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02章

第102章

风倾夜目送月无缺随一名金衣侍卫到后台休息,眼梢微微一挑,遂起身走到台中。

允木烈双目炯炯打量了她一眼,目光又热烈落在她肩上正垂首整理羽毛的凤凰王身上,低声赞道:“属下本以为少尊这场选妻大赛无甚看头,却不料今日一开场便来了两条大鱼,少尊真是神机妙算。”

姬无欢自月无缺下去后又恢复了冷漠高贵的神情。闻言只是眸光微闪了一下,并未开口。

姬城态度恭敬地对那身上透着一股不容忽视的霸气的黑衣少女问道:“请问姑娘尊姓大名?”

“夜倾。”风倾夜淡漠回答。

姬城朝她轻施一礼,又转身面对候选台上的贵族小姐们大声说道:“不知哪位小姐愿意上台来与这位夜倾小姐切磋切磋?”

风倾夜伸手轻轻抚摸着凤凰王光彩艳丽的羽毛斜眼扫了候选台一眼,眸中冷冽光芒震慑人心。

候选台这边的贵族少女们一边朝她扫过来一边在底下交头接耳,却并无一人起身过来。

姬城又将那句话重复了两遍,依然无人到台中来应战。

颜月夭嗤笑道:“看见凤凰王,那些个不可一世的贵族小姐们怂了。白让姓风那家伙捡了个便宜。”

萧然斜睨他一眼,意味深长地叹道:“果然不愧是最强夫妻,人手一只神兽,真是强强联合,所向无敌。”

颜月夭看了自己袖中那两只冰蛇圣兽,恨恨瞪了他一眼,心下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弄只厉害的神兽杀杀萧然的威风。

“没有人来与夜倾姑娘切磋吗?”姬城一边问一边以目光向姬无欢请示,心里对这几位贵族小姐失望不已。这些贵族小姐们的天赋都不错,在奉圣也有耳闻,可是没料到,竟然被一个神秘女子吓得连应战的胆量都没有,真是太丢人了!

见姬无欢微微颌首,姬城向夜倾姑娘抱拳笑道:“恭喜姑娘,既然无人敢与姑娘应战,那就表示姑娘不战而胜。这是姑娘的能量珠,请随侍卫到后台歇息,等候下一场比赛安排。”

风倾夜点头,接过能量珠随侍卫走向后台。临走前她装作不经意扫了蒙面黑衣刺客藏身的大树,却发现那人不知什么时候悄然消失了。

月无缺被人领入后台一间宽敞雅致的房间,里面此刻只有罗琴香和两名侍茶的侍女。

罗琴香怀抱着凰玉貂,正在看墙上的一副名画,见月无缺进来,立刻转过头来,上下打量了月无缺一眼,美目流转,娇波盈盈,嫣然笑道:“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般雌雄难辨的美少年,不知你可告诉我,你究竟是男子还是女子?”

月无缺望着她,眼前的女子虽然表现得玩世不恭,风流妖娆,但这难保不是她迷惑外人的保护色。从她今日听到有关罗琴香的传言和精彩表现就可看出来。这是一个聪慧过人的女子。

“是男是女不重要,重要的是,少尊认可就行。”

“无月公子果然是个爽快人,不拘世俗。”罗琴香笑了起来,“我罗琴香虽身为女子,生平却最爱与爽快人打交道,那些迂腐虚伪的卫教士最是可恶了。不知无月公子可愿与琴香交个朋友?”

月无缺从她眼中看到真诚之意,不由会心一笑:“当然愿意,能与罗小姐这样的妙人成为朋友,无月荣幸之至。”

罗琴香见她这般爽快答应,不由大喜:“既然如此,你以后就别叫我罗小姐,直呼琴香就行。”说完,她又上下打量了月无缺一眼,满眼的笑意,“你的契约兽是赤焰神兽?虽然刚才我不在台上,但在后台看到了你与卓岫儿的精彩对决。看你不过十四五岁的模样,竟能契约十大神兽之首的赤焰,果然是少年天才,叫人佩服。”说完又冲她挤挤眼,“你刚才有没有看到少尊和他身后那俩老头子的神情?啧啧,简直像穷死鬼看见金子一样眼冒绿光了。”

月无缺被她那搞怪的表情和恢谐的话语逗得一笑,尚未开口,见风倾夜已随一名金衣侍卫走了进来。那侍卫给他施礼之后,又躬身退了出去。

风倾夜只打量了这房间一眼,便朝月无缺走来。月无缺对上他温和的眼眸,微笑点头。

罗琴香的注意力立刻转到风倾夜的身上,挑了挑眉:“你进来的到是快,可是不战而胜?”

