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10章 神秘老头

第110章 神秘老头

只见这间暗室不大,四周全是用坚钢铸成,固若金汤。屋内一股潮湿腐朽的味道,闻之令人作呕。

一片漆黑之中,只余月无缺一双灿若星辰的双眸在黑暗中煜煜生辉。

她微微扭动了下脖子,小心的不去触碰到牢笼里面安装的毒刺。这样别具一格的牢笼她活了两世还是头一见见到,看来姬云刹手下定有一个精通机关算术之人,只是这人心思不乍样,否则也不会将自己的聪明才学用在这等毒辣暗算之上。

不过,任他设计的这个牢笼再厉害,也难不倒她。

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背后一丈之处的墙壁被人轻轻叩了两下。

她立刻竖起了耳朵,眼中掠过一丝警惕之色。

叩了两下后,那声音便停了。隔了一会儿,叩击声又起。同样是两下之后便停。

月无缺不动声色听着,并不理会。

又叩了几次后,那人终于忍不住了,在墙壁那头小心翼翼轻声问道:“喂,那边的小子,你师法是已经死了?”

听那声音苍老沧桑,月无缺判断,那人年纪应该已有六十六七,却不知他的身份和找她的意图,月无缺故意装作不知,又闭上了眼睛。

“欠揍的臭小子,你当我老头儿不知道你一直在装晕吗!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老头儿!”那人再度出声,悄声骂道。

月无缺忍不禁微微勾起了唇角,还未笑毕,忽觉耳边一阵极细微的风拂过,猛不防头上不轻不重挨了记暴栗。

“臭小子,让你装,我老头儿可不是那欺负的!”那人一招得手,得意地嘿嘿笑道。

月无缺朝天翻了记白眼,无奈地苦笑道:“老头儿,你是不是太不讲道理了,明明是你欺负我才对!”

她一边说,一边不动声色寻找那老头儿的藏身之处。

那个声音绕在她耳边嘿嘿笑道:“谁叫你小子不理人的。别找了,只要我老头儿不想显身,谁也别想找到我!”

没想到这老头儿竟然能猜中自己想什么!看来这神秘的老头儿定然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月无缺心里微微一惊,面上依旧波澜不惊地笑道:“怎么,你不敢在人前露面吗?莫非你长了三只眼睛或是两只鼻子,丑得无法见人?”

“我呸!你才长了三只眼睛两只鼻子居得无法见人呢!”那人闻言立刻怒了,又是一记爆栗在月无缺头上敲下,这回的手法比上回重了许多。

月无缺怎会让他再度得逞,聚集真气于头顶,将他的爆栗挡了回云。

那人立刻惊奇地道:“哎呦,没想到你这小子有两下子,身上的内功如此深厚,既然你这么厉害,又怎么会被姬云刹那不要脸的贱人给关到这黑牢来了?”

“像前辈这样武功高绝经验丰富的高人都有可能失手于卑鄙小人,我一介区区小子,江湖经验又不足,自然也会失手了。”月无缺针锋相对,悠然说道。

那人闻言似乎愣了愣,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好个牙尖嘴利的小子!被关到这隔绝生死不见天日的黑牢还能如此镇定沉着,妙,妙,果然是一个妙人儿!哈哈哈!”

月无缺眼珠转了转,眸中浮过一丝狡黠之色:“咱们彼此彼此而已。只要前辈呆得住的地方,小子我自然也呆得住。不过,前辈你非要这样和我说话吗?为何不敢露出真身来让在下瞧瞧你的庐山真面目?难道真的长得像怪物吗?就算像怪物也没关系,在下的心脏承受力可是一流的,而且绝对不以貌取人。”

那人一听她这句话又不高兴了:“呸呸呸!你个嘴损的臭小子,你才是怪物!你全家都是怪物!我老头儿打小便生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华绝代花见花开人见人爱,人称奉圣第一美男子是也!就连那狗屁帝尊姬云刹,给我老头儿提鞋洗脚都不配!”

说完他又重重哼了一声,话语中满是对姬云刹的不屑。

月无缺心思微动,继续笑道:“姬云刹可是奉圣的帝尊,前辈如此辱骂他,就不怕他来找你的麻烦?”

“怕他?”那声音冷笑道,“要怕也是他怕我姬云屏出去了找他的麻烦才对!”他的声音中透着咬牙切齿的浓浓恨意,“若不是他,我的帝尊之位怎会被他个狗贼夺去,我姬云屏又怎会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不但夺了我的位,还将我关在这不见天日的黑牢里,一关就是几十年!这笔帐我一定要和他好好算算!”

