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06章

第106章

风倾夜静静看着台中那抹充满霸气的俊挺背影,漆黑的双眸猛地亮了起来。没想到她的潜力和爆发力是如此之强!

“真是奇怪,无月怎么在突然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在瞬间便变成了一个充满霸气的王者,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罗琴香呆呆地看着月无缺的背影,喃喃自语道,漂亮的眼中满是疑惑。

蓝樱听了,清秀的脸庞上飞上一抹红云,偷偷看了月无缺一眼,笑道:“无月公子年纪轻轻,就能契约上古神兽,她的功力自然是无人能敌的。”

罗琴香闻言瞄她一眼,似笑非笑道:“蓝樱小姐怎么知道?哎,看来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蓝樱没料到竟被她看穿心思,先是一怔,看到罗琴香促狭的眼神,这才反应过来,一张粉脸顿时羞得鲜红欲滴:“你,你休要胡说。”

说完赶紧扭过头去,再不敢看罗琴香,心下一时觉得甜蜜,一时想起少尊对月无缺的特别,心下又有些怅然。

忽闻姬无欢的声音庄重响起:“无月,你就这么有把握能以一人之力敌本尊和十大御龙使吗?”

她心下一惊,赶紧抬眸朝场中望去。

月无缺冷冷看着姬无欢,一双清亮黑眸中碎星点点,流彩四溢,仿佛世上最灿亮的星辰,最华美的宝石,更如世上最锋利的宝剑,望之叫人夺魂失魄。

姬无欢心里微微一窒,一时之间不由看得错不开眼。

月无缺手中的藏龙剑挽了朵剑花,傲然说道:“少尊试试不就知道了。”

体内的真气好象越来越强,经过刚才连晋两级,她不但没有觉得疲累,反而觉得体内真气更加汹涌澎湃,全身力量在无限增长,激得她直想将这股力量渲泄出去。

等在一旁的姬存风见月无缺一再挑衅,而姬无欢却依旧一副淡定模样,不由急了,按捺不住性子吼道:“少尊,你没听见那个狂妄的小子说什么吗?你不想对她动手,我姬存风可没有那么好的耐性!”

端木修苍推开姬存风的扶持,握紧拐杖缓缓站直,眼神阴狠地瞪着月无缺,对姬无欢施了一礼,厉声说道:“属下搅了少尊的好事,少尊要罚属下,属下无话可说,可是这个不将我们奉圣的修炼者放在眼里,口出狂言肆意侮辱的狂妄小子,我们御龙使绝对无法忍受!”

“大哥说的好!就算少尊要处罚我们,我们也不能轻易饶过那小子!”莫齐武一对牛眼死命瞪着月无缺,“我莫齐武不能容忍乳臭未干的小子挑衅御龙使的尊严!”

月无缺哧地一声冷笑:“既然你们有胆子,那就来吧!我倒要瞧瞧,你们这些养尊处优的御龙使老头子是真的有本事,还是只会吹牛说大话!”

后面那句话顿时激怒了十大御龙使!不待姬无欢下令,端木修苍已经怒声吼道:“摆阵!”

十大御龙使顿时飞身跃过去,将月无缺团团围住!

“旋风阵!”

姬存风大喝一声,十人的身影立刻围着月无缺转了起来,速度越转越快,很快便快得只看到一团黑影。在十人的高速运转下阵内立刻起了一阵斗气风,那斗气风随着十大御龙使的旋转越来越强大,很快便形成一个大漩涡,透出浓烈的杀气。

观战的人群都不由替那旋风阵中的少年担心起来,十大斗王的实力可不是能容人小觑的,更何况大长老端木修苍已经晋级到斗神,九十斗王和一大斗神组成的旋风阵可不是轻易破得了的,稍有不慎便会丢了性命,不知那个神秘的天才少年无月能否抵抗得住奉圣十大御龙使的攻击?

