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07章

第107章

姬城还未应下,一个威严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胜负乃兵家常事,更何况此次比赛是欢儿你的选妻赛,御龙使们也是因为替欢儿你选妻才受的伤,你怎能这样对待他们,不但无奖赏,反而还要处罚他们?”

随着说话声,底下观众心中一凛,纷纷跪下,再不敢喧哗一声。

这个声音,赫然正是奉圣帝尊姬云刹的声音!月无缺微微眯眼,眼中有一道凌光一闪而过,遂抬头朝那声音来源处望去。

只见人群俯跪处,露出一架金色的四面垂着金黄纱帐碧色流苏的纱轿,由四个身体强健的劲装武士抬着,纱缦浮动间露出里面人身着的明黄色尊袍。

在场的帝宫侍卫们一见这座纱轿,立刻肃然起敬,齐齐躬身跪下,齐呼:“恭迎帝尊!祝帝尊千秋万代,寿与天齐!”

跪伏的奉圣百姓也随声附和。

颜月夭原本不想跪这劳什子帝尊,可是架不住月出情等人的眼色暗示,只得不情不愿跪了下来,双眼朝着姬云刹的方向狠狠瞪了一眼,死老头,总有一天本公子要将这一跪讨回来!

姬云刹望着满场恭敬跪拜的人群,满意地勾起嘴角:“诸位平身!本尊只是前来看看少尊的选妻赛进行的怎么样了,大家不必惊慌。”

底下侍卫与百姓齐呼“遵命”,却没有一个人敢真正站起来。

姬云刹也不予理会,袖袍一挥,一个纵身,整个人便自那纱轿中翩然飞出,以极为优雅的姿态落在了比赛台上。

姬无欢的眸中闪过一道不悦之色,却依旧不动声色走上前来,含笑给他行礼:“父尊日理万机,今日怎么有空过来瞧儿臣的选妻赛?”

姬云刹瞥他一眼,脸色一沉,冷哼道:“本尊要不过来,奉圣的老臣子还不都给你折腾得没命了!哼!”他扫了台下已被侍卫们放在担架上准备抬下去的十位御龙使,眸中怒气更盛,声音陡厉,“端木修苍几位长老年纪比本尊还要大,连本尊平时对他们也得恭敬一分,你怎能如此放肆,让他们替你与那些小辈交手不说,还被一介外来小子用阴计打成如此重伤?你还要惩罚他们!你说,你对得起他们平日里对你的扶持吗!”

这句话说完,月无缺立觉周围压力顿时加强,看来是姬云刹想以自己的威势令人臣服。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继续不动声色作壁上观。姬云刹与自己打过照面,这次出现肯定是冲自己而来,她只要静观其变,以不动应万变就行了。

端木修苍等人闻言,互看一眼,脸上皆露出复杂的神色。允木桑躺在担架上咳嗽两声,艰难地向姬云刹拱手行礼,说道:“帝尊言重了,此事不怪少尊,只怪我们几个老家伙不中用,丢了奉圣的颜面,少尊处罚我们也是应该的,还请帝尊不要责怪少尊。”

“啧啧,没想到桑长老你是这般维护姬无欢,他这样待你们你也不恼,本殿下真是不明白,他到底给你们灌了什么迷药了?他如此愚弄你们,你们还护着他?”

随着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两个锦衣玉带的少年公子自人群后走了出来,最后来到端木修苍跟前,笑吟吟说道,眼中却闪过一道轻蔑讥诮之色。

月无缺一看那两个人,眉头不由微微一皱,只见那说话的少年,却是那日在萧璃的山庄见过的姬无欢的二弟姬无风,让她惊讶的是,与姬无欢在一起的那个神仙般的俊美少年,竟然会是月魄!

眸中闪过一道疑惑之光,她有些不解,以月魄清高孤傲的性子,怎么会与姬无风那样的纨绔子弟混在一起?而且看样子他们的关系还挺不错。

这个月魄,倒真是个神秘又奇怪的人物。

接触到月无缺探视的目光,月魄只是稍掀眼睑朝她这边看了一眼,漆黑的眸中是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又调过头去。

姬云刹看见姬无风到来,神情稍稍一缓,淡淡说道:“无风,怎么说十大御龙使们是你的长辈,休得无礼。来人,速将他们送到帝宫,请萧乾大医师速去给他们医治。”

他目光一转,盯到姬城身上,姬城被他威严冷厉的目光盯得全身一麻,赶紧应了一声,率领一批侍卫将端木修苍等十人抬了下去。

姬无欢的眼眸沉了一沉,却依旧未作声,倒是姬无风,施施然走到台上,先给姬云刹行了一礼,又转身对姬无欢冷瞥一眼,冷笑道:“少尊哥哥,你瞧瞧,父尊如此尊敬的人,却被你用来选劳什子妻子,你不觉得你这一行为侮辱了御龙长老们的长能吗?还是你以为,咱们奉圣的长老们就是用来给你当儿戏玩耍的?这天底下想嫁你少尊的大家小姐多了去了,你看中哪个,就选哪个好了,何必要多此一举,害得御龙长老们丢了咱奉圣的脸呢!”