月无缺陡然听到他自报姓名“姬云屏”,心中不由一惊,瞬间便猜到了这说话之人的身份。她在奉圣呆的时日虽然不长,却也听过奉圣帝族姬家的一些传说。听说姬云刹上面还有个比他大二十岁的兄长,名叫姬云屏,依奉圣帝族祖制规定,原本老帝尊死后,便由长子继位,所以这届的帝尊应该由姬云刹的兄长姬云屏继任。可是那姬云屏却不知为何,在老帝尊帝弥留传位之际,突然莫名失踪,帝宫那班老臣派人找寻了好久,都找不着他的下浇,最后无法,只得推举老帝尊的二子姬云刹坐上了帝尊之位。

听姬云屏说到姬云刹的名字时话语中流露出的恨意,月无缺暗自猜测,莫非当初他的莫名失踪竟然与姬云刹有关?或者说,就是姬云刹为了坐上帝尊之位,所以设计陷害了他?

却听那声音继续愤恨骂道:“若不是姬云刹那狗贼不顾兄弟之情,在我即将登上大宝之日设计陷害于我,并将我关在这里日日承受人间地狱般的折磨,他以为他能有今日这样的风光么!哈哈哈,姬云刹,你这该死的卑鄙小人,无耻贱人!我姬云屏若是有遭一日能逃出升天,客然也要将你关在这人间地狱,好好尝尝日日被嗜血啃血的滋味!哈哈哈!哈哈哈!”

他越说越疯狂,癫狂的笑迅捷在这黑暗空荡的地方来回荡漾,使这里更增添了几分施展和恐怖的气息!

看来这姬云屏被关了几十年,在精神和**终日饱受愤恨折磨之下,脑袋已经有些不正常了。

月无缺静静地听着姬云屏陈述姬云刹的恶行,发泄心中的愤怒,暗自想道,这姬云杀虫为了一个帝尊之位竟然真的连亲生兄长也舍得下狠手,真是猪狗不如。不过,以他阴毒的性子和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狠辣心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也蛤了能做出来的。

果真是贪欲害人啊!她在心底微微叹息一声,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前辈,莫非姬云刹施加在你身上的是魔族的轮回之术?”

兰若心经上除了记载有魔族的各种修炼**外,还另外记录了魔族的一些盅魅之术和能让人生不如死的惩戒之术,其中最厉害的便数这轮回之术!

以锁魂链锁住被施刑者的肉身和魂魄,使阴灵日日吞噬其肉身,啃得全身只剩狰狰白骨,这种痛楚简直是惨无人道,能令人痛不欲生。再以能肉白骨的白骨针钉在那人右边太阳穴之处,一夜之间便能让受刑者浑身血肉重生,恢复原样。只是,恢复原样之时,又是他受阴灵一寸寸吞噬血肉之苦之时。如此周而复始,日日痛苦循环,当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看来这魔族果然是无孔不入啊!

那姬云屏听到眼前这少年忽然说出“轮回之术”四个字时,笑声陡停,惊讶问道:“小子,你怎么知道魔族的轮回**?难道你是魔族人?”

月无缺微微一笑,道:“非也,我虽然不是魔族人,却也听过一些魔族的术法。这么说来,姬云刹与魔族也有勾结?前辈之所以不肯现身,可是此刻全身血肉已被那魔族养的阴灵啃噬殆尽,惨不忍睹?”

姬云屏闻言,沉默了一会儿,才苦笑道:“你说的不象牙,我老头子此刻除了一张脸完好无损外,身上的其他地方全部都被啃得一寸肉都不留了!可叹我姬云屏原本是美男子一枚,如今却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真真是气死人了!”

月无缺听得眼角抽了抽:“老头儿,你是不是太自恋了?既然已经落到这般惨状,你怎么还有心情关心你的外形?难道在你眼里,外形比什么都重要吗?”

姬云屏听她由“前辈”的尊称又变回了“老头儿”,却并不生气,反而笑了:“小子,说话够直爽,我喜欢!对了,你是因为什么被那狗贼关在这黑牢的?”

月无缺悠然道:“你既然知道他是个卑鄙无耻的狗贼,自然知道,他若想陷害人,并不需要理由。倒是对你,我好奇的很,你现在到底藏在哪里?为何我只听得到你的声音,却看不见你的人?”

姬云屏道:“你真想看我?也不怕吓着你!”

月无缺道:“我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老头儿吗?”

姬云屏又大笑起来:“好,你想看,我就让你看看!看完了,你可得帮我从这里逃出去!不许推辞,我知道你有这个本事!”

月无缺奇道:“老头儿,你怎么知道我有本事救你出去?你没看见我现在自身都难保了吗?”