颜月夭看到月无缺的身影很快便陷入那旋风阵中,连一片衣角都看不见,不由气得怒骂道:“该死的老畜生,单打独斗打不过,就想来围攻吗?你们奉圣人真是卑鄙无耻之极!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一群不要脸的老家伙欺负人!”

说罢一掠衣摆,就要飞上台去。

月出情赶紧出手拉住他,眼光一瞟候选台那边,沉声说道:“且勿着急,无缺既然敢开口向他们挑战,自然是有几分获胜的把握。而且,你没发觉,无缺似乎与先前不一样了吗?她浑身散发出的气势,似乎以先前强了足足十倍不止。”

颜月夭回想起刚才月无缺身上散发出的凛然气场,似乎真的变强了许多。

萧然盯着一直沉着俊脸不发一言的姬无欢,心中不由纳闷异常,他先前不是一直待月无缺很好很特别的吗?怎么现在突然改变了态度,眼睁睁看着那几个向来嚣张之极的老头子欺负月无缺,却置之不理?

还有萧璃,他不是一向都是孤高自许,对谁都冷漠无比不放在眼里吗?为什么会突然上场帮助月无缺?而且他此刻望着陷入旋风阵中的月无缺是满脸焦急担忧之色,他真搞不懂,萧璃到底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么了?

再说月无缺,一被困入这旋风阵中,便感到一种强烈的压力,随着那十个老头儿身影移转的速度越来越快,阵内的压力也越来越强,很快便如锋利的刀刃般欲要扯皮撕肉,刮肉绞骨。而阵内卷起的阵阵强大斗气迅速形成一个密封的宛如钢墙铁壁般牢固的空间,那空间渐渐在缩小,内里的空气也在逐渐变得稀薄,很快便难以呼吸。

月无缺冷静地立在旋风阵内,只觉体内真气随着外面的强压渐渐激荡起来,又开始朝穴道处冲去。这是一个好现象,说明自己体内充沛的真气在外面的强大压力和危险的刺激下又开始冲击玄关,自己修炼的玄心内功**即将再次突破一个等级!

她心里不由一喜,没想到这金蚕盎果然是有助修炼的好东西,短短的时间内便能让她的内力有飞速提升。不过,在内力提升的同时,她心里又隐隐有丝不安,不知金蚕盎的副作用到底是什么?虽然现在她暂时没什么异样的感觉,但不可不提防。也罢,既然她无法摆脱金蚕盎,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如今且先破了这旋风阵在说。

她静下心来,很快便堪破这旋风阵的奥秘,不由勾唇一笑,意念一动,便在周身布了个护体结界,将外面的一切隔离在外。眼睛轻轻闭上,凭感觉寻找突破口。

很快便发现了破绽,却是在那端木修苍那里。原来这旋风阵须得旋阵者功力相差无几才行,而此时这十个人中,端木修苍已晋级斗神,发出的斗气便比左右两人的要稍强上一些,这样与两边之人发出的内力便有些衔接不上。这个破绽极小,端木修苍可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并未用全力,力求做到与其他九人一致。只可惜,他再怎么努力也做不到完全一致,若是旁人,可能一时无法察觉,只可惜,他遇上的是月无缺。

察觉到破绽后,月无缺也不急着反击,继续等待。待这旋风阵的威力达到顶峰,体内真气激荡得再也无法控制时,她这才举起藏龙剑,凝神对着端木修苍左边薄弱的一线用尽全力迅疾刺去,嘴里蓦然爆发出一声大喝:“破!”

端木修苍等人只觉阵内突然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要冲将出来,心下不由大骇,没想到这小子的功力竟是如此强悍,用旋风阵困了她这么久竟然还是毫发无伤!而且从她的声音之中听出她的真气较之先前更为充沛!

端木修苍心惊胆颤暗忖道,这小子到底练的什么功夫,怎么功力进展这般神速?!妖孽!简直是个妖孽!

