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00章

第100章

说到“亲娘”二字时,月无缺并未出声,可是卓岫儿从她的口型中已看懂了意思,顿时勃然大怒:“无月!你这个不要脸的……”

“贱人”二字还未出口,突然被一个清冷慵懒的声音打断:“卓小姐何必这般激动?不过是叫你输了喊她一声亲爹而已,这总比叫你让她十招站在那里被她砍来得划算吧!”

卓岫儿没料到这里竟然有人替月无缺说话,闻声望去,却原来是坐在月无缺身边那位骑凤凰王而来的神秘黑衣少女,她那双幽如潭水的漂亮双眸冷冷望着她,那眸中仿佛有一股强大的震慑人心的力量,竟令她心生畏惧!

卓岫儿不由呆了一呆,迅速回过神来,心下顿生警惕,冷笑道:“不要以为你有凤凰神兽就得意!鹿死谁手,还是个未知数!”

月无缺瞥她一眼,笑吟吟道:“卓小姐果然有自信,少尊已经朝这边看过来了,此时咱们还是好好看场中的打斗吧,否则被他瞧见这里吵吵嚷嚷的,还以为这些贵族大小姐们一个个都没有素质和教养呢。”

卓岫儿差点又被她激怒,可是看见姬无欢果然朝这边望来,只好硬生生将这口闷气咽了下去,狠狠瞪了月无缺一眼。转过脸望向姬无欢时,却瞬间换上一脸温柔明艳的笑容。

月无缺摇了摇头,不以为然一笑,目光盯向场中。

此时罗琴香和萧天灵正打得难解难分,斗气狂卷间二人衣袂烈烈,煞是精彩。围观的群众但觉一股股强大压力迎面袭来,有内力低下者,竟被她们拼斗之间施放出的斗气所弄伤!

没过多久,一番难解难分的杀战后,二人身形错开,顿住,萧天灵冷冷扫了罗琴香一眼,一声清啸,竟召唤出了自己的契约兽!

当一只身形巨大面目狰狞的庞然大物带着令人恐惧的吼叫声突然显形在萧天灵身边,在场所有人都不禁大吃一惊!

原来萧天灵虽然身为女子,但她的契约兽竟然是一只体态彪悍面目凶恶的悍月狮!如此冷艳轻灵的女子配上一只凶猛狰狞的悍月巨狮,活脱脱一个美女与野兽的组合!而这只悍月狮也给萧天灵带来一种狂野之气!

月无缺仔细看那悍月狮的威猛气场,心中不由对萧天灵升起一丝赞叹。悍月狮属于灵兽,要想将它升级为圣兽容易,但升级为神兽就有些困难了,除非它的契约者具有异常的天资,能力和耐心。萧天灵果然是个彪悍的女子,竟然将那只本不属于神兽级别的悍月狮的能力晋炼到了神兽级别!换句话说,萧天灵的这只悍月狮现在已经跻身于神兽行列!虽然不能和十大神兽相比,但已经是很厉害了!

她悄瞥了姬无欢一眼,姬无欢依然以那副慵懒高贵的姿态坐在那里,对萧天灵的悍月狮并没有显出什么特别的表情。不过当月无缺瞥过去的时候,他似乎觉察到了,竟然也朝她望来,性感薄唇微微上扬。

月无缺装作没看见一样调过目光,风倾夜坐在一旁却瞄见了,漆黑的双眸变得更加幽深冰冷。

却闻那悍月狮仰头一声怒吼,顿时地动山摇,飞沙走石,有内力稍差的竟被它的狮吼声震得胸口一闷,吐出一口鲜血!

众人的目光不由得又转到罗琴香身上,纷纷猜测罗琴香会用什么样的契约兽来对付萧天灵的悍月狮。她刚才的出色表现已经让大家大开眼界,不知道她的契约兽会不会比悍月狮更加厉害?

萧天灵望着对面的罗琴香,冷艳的眸中划过一道暗芒。没想到罗琴香那个众人皆知的废材花痴女竟然在短短三年内进步神速,晋入高级斗气师的行列,刚才竟然和自己打了个平手,真是叫人吃惊不小!也让她感觉到了一丝威胁。不知道她会拿出什么样的契约兽和自己相比?

瞧见罗琴香看见自己的悍月狮神兽,竟然于动无衷,依然是一脸不以为意的笑容,她心里突然间不安起来。

罗家子弟原本没对罗琴香抱任何希望,却没有料到她竟然与素有天才少女之称的萧天灵打了个平物,令在场所有人大跌眼镜,吃惊不小,立刻如打了鸡血般欣喜若狂,信心倍涨,高呼着给罗琴香鼓起劲来。

“罗琴香,加油!”

