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05章

第105章

月无缺只觉此刻某种东西在自己血脉内畅然游动,将一股奇怪的劲气传达于自己的血脉中,只要自己一运气,那股劲气便流动得更快,而且迅速分支,四处窜流,很快便抵达全身几处重要穴道口,蠢蠢欲动,欲冲破玄关。

她的脸上不由出现一丝惊疑之色,很快便反应过来,莫非,这是金蚕蛊在起作用?

体内的赤焰似乎觉察到什么,不安的神力在她周身涌动,促使那几股气流加速了冲破力,很快便处于难以控制的趋势。

端木修苍并不知道月无缺现在的情况,只见她的脸色忽然变得苍白如纸,神情似乎有些惊疑,还以为是被自己的水月蛇所吓到,眼中不由浮起一丝阴险得意的笑意,也不打声招呼,趁月无缺不备,迅速对水月蛇发出指令。

那水月蛇庞大的身体扭动了几下,便张开血喷大口,对月无缺喷出一口口极为腥臭的黑色毒气,很快便将月无缺全身包裹在那团毒气之中,一点影都不见!

四周观看的人群先是怔了一下,接着便有人小声惊呼起来。水月蛇的毒气可是全天下之至毒,只要被沾染上一点点,便会瞬间毙命。此刻月无缺竟然被那水月之毒气包围了个严严实实滴水不露,能活命才怪!

萧然的脸色立刻变了,嘴里喃喃道:“这怎么可能?无缺刚才是怎么了?怎么会让那老毒物钻了空子?!”

月出情和颜月夭等人一听他这话,立刻急了,飞身便要扑上台去。谁料青滟突然显身挡住他们,轻蔑地瞥了台上一眼:“赤焰金龙可是上古神兽,怎么会抵挡不住一条区区水蛇的毒气?你们也真是太瞧不起它了。放心看吧,主人会给我们一个惊喜的。”

月出情等人这才按捺住心里的焦急,继续观看。

风倾夜一直沉默地坐在候选台上,双目密切观注着场上的情景,当看到月无缺被端木修苍的水月蛇之毒气所包围,端木修苍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他的唇角不禁微微勾起,若是赤焰金龙连区区一条水月蛇的毒气都抵抗不了,那也太不中用了。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紧张地注视着那个被毒气包围着的绝色少年时,忽闻有人大喝一声,接着一个矫健的身影跃上台去,挥掌朝端木修苍攻去:“快住手!别伤了她!”

端木修苍被那人吓了一跳,若不是他反应灵敏,闪躲得快,险些就中了那人一掌,抬头一看,眼神立刻阴鸷了,冷冷说道:“萧天师,你此举是意欲何为?难道不知道这擂台之上闲杂人等不能上台吗?!”

萧璃不理他严厉的喝问,眼神冷厉地盯着那条水月蛇,右掌催出一股极强的天罡斗气,迅击过去。

端木修苍见状不由大怒,飞身接下他那一掌,又双掌齐发,击退他,厉喝道:“萧天师!你这是做什么!没看到少尊在场吗!你再胡闹,休怪本座手下无情!”

“我叫你命令水月蛇住手,你听不见吗!”萧璃也火了,冲他吼道,眼见月无缺进入危险之中,他立刻心痛得目眦尽裂,一边吼,一边自右掌中幻化出威力强大的圣灵之剑斩神剑,毫不留情朝着水月蛇庞大的身躯斩了下去!

端木修苍被他的举动惊得心一跳,想阻止已是来不及,眼看自己的水月蛇即将死于非命,情急之下,他愤怒地狂吼一声,对着萧璃双掌齐发,天章台上顿时斗气席卷,宛如狂风骤雨来临!

他这一掌,竟是用了全力!

姬无欢和其余九大御龙使看得脸色大变,这端木修苍为了自己的水月蛇,竟欲与萧璃同归于尽!

“大长老住手!”

“萧天师住手!”

几人顿时急呼出声,齐齐飞身朝那二人扑过去,欲救下二人性命!

就在这千均一发的时刻,场上突然又暴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众人正大吃一惊时,眼前突然亮起万丈光芒,定睛看去,那万丈光芒竟然是自那被毒气包围中发出!

大家正惊疑未定时,却闻一声清喝:“爆!”

那团阴郁毒气竟然被猛地炸开,正混战一团的那十个御龙使老头和萧璃也一齐被震飞场外!

与此同时,一道修长俊美的身影自那金芒之中飞身跃上半空!

只见那道身影被赤焰金龙的金色光芒笼罩,手执泛着金光的锋锐藏龙剑临空而立,俊脸美若谪仙,衣袂翻飞间飘飘若仙!