他一味的对姬无欢明讥暗讽,姬云刹立在一旁,越听脸色越是往下沉,等姬无风说完,立刻对姬无欢冷声道:“欢儿,听到没有?虽然风儿的天赋比不上你,但他为人处事却比你强得多!身为奉圣未来的帝尊,不知对元长们尊敬有加,却偏偏以儿戏之举来羞辱他们,难道你不明白,羞辱他们,就是羞辱奉圣帝宫的脸面吗!”

姬无欢缩在宽大袖袍中的手慢慢握紧,脸上恢复了平时漠然的表情,望也不望姬无风一眼,淡淡应道:“父尊教诲的是,儿臣一定明记在心,再不会犯如此大错。”

月无缺趁他父子三人说话间,仔细打量着他们的神情,只觉这三人之间的感情似乎微妙的很。明明姬无欢无论是才能还是天赋都比姬无风优秀得多,可是姬云刹却似乎只对姬无风温和,望着他时眸中也隐有一丝慈爱之色。而他面对姬无欢时,无论姬无欢的语气与态度有多恭顺,他的神情和话语中却尽是责难与不满。姬无欢面对父亲的责怪与弟弟的明讥暗讽,面上虽然平静如水,可是他眼中一刹那的汹涌暗潮已暴露了他此刻心中的愤怒。

也是,他身为少尊,即将是未来的帝尊,而姬无欢却当着几乎满城奉圣百姓的面对他苛责呵斥,一点脸面也不给他留,看来这姬无欢虽然被封为少尊,却并不得姬云刹的喜欢。月无缺饶有兴味地想。

就在这时,她突然察觉到赤焰的气息,以无形的气体之态回到了自己的体内。

“你与烈冰神龙交涉的情况怎么样?”月无缺用意念无声地问道。

赤焰说道:“我刚从烈冰那知道,原来姬云刹并没有能力契约他,只不过姬云刹凑巧救了他一命,不能契约,便与他做了一个约定,使得他暂时受姬云刹的调遣。”

他的脸上满是喜色:“烈冰神龙与我为双胞兄弟,虽然他性格暴烈,桀骜不驯,也不讨人喜欢,但他的神能与我一般无二,只因生性孤僻,又倔强,不讨喜,喜欢独处,甚少在人前露面,所以未能排上十大神兽行列。若是主人能契约他,让他为主人效劳,必定能实力大增,放眼这世间天下,恐怕再无人会是主人的敌手。”

月无缺闻言不由一喜,微笑道:“这倒是个好主意。”

若是她能将那烈冰神龙也契约,那她就拥有三大神兽了,要想天下就不是难事了。她前世自小父母双亡,一直在军营长大,因此性格也如男儿般,梦想着有一天能征服天下,能成为世间最强的强者。虽然前世这个梦想未能实现,但若能在这个异世实现,那也是一件振奋心潮的事。

想到这里,她立刻心潮澎湃起来。只是,以赤焰所述,那烈冰神龙恐怕不易驯服契约,看来她得好好动动脑筋才行。

再说姬无风面带得意之色,目光随意扫了月无缺一眼,突然神情一变,指着月无缺惊声叫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玄宗的少年统领月无缺吗?!你怎么会在我们奉圣?莫非,你是偷丛到我们奉圣来当奸细窃取机密的?”

他此话一出,顿时满场一片哗然!

自那次玄宗在与魔族的大战中大获全胜后,月无缺便名动天下,不但玄宗内部和魔族,就连奉圣也耳闻她的大名。如今听姬无风一说,立刻都用惊疑的目光盯着月无缺。

“她真的是月无缺吗?听说几个月前她还是玄机殿人尽皆知的废物,可是后来不知道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竟然在短短时日内竟然由一个废物变成了个天赋惊人的绝世天才,就连玄宗宗主都对她礼让有加。”

“月无缺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当时也是觉得诧异得很,还以为是谣传呢,没想到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无风殿下刚才说她不是玄宗的少年统领吗?为何今日会出现在咱们奉圣,而且是在少尊的选妻大赛上?莫非,她真是潜到咱们奉圣来窃取情报的?虽然她刚才的精彩表现让我崇拜不已,可是,对于一个要窃取咱们奉圣情报的危险分子,我可不能原谅!”

