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01章

第101章

台下萧然一见月无缺和卓岫儿上台,立时精神一振,摇着扇子笑道:“哎呦呦,无缺兄弟竟然上场了,这回可有好戏看了。”

“什么好戏不好戏的,就你废话最多。”颜月夭讥讽道。

萧然瞟他一眼,笑得有几分奸诈:“我怎么听你这话中满是酸味?莫非是吃醋了?”

颜月夭的脸色顿时一黑,回敬道:“我呸!我看你这纨绔少爷的脑子里装的除了些下三流的东西,再没什么好货了。”

萧然指着他一本正经地对月出情等人说道:“瞧瞧,我没说错吧。被本少爷戳破了心事,就恼羞成怒了。”

月出情见二人似要吵起来,微微皱眉,压低声音,淡淡说道:“大家还是好好看台上的比试吧,不要太招人注意。”

他似有意似无意地轻瞄了颜月夭一眼,心中暗自疑惑,难道颜月夭发现了无缺的女子身份?

颜月夭一听便明白,月出情是在隐晦地提醒他,以免被人发现他们的身份节外生枝,这才狠狠瞪了萧然一眼,不再搭理他。

再说月无缺一上台,台下立刻安静下来,大家都悄声在底下猜测她的身份。

卓岫儿见大家的目光,特别是姬无欢的目光都盯在月无缺身上,仿佛自己身上的光芒都随着她的出现消失了,再加上刚才和月无缺打赌输了,被她羞辱一番,心中对月无缺更是愤怒加嫉恨,扬手幻化出自己的武器,一支长约一米的赤色权杖,目光阴冷地看着月无缺,冷声道:“把你的武器拿出来!”

只见那只权杖浑身为赤色,上有一只细小紫龙从杖底盘旋到杖头,周身泛着温和的神圣赤光,一望便知是世间不可多得的名器。众人一见,立刻艳羡地唏嘘。要知道对世间武者来说,除绝世神功外,便是这绝世武器最为大家梦寐以求了。

月无缺随意瞅了她那只权杖一眼,眉头一挑,眸中闪过一道亮光,说道:“我还以为卓小姐的武器是马鞭,不想竟是排名绝世名器之一的盘龙杖,厉害,真是厉害。”

她在玄宗时曾听人说过,这个世上有一本兵器排名谱,分为凡器,灵器,圣器,神器四类,其中凡器自然是最低的,神器地位最高。而且这凡器、灵器、圣器和神器又各分为七个等级,随武者自身的力量而提高。罗琴香那只家传宝剑便属于圣器类,才圣器三级,不过已经很厉害了。而卓岫儿手中那只盘龙杖,等级比之更高些,月无缺一眼便瞧出,已是圣器五级了。

卓岫儿眸中闪过一丝得意之色,冷哼道:“以本姑娘的身份,自然只有这盘龙杖才配得上我!你的兵器呢?还不快亮出来让大家瞧瞧是什么样的名器!”

月无缺眸中划过一道狡黠之色,叹气道:“我哪有什么名器,只有一把不值钱的长剑而已,卓小姐若是非要在下拿出来,在下就只好献丑了。”

说罢,她随手幻化出一柄浑身呈金色的短剑,并隐去了那锋利嚣狂的剑气和神质,不识货的人很容易将它当成凡品。

卓岫儿先前见月无缺见了自己的盘龙杖之后,还是一副意态悠闲的模样,心中不由有些担心她会拿出一样比自己的盘龙杖更厉害的名器,现在一瞧那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金色短剑,并无甚特别,立刻放下心来,轻蔑地调转目光,用嘲弄的口吻嗤笑道:“你这把短剑是用金子打的吧,名贵是名贵,只可惜,当得了摆设,却当不了武器。既然你想用那只庸俗的金剑来对抗我的盘龙杖,那就别怪本小姐欺负你了!”

底下大多数人也不认识月无缺手中的藏龙剑,原本对这场战斗极有兴趣的人看到她那柄毫无威力的金剑时,顿时失望了。一把普通的剑对圣器五级的盘龙杖,那不是以卵击石么!

手一扬,盘龙杖立即发出璀璨光芒,并迅速将她全身笼罩其中。卓岫儿挑衅地扫了月无缺一眼,催动全身斗气,顿时衣袂翻飞,眼神一厉,已做好迎战准备!