“罗姐姐,继续努力,打败萧天灵,回来我们为你开庆功宴!”

这边萧家的队伍闻言顿时不爽了,朝着罗家队伍叫骂道:“闭上你们的臭嘴!胜负未分,你们这群龟儿子得瑟个什么劲!”

“要赢也是我们萧小姐赢!你们家那个废物只有吃败仗的份!”

“敢污辱我家小姐输,小心爷爷我割了你罗家乌龟们的舌头!”

不知谁嚷出这句话,引起周围人一阵哄笑。

罗家子弟们顿时怒了:“滚你娘的蛋!有种你过来割割试试!看大爷我割了你的龟蛋!”

其他家族见状,并不出口相劝,反而在一旁幸灾乐祸,火上加油。

姬城见下面有越闹越凶之势,不由皱了皱眉,赶紧大声喝止,这才让下面安静下来。

姬无欢冷眼瞅着台下吵架的萧、罗两家,眸中闪过一道轻蔑光芒。

罗琴香朝自家队伍看了一眼,叹道:“真是一群不让人省心的臭小子。”回头看着对面那只威风十足的悍月狮神兽,脸上并无畏惧,反而双眸媚光流转,对萧天灵嫣然一笑,说道:“萧小姐果然厉害,竟然将悍月狮晋入神兽级,真叫琴香羡慕不已,琴香都不敢将自己的小东西唤出来了。”

萧天灵冷冷看着她,淡淡说道:“不敢当,还请罗小姐快些唤出自己的契约兽吧,以免叫其他小姐们等急了。”

“那琴香就献丑了。”说罢,她樱唇微嘟,轻轻一啸,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却见一道白光一闪,一只全身雪白的小家伙已经扑进了罗琴香的怀里。

萧天灵一见那小东西,心里的不安立刻消失了,唇边露出一丝讥笑。

众人仔细一瞧,待瞧清那只小家伙原来是一只通体雪白的凰玉貂后,都不禁大失所望。

“我当是什么神奇兽,却原来是一只能力低下的凰玉貂!”

“真是的,罗姐姐那么厉害,怎么收了一只这么不起眼的小貂当契约兽,真是丢脸!”有罗家子弟抱怨道。

立在他旁边那名年约二十的蓝衣少年却淡定地道:“以她的眼光,能契约一只凰玉貂已经很不错了,总比契约一朵雷拉玫瑰花好。”

萧然等人原本距离罗家队伍有一段距离,不过随着刚才一闹,已经被挤到罗家队伍附近,听到那两名罗家弟子的谈话,憋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月如冰对那人口中的雷拉玫瑰不甚熟悉,见他在一旁偷笑,伸手推了推他:“喂,别傻笑了,快说说,雷拉玫瑰花能契约吗?它不只是一朵花吗?我可没听说过植物也能契约。”

萧然神秘一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雷拉玫瑰可是我奉圣雷拉谷特有的一种等级低下有的植物魔兽,别看它名字好听,开的花也同玫瑰花一样鲜艳美丽,讨女人喜欢,可是并不是真正的植物,因为它同兽内一样具有灵性,攻击性。”

“这世上真有这么奇怪的玫瑰花?那它具有哪些能力?”月如冰顿时来了兴致,真想瞧瞧那雷拉玫瑰的样子。

“雷拉玫瑰身上长有利刺,刺上布满剧毒,当它察觉到有人靠近时,便会警觉地发出一股浓郁的会破坏人的神经致人晕厥的香味。”说着,萧然又摇了摇头,“只可惜,它的能力太低,只能当个装饰品,成为斗兽伙伴却是不可能。”

他话音将落,天章台上忽然传来萧天灵的一声清啸,赶紧又将目光放在台上。

原来是萧天灵和罗琴香的比斗又开始了。

只见萧天灵在悍月狮的背上,手中多了一只狮毛长戟,浑身上下笼罩在悍月狮散发出的紫色光影中,端的是冷艳逼人,威风凛凛!

罗琴香此时也收了一脸笑意,松手放开怀中凰玉貂,一声清喝,那凰玉貂原本如小猫般大小的身体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涨大,最后竟然变得如同那悍月狮般大小,身上多了一圈温和白润的光芒!