风倾夜微微讶然扫了她一眼,淡漠应道:“姑娘聪敏。”

罗琴香莞尔一笑:“据我的了解,外面那些个贵族小姐虽不全是废物,但对凤凰王之威却是无人能敌,是以没有谁会蠢到去自取其辱,白白失掉机会。更何况,”她那双明媚的眸子仔细打量了风倾夜两眼,“以姑娘的实力,她们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风倾夜只是哦了一声,算是赞同她的话,却并没有多余的话与她说,而是走到月无缺跟前,伸手将一只黑檀木的盒子递了过去:“这个给你。”

“这盒子里面装的什么东西?”月无缺接过盒子,笑着瞟了他一眼。

“你看了就知道了。”风倾夜淡淡说道,原本冷峻的目光闪过一抹温和。

罗琴香也不恼他无礼的态度,又好奇地探过头来:“原来你们是朋友,无月,快打开瞧瞧看,是什么好东西?”

她怀里的凰玉貂自看见风倾夜肩上冷傲尊贵的凤凰王后,便一直不安的挣扎,一个劲地罗琴香怀里扭动个不停,呜呜地轻鸣个不停。凤凰王只是冷冷盯着它,目光中流露出严重鄙视。

月无缺掂量了一下,又见风倾夜并没反对之意,便当着罗琴香的面打开了那个黑檀木盒子。

盒子一打开,罗琴香立刻意外地睁大眼睛:“咦?这是什么?一个——蛋?”

只见那盒子里,赫然装着一颗蛋!那蛋有成人的拳头那么大,色泽乳白中透着淡淡的金色,一看就不是凡品。

月无缺也大出意外,拿着那颗蛋左右翻看:“这是什么动物的蛋?”以风倾夜的性子,绝不会拿个凡品给她看的。

凤凰王就在这时忽然清鸣了一声,目光盯在那颗淡金色的蛋上,透出温柔之色。

月无缺一见就明白了:“凤凰王的蛋?”

风倾夜点点头,伸手抚了抚凤凰王的脑袋:“那是凤凰王的王后产下的蛋,也就是下一任凤凰王,靠吸收契约者的能量来孵化,契约者的能量越大,它孵化的时间越短。而且在它吸收你能量的同时,你的能量并不会减少,反而会加强。”

“这可真是个好东西。”罗琴香一脸艳羡地盯着那颗蛋,真不知道这两个奇特的少年是从哪来的,又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奇遇。

“多谢。”月无缺摸了摸那颗蛋,小心翼翼将它放回盒内,收入怀中放好,对风倾夜真心感谢道。藏龙剑是他送的,现在他又送给了自己一颗凤凰蛋,这无疑给自己的能力得到更加强大的机会。可是同时她心中又有疑惑,风倾夜为何要对她这么好?为何会送她封印着赤焰金龙的藏龙剑和将会成为下一代凤凰王的凤凰蛋?这可是世上所有强者梦寐以求的好东西!

虽然随着她与风倾夜越来越多的接触,对他有所了解,可是,越是对他有所了解,却越是觉得看不懂他。不是她多疑,而是因为,风倾夜对她的态度转变太快,太大,实在叫人匪夷所思。

“怎么了?”风倾夜注意到她神情间的变化,淡淡问道。

月无缺回过神来,顿了顿,她对风倾夜有诸多的疑问,不过,她暂时对风倾夜这几天去了哪里,又是如何契约这只凤凰王的更感兴趣。找着机会,一定要好好问问他。

就在这时,外面又进来一个人,月无缺一见,眸光闪了闪,这人竟是卓馨儿!心里蓦然惊了一下,随即一片了然。一个小小的庶出之女,没有地位的庇护,要想在家族倾扎中生存下来,没有一点心机是根本无法生存的,更无法出头。看来卓岫儿是看错她了。

看见月无缺,卓馨儿展开笑颜,略带羞涩地跟她打了声招呼:“月公子。”

月无缺微微点头:“恭喜馨儿姑娘。”

罗琴香眸光闪了闪,对卓馨儿笑道:“没想到馨儿姑娘竟是深藏不露,看来卓家长辈们看走眼了。”

卓馨儿无比镇定地笑道:“彼此,彼此,罗小姐不也一样吗!今日一鸣惊人,那样的绝世风采,几乎把奉圣所有人都给倾倒了。”

