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03章

第103章

莫齐武见姬无欢的脸色似乎变得有些难看,心下有些疑惑,却也猜不透是为什么,继续说道:“还有那个名叫夜倾的女子,属下也偷偷用明光镜看过,可是这个人更奇怪,因为明光镜竟然看不出她的真实性别。”

端木修苍闻言皱眉,神情严厉问道:“老莫,你说的可是真的?你的明光镜不是百测百灵的圣物吗?怎么会连区区一名女子的性别都看不出来?”

姬无欢回过神来,瞬间收起脸上表情,紧盯着莫齐武。

“就是,老莫,你那明光镜莫不是用来哄人的东西?哼,你可要仔细了,若是毁了少尊的大计,致使奉圣城毁灭,你可就犯下滔天大罪了。”允木桑讥讽道,他向来与莫齐武不合,逮着机会便要讥讽他两句。

莫齐武瞪了他一眼,脸上显出尴尬之色,却正色道:“明光镜是我的契约兽雪冰狐的宝物,能看透世间万象,绝对不会有错。除非……”他眯了眯眼,“那夜倾高深莫测,有神秘法宝或法术护身,竟连明光镜也看不透。”

端木修苍沉思了一会儿,两道眉头立即展开:“也是,那夜倾有神兽凤凰王的神体护身,你的雪冰狐只是一只圣兽,明光镜也只是圣镜,自然不能和神物相比了。”他又看向姬无欢,目光灼灼道,“一切还为时过早,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想办法将那两人的神兽抢过来,若是少尊抢先机得了十大神兽,修成神体,这世间自然无人能敌了,还怕守护不了我们奉圣城吗!”

姬无欢没有说话,只是目光闪动,沉思着点了点头。

用完午膳,又过了半个时辰,姬城才复又回来,向通过第一关的众人简要说明规则后,便领着众人回到前面的比赛台上。

月无缺风倾夜和众女复回到候选台坐下,发现对面整整齐齐摆了十副桌椅,十个面色严肃正襟端坐的老头子,这十个人虽只是静静端坐在那里,身上发出的威严气势却叫人胆颤心惊!

台下原本喧闹不已的众人自这十个老头坐镇后,便都噤了声,不敢再像之前那样大声议论。

月无缺一看那十人的威严气势和在场上释放出的强大压力,便猜到,这十个老头定然便是罗琴香所说的十大御龙使!十大斗神聚在一起所散发出的气势,果然是强大无比!

她的眼眸中闪过一道寒光。

月出情等人一直在天章台下等候,见月无缺复又出来,这才安了安心。

待月无缺等人在候选台坐定后,又过了好一会儿,姬无欢才姗姗来迟,依旧坐于原位,只是现在的神情比刚才凝重了一些,望向月无缺的眼神也变得幽深,多了丝若有所思,也不像先前一样频频向她温柔放电了。

他这前后判若两人的神情,不禁让月无缺心下起疑,暗自猜测是不是在休息途中发生了什么事?

待听得三声鼓响,第二轮比赛即将开始!

全场瞬间静默无声,气氛也在无形中变得紧张起来。

或许是因为那十大御龙使坐阵的缘故,这第二场比赛比第一场比赛更为严肃,凝重。

姬城原本侍立在姬无欢身后,姬无欢轻轻作了个手势,他立刻来到场中,大声说道:“第二场比赛即将开始!第一场比赛采取的是优胜劣汰的规则,考验诸位的实力,从众多参赛者中选出十位优秀的参赛者,看是否足以匹配少尊。这第二轮比赛,则是为了测验诸位参赛者的潜能,在十大斗神的强压下,能否遇强则强,使自身实力得到飞速晋级!现在,比赛开始!”

说罢,他又走到距离十大御龙使跟前二丈之处,拱手恭敬地道:“不知哪位长老愿意率先上场?”

那十个御龙使瞧了瞧对面参赛的几个年纪轻轻最高等级才到高级斗气师的女娃儿,多半露出轻视不屑之色,跟这几个与自己差了不止一个两个级别的后辈丫头动手,即使只是考测她们,他们也觉得丢了老脸。可是,少尊非要他们出马,他们也没办法。

真不知道少尊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就算想要笼络那两个来路神秘的,也不必这般大材小用,拿他们几个长老级人物耍猴吧!

