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09章

第109章

押着月无缺的马车以极快的速度向帝宫驶去,跟随押送的侍卫都是姬云刹精心培训和挑选的帝宫金衣暗卫中的绝顶高手,个个身怀绝技,身手不凡,此刻全都一脸肃然警惕地跟在马车两侧,眼观八路耳听四方,一来以防有人前来行刺劫人,二来防止月无缺逃跑。虽然这辆马车是姬云刹命人特制的关押重要囚犯的马车,明为马车,实为囚车,因为它的外表是辆普通马车,但却内里有乾坤,里面机关重重,除了姬云刹和他的亲信,再无人能轻易打开,但月无缺着实太厉害,连姬云刹都对她心生忌惮,所以他们这些暗卫不得不更加警慎行事,在将月无缺关进帝宫禁地黑牢前,他们绝对不能够轻率大意。

月无缺躺在马车内的车板上,悄然睁开了眼睛,那双如墨玉般灿亮夺目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得意沉稳的笑意。

她微微垂头,看了看自己被困龙索捆得像个粽子一样的的身体,再瞧瞧距离自己身体四周只有半寸处的皆闪烁着莹蓝光泽的巨刺钢板,不由笑着摇了摇头。那巨刺上的幽幽蓝光一看便知是涂了剧毒的,若是不小心碰上,恐怕小命休矣。再看这马车内车壁四周,包括头顶和身下的车板,都有无数个细如绣花针的小孔,仔细一瞧,便可瞧出那每个孔里都安放有一根细如牛毛的毒针,若是自己不小心触碰机关,一样会落得个见阎王爷的下场。由此可以看出,姬云刹对自己有多重视,身为一国位高权重人人尊奉的帝尊,竟不惜连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使了出来,招招要命,可见此人心机之深沉,心思之歹毒。

她略略动了动手脚,只觉绑得严实之极,就算她催动内力,那困龙索依然纹丝不动,可见结实得超过这世上任何一条绳索,果然不愧为世上难得一见的仙器。

而且这困龙索表面看起来同一般的绳子无二样,实际上却宛如用千年寒冰制成的冰索一般,一捆在身上,便只觉冰寒刺骨,不过瞬间便觉难受之极。幸好她功力深厚,且有神兽护体,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若是换了别人,恐怕不出一刻钟,便会被这困龙索的冰寒森冷之气冻成冰棍。

只是不知,姐姐和月出情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出什么事情。想到他们,月无缺不由皱了皱眉,她使计故意被姬云刹所抓,实际是想以此进入帝宫查探兽园之处,怕月如霜他们知道了担心,所以并未告诉任何人,如今他们亲眼见自己被捉住,想必很着急吧。她得尽快想个办法知道他们的去处,并告诉他们自己的境况才行。

正想到这里,眼前突然红影一闪,一道红色的幻影突然凭空出现在她眼前,看那俊美不凡的容貌与身姿,不是赤焰还是谁!

她心中一亮,有了,赤焰和青滟二人都可自由行动,正好叫他们去探知月出情等人的消息。

她还未开口,只见赤焰看见她被捆住的情景,两道俊眉微微一拢,清亮的目光中带着疑惑不解,施了个结界将外界隔离在外,这样无论他们说什么,外面的人也听不到,这才问道:“主人,你没事吧?我不明白,以你我之力,那姬云刹和烈冰神龙就算是联手,也根本动不了你,你为何要假装被他擒住?难道主人有别的计划不成?”

月无缺墨黑的眸中闪烁着一丝笑意:“我这么做自己有我的用意,你以后就知道。对了,这困龙索你可有办法解开?我刚才试着运功,却没想到无论我用多少内力,都拿它没有办法。既然你与烈冰神龙是兄弟,应该了解他的神器功能。”