只见她长身玉立,一双冰冷的眸子泛着赤色光芒,冷冷盯着狼狈摔倒在地的端木修苍,唇角微微勾起一抹讥诮的笑意。

她暗暗运气,只觉全身的真气更加充沛盈溢,身轻若云,修炼的玄心**一下子连晋两级,就连修炼不久的魔族法术等级也连带着冲过一级,这个发现不由让她欣喜万分。

端木修苍等人一眼便看出她经过刚才那一冲击,功力已比先前增加了一倍不止,心下既是惊讶万分,又是懊恼,暗骂了一声,妖孽。

萧璃见月无缺不但无事,反而功力有所增长,砰砰乱跳的心这才稍稍安定下来,也不下台,就负手立在台上距离御龙使二丈之处静观战况。

端木修苍的那条水月蛇也被震得庞大的身体摔倒在地,但它迅速腾起上半身,圆若铜铃的双眼折射出凶狠的绿光,血盆大口一张,上半身猛地腾起三丈多高,自高而下猛地朝月无缺咬来!

月无缺冷眼一瞥,不屑地吐出两个字:“找死!”

手中藏龙剑举起,看似随意的一挥,但那一剑发出的威力却是威猛无比!

端木修苍一见不好,急得高声叫道:“住手!”

可是已经迟了,月无缺那一剑已经狠狠砍在了那巨大的人立而起的蛇身上!

只闻一声凄厉的震耳欲聋的嘶鸣,那条水月蛇已在藏龙剑下成了两半截!

一股绿色的浓稠血液喷向天际,刺鼻的腥臭恶味立刻直冲众人鼻端!

台下立刻一片惊慌叫声,众人急急掩住口鼻,以免被熏倒。就连姬无欢也是皱眉以袖掩鼻。水月蛇的血液没有毒,但血液的气味中却有剧毒,台下观众中被蛇血的腥臭味熏得中毒晕过去的不计其数。

就连姬无欢也皱眉抬袖掩住鼻子,冷俊的眸中有厌恶一闪而过。

其他九位御龙使皆躲到一边,唯有端木修苍,亲眼见自己精心培养修炼的得意兽宠当场被腰斩,顿时心胆俱裂,气得眉发须张,狂怒之下,也顾不得多想,暴喝一声:“臭小子,拿命来!”

喝声未毕,充满杀气的狂暴斗气立时如狂风骤雨般朝月无缺袭卷而去!

端木修苍原本只差一点就能冲破斗王之限,晋级斗神,只是往常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半点进展,却不料今日被水月蛇之死所刺激,心无旁鹜全力以赴下,竟然让他一下子冲破瓶颈,直达斗神之境。

只可惜,他今日的对手是拥有赤焰神兽的月无缺,所以就算他晋级为斗神,也不管用。

只见月无缺眼神一凛,周身笼罩的一团金芒立时加强,端木修苍的斗气一接近那团金芒,立刻如碰到固若金汤的铜墙铁壁般,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竟然以出人意料的力度和速度呼啸着反弹了回去!

端木修苍这一击已用尽全力,眼见自己的斗气旋竟然莫名其妙地反弹了回来,他不禁又惊又怒,一时却不能抵挡,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股斗气旋迎面袭来,不由恼怒而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想他端木修苍,横行奉圣数十年,连少尊帝尊都对他尊敬异常,何曾受过这黄口小儿的欺侮!不但斩了他视同伙伴的水月蛇,如今又要取他性命,当真是可恶可恨!如果他端木修苍今日能逃过此劫,绝对饶不了这个小畜生!他在心中暗发毒誓!

“住手,小畜生!竟敢对我奉圣的大长老动手,你不想活了!”突闻一人暴喝,却原来是素来与端木修苍交好的姬存风猛扑了过来。

这姬存风原是姬氏皇族一脉,乃姬无欢的堂兄,因对政权没什么兴趣,独爱练武,是个地地道道的武痴,加之也是个斗气修炼天才,因此便肯请姬无欢让他成了御龙使中的一员。御龙使中两名即将晋级斗神的成员中,除端木修苍,他就是另外一个。十大御龙使中,他只敬佩端木修苍一人,因此见端木修苍性命危在旦夕,立刻毫不犹豫冲了出来。

见此情景,姬无欢两道修长的俊眉更是皱得死紧,这只是一场比赛,没想到竟闹到生死拼杀的地步。虽然他对端木修苍的违逆很不满,可眼下正是用人的时候,他可不想就此失去一员大将。

眸中闪过一道冷芒,他正欲出手,却又改变了主意。因为他刚欲出手的那一刹那,眼角忽然瞥到一团极迅极厉却又带着无尽杀气的雪白冰箭以惊人的速度朝月无缺射去。

他认得,那是受命于父尊的神兽——烈冰神龙的烈冰箭!