莫齐武心下暗自嘀咕着,见大家碍着老脸都不肯打这头阵,姬无欢脸色微沉地看着他们,只得率先站了起来,勉强笑道:“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话,这头阵就由我来打吧,打完了正好下去喝酒。”

一边说,一边往场中走,就在经过端木修苍身边时,一个阴沉的声音低声道:“无月那小子不准点。”

他一听便知大哥对无月感兴趣,要会会她,便点点头,走到场中,一双虎目在对面候选台扫视,看挑哪个丫头作对手。

贵族少女们一见他,原本紧张的面色稍稍一松,有些跃跃欲试。月无缺瞧着有趣,莫非那十个老头中,这个是最没用的?

罗琴香的声音适时传了过来:“这个老头儿名为莫齐武,十大御龙使中排在最末,斗神一级,契约兽是一只一级圣兽光明狐。”

堂堂一个斗神,契约兽才到一级圣兽?月无缺唇角露出一抹忍俊不禁的笑意,面前这老头儿也太不用功了吧!候选台这边的几个贵族小姐中,可没有一个兽宠等级低于五级圣兽的。

她那一笑若朝阳初熏,夏花初缤,明艳惊人中又带着英气,宛如画中谪仙,饶是罗琴香定力过人,此时也不由得一呆,心中暗道,如此雌雄难辨的绝色少年,当真是个尤物,也难怪姬无欢那个眼高于顶的人会瞧上她,并不顾世俗眼光,让她来参加选妻比赛,以此给她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只可惜是个男子,还是个断袖,若是个女子,定然是个绝色倾城的美人儿,不知要倾倒多少世间男儿。

“琴香,你怎么了?”月无缺见罗琴香莫名地望着她发呆,不由挑了挑眉,问道。

罗琴香瞬间回神,见月无缺含笑看着她,不由俏脸微红,故意叹气道:“我是在感叹,为什么世上会有这般生得比女子还要美的男子,生生叫人嫉妒。”

月无缺睨她一眼:“你若是对镜一照,便不会再生嫉妒之心了。”

罗琴香一怔,很快便反应过来,顿时心情愉悦了许多,试问这世上的女子有哪个不爱听别人夸自己漂亮的,更何况夸她那人还是个顶级的翩翩美少年。

罗琴香眼波流转,抿嘴一笑:“看来无月兄弟不但身手厉害,连嘴儿也厉害。”顿了顿,话题一转,对一众贵族少女说道:“这莫老头是十大御龙使里面最差劲的一个,怎么,你们都不想捡这个便宜吗?没人上去我可上去了哦。”

那几名少女互看一眼,犹豫了一下,便有个身材瘦若面目清秀的少女站了起来,咬了咬唇,似下定决心,略一迟疑,便抬脚向场中走去。

路过月无缺身边时,她悄悄转脸看了她一眼,见那少年正俊面带笑地看着她,那双黑曜石般耀眼的双眸煜煜生辉,她的脑子顿时哄地一声,出现短暂空白,一张粉脸羞得通红,再不敢看那少年,赶紧垂下头,急急朝场中走去,不知情的,还以为她急着打败莫齐武呢。

罗琴香见了扑哧一声便笑了,对月无缺打趣道:“看到没?蓝家那傻丫头被你的绝世美貌给迷倒了,迷得都忘了害怕场中的老家伙。”

月无缺笑而不答。罗琴香见她一直望着场中的莫齐武,便也收了一脸促狭笑容,解说道:“知道莫齐武身为斗神,他的兽宠却才练到一级圣兽吗?”脸上又忍不住露出笑容,“因为他小时候被野兽咬过,心里便起了恐惧之心,所以他的兽宠等级很难修炼上去。”

月无缺没料到竟然是这个原因,不由忍俊不禁。突然,她察觉一抹极为阴冷凌厉的目光自前方传来,抬眸一望,却是坐在对面第一排靠最右边的那位身着紫色暗黑纹袍子手握蛇头杖的老者,年约六十,一双鹰眼极为阴森冷厉,仿佛能洞穿人的心思。