罗琴香不以为然一笑:“咱们罗家只出了我这么一个女子,我要是再不出力,恐怕要被长辈们骂死了。倒是你,竟然把你们卓家的天才卓岫儿给压下去了,这才更叫人惊讶呢。”

听她提到卓岫儿,卓馨儿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厌恶之色,却立即垂下眼眸,轻柔笑道:“那是无月公子厉害,岫儿姐姐才败下阵来。馨儿儿只不过落了个便宜,没有与你们这些真正的高手过招罢了。”

她回答得巧妙,罗琴香也懒得再与她废话,又去与月无缺说话。

卓馨儿独自找了个地方安静坐下,低垂眼眸,一边不动声色抚摸着能量珠,一边在心中思量着如何对付眼前这三个厉害的高手。

想到平日自己及父母备受卓岫儿那一支的欺压,她眼中闪过一道冷厉之芒,既然今日她已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那就没有后路了,过了这第一关,就必须过第二关,第三关,直到坐上少尊妃的位置!否则,卓家那些长辈绝对不会饶过她!

约摸过了一个多时辰,陆续有六个胜利者进来,外面的初赛才结束。

姬城带着两名金衣侍卫进来,对众人笑道:“请大家稍等片刻,第二轮比赛即刻开始。”

卓馨儿敛去眸中神色,对姬城羞涩笑道:“不知姬大人可否告知一下,这第二轮比赛是什么?”

姬城原本带着笑意的脸突然一正,道:“这第二轮的比赛,由少尊手下的十大御龙使来考验诸位的实力。”

御龙使?

听到“御龙使”三个字,除月无缺和风倾夜外,其余少女皆不由得娇躯一震!

就连一直淡定自若的罗琴香也是不禁脸色一变。

“各位在此稍作休息,在下很快便会命人送来午膳给各位补充体力,好为下一轮比赛做准备。御龙使的能力相信大家都听说过,所以这一关尤为重要,却也比第一关要艰难许多。在下在此祝愿各位能如愿以偿。”说罢,姬城施了个礼,转身走了出去。

待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室内出现短暂的寂静。

月无缺和风倾夜听姬城的口气,再观察众女脸上皆显出凝重的表情,便知道这御龙使绝对不简单。

“没想到少尊竟然会要御龙使那些老家伙来考验我们,这是不是太隆重了一点。”片刻过后,罗琴香忽然出声叹气道,打破了室内的寂静。

卓馨儿紧蹙两道好看的秀眉,担忧地道:“的确是,少尊手下的御龙使个个都是奉圣绝顶的高手,如今竟然用来作选妻之用,看来,少尊对这次选妻大赛,并不是随意而为,而是很重视。否则,也不会将很少出动的御龙使都派出来了。”

月无缺眸光闪烁,对罗琴香问道:“御龙使是什么玩意儿?看你们的模样,似乎都很忌惮?”

罗琴香美眸中娇波流转,似娇似嗔地斜了她一眼:“什么玩意儿?你这小子,说话真是张狂,竟连少尊的法宝——御龙使都不放在眼里!要知道,御龙使里那十个老头子,可个个都是奉圣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斗神级别的人物,就算是这奉圣各大世家的家主,估计也不能在他们手中轻易讨了好去!”

见其他少女听了她这话,眸中都染上一丝惧意和担忧之色,而月无缺和风倾夜这两人听了,依旧一副毫不动容的模样,罗琴香眨了眨眼睛,对他们的兴趣不由更大了:“你们莫非是不知道咱们奉圣斗气修炼者的级别吧?那我来给你们解说解说。最低级别的,是元气师,分为低级,中级和高级,不能契约兽宠;然后是斗气师,也分为低级,中级和高级三个等阶。这个级别已能契约和召唤兽宠,并且兽宠能和契约者同时修炼,增长战斗能力。往上走是斗者,斗者分为四大等级,一级二级三级四级,一个一级斗者的实力可抵十个高级斗气师,不用我说,你们也明白斗者比斗气师强多少了。再往上是战斗士,又分四个等级,二级战斗士已能幻化兽能,意思就是与契约兽合为一体,自身的能力再加上契约兽的能力,那爆发出的能力和内在的潜力可就是无与能比的。”

顿了顿,见月无缺和风倾夜都在倾耳细听,她又道:“战斗士再往上晋级,那就是斗王了,我还是打个简单的比喻吧,一个斗王,可以抵御十个四级战斗士的力量,斗王再进一个等级,那就是斗神了。你想想,一个斗神的实力,就不知道比我们这些斗气师高出多少,更何况,听说那十个斗神里面,就有两个高级斗神。”