赤焰俯下身,右手轻轻拂过月无缺身上的困龙索,眉宇间掠过一丝无奈,摇头道:“抱歉主人,这困龙索原本就是烈冰神龙为了对付我而制造出来的,他生性高傲自负,却也有些天才之能,特别是在制造神兵利器方面,很有些天赋。虽然我的神能神技修炼得比她强一些,但在兵器方面,却远远不如他。当我知道他特意制造了困龙索来对付我时,我也曾偷偷研究了这困龙索好久,却一直没有找到破解之法,以前我和他斗过无数次,若不是我溜得快,险些就被他的困龙索给拿住了。不过,”顿了顿,他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愧色,“这困龙索,主人之所以破解不了,完全是因为与我契约的缘故,只要是与我赤焰金龙契约的人,就会同我一样受这困龙索的限制,若是旁人,则无须多厉害,只要有主人一半的功力,就能破解。不过主人也不必担忧,我虽然解不开这困龙索,还有麒麟神兽呢。等他突破封印,要破这困龙索就是轻而易举的小事了。”

月无缺这才记起青滟早就归入自己体内,却不知为何一直没有动静,而且赤焰刚刚说青滟正在突破封印这句话也令她不解,正待凝聚神识探知青滟的方位,赤焰像看透了她的心思一般,又接着说道:“主人不必担心他,他此刻下在打座运功,估计不久便能冲破体内的封印,恢复以往的神能回归正常了。”

听到青滟能恢复以往的神能回归正常的消息,月无缺心里不由一喜,此时她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若是青滟能回归正常,那对她无疑是一个很大的帮助。可是很快她又皱眉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青滟神智和神能被封印,连萧然都说,要让他恢复到原状困难太大,他自己现在又有何能力自己冲破封印?”

“这就得归功于金蝉蛊和主人的神能晋级了,主人今日连晋两级,青滟的神智便恢复了二成,再加上金蝉蛊感知到青滟的存在和他的变化,也在同时催动激发之力,激发青滟体内沉睡的神能,助他冲击封印。有金蚕蛊从旁协助,只要青滟能加把劲修炼,很快就能突破体内的那道封印,恢复往日神风。”

“这倒是件可喜可贺的事。”月无缺点点头,“只是,那金蚕蛊据说是至圣魔物,会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不利的影响?”

赤焰摇头道:“无妨,区区魔物,怎能与神兽相较。只要青滟能突破封印,我和他联手,用神能净化金蚕蛊的魔性,假以时日,定能让它成为助主人修炼神功却无任何不良反应的好东西。”

二人说话间,周围突然一暗,囚车似乎驶进了一条黑暗的走廊上,耳边除了车轮在大理石走廊上轧出的声音,便再也听不到一丝其他声响,仿若除了他们的这辆马车,外面便空无一人一般。

月无缺眼睛里有亮光闪了闪,说道:“姬云刹派来送押我的人果然厉害,个个都是顶级高手,不但走路无声,连一声呼吸声都听不到。只不过,这也太奇怪了一点,以我的耳力,不可能听不到他们的心跳声,可是,偏偏是听不到。难道他们不但可以屏住呼吸,还可以控制心脏跳动吗?”

赤焰闻言也觉得有些惊奇:“主人稍等,我出去瞧瞧。”

很快便化做一缕红影自月无缺眼前消失了。没过一会儿,他又出现在月无缺眼前,只是眉头紧蹙,脸上的神情有些惊奇,怪异,似乎他刚才看见了非常奇特诡异的事情。

月无缺察觉到他更让变化,眉头一挑,问道:“怎么了?莫非这些侍卫有问题?”

赤焰点了点头,神情沉重,缓缓说道:“这些侍卫,全都是活死人。”

活死人?这三个人令月无缺眼角一跳,脸上浮起若有所思之色,说道:“活死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赤焰道:“活死人的意思是,外面那些人全都是心脏脉博早已停止跳动的死人,却因为有人在他们的尸体上施了巫蛊牵魂之术,所以他们宛如活人一般能正常行走和思考。而且这件事情,他们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只不过,他们最终只忠于一个人,就是那个给他们施巫蛊牵魂之术的蛊主。”

月无缺被这个消息惊到了,不用想,那个给这些死人施巫蛊牵魂之术的人,定然是姬云刹,这个从他们望着姬云刹那过于狂热崇拜的眼神中便可看出。

她的目光渐渐变得阴沉起来。没想到姬云刹竟然会如此厉害,竟然连死人都能操控和利用,看来他这帝宫之中,定然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也因了这些秘密,肯定还有不少的危险存在其中。

看来,她得加倍提防姬云刹了。这人给她的感觉比魔族魔主冥休还要危险。

又过了约摸一盏茶的工夫,马车终于停下。对面脚步声噔噔噔走过来,冷声问道:“什么事?”