既然烈冰神龙出手,那就表示父尊一直关注着台上的比赛。姬无欢唇角微微上扬,勾出一抹讥诮的笑意。

底下有人看到那一团森冷异常的利箭朝月无缺的方向飞去,立刻吓得惊声尖叫起来。

月无缺也感觉到一股带着强烈冰冷杀气的到来,凭敏锐的耳力,她辨别出那是一只赋有神兽之气的利箭,眼眸一冷,藏龙剑便向着那只利箭飞来的方向砍去。

只听一声金鸣交错之声,台上狂卷的斗气骤然停住,只有一只冒着寒气的雪白冰箭躺在地上,已折成两半。那支箭不同于平常之箭,竟有一米多长,而且是由寒冰制成,虽此时已被月无缺打折成两截,那周身冒出的寒气竟令近些的人觉得冻人之极,这一看便知那箭不是凡品。

底下先是安静了一下,接着轰然响起欢呼声,热烈的掌声。

“无月好厉害,又赢了!无月竟然将端木长老给打败了!”

“哈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那小子可真是个绝顶高手!”

“我本以为咱们奉圣的少尊已是天底下难得的天才了,没想到这小子更是厉害,就不知她若是与少尊相较,谁会厉害些?”

“烈冰箭?看来是烈冰神龙出手了。”在一片纷闹声中,赤焰清亮的声音突然在月无缺耳边响起,“我去会会他。”

月无缺点点头,那条一直盘绕她周身的金龙便倏地不见了,想来是去追烈冰神龙去了。

月无缺收了气势,落在地上,目光犀利地一一扫视在端木修苍等几大御龙使身上,最后在姬无欢身上落定,嘴角勾出冷冷的笑意:“我本以为少尊这场选妻比赛只需点到即止即可,没想到竟然要以死相拼,还有暗箭偷袭,这是不是有违少尊的初衷?”

姬无欢面对她灼灼逼人的目光,面上头一次有些赧然,心下对端木修苍更加恼怒,不由站起身来,对她歉意笑道:“你误会了,我并不想这样的,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说罢,又变了脸色,眼眸森冷地盯着端木修苍,厉声道:“大长老有违本殿下之令,搅了本殿下的选妻赛场,来人,速将大长老押下去关入暗室,稍后处置!”

姬存风一听,立刻不满了:“殿下,大长老之所以抗命,完全是因为那小子痛下杀手,大长老完全是为自保,如今受伤的是大长老,殿下怎能只罚大长老,却对那小子的恶行置之不理?!如此处事不公,怎能将百姓信服!”

姬无欢看他一眼,冷冷说道:“孰是孰非,本殿下心中有数!姬城,速将端木长老带下去!”

姬存风双眼一瞪,厉喝道:“我看谁敢过来,小心我姬存风打暴他的头!”

姬城原本欲走过去的脚步立刻又停了下来,为难地看着姬无欢。

姬无欢的俊脸立刻沉了下来,声音也严厉了几分:“姬存风,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要违抗本殿下的命令吗?!”

姬存风一梗脖子,冷厉地看着月无缺:“属下不敢!属下只是对那毛头小子不服气,想要再试试她的身手!我就不信,咱们堂堂奉圣,竟无人能敌这不知打哪个旮旯来的臭小子!”

月无缺对上他咄咄逼人的凛然眼神,又瞟见他身边端木修苍愤恨恶毒的目光,却只是不经意一笑:“既然你们不服气,我无月就奉陪到底。不过,”她瞄了瞄他们身后那几个也是脸露不忿之色的老头子,嚣狂一笑,“我可没兴趣和你们单打独斗,要不,你们一起上吧。若是少尊有兴趣,不妨也一起上。”

她此话一出,立刻全场震惊!

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那个沐浴在阳光下,浑身散发出比阳光还要璀璨光芒的绝色少年,心里的震惊无以复加。

她刚才说什么?要以一人之力,力敌十大御龙使?好嚣张的的话语!好狂妄的少年!这奉圣,还从来没有谁敢说出这样嚣狂的话!

十大御龙使,就是十个斗王,一人之力也许没有什么,但十大斗王,各有绝招,那可不是一人之力能轻易抵御的!更何况,她还要求,再加上一个已晋级斗神的少尊姬无欢!

姬无欢的脸色骤然几变,眼瞳猛缩,眸中幽光涌烈,盯着月无缺的眼神变得更加深沉起来,她刚才说什么?竟扬言要挑战自己和十大御龙使!她知不知道,十大斗王和一大斗神合起来能有多大的威力?难道她就这么有把握?