“就是,玄宗出现了这样的天才,是对咱们奉圣的威胁,咱们可不能任由她毁了自己的国家!玄宗恶贼不知杀了咱们奉圣多少人,咱们绝不能容忍玄宗奸细在奉圣兴风作浪!”

“说的对!一定要将她抓起来!”

“对了,少尊刚才可是与她状似亲密的很,既然她是敌国的派来的奸细,那少尊身为未来的帝尊,竟然同敌国的奸细在一起,这岂不是很令人生疑?”

在底下众人议论纷纷中,有几个人故意大声一问一答的附和,顿时将奉圣百姓的护国之心挑了起来。原本支持月无缺,一直为月无缺喝彩的奉圣百姓们立刻倒转了方向,纷纷叫嚷着将玄宗奸细抓起来治罪。

月无缺在听到姬无风突然揭发她的真实身份时,还有一丝的愣怔,可是当她瞧见帝尊姬云刹眸中一闪而过的得意冷笑时,心里突然明白了什么,嘴角不由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

姬无欢先前也是被姬无风的举动弄得一愣,但他也是个心灵通透之人,不过片刻便已明白过来,不由俊脸一沉,正欲开口,姬云刹已经脸色一变,袖袍一甩,浑身气势顿发,对着他厉声喝斥道:“姬无欢,你瞧瞧你干的好事!身为奉圣少尊,竟然与敌国奸细私下勾结,你是想造反吗!来人,速将敌国奸细月无缺拿下!”

他话音将落,顿时无数金领侍卫像从地下冒出来一般,迅速占领了整个天章台,他们个个身着金色铠甲,手执锋芒毕露的刀剑,面布杀气,将月无缺团团围住!

而天章台四周也在这时出现一批批手执弓箭训练有素的金衣劲装侍卫,以极快的速度疏散一些围观百姓,将天章台围了个水泄不通,个个拉弓如满月,齐齐瞄准天章台上那个傲然而立的少年身上。

“糟糕!无缺的身份被暴露了!”拥挤在人群中的月出情等人一见这情景,顿时着急起来,几人正准备飞身上台救下月无缺,孰料,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这些人既然是月无缺的朋友,自然也是玄宗奸细!大家伙将他们一齐拿下!”

几人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人迅速包围起来。月出情冷着俊脸一看,却原来是卓家和罗家的人,为首之人正是卓岫儿,心下不由暗叫不好。

“这些人都是与那月无缺一伙的奸细,你们速将他们抓起来,千万不要让他们跑了!”卓岫儿俏脸冷厉,厉声喝道。

月无缺,你竟敢当着少尊的面羞耻我卓岫儿,今日就别怪我卓岫儿不客气!卓岫儿的双眸中露出一丝嗜血的冷笑。

萧然此时还与月出情等人在一起,见状立刻急了,赶紧走出来,对卓岫儿笑道:“岫儿小姐,你是不是误会了,这些人并不是奸细,而是萧某的朋友,麻烦你高抬贵手,放过他们吧。”

卓岫儿冷睃他一眼,冷笑道:“我道是谁,却原来是萧大公子,哼,你少替他们打掩护!本小姐已经查明了,他们与那月无缺分明就是来自玄宗的奸细,你萧然不但不洁身自好,远离他们,反而与这伙奸贼混在一起,依本小姐看,你这行径与奸细没什么两样!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动手,将他们全部抓起来!如果他们反抗,不必给他们留狗命!”

她素手一挥,早已蠢蠢欲动的卓家子弟们立时厉喝一声,举着武器朝月出情等人动起手来,一些原本围观的奉圣百姓一听是捉拿奸细,也纷纷加入了战斗中。

月无缺在台上看到底下月出情等人被围攻,眼神不由一凛,藏龙剑再次出鞘。

姬云刹一直盯着她的举动,见状立刻双袖一挥,两股强劲的斗气立刻冲月无缺杀过去,同时厉声大喝道:“你们还不动手!”

侍卫们得令,立刻齐呼一声,挥舞着武器朝月无缺周身砍去!

候选台那边的几名贵族少女见台上将暴发一场大战,全都自发地退了下去,蓝樱突闻月无缺是来自玄宗的奸细,不由心神一震,还来不及细想,已见月无缺被姬云刹下令包围起来。想到月无缺刚才对她的帮助,和对她一笑时的温柔,她的心里又是一软,想上前相助,却又顾忌月无缺的奸细身份,不由有些犹豫。不过犹豫片刻,还是站起身来,准备过去。罗琴香却一把抓住她,在她耳边悄声说道:“你希望你们蓝家被帝尊灭族吗?”