可是她越是这样厉害,他心里就越不服气!他不服,自己活了大半辈子,过了大辈子未遇敌手受人敬仰的日子,如今竟被这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给当众下了面子,这口气他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的!

“大家努力,绝对不能让那小子将阵给破了!”他厉喝道。

其余九人闻言,齐齐狠命地催动体内内力,意欲将阵内那股强大的力量强压下去,可是,根本就不管用,那股欲冲出来的力量似乎越来越强了!

十人死命相拼,身形已经摇摇欲坠,看得姬无欢两条浓长的俊眉死死拧在一起,眸中闪烁着寒厉光芒。没想到,月无缺的实力是这么强悍,十大御龙使都压制不了她!他要不要现在就出手呢?

他犹豫了一瞬,就是这一瞬间的犹豫,那边的比拼胜负已定!

只闻阵内忽然传出月无缺一声哈哈大笑,接着金光阵阵,旋风阵宛如被扔了炸药般“轰”地一声炸开,十大御龙使齐齐惨呼一声,十条身影皆被一股重力击中胸口,宛如破布般飞下台去,重重摔在了围观的人群中!

望着那个威风凛凛立在半空,宛如天神一般执剑临风的绝色少年,台上台下立刻轰动了!

“天啊,她竟然一个人打败了十大御龙使!太不可思议了!”

“她还是人吗?!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的模样,却比九个斗王加一个斗神还要厉害!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绝世天才!”

“嘿嘿,这回那十个老家伙可丢尽老脸了!谁叫他们平时在咱们这些平头百姓前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现在终于尝到失败的滋味了。”有人幸灾乐祸道。

“是啊,哈哈哈!我也早看那群老家伙不顺眼了,今天终于有人替我教训了他们,真是畅快,畅快啊。哈哈哈!”又有人附和道。

“那小子真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啊!就不知道她若和少尊比试,谁会赢呢?”

“自然是那叫无月的小子了!你没见,台上少尊气得脸都黑了吗?而且,之前无月还曾邀请少尊和御龙使一起上的,她敢开这个口,肯定是有十足的把握。哎,幸好少尊没有出手,否则,若是落了败,那就更丢脸了。”

“说的是啊!”

月如冰听着旁边人对月无缺满口不绝的赞扬,心里就跟自己赢了一样乐开了花,伸手拉了拉月如霜的衣袖,压低声音兴奋地笑道:“姐姐,看到没有,弟弟赢了!弟弟果然是好样的!我都不知道,原来她那么厉害呢,以前还真是小瞧她了!”

月如霜爱怜地拍了拍她的素手,也满心欢喜地笑道:“是啊,咱们月家,终于又出了个绝顶天才,爷爷和爹娘要是知道弟弟如今变得这么厉害了,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就是,弟弟从今以后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不用受人歧视了。以后她一定会是我们月家的骄傲!想到这个我真是替她开心。”

月出情闻言,含笑扫了她们姐妹二人一眼,又抬眸定在台上那个俊逸非凡的少年身上,眸中满是宠溺。是的,无缺以后一定会是月家的骄傲!更是,他的骄傲……

颜月夭此时更是激动万分,拍着萧然的肩膀哈哈笑道:“小子,看到没有?你们奉圣那十个老家伙被无缺打败了!哈哈哈!我还以为你们这劳什子御龙使有多厉害呢,没想到就跟纸糊的老虎一样,不堪一击啊!真是太叫小爷我失望了!”

萧然没好气地拍开他的手:“把你的手拿开,败的是他们,不是我,你干嘛要冲我幸灾乐祸!”

颜月夭扬起嘴角:“怎么,听你这意思,似乎你比那十个老家伙更厉害?要不你也上台与咱家无缺比试比试?”

