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08章

第108章

“烈冰,你还不出手!”姬云刹见月无缺一时之间被自己的斗气困住,眸中划过一道狠辣之色,厉声喝道。

“烈冰神龙在空中显出人形,冷冷瞥了姬云刹一眼,真是个讨厌的老家伙!他随手拔出挂在腰间的一柄长约一尺的弯月刀,那是他的随身宝刀,名曰”雪魄“,具有开天劈地之能,乃是一把厉害无比的神器,与赤焰金龙的藏龙剑不相上下。却见他狭长邪气的眸子盯着月无缺微微一眯,唇角露出一丝冷漠的讥笑,然后将雪魄刀高高扬起,用力劈下,嘴里大喝道:”劈神斩!“

那一刀一出,月无缺但觉眼前巨大雪光一闪,两眼顿时一片白茫茫,什么都看不清楚。只凭感觉,知有漫天冷寒刺骨的凛然杀气铺天盖地袭来,瞬间便将她全身包围得无法动弹!

颜月夭等人正在艰难对敌,骤然听到那声暴声厉喝”劈神斩“,不由齐齐一愣,待放眼向台上望去,却只见漫天杀气四溢的雪光,只闻姬云刹得意嚣张的狂笑声:”哈哈哈!月无缺,任你小子再厉害,也敌不过本座和烈冰神龙的联手!哈哈哈哈!“

却独独不见月无缺的身影,众人顿时个个脸色剧变!

”无缺!我们赶紧去救无缺!“月出情惨白着脸厉声喝道,一边大喝一边飞身而起,奋不顾身向月无缺的方向扑去!

月如霜颜月夭等人也纷纷迫退围攻上来的奉圣百姓,尾随月出情而去。

卓岫儿撺掇围观众人围杀月出情等人,自己却坐在一边得意地冷眼旁观,此时见他们都不顾性命地向台上扑去要救月无缺,不由冷冷一笑,对立在身边的劲装少女吩咐道:”放麻箭!本小姐今日定要活捉这批玄宗奸细!“

”是!“那名劲装少女应了声,向站在身后七八名身着黑色劲装箭术高超的少年们打了个手势。

少年们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迅速混入混乱的人群中,找着合适方位对准月出情等人扬起右手,露出袖子里面绑着的浸了厉害麻药的细弩。

卓岫儿冷眼看着他们趁乱偷袭月出情等人,很快那几个月无缺的同伙便一个个中招,很快便体力不支被人拿下,美艳动人的俏脸上露出得意之极的笑容:”来人,速将月无缺的同伙押过来,稍后交给帝尊处置!“

只要将月无缺的同伙拿下,她卓岫儿便算替卓家立了一功,相信卓家长辈们也不会因为她在赛场上的失败丢脸而过分责怪与她。

萧璃与姬无欢并肩站在一起,见帝尊姬云刹和烈冰神龙联手对付月无缺,以至月无缺处于下风,心中不由焦急万分,可姬无欢却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听说你与那月无缺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关系,可是,不管你与她有什么关系,此刻你也不得出手,否则,萧天师出手相救玄宗奸细可是一宗大罪,你们萧家承担不起。“

他的语声虽然很轻,但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萧璃不由气愤地瞪他一眼,前一世他受人威胁,负了心中至爱的女子,如今,竟然又有人来威胁他负她!

胸中怒气翻腾,他的眼中闪过一道愤恨之光,姬无欢虽没有看他,却已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愤恨杀气,不由侧头看了他一眼,心中不由有些惊讶,没料到萧璃竟然也会有这样的喜怒神情,他还以为这个备受奉圣人推崇的少年天师永远是那逼泰山崩于前而不动的傲然神情呢。莫非,他也对那月无缺动了什么心思?

就在这时,突闻姬云刹张狂大笑:”月无缺,你这下可逃不出本座的手掌心了!哈哈哈!“

他心中一惊,还未反应过来,身边的萧璃已如一阵疾风般自身边不见了!