蓝樱想到姬云刹的狠毒,不由身子一抖,目光盯着那个被包围的俊挺身影,咬着唇道:“可是,月无缺帮过我,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在我眼前死掉。”

罗琴香的目光也望着那边,压低声音道:“我和她是刚认识的朋友,就算你我想救她,此刻也没有那个能力,反而会连累自己的家族。不如选退下,放心,她那么厉害,帝尊奈何不了她的。若是她真被帝尊抓去,我们再暗中救她也不迟。”

说完她拍了拍了风倾夜的肩膀:“月无缺就交给你去救了,你的凤凰王那么厉害,一定可以和她一起脱险的。”

说轩,她拉着蓝樱一起退下台去。

风倾夜冷冷瞟了她们一眼,站起身来,可是,还未走出两步,一个阴冷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有我烈冰神龙在此,你休想过去帮月无缺!”

风倾夜闻声眼神一厉,一直立在他肩头上整理羽毛的凤凰王立刻心有灵犀般抬起头来,仰头清鸣一声,扑展着翅膀飞上天空,身子也在瞬间变得如同它刚出现时那般庞大。

风倾夜冷冷扬唇,一伸手,手中幻化出凤凰王的神器凤凰剑,顿时一片锋利七色彩光照亮半边天空!

可是就在这时,意外突然出现了,凤凰王突然自半空倒退了几步,清鸣中有着一丝惊疑,似是在半空遇到阻碍。与此同时,风倾夜突然觉得一股寒气迅速在周身漫延,他心中一惊,却见以他为中心,距离中心两米处突然出现一个圆,身上而下将自己全身包围住!

周围寒气仍以超速急剧增加,很快整个圆便呈现冰封状态,将风倾夜和凤凰王禁闭在里面,冰雪很快便蔓延到他们身上!

凤凰王似乎有些着急起来,拼命扑展翅膀,不断发出强大的气波撞击被冰封的空间,可是那冰封空间纹丝不动,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风倾夜不由眉头一皱,将内劲传于凤凰剑上,发出一阵阵热量,以驱赶四周不断加剧的寒气,同时对凤凰王说道:“凤王,不要再白费力气了,好生歇着,以免着了烈冰神龙的寒毒!”

凤凰王生性属火,耐不得寒,若是因此中了烈冰神龙的寒毒就不妙了。虽然以前他没有见过烈冰神龙的威力,但曾听说过。烈冰神龙与赤焰金龙乃是双胞兄弟,一属冰,一属火,互相克制。只是烈冰神龙性太阴寒,冰带毒气,因此无缘十大神兽之列。而凤凰王虽然厉害,却独惧烈冰神龙的寒冰之毒。他不得不小心应付。

凤凰王得令,虽然不甘愿,却只得停下了动作,收了翅膀偎在他脚边。

烈冰神龙阴冷的笑声带着回音传了过来:“哈哈哈!我以为凤凰王有多厉害,没想到却是如此不堪一击!罢了,本神龙还是去会会我那兄弟赤焰吧,比起你们来,还是他有资格做我烈冰神龙的对手!”

再说月无缺一剑挡下姬云刹的两股劲气,长剑回身一挥,却见金芒一闪,立刻惨呼声四起,那些围攻上来的侍卫们都被藏龙剑无边的锋冷剑气所伤,有的还被迫得摔下台去!

姬云刹眼神凛了一凛,眸中杀气毕现,好厉害的小子!哼,就算她再厉害,今日也定不能让她逃走!

他纵身一跃,跃上半空,双掌齐发,两股猛如恶龙的斗气旋风自上而下疾速朝月无缺头顶打下,同时大喝道:“放箭!”

姬云刹这两掌用尽了毕生功力,只为困住月无缺,与下属前后夹击,力求将月无缺生擒。他浸**武学多年,天赋又高,已经晋入斗气最高级别——斗尊,可想而知,他这用尽全力的两掌,该是有多大的威力!

月出情等人此刻被奉圣的百姓团团围住,而且围攻他们的人越来越多,饶是他们身手不错,在几百上千人的车轮围攻之下,渐渐有些难以招架。月无缺在台上一见,心里顿时有些焦急,一剑猛地扫开攻上来的侍卫,正欲飞身过去相助,却不料头顶一股强大的充满杀气的斗气如旋风般疾卷过来,如一张血喷大口,欲将她吞没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