萧然被他咽得顿了一下,使劲瞪了他一眼,摇着扇子扭过头去:“我为什么要上台与无缺比试?她是我的好兄弟,既然是好兄弟,自然就不会为一些虚名做那些无谓的比试。”

“切,不敢就是不敢,干嘛要找借口自圆其说!”颜月夭白他一眼,见萧然不理睬,自己也懒得理他,又将目光移到月无缺身上,经过今天这场比赛,月无缺的气势似乎又增强了许多,整个人也更加丰神焕然起来,皎皎如天上之月,璀璨如夜空之星,飘逸若仙如神,直是勾魂摄魄,迷人心神。他的心猛地一颤,再也移不开眼……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她是怎么办到的?竟然能以一己之力大败十大御龙使!”这边,姬无欢面色剧变,眼瞳紧缩,双眸死死盯着月无缺的身影,心中宛如掀起了惊涛骇浪,嘴里喃喃自语道,他不敢相信,却不得不信,那个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竟然是这般厉害,轻而易举大败了奉圣的十大御龙使!那可是一个斗神加九大斗王的强强组合啊!

就是自己,估计也无法像她那样轻松在一个斗神和九大斗王中顺利取胜!

没想到,她的实力竟然超出了他的想象!甚至是比他的想象强盛了不止十倍!

他越想,越是心惊,一颗心越是往下沉。如果刚才自己也加入了战斗,不知道结局会如何?自己会有能力在那少年手上取胜吗?

那少年此刻正目光灼灼地望着他,眸中有着挑衅的笑意,全身仿佛笼罩了一层灿烂夺目的光芒,直叫人不敢直视,又移不开眼!

想到蛇晶球的预言,姬无欢的心一沉再沉,眸中划过沉沉的冷芒。虽然以月无缺的性别来看,她不可能是蛇晶球预言的拥有毁灭整个奉圣之城的少女,可是,蛇晶球中的女子面容模糊,根本叫人看不清楚,或许是男子扮成也不无可能。所以,他不敢百分之一百的确定,月无缺不是那个毁世之人。

就算月无缺不是,他也不能容忍这世上,有一个比自己要强悍的对手存在!即使他欣赏她,心底对她似乎也有些异于常人的喜欢感觉,可是,他宁愿自己喜欢的人一直处于自己的羽翼保护之下,也不能容忍她是一个比自己还要强大的存在。这是他作为一个拥有野心想要征服世界的强者的自尊!

看着台下所有奉圣的百姓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少年身上,所有人都在为那个神秘少年的胜利在欢呼喝彩,他的俊脸上染上一层仿若来自九层潭底的寒冰。

他心里终于下了决定。

月无缺以目光向台下那些对自己挥手欢呼的群众致谢,却在偶然间对上一双阴鸷狠毒的眸子,她微微一愣,再看时,拥有那双阴鸷狠毒眸子的主人的身影已经迅速消失了在了人群中。

只是,那双眸子给她的感觉好熟悉,却一时又想来起,那人到底是谁。就在沉吟间,姬无欢温和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无月果然不愧为绝世天才,竟然能一举打败我奉圣的十大御龙使,当真是可喜可贺。”

月无缺回眸,姬无欢已面带微笑朝她走来,很快便在她身前停住,一双黑眸格外温柔。

月无缺也收回心神,不动声色对拱手一礼,笑道:“少尊过奖了,刚才出手时一时失了轻重,不知道少尊的御龙使们可否受了重伤?无月真是冒失了。”

恰在这时,姬城快步走了过来,用敬佩的目光看了月无缺一眼,对姬无欢禀告道:“启禀少尊,属下刚才下去查看御龙使们的伤势,个个都伤得极重。”顿了顿,眉头微蹙道,“特别是端木修苍和姬存风,已经重伤晕死过去了。不知少尊准备怎么处置他们?”

姬无欢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一甩袖袍,负手于背,淡淡说道:“这些个老东西向来仰仗着自己天赋过人,个个目中无人,今日败于无月手下,也是自食其果。先命人将他们带回去吧,省得脏了本尊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