他脸色微变,略一犹豫,也朝月无缺那边纵身奔了过去。

”无缺!“萧璃一见那月无缺被一根拇指粗细的闪光银索捆住,躺在地上,不由心胆俱烈,急得大叫一声,扑了过去。

孰料姬云刹一掌打来,闪身站在月无缺跟前挡住他,冷眼看着他,冷喝道:”萧璃天师,你想干什么!“

萧璃躲开他那一击,还要上前,却不料被身后人一把抓住,以极低的声音提醒道:”别冲动,你打不过他的!“

他一愣,只得硬生生刹住步子,目光投到姬云刹身后地上的少年身上,她的双眸紧闭,脸色惨白,身上的白衣沾染血迹,被那条闪光银索捆得结结实实,似乎已经晕过去了。她不是很厉害,有上古第一神兽赤焰在手吗?为何还是会被姬云刹所伤?他心痛之极,真的痛恨自己,为什么活了两世,依然这么没用,没办法保护她周全,反而要让她置身危险中受伤害!

姬云刹看他望着自己时眼中闪过的敌意,不由眉头一皱,沉着脸喝斥道:”萧璃,你与这玄宗奸细是什么关系?“

他这句话是对萧璃说的,可是那双阴戾的眼睛却是紧盯着姬无欢,透出森寒冷意。

他生性多疑毒辣,最恨人背叛自己,此刻见萧璃神情可疑,顿时对他起了疑窦之心。原本他就对萧家老少两大天师不满,因为萧家天师父子二人太过古板,极少按照他的心意行事,却对姬无欢亲近的很,而且最近他也接到密报,说萧家的萧璃与萧然经常与月无缺等人在一起,关系似乎不错,这更让他对萧家不满,也叫他起了拔除萧家之心。只是萧家是奉圣的开国之族,根基深厚,要想拔除也不是一朝一日的事,所以他暂时只得忍着。虽然姬无欢是他命封的少尊,未来帝尊接班人,可是这个儿子的性格太过深沉,心计也深,让他难以把握,私底下还结党营私,就连御龙使那十个老家伙,现在也都站在姬无欢那边,对自己阳奉阴违,这也叫他痛恨不已,可是一时却没有办法。

姬无欢虽然年纪轻轻,但在奉圣的声誉却很高,身后又有萧家,卓家和凤家三大家族和十大御龙使支持,那十个老家伙虽然人老了不中用了,可是他们到底是奉圣斗者中的老人,不但德高望重,身后的追随者也很多,无论动哪一个,都是牵一发动全身,所以他对姬无欢是既痛恨又忌惮,心底还起了极重的嫉妒之心,他原本以为自己才是这奉圣第一人,却不料自己的儿子比他更为出色,这么快就拉拢了那么多人心,让他有种被孤立的感觉,这叫他对姬无欢由原先的喜爱变成了怨恨,他还没有死呢,儿子就开始拉帮结派准备坐他的位子了,全然不将他放在眼里了,哼!这就别怪他不念父子之情了!

萧璃咬紧下唇,压抑着心中的愤怒与痛意,没有吭声。姬无欢不着痕迹松开他,对上姬云刹眼里的森寒,不由微微一愣,随即很快掩去,微笑道:”父尊别误会,这月无缺诡计多端,儿臣差点就着了她的道,儿臣和萧璃此来是想确认她是不是假意被俘,想对父尊行刺,现在看到捆住她的是龙筋索,儿臣就放心了。恭喜父尊,今日擒得了玄宗一员后起大将,若是玄宗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不会再敢轻举妄动的。“

姬云刹在他们两人脸上冷冷扫视两眼,这才缓和了脸色,冷哼一声,说道:”烈冰神龙的困龙索,乃是上古神物,只要被困龙索困住,就连上古神兽也难以逃脱,更何况是区区一个人胎肉身的月无缺!“这句话说罢,他忽然脸色一沉,目光如刀地看着他们,厉声道,”本座听说你们俩人都与这月无缺有交情,本座现在警告你们,交情归交情,但切不可乱了会寸,再怎么样,你们也只能是敌人,不能做朋友。若是以后再让本座发现谁与他国奸细有交情,休怪本座格杀勿论!“

丢下这句语意严厉的话,他再不理会二人,袖袍一挥,转身冷冷扫了月无缺一眼,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吩咐道:”来人,将月无缺押入黑牢!没有本座之令,谁也不得探视!“

”属下遵命!“立刻有几个金领侍卫应声上来,迅速将月无缺抬入台下一架早已准备好的专门放置囚犯的马车内,由数十名守护着直往帝宫方向驶去。

风倾夜眼睁睁见月无缺被抓走,心中顿时焦急万分,可烈冰神龙的冰封空间竟不是一般的厉害,他努力好久,竟然都无法打破,而凤凰王虽然在他的真气输送下保持着元气,却神情委顿,全然提不起精神,心中不由更加着急。就在这时,眼前突然闪过一道刺目白光,他迅速闭上眼,又立马睁开,立刻大吃一惊,就在他闭眼的一瞬间,眼前的境象竟然由原本混乱的天章台变成了一片冰封雪地!