卓馨儿殷勤地递了杯茶水给她,眉头不展地说道:“这可怎么办?那十个斗神可不是咱们比得上的。”

月无缺不动声色看了她一眼,见她虽然蹙着眉头,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可那眼睛里,却分明没有她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担心。看来,这个卓馨儿,可不如她所表现出来的那样胆小没用。

不过,斗神……月无缺玩味地想着,姬无欢竟然会用斗神级别的人来考验选妻参选者,这要求是不是太高了点?直觉告诉他,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们少尊是什么级别?”她问道。

罗琴香回想了一下:“半年前,听家族长辈们说,少尊似乎早就由斗神晋升为斗圣了。”说到这里,她的目光之中流露出少见的敬佩之色,“少尊今年也才二十三岁,却已经达到斗圣境界,奉圣百年来几乎很少出现这样的绝顶天才了。除了前一任帝尊,也就是少尊的爷爷,也是在二十二岁时成为斗圣,现任帝尊年轻时还稍逊少尊一筹,二十三岁才成为斗圣。”

月无缺微微点头,眸中幽光暗涌,心中的疑惑更深了。敏锐的直觉告诉她,姬无欢这次选妻的目的,绝对不像表面所说的那样简单!

她看向风倾夜,风倾夜冲她微微点头,看来,他们心中所想一样。

很快便有两队侍女端着各色菜肴鱼贯进来,给室内的每个人摆好桌椅,侍候众人用膳。

“这个法子真的可行吗?你们的预测会不会有误?”回到天章台后台专门准备的一间秘室,姬无欢坐于主座上,沉声问道。

在主座之下,左右两边各摆了五只铺着暗金底黑纹的椅子,十位年纪在五十左右的老者正面色严肃,正襟端坐。允木桑和允木烈也在其中。

室内气氛显得有些紧张和沉凝。

闻言,众人相顾一眼,皆把目光放在右边第一个座上的老者身上。那名老者看起来已有六十,须发半白,肤色微黑,脸庞瘦削,鹰眼勾鼻,眼窝深陷但双眸中却精光隐射,一望便给人一种阴冷森寒的感觉。他的身上着一件紫底流金暗黑纹的袍子,右手拄着一支漆黑色的蛇头拐杖,那拐杖上的蛇头目露凶光,张大血盆大口,腥红蛇信吐出,栩栩如生,一眼望去,叫人恐怖生畏。

这位老者,便是御龙使之首座长老——端木修苍。

见众人都将目光转到他的身上,他轻咳一声,拄着拐杖直起身来,给姬无欢施了一礼,这才开口说道:“少尊若还是不确信的话,属下可以给少尊再看一遍蛇晶球的预测。”

说罢,他将左手放在拐杖的蛇头之上,双眸微闭,嘴里喃喃念着什么。过了片刻,左手掌心冒出赤如鲜血的光芒,映得整个蛇头都鲜亮起来。

其余九位老者见状,立即齐齐起身,站成一个环形,神情庄严地将左手打开翻起,掌心朝着蛇头的方向,九道白光立刻齐齐射向那蛇头嘴里的蛇信子上!

姬无欢俊脸冷漠,微眯着双眸,目光紧紧注视着田律川的蛇头杖。很快,在数位御龙使内力刺激下,那蛇头大口中的蛇信子竟然慢慢膨胀起来,很快便胀到如婴儿拳头般大小,色泽血亮清透,一眼望去,就像一颗红色的水晶球!

这便是端木修苍用来预测事情的法宝——水月蛇晶球!

待那蛇晶球形成,九位老者撤去内力,端木修苍才停止念咒,慢慢睁开老眼,双眸中因蛇晶球反射的光芒而变得一片嗜血暗红,看上去极为可怕。他伸手轻轻抚摸了蛇晶球两下,球身立刻在他面前折射出一圈圆形光芒,那光圈渐渐增大,直到如一面墙般大小,才停下增长。一眼望去,就像一面色泽呈血色的镜子。

姬无欢原本是斜斜歪坐着,一副慵懒的模样,此刻却直起了身子,目光紧紧盯在那面光镜上,神情也严肃起来。

端木修苍又合上双目,开始喃喃念起叫人听不懂的咒语来。很快,那面光镜上,出现连片的白云,层层堆叠着齐涌过来,众人正专注看着时,忽然轰地一声,那云层突然莫名其妙燃烧了起来!