此刻,他正用探究的眼神望过来,那阴森的目光令人头皮一阵发麻。

月无缺微皱了皱眉,双眼微眯,冷冷回视着他。

罗琴香也察觉到了,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道:“那个穿紫色袍子的老头儿是那十大御龙使之首,名叫端木修苍,是那十个老家伙中最厉害的一位,也是心思和手段最毒辣的一位,他现在盯着你,估计是选定你做他的对手了,一会儿你可得小心点,他可是高级斗神级别的人物,快晋级斗圣了。”

月无缺点了点头,心中疑虑更重。似罗琴香这类高级斗气师级别的,与那些个斗神级别的老头儿相比,可不是差了一点两点,两者相较,这胜负可是毫无疑问的。姬无欢为何要这么做?她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立时警觉起来,莫非……

她思忖未定,场中已然打斗起来。莫齐武考验那蓝姓少女蓝樱的是斗气旋,不知道那蓝樱是太过紧张,还是着实差劲,不出五招,便被那莫齐武一个强大斗气球打翻在地。

“真是不堪一击。”莫齐武瞧着躺在地上艰难爬起来的少女,满眼鄙视之色,摇着头小声咕哝道,“少尊也真是的,就这些不禁打的小虾米也要咱们上场,真是太丢人了,这不是大材小用嘛。”

少尊还吩咐,他们最多只能用四成功力与那些贵族小姐们对峙,遇上功力强者可适当加一二成,真是的,干嘛不直接叫金衣卫上场得了!

那蓝樱听到他这句话,顿时俏脸通红,又羞又怒,望望台下蓝家队伍中,对她投以鼓励目光的蓝家兄弟姐妹们,她狠狠咬咬牙,忍着一身剧痛又站了起来,双眸露出倔强之意。

莫齐武刚才那一下重击只用了二成功力,但却足够蓝樱受的了。因为她只是一个刚晋级的高级斗气师,这一下,足够让她重伤不起。可是,没料到这个小丫头不但没有如他所料的那样,竟然还又自地上爬了起来,他不由愣了愣,莫非他功力倒退了?二成功力竟然连一个高级斗气师都掀不倒,这也太丢脸了。

他上下打量了蓝樱几眼,嘿嘿笑道:“好,果然是个有勇气的小丫头,看来是我老头子低估你了。只可惜,你如今受了严重内伤,已经禁受不住任何一击了,还是快快回去养伤吧,我可不想让人说我老莫欺负一个小丫头片子。”

蓝樱冷哼一声,还未说话,耳边忽然传来一个清亮悦耳的声音:“不用害怕她,唤出你的契约兽来,我帮你打赢这场比赛。”

她的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这个声音耳熟的很,略一思忖,心情立刻激动起来,悄悄回头望了一眼。却见那名叫无月的少年微笑着对她点了点头,以传音入密之术对她说道:“召唤出你的契约兽,放心地打那莫老头,我会助你一臂之力的。”

这传音入密之术是月无缺前世的那个古武世界内功高深者才能修炼成功的一门秘计,她刚才听罗琴香说蓝樱的契约兽是一只雷龙鸳,性情温和,虽然是五级圣兽,但战斗力不强。

但月无缺却不这样认为,鸳鸟属凤凰一类,凤凰即是神物,鸳鸟又怎是俗物,它的潜力可是和凤凰一样能无限提升的。若是那莫老头开场就败了一局,不知那些目露傲然与不屑之色的老头子们会不会脸色难看起来?她饶有兴味地想。

蓝樱闻言大喜,立时勇气倍增,对月无缺感激一笑,又回过头去,目光一凝,娇喝道:“雷龙鸳!”

却闻一声鸳鸟清啸,一阵彩色光芒过后,一只身披紫红蓝三色彩羽的雷龙鸳立刻从天而降,围着蓝樱头顶旋转。

蓝樱手中也在同时多了一只如长剑一般的三色羽毛,她冷冷盯着对面的莫齐武,又是一声娇喝,手中羽毛射出一束漂亮的紫红蓝三色彩光,如离弦的箭般朝莫齐武射去。

那只雷龙鸳似得到她的指令,高鸣一声,一对蓝瞳射出幽冷之光,展翅朝着莫齐武疾冲而去!