就在他惊诧万分时,烈冰神龙的声音适时在他耳边响起,响彻整个四周:”念你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天才,我烈冰今日就放你一马,这里是锁龙雪山的幻境,若是你和凤凰王能找到出口从这里走出去,冰封空间自然就会破解,否则,你们将一辈子困在这里,直到死去。好好努力找出路吧!哈哈哈!“

烈冰神龙的笑声在整个雪山回荡,风倾夜又急又气又怒,忍不住张口骂道:”真是该死!“

烈冰神龙的笑声却就此消失,再也听不到一阵声响,只闻雪粒簌簌落地的声音。

凤凰王轻鸣两声,缩紧翅膀紧挨着他摩挲着他的手。他伸手摸了摸凤凰王的头,想到月无缺被擒,以姬云刹狠毒的手段定然不会轻易放过她,不由更加心急如焚。

朝四处张望了一下,料定烈冰神龙真的走了,他这才不得不无可奈何地在这一片白雪茫茫的山上艰难寻找出口。

姬云刹擒住了月无缺,心中简直是畅快之极,吩咐站在一旁看热闹的姬无风处理剩下的事,便在一众金领侍卫的护拥下离去,走时根本看都未再看姬无欢一眼。

姬无风见父亲当众冷落姬无欢,却对自己表现得十分亲厚,心中不由得意洋洋,走到姬无欢跟前笑嘻嘻说道:”太子哥哥,你看你,惹父尊生气了吧,那月无缺虽然是个极品美人,可到底是敌国奸细,你就算是喜欢她,也不能这样明目张胆乱来啊,看看,终于惹出事端了吧。“

姬无欢冷冷扫他一眼,拉着萧璃与他擦肩而过,临行前,意味深长看了与他站在一起的月魄一眼。

姬无风也不着恼,还在后面略带讥诮地说道:”太子哥哥,我劝你还是把卓岫儿给娶了吧,她不但才貌双全,又自小便对你痴情一片,你们俩人站在一起,才是真正的天生一对呢。“

姬无欢依旧不理不睬,直接与萧璃走人了。

”哎,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呆子,空长了一副风流迷人的外表。“姬无风嘀咕道,回头见姬城皱眉站在一边看着姬无欢的背影,脸上浮现出一丝同情之色,立刻收了脸上的嘻皮笑脸,板着一张脸对姬城喝道,”姬城,你站在那里发什么呆?没听到本殿下叫你吗!“

平时里这个家伙只知道屁颠颠跟在姬无欢身后,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今日可找着报仇的机会了。

姬城的眉头皱得更紧,却还是走了过来,给他行礼,用硬邦邦的声音问道:”殿下叫属下有什么事?“

姬无风立刻两眼一瞪,一指台上台下,冷笑道:”怎么,你瞧不见台上台下现在是乱成一团吗?身为宫里的侍卫统领,怎么连这点眼头都没有!还不赶紧将这天章台上台下清理干净!“

姬城心里极为讨厌这位帝宫里整日只知道吃喝玩乐游手好闲颐气指使的小霸王,平时里都懒得看他一眼,今日却只得忍气吞声:”属下遵命。“

他正欲退下,谁知姬无风又道:”本殿下还没吩咐完呢,你敢走?“

姬城只得压下胸中怒气,恭声问道:”殿下还有何吩咐?“

姬无欢神秘一笑,朝他抬起了自己的右脚:”本殿下的鞋子刚才不小心弄脏了,你来给本殿下擦擦。“”

姬城闻言,袖袍中的手不由握紧,看着那张讨厌的笑脸,终于弯下腰,单腿跪在地上,抬袖给他擦拭起来。

姬无风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得意一笑,伸手拍了拍身边一直沉默不语的少年的肩膀:“月魄表弟,你在想什么?怎么一直不说话?”

月魄收回一直望着押着月无缺的那辆马车离开方向的目光,悠悠说道:“没什么,只是替你感到高兴而已。”唇角却勾出一抹奇异的笑意,月无缺,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会这么轻易被抓?别人相信,我月魄可不信。这事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我倒要瞧瞧,你到底想搞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