罗琴香身形一转,已立在了凰玉貂雪白的背上,手中依然是那把家传宝剑,对萧月灵娇声笑道:“今日我就用我这刚晋级七星圣兽的凰玉貂斗斗萧小姐的悍月神兽,还望萧小姐手下留情,莫伤了我这只心爱的宠物。”

萧天灵没有理会她,冷哼一声,手中长戟一挥,一股紫色斗气立刻旋风般朝罗琴香袭去!

罗琴香微微一笑,长剑一扬,一股纯白斗气与萧天灵的那股强悍斗气在半空正正撞上!

但闻阵阵狮吼貂鸣,白紫二色斗气在半空紧紧纠缠,悍月狮凶猛威厉,凰玉貂机灵狡猾,那场面比刚才更加精彩万分!

瞬间二女便过了百十来招,却依然杀得难解难分!

萧然看得津津有味,一边看一边自语道:“没想到罗琴香那丫头这两年竟然进展神速,连天灵妹妹都不是她的对手了,怪,真是怪,她到底是如何修炼的?”

跟在他身后的两名萧家随从闻言立即不爱听这话了,埋怨道:“少爷,您怎么光替别人说话,也不给天灵小姐加加油!哼,天灵小姐是我心中最厉害的女子,罗琴香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一直保持沉默的月出情双目紧盯场中,忽然道:“迟了,你们天灵小姐已落下风,必败无疑。”

那两名萧家随从听他这样一说,简直是侮辱了他们心中的女神,顿时大怒,正欲与他争辩,忽闻半空一声狮吼传来,似是悍月狮负痛之声。两人顾不上与月出情计较,赶紧抬头一望,脸色不由得一变。

只见罗、萧二女的比斗已停,胜负已分。萧天灵手捂左臂,脸色已是难看之极,目中一片难以置信之色!而匍匐在她脚边全神戒备的悍月狮,面门上竟然有一道抓过的血痕,看着十分狼狈。

而罗琴香依然一身轻衣如絮,轻飘飘立于凰玉貂身上,对萧天灵拱拱手,满面笑容道:“多谢萧小姐承让!”

萧天灵脸上划过一丝狼狈之色,狠狠瞪了她一眼,收了悍月狮,一言不发转身下台离去。

台下先是一怔,接着欢呼起来,以罗家子弟的欢呼声最为热烈。萧家子弟个个噤声,脸色难堪之极。

而卓岫儿的脸色却更为难看,仿佛在台上输的人是她一样。这怎么可能!萧天灵怎么会输给罗琴香那个废物!真是该死!萧天灵真是太不中用了!

姬无欢望着从容不迫的罗琴香,眼中露出一丝惊讶赞赏之色,对姬城点点头,姬城立刻走到罗琴香身边,态度恭敬地将一只黑玉珠献给她,朗声道:“这一场比试,罗琴香小姐赢!这是能量珠链,给过关者的奖励,希望罗小姐能节节获胜,闯过最后一关!”

罗琴香微笑着接过能量珠链:“多谢。”轻瞟了姬无欢一眼,眉目间飞过一抹娇媚之色,命令凰玉貂变回猫儿般大小,伸手将之抱在怀中。姬无欢只是看了她一眼,微微点头,脸上表情并无任何变化。罗琴香嘟了嘟嘴,真是个不懂风情的大冰块。

姬城又唤过一名侍卫,命她将罗琴香带到天章台后台布置好的客房休息,自己又走回台中,望着候选台这边月无缺众人,大声道:“现在第二场比试开始!请小姐们自选对手!”

月无缺看向卓岫儿,似笑非笑问道:“卓小姐,你现在可要上台与我比试?”

卓岫儿冷冷瞪她一眼:“当然要,我是绝不会放过你的!”

说罢,卓岫儿刷地站起来,向场中走去。

月无缺面带笑容跟了过去。

风倾夜不动声色望着那两人朝台中走去,忽然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眸光朝天章台东南方向一瞥,顿时闪过一片阴冷。

只见那方极远处的一棵高大树木的密叶中,露着一个黑色物体,他眯眼仔细一瞧,已看出那是一颗黑色的脑袋,整张脸蒙着黑巾,瞧不清楚面目。而且他手手中,竟然拉着一张弓,已拉成满月形状!

是准备偷袭的人吗?风倾夜冰冷的双眸浮上一层寒意!

------题外话------

——。这章又拖了好几天,非常不好意思。这段时间是农忙,婆婆光顾着忙她的,我一个孕妇不舒服也没人管,每天还要做做洗衣的,真累,一直是这样子,所以一天只能码几百字,差不多了就上传,非常抱歉…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