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04章

第104章

拥有赤焰神兽的绝世少年无月对奉圣最厉害的御龙使端木修苍,这样强大的对手组合立刻激起了在场所有人的兴趣,赛场有一刻寂静无声,所有的目光都注视在这两个强大的高手身上,屏息观注着两人的动静。

台下的月出情等人看那端木修苍气势逼人,心里不禁有些替月无缺担心。

“萧公子,你说,无缺与那名御龙使相比,实力相差多少?”月出情两道修眉微蹙,问道。

萧然扫了那端木修苍一眼,沉吟道:“端木修苍是御龙使中最厉害的一位,我也近一年没在奉圣待过,对他这一年中的修为进展也不清楚。不过,你们也不必担心,无缺弟弟天赋奇才,又拥有两只神兽,端木修苍那老家伙想打败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月出情等人这才稍稍安心。

姬无欢的目光直直盯着那悠然走来的绝色少年,幽深的眸中有什么在翻涌,面色却依旧平静淡漠得看不出什么。

端木修苍看着月无缺自对面缓缓走来,面带微笑,步履从容,阴冷的鹰眸立时半眯起,其间冰寒翻涌,周身的气势蓦地加强。眼前这小子看似无害,全身有露出一点功夫,但有神兽赤焰金龙在身,她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月无缺走到距离端木修苍两丈之处停下,一双清亮眸子如黑宝石般煜煜生辉,其间流溢出的自信神彩令人目眩神迷。

姬无欢看得目光一凝,端木修苍却是眸色一沉,眼前这小子面对自己时竟是这般自信淡定,丝毫不像她身后那些面露忐忑紧张之色的贵族小姐们,光是她这份从容自信,便比那些个所谓的天才强多了。若是她没有足够的实力,又怎敢在自己面前作出这般悠然之态来?看来自己还是得小心谨慎些,免得像莫齐武那个糊涂虫一样,大意经敌丢了自己的老脸。

两人对峙打量片刻,端木修苍终于开口,盛气凌人地说道:“动手吧,小子。”

说罢,也不待月无缺应声,手中蛇头杖在地上一跺,那蛇头口中立刻喷出一道极为凌厉阴寒的斗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月无缺打去。

月无缺面上依旧带着笑意,待那股阴冷又强厉的斗气临到面前时,才不急不慌地拍出一掌,这一掌看似缓慢,平淡无奇,但一掌过去,竟将端木修苍那股斗气无声无息地消融掉!

端木修苍见状,眸光中不由染上一丝惊色,他那一掌一出手便是五成功力,一为试探月无缺的功夫底子,看她来自何方,二则是为试探她的真实实力,却不料,她那一掌竟是高妙之极,不但以前从未见过,更是将自己的斗气莫名消融掉!看来这小子手底下不但有几分真功夫,而且还诡异的很,根本看不出路数,他得小心应付才是,以免像莫齐武那老糊涂一样,白白丢了自己的老脸!

思毕,他的眸中闪过一道阴狠之色,左手凝聚一道狂暴风卷的斗气,大喝一声,飞身而起,用力朝月无缺打去!

姬无欢一见,两道修长俊眉立时皱了皱。端木修苍身为御龙使大长老,又是奉圣的前辈了,怎么能一出手便用尽全力?这不是有违自己的本意吗?真是越老越糊涂了!

月无缺见他这一招来势凶猛,比之先前那一掌强悍不止十倍,眼眸一凛,也不硬接,飞身躲过那一掌。端木修苍冷冷一笑,也不停留,一掌接一掌打过去,不过片刻工夫,二人便过招五十余回合,仍不相上下。

却见那两道身影在台上迅疾交错,衣袂翻飞,斗气狂卷,掌风呼啸,又过了二十招,台上台下观战之人看得既紧张又激动,可那两人却依然打得难解难分,难以看出胜负。只是大家的注意力不无例外落在了月无缺身上。

只见那少年身手敏捷,翩若惊鸿,矫若飞龙,即使端木修苍的斗气旋越来越强悍,密布如雨,她却依旧不慌不忙,从容应对,令在场众人不由地佩服起她的沉着冷静和绝妙身手来。

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一辆不起眼的黑色马车中,有一双眼睛透过马车窗口,沉静地望着台上的打斗,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深深盯着台上那个矫健的少年身影,眸中有着淡淡的笑意,却又揉合着一丝复杂和忧伤。

“看来,真的是她了。”他喃喃道,这世上除了她,还有谁会将揽天诀学得得心应手如炉纯青?在这异世,又有谁会前世那个世界的揽天诀。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她绝然的眼神,心里猛地一痛,他立刻掩唇猛咳起来,俊美的面容因为咳嗽而染上一抹病态的嫣红。

“天师,怎么了?怎么又咳嗽了?”随侍身旁的劲装少年一见,忙伸手在他背上轻咳几下,又从怀里掏出个白玉瓷瓶,揭开瓶塞,倒出一颗莹润玉泽的药丸递过去,“这是然少爷给您配的药,吃一颗会舒服些。”