姬无欢和他身后站着的两名一直沉默不语冷眼旁观的身着墨云蓝袍的老者一直以沉静的目光注视着月无缺,陡然见到月无缺手中那柄金色短剑,三人先是一愣,继而眸光惊变,特别是立在姬无欢左后边的那位年约六十的瘦高个老者,神情竟然莫名地激动起来。他仔细盯了月无缺后中金剑几眼,继而俯下身在姬无欢耳边急急说了几句什么,姬无欢的眼眸立时亮得惊人,那俊美冷漠的脸庞焕发出神奇的光彩。

“允木桑,允木烈说的可是真的?”姬无欢双眸紧紧盯着月无缺手中的藏龙剑,压低声音沉声问道。

立在他身后右边略胖些的老者点了点头,微微俯身,用只有他三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说道:“他说的没错,那少年手中拿的,的确是具有上古神剑之称的藏龙剑!藏龙剑是十大神兽之首赤焰金龙藏身之所,既然她能拿到赤焰的藏龙剑,就说明,她已经契约了那只神兽!”

他的语气和神情中满是艳羡和遗憾,真不知道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到底是何来历,怎么会有这等奇遇!竟然连十大神兽之首的赤焰也给契约了!可惜啊可惜!

姬无欢却微微皱眉:“既然赤焰金龙是十大神兽之首,她手中那把藏龙剑怎么看上去并无传说中那般厉害巨大?”

左边老者允木烈道:“不然,传说中赤焰金龙因在神界犯戒,所以被重伤尘封在藏龙剑中千年。如今虽然被契约者从封印中解救出来,却仍需要花费时间才能治愈在神界所受之伤。契约者与被契约者要想引发自身潜力达到相辅相成神速进步的境界,必须契约者有足够的能力,那少年虽然天资奇佳,修为高深,可是他的能力并没有达到能使赤焰金龙复原的地步,所以藏龙剑虽然厉害,却无法发挥其神器之力。不过,比起卓岫儿的盘龙杖来,那威力就是高出十倍几十倍也不止了。”

他望向卓岫儿的目光中充满鄙视。身为奉圣少年天才中的一员,竟然眼拙到连神器都不认识,而且还刁蛮鲁莽,一点该有的修养和沉着都没有,实在是修炼者的耻辱!

姬无欢点点头,凉薄的唇角微微勾起,紫黑色的眸中幽亮翻涌,他果然没看错人!

风倾夜默默将姬无欢与他身后两名老者的交头接耳收入眼中,冷漠的眸中一闪而过一道厉芒。

“无月,接招吧!”卓岫儿娇喝一声,手中盘龙杖陡然光芒倍涨,一股耀眼紫光顿时如一条巨龙般朝月无缺气势汹汹袭来!

“破——云——旋!”

强劲的斗气旋将月无缺吹得黑发张扬,衣袂狂舞,她微微眯眼,脚下步子一移,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身法,瞬间整个人就消失在那片紫光中!

卓岫儿这一杖自然劈空,她又惊又怒,正寻找月无缺的身影,却不料月无缺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轻笑道:“我在这里,卓小姐请继续出招。”

卓岫儿蓦地转身,却见那名叫无月的少年竟不知何时立在了自己的身后!若是她偷袭自己,恐怕自己已经……

一想到此,她的心就猛地往下沉,看到那少年脸上悠然自若的笑容,这才放下那颗轻视之心,再不敢大意。可是月无缺的行为又激怒了她,她这样做,明显是想让她当众丢脸!因为此时场下已经有人吹起了唿哨,喝起了倒彩。

她朝卓家队伍那边扫了一眼,卓家几位前来观看的长辈们已经黑下了脸,用警告冷厉的目光盯着她。

不行!她不能容许自己在众目睽睽下丢脸!而且是丢卓家的脸,那样她在卓家的地位估计就保不住了!

她望着月无缺的眼神愈发狠毒,手中盘龙杖再次朝着月无缺挥出,还是那招“破云旋”,只不过这次贯注了十成十的力量,发出的威力也比刚才更为凶猛无比!

她就不信以自己的全部功力,月无缺还能躲过去!若是敢硬接,她必定是找死!

底下观战的月出情等人虽然知道月无缺的底子,但见卓岫儿的攻势来势汹汹,确实是个难得的少年高手,一颗心都不由紧张地提了起来。

月无缺瞧着那片威猛斗气中卓岫儿已变得扭曲狰狞的俏脸,和她目光中的杀气,只冷冷一笑,手中的藏龙剑迅速扬起,然后朝着卓岫儿猛地劈下!