就在这时,月无缺眸光一闪,暗召青滟前去相助。

清滟正和月出情等人一起观战,闻听月无缺之令,一个闪身,立即消失了踪影。

莫齐武见那蓝樱不甘失败,又召唤出雷龙鸳来对付他,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无奈的冷笑,真是个不知死活的丫头!

袖袍一挥,又是一记强大的斗气旋,呼啸着向对面那一人一鸟而去。这回,他已不耐烦跟眼前的小丫头磨蹭下去,这一出手又加了一成功力,一个斗神的三成功力,可是相当于一个一级斗者的实力了。若那丫头骨头硬,再加上兽宠的能力,便可保证他们只是受重伤,却不至于送命。虽说他瞧不起眼前那等级低下的小丫头,可是对她的勇气却还是挺欣赏的。

再说底下观战的人群,见莫齐武又出招了,而且这一招看上去比先前击伤蓝樱的那一招更加厉害无比,都不由紧张起来,蓝樱的族兄姐妹们更是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其中蓝樱的亲妹子蓝荷更是吓得掩住了脸,哽咽道:“姐姐,姐姐你可千万要挺住,保住小命回来啊。”

却见台上两股迅疾的斗气自半空遇上,一声砰然大响后,所有观众立即看直了眼,脸上震惊一片,目中露出不可思议来。就连姬无欢和刚才还一副老神在在坐着观战的其余九大御龙使们,也是立即坐直了身子,露出满脸的不可置信!

因为刚才那一击之后,莫齐武竟然被那原本处于弱势的蓝家小丫头击得蹬蹬蹬倒退了好几步!

“这是怎么一回事!”允木桑忽地一下自椅上立了起来,盯着场中的两人,不可置信地喃喃道,“老莫虽说平时不怎么用功,但堂堂一介斗神,怎么会被一个小小斗气师给打得倒退几步!”

端木修苍的鹰眸中闪过一道惊讶,但他生性最是沉稳,一惊过后,很快便镇定下来,深沉探究的目光落在了蓝樱和她的雷龙鸳身上。

莫齐武身为当事人,自然更为震惊:“这是怎么一回事?小丫头,你只是一介小小斗气师,兽宠怎么会如此强大?”

蓝樱没料到自己竟然将莫齐武打退,也是吃了一惊,而且更奇怪的是,经过刚才与兽宠联合出手,自己的能力好像在突然之间得到很大提升,而且周身内力此刻充沛无比,汹涌奔腾,并且齐齐聚于身上某一处穴道,有即将冲破穴道晋级的趋势,不由又惊又喜,也不答话,立时施展出全身的功力,将内力全部集中到那即将冲开的某一点上,娇喝一声,用尽全力攻向莫齐武!

“破!”

莫齐武见她这一次来势凶猛,不敢再大意轻敌,忙双手出掌,这回用了五成功力,相当于一个战斗士的能力,不信打不倒这个小丫头!

可是他那双掌刚与蓝樱的对上,便知自己又错了!蓝樱的这一掌竟比刚才那一掌还要浑厚厉害,双掌对上之下,一股强大的内劲便如潮水般汹涌地撞上他的胸口,来不及惊呼出声,他沉重的身子已被她那一掌击得倒飞回去,重重摔在了地上!

而蓝樱则衣袂烈烈立于雷龙鸳背上,全身被一团三色彩光罩住,一套紫红蓝三色铠甲披于全身,手中握着的三色彩羽蓦然变得长约一丈,宛若一支长戟,散发出夺目的光芒,与她眼中凌厉的锋芒交相辉映!

就在众人的震惊当中,雷龙鸳扑展着翅膀,突然仰头一声长啸,这一声较之它刚出现时那一声鸣叫更为浑厚通透,竟然直达云霄而不绝!同时,它的脚下突然出现一道彩色光圈,圈中九根棱星相接,折射出夺目彩光。

台下的观众看到这一奇异的情景,先是震惊地沉寂了片刻,接着,如煮沸了的开水一样惊呼起来。

“天!你们看到没有!蓝家那丫头竟然打败了莫老头,而且还晋级了!”