押送囚车的侍卫中一个看起来像首领的面白无须的中年侍卫上前一步,声音冷漠地回道:“属下等奉命押送玄宗奸细月无缺前来黑牢!帝尊有令,将她关进黑牢暗室,任何人不允许探望!若是犯人有所闪失,黑牢所有人陪葬!”

对面那人听到月无缺的名字,似乎惊讶地哦了一声,随即道:“属下谨遵帝尊之令!来人,将囚车推入黑牢!”

月无缺悄声对赤焰交待几句,让他先去察探月出情等人的消息。虽然他因了月无缺也被困龙索困住,但他的神魂却是可以自己出入,便对月无缺点了点头,应声离去。

囚车很快便推入黑牢,黑牢的大门也在这时慢慢被关上,两扇铁门相撞击的声音在这黑牢里传出很大的回音。

“拿**香来。月无缺可是个厉害角色,咱们得小心应付,若是不小心出了差错,咱们都得掉脑袋!”先前说话那人声音冷厉地对旁人吩咐道。

“是,头头。”有人应道,很快马车的车窗帘子被掀开一角,一枝碧玉的竹管穿了过来,随即,一股迷人的香味立刻在马车内弥漫。

月无缺早就屏住了呼吸,耳朵却在机警地听着周围的动静。外面似乎有好几个人,还好都能听到心脏跳动和呼吸的声音。虽然她并不惧怕那些活死人,但与活人打交道总比与那些活死人来得强一些。

碧玉竹管在向马车内吹进迷香后,便退了出去。

“听说月无缺在外面时已经被烈冰神龙用困龙索捆住,现在咱们又给她使了迷香,任她再如何厉害,也没办法逃脱了吧。”有人说道。

那被称为头头的人白了他一眼:“听你这话的意思,莫非是想见识见识月无缺的厉害?”

那人赶紧笑道:“哪里,我是什么人物,怎敢与月无缺相比较?我不过是好奇这么厉害的人长什么模样而已。”

“行了,想看就看吧,听说她契约了两只上古神兽,我也想看看这个厉害小子到底是何模样。”那黑牢头头也笑了起来。

月无缺立刻闭上了双眼,继续装晕。

接着,一只红黑粗壮的大手打开了紧闭的马车车门,露出一张圆圆胖胖又黑又丑的老脸来。

他屏住呼吸,小心翼翼探进头来,目光落在躺在车板上,浑身绑得跟个粽子似的少年脸上,不由一呆,目光中浮现震惊之色。但是很快,他便将那震惊之色敛去,回头对身后的伙伴招呼道:“你们快来看,这小子竟然长得比咱们少尊还要出色!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听说已经契约了两只神兽,当真是个妖孽般的人物。”

身后的几人立刻都附了过来,盯着晕过去的月无缺打量,个个都露出惊讶的神情。

“这么个漂亮的妖孽天才,被关在黑牢真是可惜了。”好一会儿,那黑牢头头叹息似地说道,“行了,你们也别看了,赶紧把她关进最里面的那间暗室吧。若是被外面的人知道就不好了。”

很快几人便将月无缺抬进一间暗室,那间暗室顶头上挂着一根铁索,黑牢头将那根铁索放下,锁在月无缺身上,然后又将她放进一间布满锋利倒钩刺的只能容一人独坐的牢笼子里,再用铁索将月无缺固定成坐着的样子,只留脖子以上露在外面。若是她不小心动一动,便会碰到牢笼周身的锐利的倒钩刺,很容易便会被钩走一块肉。再加上这些倒钩刺上也是涂了毒药的,若是不小心沾上,便会全身又麻又痒又疼,那种滋味简直是生不如死。

月无缺待这几人锁上暗室的门出去后,这才悄悄睁开眼睛,打量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