜,当众喊我一声亲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