望着她充满自信和霸气的俊美脸庞,他的心里浮起一丝迷惑,一丝疑惑。他现在怎么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年,突然变得有些陌生了?刚认识时候的她,虽然也是一脸的自信,可是给他的感觉却是一种淡然闲逸,随性洒脱,腹黑深沉,可是此刻,她却让他感觉到一种自她骨子里倒散发出来的一种霸气凛然的叫人不由自主想要臣服的王者之气!

这种气势叫他的心微微一沉,那种令他臣服的感觉更是让他心里不舒服之极,仿佛自己的气势被人压下去了一样。他自小便被封为少尊,奉圣未来的帝尊接班人,已经习惯了周围人对他的臣服,而他也习惯了接受这种臣服,并且从未臣服过任何人,他一直觉得,这个世上,只有他才是最大的王者。就连帝尊,也没让他起臣服之心。

可是如今,竟然会有一人的气势盖过他去,让他有臣服之感,这种极大的落差让他的心里有了恼意。虽然他极为欣赏无月,或者可以说是喜欢,可是,无论如何,他才是真正的强者,这种强者的心理让他不能容忍任何人超越自己。更何况,那人,有可能会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对手……

他又抬眸去看那少年,只见那少年眉眼俊美若谪仙,气质尊贵高华,气势霸道,眼神犀利如剑,又灼灼生辉,手执散发金光的藏龙剑,虽只是静静立在那里,却已给人一种不容抗拒的威严之感。那人,似乎天生就是一个征服世界的霸者。

姬无欢的眼神又暗沉下去几分,袖袍里的双手慢慢握紧。

端木修苍被月无缺那番张狂的话语震惊得差点晕了过去,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紫胀着一张老脸,指着月无缺骂道:“好狂妄的黄口小儿!竟然如此轻视我奉圣的少尊和御龙使!今天,今天我端木修苍绝不会放过你!”

其他几个老者也是气得胡须抖抖,面色胀红,姬存风怒喝道:“该死的小畜生,你是欺我奉圣无人吗!今日我姬存风就算是泼了这条命去,也要你小子不得好死!”

这些年过半百的御龙使老头子们,在奉圣横行了数十年,向来是眼高于顶,目中无人,被奉圣百姓尊奉诚惯了,突然遇到一个不将他们放在眼里的毛头小子,还口出狂言,让他们当着几乎全城百姓的面尊严扫地,这怎能不叫他们恼怒万分!

“真是初生之犊不怕虎,既然你要以一人之力单挑我们十人,那我们便如你所愿好了。”连一向沉得住气的允木桑此时也被月无缺那番话给激怒了,冷冷说道,又瞥了姬无欢一眼,见他并无指示,便放下心来,讥讽地看着月无缺,“不过,这场比试可是你提出的,与这场选妻赛无关,所以,生——死——自——负!”

当他将那“生死自负”四个字一字字说出来的时候,场上又是一阵轰动。

萧璃的心里又浮上一阵不安,可是见姬无欢并没有发言,反而像是有所察觉似地冷冷扫他一眼,似是不满他的阻拦,只得将刚要出口的话又咽了下去,目光担忧地望着月无缺。

“哎,你们说,无缺是不是疯了?虽然端木修苍败在了她的手下,可是那十个老头子加在一起,可不是吃干饭的,再加上一个姬无欢,她竟然想要一起挑战这十一个高手,这真是……”萧然瞪大眼睛盯着台上的月无缺,吃惊地说道,他原本想说月无缺不自量力,可是见月如冰拿眼瞪他,便悄悄将那四个字咽了下去。

“你才疯了呢!我弟弟向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既然她敢出言挑战你们奉圣那十个老家伙和少尊,自然是有把握的!”月如冰一双漂亮的杏眼狠狠瞪着萧然,气乎乎说道,“你这家伙要是再敢说我弟弟的坏话,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去喂狗!”

萧然不想招惹她,朝天翻了个白眼:“得,在你眼里,你弟弟自然是完美无缺的,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月如冰哼了一声,这才闭嘴。虽然她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还是替月无缺担心。再看月如霜和月出情等人,也个个都是眉头紧锁,面露忧色。

“无缺真有把握赢吗?我怎么觉得有些不放心?”过了一会儿,颜月夭忍不住说道。

青滟闻言白了他一眼,得意地说道:“你当赤焰金龙是吃草长大的吗?再加上我麒麟青滟一个,两大神兽,天下无敌,任那几个老家伙再厉害,少尊再强大,也敌不过两大神兽和天才少年的组合!你们且就在这里观战吧,我去帮主人!今日我一定要将那些瞧不起人的老家伙打得满地找牙!”

话音刚落,他的身影便不见了,想是到月无缺身边去了。

众人一想,的确如此,不由个个脸上露出舒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