众人心中猛地一惊,却见那火烧云中,慢慢浮现出十个脚踏祥云模样或狰狞,或优雅端庄,或慵懒伏于云上的野兽来!那野兽中,有张牙舞爪浑身冒火的金龙,有面目狰狞的麒麟兽,还有展翅而飞的巨大凤凰王,有全身雪白的鳞虎兽等等!

姬无欢见到那十只野兽时,双眸中猛地射出精光,失声叫道:“十大神兽?”

端木修苍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点头,沉声道:“请少尊继续看。”

只见那十只神兽出现之后,在远远的云层中,慢慢出现一座城池,待那城池渐渐清晰时,众人的呼吸都不由地一顿。因为那座城池是如此眼熟,赫然就是奉圣城!

突然,十只神兽不知为何,齐齐仰头嘶鸣起来,火烧云也烧得更加浓烈了,浓烈得众人甚至能感到那灼热的气息!

大家的脸色不由一变,神情更加凝重起来。十大神兽震撼天地的嘶鸣声给众人带来了一种强烈的不安之感!

就在众人的心都提起之时,一道银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那浓浓烈火之中,脸上戴了一面银色的面具,只露出那双漆黑灼人的双眸,和优美无比的下巴。自身影上看去,是一个十几岁少女的背影,从那俊美恣意的身姿上,不难想象她绝美的面容。

只是那双眼眸,却是如此令人惊惧,既如熊熊燃烧的火焰,似乎要将人烧毁,又如那千层海底的寒冰,仿佛要冻住这世间所有的一切!

十大御龙使的神情在此时更显沉晦凝重!

却见那少女一出现,十大神兽立刻将她团团围了起来,嘶鸣声渐低,竟像是臣服于她!

姬无欢的瞳孔猛地紧缩,那副淡漠的俊容终于动容!

那少女微一抬手,下巴微动,嘴里似乎在念着什么,十大神兽立即幻化成道道光影,尽数融入她的体内。少女周身也在同时暴射出道道光芒,双手在半空划了一圈,眼眸突然一厉,却见一道夺目的光芒如离弦的箭一般,竟向云层中的奉圣城直直射去!但听“轰”地一声巨响,那座繁华的城池,竟在那道巨大光柱下粉身碎骨,毁于一旦!

片片飞扬的城池碎屑中,只有那抹临云而立衣袂烈烈的少女俊美优雅宛如天神一般的身姿存在,随后镜面中所有的一切尽数消失不见!

而那面光镜,也渐渐消失,蛇晶球又恢复了原状。

可是,众人的思维依旧存在于刚才那令人惊心动魄的毁灭当中,久久回不过神来。

良久,姬无欢才轻叹一声,似自语,又似在问旁人:“那名女子,便是奉圣城的毁灭之神?”

端木修苍阴沉着脸点点头:“蛇晶球中出现的幻像绝对是对奉圣城未来的预测,属下可以以性命做担保!而且那名将会毁灭奉圣城的女子,虽然属下暂时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可是属下的推测不会错,她此时确实在奉圣城中!”

原来,这便是姬无欢举办选妻大赛的原因!

“能令十大神兽臣服,此女的确乃神人也。”允木烈说道,双眸中精光闪闪,“不过,若能擒得此女,必能得天下之神兽,这可是对少尊一统整个大陆有百利无一害!”

允木桑的脑海中浮现那名叫无月的少年,和那个神秘的黑衣少女,沉思道:“今日的比试场上,便有两人可疑。一个叫无月,一个叫夜倾,可是,”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眉头有些纠结,“少尊真的认为,那名叫无月的,真的是女子?”

姬无欢没料到他有这样一问,不由一愣,反问道:“此话怎讲?”

允木桑朝身边一身着灰衣的老者看了一眼,那老者立刻上前一步,对姬无欢恭敬一礼,道:“据属下用明光镜查测,她的性别显示的是男子。”

姬无欢吃了一惊:“什么?这怎么可能?”

眉头也立即皱了起来,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她着的是女装,虽然一身朴素,却莫名仍无法掩饰她高贵尊雅的气质,所以他一眼便相中了她。可是,此刻,莫齐武竟然说她不是女子?这怎么可能?!

他沉着脸冷冷望着莫齐武,莫齐武不敢接触他的目光,只确定地点了点头。

姬无欢猛地坐回椅上,只觉自己的心莫名的受了重重打击。刚才他还在怀疑无月是不是奉圣的毁灭之人,心情原本有些低沉,这世上能找到一个入他眼的女子可不多,此刻这一打击更叫他郁闷!

他倒宁愿她就是水月蛇晶球中毁灭奉圣城的女子!不知为何,他的心里莫名的冒出这样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