“是啊,你们看她身上那套铠甲,那可是斗王才能修炼出的圣甲!她的兽宠竟然一下子连晋四级,成了九级战斗兽!”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蓝家那丫头的天赋不是还不如萧天灵和卓岫儿吗?怎么不但顺利过了第一关,还在这当口由斗气师晋级成了斗王?这真是太可怕了!”

“第一关的时候罗琴香已经给了大家一个惊喜,没想到蓝家这丫头也给了大家一个大大的惊喜,看来咱们奉圣的天才少女还是很多嘛!嘿嘿!”

“是啊,咱们奉圣中很少有女子成斗王的,而且她年纪还这么小!天啊,我快要嫉妒死了!早知道和莫老头比斗有这样的福利,我刚才就该全力以赴,争取通过第一关的!”

“切,行了,你少在这里说大话了,这台上的哪位贵族小姐不比你强,你刚才已经尽全力了,还是不要说酸话了,好好的看那些天才的表现吧!”

蓝家一众子弟原本以为蓝樱必输无疑,只愿莫齐武手下留情,保住她一条小命就好,却没想到,竟然出现了这样的意外,震惊过后,便是一阵狂喜,不由冲着台上的蓝樱挥手大声欢呼起来。

莫齐武半躺在地上,看着那明显已晋级到斗王级别的少女,惊讶得瞪大双目,不可置信地自语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怎么会败给一个小小的斗气师!”

他无法相信,可是眼前的情景却让他不得不信,头一次与蓝樱动手时,他便探测到她的斗气才达到高级斗气师的级别,可是,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在这几个交手的回合中,那个小女子的斗气突然加强,以他的五成内力,竟然也无法抵挡她身上那股强大的内劲!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端木修苍一直沉着地看着场中,此时却坐不住了。那沉稳镇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一丝惊疑。莫齐武的能力他还是了解的,他刚才的出手他也看在眼中,虽然十兄弟中,他最懒惰,可是他的五成功力已经相当于一个战斗士的能力,而那蓝丫头明明在第一个回合中功力还处于高级斗气师中,到第二个回合,她唤出兽宠后,身上的功力突然迅猛增强,莫非,她的雷龙鸳身上具有非凡的能力?否则,怎么解释这一切?而且他刚才并未发现有人暗中相助!

只是,莫齐武在第一场比斗中就输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真是太丢御龙使的脸了!这让他老脸往何处搁!他狠狠瞪了莫齐武一眼,沉声对坐在身边的允木烈道:“第二场比斗你上,可千万别像老莫那样,输给那些小丫头片子,丢我御龙使的老脸了!必要时,可以多加几成功力。”

他就不信,那些养尊处优的贵族小姐们,个个都是像蓝樱那样的一鸣惊人的天才!

允木烈闻言,有些诧异地看着他,见他目光阴冷的瞪过来,心中虽有不豫,却还是点了点头。心下却嘀咕道,那些贵族小姐们原只是幌子,少尊私下吩咐过,最多只能用五成功力与那些贵族小姐们比斗,与那无月和夜倾比斗才可加强功力,必要时可用全力,如今端木长老怕丢御龙使的脸,却叫他必要时加力,这不是违反了少尊的命令么。可是,若是今儿对面那些小姐中天才居多,那他们这些御龙使的老脸可真的要丢尽了,到时候一定会全奉圣的人笑话的,这可怎生是好!

姬无欢冷冷注视着蓝樱,虽然蓝樱刚才出色表现也让他大吃一惊,可是一惊过后,又迅速恢复了淡漠的神情。可是,没人注意的是,他的眼中幽光加深,望着蓝樱的那只雷龙鸳,唇角微勾,露出一丝了然的笑意。

原来,是有神兽助那丫头,神兽之力可撼天,也难怪她和她的兽宠会连晋几级的。就不知,那只神兽的主人是何人?