那少年公子微微点头,接过药丸咽下,轻轻抚了抚胸口,闭眼缓缓胸闷之气。好一会儿,才又睁开眼睛,脸色这才又恢复正常,双眼又不由自主地望向窗外。

劲装少年见他这副模样,又瞅瞅远处的天章台上正打斗的少年,眉头不由就皱了皱,天师这阵子变化得太厉害了,简直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在遇上那个陌生的少年之后,更是整日愁眉不展,心事重重。真不知道以前孤傲自负难以接近的少年天才怎么会突然变成这副模样。

端木修苍却是越打越心惊,越打越恼火,原以为自己一掌就能将那小子解决掉,却不料那小子看起来年纪不大,身手却是这般深藏不露,一连过了几十招,她都未直面出手,却能与自己打成了平手,若是她真的出手了,那自己岂不是要败下阵去?不行,他绝对不能败给这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

眼中闪过一道杀气,他突然身形猛地向后一退,双掌齐发,嘴里大声喝道:“刺龙旋!”

喝声未毕,一团狂暴斗气旋立刻挟带着阵阵阴暗之气向月无缺疾射而去!

姬无欢一见,眉头皱得更紧,俊眸中显出怒色。

这刺龙旋是他的成名绝技,奉圣境内除了帝尊,还未遇过敌手,虽然少尊姬无欢在斗气修炼上比他高上一级,可是对他的这招刺龙旋还是心有忌惮,没有把握完胜,而端木修苍也轻易不使这一招。皆因他这刺龙旋绝技是用世间毒物之毒气修炼而成,这一招不但霸道,而且阴毒。他身为奉圣鼎鼎有名的御龙使之首席长老,如今竟然在少尊的选妻擂台赛上用如此阴毒的招数对付一个参选者,真的是太过分了了些。

其他御龙使一见他使出刺龙旋,顿时个个神色异变,脸上皆露出惊讶和不满来。

允木桑偷偷看姬无欢,见他脸色阴沉,双手紧握椅把,俊脸上明显露出怒色,心中不由咯噔一下,暗叫糟糕,端木修苍今日怎地如此放肆,连少尊先前说过的话都给忘记了。少尊对那无月的重视他又不是没见过,若是真伤了那少年,恐怕少尊不会轻饶他。

萧璃坐于马车中,虽然距离天章台甚远,但习武之人耳目本就较常人灵敏许多,他又是个中高手,所以当端木修苍那声“刺龙旋”传入他耳中时,他先是一愣,继而清俊的眉眼间染上一丝恼色,侍于身边的劲装少年见状刚欲与他说什么,只觉眼前一花,萧璃的身影已自马车内消失不见了。

月无缺只觉端木修苍这一招刺龙旋迎面袭来,甚是阴气逼人,霸道无比,又比之先前的速度更快更急,虽不清楚这何招数,但见他身后的几名御龙使脸色有异,便知这招不同寻常,只是想要躲闪却已是来不及,情急之下,体内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贯穿全身,冲击得丹田一阵猛痛,迫得她不由大清啸一声,身体翻飞而起,双掌由上自下猛地向前一推,两股赤色光芒立即如流星火焰般冲着那团阴黑带毒的刺龙旋暴射而去。

那阴黑斗气和赤色光芒相撞在一起,顿时爆发出一阵巨大声响和巨大威力,整个天章台顿时剧烈摇晃起来,赤色光芒和阴黑斗气的破碎气体四射乱溅,但闻惊呼惨叫声无数,片刻工夫,台下便死伤无数。

姬无欢和那九个御龙使见势不好,急急飞身跃下台去闪避,而天章台后的那座楼台更是在摇晃几下后,轰然倒地!

姬无欢立在一处安全地,冷眼看着台上台下一片混乱,心里已是又惊又怒。守护在身边的允木桑却突然一指天章台上空,失声叫道:“少尊快看,赤焰金龙出现了!”

姬无欢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原本愤怒的心里,立刻被惊讶所取代。只见那无月周身,竟然突然有一条口吐赤色火焰的金龙盘旋环绕,浑身闪闪的金光带着夺目的光芒和威严,叫人不敢直视!

而那少年的双眸,此刻竟然也变成了赤金之色!

两人仍在半空苦苦激斗,端木修苍也召唤出了自己的契约兽,他的契约兽乃是一只快晋级的九星圣兽——水月蛇,水月蛇乃是黑暗之蛇,浑身具有神秘的暗黑之力,虽不是神兽,但它的暗黑之力却不容小觑。

“少尊,大长老这样做太放肆了,要不要属下叫他停手?”允木桑打量着姬无欢的脸色,谨慎问道,心下着实有些担心,无月的兽宠可是上古第一神兽赤焰金龙,端木修苍的水月蛇虽然厉害,但又怎能与神兽相比。这轮比赛若是输了,更是丢了御龙使甚至是少尊的脸面,届时他们几个老头子都无脸见人了。

姬无欢原本惊怒的俊脸此刻却不知为何放缓下来,又恢复了初时的冷静,双目紧紧盯着台上,淡声道:“不必,既然他们已经放出了兽宠,那就让他们爽快地打一场吧。”

无月的实力出乎了他的意料,他倒要看看,她的真实实力到底有多强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