那柄金色短剑本来是平淡无奇的,可是在她扬起的瞬间,突然周身暴涨出几丈高的幻影,瞬间暴发出莫大的金色锋芒!这股金色锋芒爆发出的威力比之卓岫儿的盘龙杖更盛,更强,更具杀伤力!

观看的群众都被月无缺这一意外爆发惊呆住了,不禁被那柄以为是普通短剑的强大威力吓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就连姬无欢也倏地自座位上站起,一直冷漠淡然的俊脸也在瞬间变色!

但闻“轰”地一声,巨大的金色剑影与猛烈的紫色斗气旋在半空猛地一撞,顿时撞得四周空气猛烈波动,仿佛地动山摇起来!

众人但觉眼前一花,满眼金芒闪耀中,一道红色身影伴随着一声凄厉惨叫如离弦之箭向后飞去,眼看便要重重撞上不远处那座巨石砌成的白云塔上!

这若是一撞上去,定然是粉身碎骨,性命不保了!

四周顿时惊呼出声,卓家几位长辈更是恼怒交加,欲过去抢救,却已是不及!心中不由痛骂那如天神般悍然立在天章台上的俊美少年,一出手竟如此之狠,一招便要了卓家一位天才的性命!

却就在这时,一道简直可以堪比流星般的身影突然朝卓岫儿疾飞过去,在卓岫儿即将撞上白云塔的那一瞬间,竟伸手将她拉了回来!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那道惊鸿身姿提着卓岫儿在半空中打了几个旋,随后翩然落在台上,将卓岫儿放开,向四周抱拳微笑:“无月献丑了。”

众人这才看清,原来那将卓岫儿从千钧一发的生死边缘救回来的人,竟然就是那方才还立在台上的少年无月!

这般惊人的身手,这般妖孽的速度,简直是世间少见,闻所未闻!

众人都不禁被月无缺露出的这一手绝顶功夫震惊了!

“好!无月公子小小年纪便有如此身手,果然不愧是世间少见的天才!”

四周静寂片刻后,有人大力鼓起掌,哈哈大笑着赞扬月无缺。

月无缺转目一瞧,却是立于姬无欢身后左边的那位蓝袍老者,此刻他望着月无缺的目光中充满了赞赏和敬意。

姬无欢长身玉立,直直面对着她,俊脸上满是笑意,对她说了一句话:“好,不愧是少年奇才!恭喜你过关,无月!”

他一边说,一边大步朝月无缺走过来,亲手将一只能量珠交到了她的手上。

顿时,场下群情激动,一片欢呼声响起,掌声猛烈袭来!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不管那个人是谁,是何身份,只要他的能力能令人心服口服,便能得到别人的尊敬!

月无缺望着底下对她招手欢呼的人群,只觉全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俊美的脸庞焕发出令人晕眩的神彩,恍惚间又想起自己身为西陵战神将军骑马带兵走在京城大街上万人欢呼的情景,心里弥漫起一股既伤感又振奋的复杂情绪。

卓岫儿全身瘫软在地上,脑袋晕忽了好久,才清醒过来,她趴在地上,眼睁睁看着月无缺如战胜的将军般在众人欢呼喝彩声中向后台走去,再对上卓家长辈们阴冷的眼神,她只觉全身的力气宛如被抽去一般,颓然垂下脑袋。

她输了!她竟然输了!她这个一直被众人捧得高高的少年天才竟然输在了那个神秘少年无月的手里!

姬无欢定然是再也瞧不起她了,而她的家族,又不知会如何惩罚她?以后,她又将如何在家族立足,在这奉圣立足?

一想到这里,她就全身开始发抖,这一切,全是那个叫无月的家伙造成的!如何她没有出现,自己会在家族地位与权力的支持下,顺利坐上少尊妃的宝座,姬无欢的眼里也不会看不见她;如何她没有出现,她卓岫儿此刻,乃至以后,都是风光无限的少年天才,甚至是人人艳羡位高权重的少尊妃,以及帝尊妃!——而不是像现在,像一条狗一样趴在地上,接受所有人的鄙视和嘲笑!

嫉妒和愤恨像毒蛇一样在她心里迅速蜿蜒,狠狠缠住了她的心。她恶狠狠抬起头,望着那抹已然消失在后台的身影,在心中咬牙切齿发毒誓:无月,你毁掉了我所有珍视的东西,此生,我必要你痛不欲生,碎尸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