青滟此时仍魂附于雷天鸳身上,看着周围惊讶和欢呼的人们,心中不由暗自得意洋洋,想他青滟虽然至今功力未完全恢复,但他的神之力却是厉害无比的,帮个小丫头赢得比赛,只是小菜一碟而已。就在这时,他忽然觉察到一抹冷厉和探究的眼神,顺着那眼神望去,正好与姬无欢的眼神碰在一起,他那霸道通透的眼神忽然让他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忙自雷天鸳身上退出魂魄,悄然钻回人群中,见姬无欢没有再看他,这才松了口气。没想到那小子那么厉害,竟然能看穿自己的魂魄,而且他刚才盯他那一眼让他很不安,看来也是个不逊于主人的厉害家伙,稍后得提醒主人,小心提防他才是。

姬无欢这时突然开口了:“蓝樱小姐,恭喜你连晋两级,这一关你过了,请回原位休息,等候第三关。”

蓝樱此时仍立于半空,心情既震惊又激动,整个人一直处于晕乎乎中,直到姬城将姬无欢的话重复了两遍,她才回过神来,看到狼狈回到座上的莫齐武狠狠瞪着她,赶紧敛了目光,收了雷龙鸳,对少尊恭敬一礼,脚步飘飘地回到原座。才坐下,便听卓馨儿羡慕的声音传来:“恭喜你,蓝樱小姐,你不但打败了莫龙使,又连晋三级,成了斗王,真个是羡煞我们了。”

“馨儿小姐过奖了,这次晋级只是个意外,我根本没有想过会这样的。”蓝樱羞红着俏脸,谦虚地回道,忍不住看了月无缺一眼,见她正含笑看过来,俏脸不由更红了,对她投以真心感谢的目光。她能打赢莫齐武,又能顺利连晋三级,这绝对是那俊俏少年的功劳,稍后她一定得好好谢谢她。

“蓝樱小姐太谦虚了,哎,我就不行了,说不定呆会儿就得下场了。”卓馨儿叹息道,眼中却闪过一道戾气,对蓝樱的晋级,她真是羡慕嫉妒恨,又后悔不迭,若不是她刚才犹豫了一下子,这样好的结果就轮不到她蓝樱了,真是可恨。

罗琴香也夸了蓝樱几句,又偷觑了月无缺一眼,她怎么总觉得,蓝樱刚才与月无缺相看的那一眼,那么可疑?她与蓝樱可是认识了十几年,对她的性子和能力非常了解,她今天的出色表现实在是太出人意外了,意外到她不得不怀疑有人在助她,莫非,就是这无月?

她在这边暗自思忖,那边御龙使中又走出一个人来,却是允木烈,参选者这边也很快走出一个人来却是凤十三的堂妹——凤家的凤之瑶,也是奉圣有名的天才少女。只可惜,她的运气不如蓝樱那么好,十招过后,在允木烈强大的压力激发下,风之瑶晋了一级,成为四级斗者,只可惜,最后还是败在了允木烈的手下。

接着又进行了四场比赛,都是御龙使这边获胜,端木修苍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再看参选者这边,只余下月无缺,风倾夜,罗琴香,和另一名一直沉默不言的少女没有参加比赛了。

姬无欢皱了皱眉,心中浮起淡淡的不耐,他怎会看不出那些老头子的意思,可是他想看的是无月和那个夜倾的表现,并不是其他人的,这些老头子为了面子竟敢拂逆他的意思,真是太不像话了!

他侧过头严厉地看了端木修苍等人一眼,令众人皆是一惊。端木修苍朝他垂了垂眸,便身座上站了起来,拄着蛇头拐杖,缓缓走向场中。

台下观众见这回出场的竟然是御龙使中的大长老,立刻噤了声,以敬畏的目光注视着他。端木修苍不但是斗神级的厉害人物,手中更有蛇晶球可以预知未来,帝尊又封他为国师,所以他在奉圣和奉圣民众心中的地位非常之高,没有人敢亵渎一个通知未来的神人。

端木修苍来到场中,站好,目光缓缓扫过台下一众百姓,见大家皆以尊敬的目光看着他,心中不由浮起一丝满意和自傲,又回头看向对面的候选台,沉声说道:“谁敢来与本座切磋切磋?”

他嘴里是这样说,一双精光暴射的阴冷双眸却是直直盯在月无缺身上。

月无缺微微一笑,缓缓站了起来,对他一拱手:“听说端木大长老是十大御龙使中最厉害的一位,无月现在就来领教领教大长老的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