姬云屏哈哈笑道:“你休想糊弄我老头儿!虽然我现在被困在这里寸步难行,但我的眼睛可是雪亮的!就凭你契约了两只上古神兽和金蝉盅,你就能上天入地,万人难敌!依我看,如果不是你自愿,姬云刹根本没办法这般轻易抓住你!”

月无缺微怔,随即脸上露出笑容:“没想到你这老头子的眼睛可真毒!好,我可以救你,可是你也必须帮我做一件事。”

这姬云屏竟然能一眼看穿她,果然不是等闲之辈!看来,若是姬云屏被放出去,这奉圣就会有场好戏看了。

“没问题!只要你能救我出去,让我杀了姬云刹那个狗贼,无论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你!”姬云屏一口答应道,“你可看好,我要现形了!”

话音将落,月无缺眼前的墙壁无声无息地自动打开,然后翻转过来,在那面墙壁之上,赫然出现一副四肢都被银色锁链锁住的森森骨架,看着甚是吓人!

饶是月无缺见多识广,蓦然看见这副吓人的白骨架子,也忍不住倒吸了口气。目光再往上移,只见那骨架的脖子上,挂着一个偌大的头颅,只是那颗头颅披头散发,胡子邋遢,和头发长在一起,看上去就像一团乱糟糟的肮脏毛球,哪里还有人的模样!

那人头动了动,鼓嘴使劲吹了口气,立刻将搭住整个脸庞的头发吹到头顶,望着月无缺嘿嘿笑道:“怎么了,小子,是不是吓着了?”

月无缺镇定下心神,笑道:“哪里,我不过是在回想你原来的模样罢了。我相信,只要前辈从这里出去后好好梳洗一番,定然又能恢复往日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模样。”心下对姬云刹的狠毒又有了几分认知。

姬云屏叹了口气,道:“你不用安慰我,虽然我老头子几十年没有照镜子了,可是也想像得出来自己现在是什么鬼样子。若是我现在突然看到自己的模样,肯定也是要吓一大跳的。”

他竟然在安慰月无缺。月无缺心中有些微的感动,这个老头儿说话虽然有些疯颠不着谱,可是却是个直爽性子,虽了解不深,凭直觉她却知道,他定然是个良善的性子,与那姬云刹简直是南辕北辙。

那姬云屏又问道:“小子,你可有什么办法救我出去?我老头儿现在可全靠你了。”

月无缺道:“你放心,我既然敢答应救你出去,肯定会信守承诺。只不过,我有些不明白,你被关在那后面,怎么出来的?难道姬云刹没有设机关吗?还有,这黑牢里也有些人,就没有人发现你的存在吗?”

姬云屏下巴一扬,一脸不屑地道:“姬云刹的确是设了精妙的机关将我关在那墙壁后面的密室里,可是他那猪脑子怎么比得上我的。我稍稍一动脑,便识破了墙壁上的机关。至于其他人,哼,我原本是奉圣的第一美男子,奉圣帝尊的继位人,如今变成这般狼狈丑陋的模样,要是被其他认识我的人瞧见,还不笑死了!我才懒得把现在这副鬼样子露给别人看呢。”

月无缺闻言翻了记白眼,直接无语了。合着您是睢我面生,没有瞧过你以前的美貌模样,不会笑话你,才和我打招呼的!

姬云屏有些尴尬地轻咳道:“我知道,你想说,如今我早点让别人知道我的存在,说不定会早些被人救出去,不必受这些年的苦了。可是,你不知道,我心里其实是怕,是怕她看到我现在这副模样,就再也不理我了。”

月无缺皱眉看着他,似乎看到他那脏得看不见肉的脸上浮起一丝可疑的红云:“她?可是你心爱之人?”

姬云屏点了点头,目光变得有些茫然:“我失踪了这些年,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哎,说不定早就嫁了人,将我给忘记了。”

原来他不敢在人前露面的主要原因是这个。月无缺摇了摇头,真是个可悲又痴情的男人。

她正待再问,忽然敏锐地感知道,外面有极其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处及近。还未开口提醒姬云屏,他却忽然压低声音道:“是姬云刹来了!我先进去躲一躲,以免被他发现了。”

他在这黑牢被关多年,手脚被束缚住,倒练就了一双好眼力和极其敏锐的耳力,再加上这里一向只有姬云刹来看过他,所以对姬云刹的脚步声,不用耳朵听他都察觉得到。

话音未落,那扇墙壁已经以飞快的速度又翻转回去,与整个墙壁合为一体,仿佛从未动过一样。

月无缺听着那渗人的脚步声缓缓而来,也不动声色闭上眼睛,心中暗自猜测姬云刹的来意。

------题外话------

先前某意和大家说过了,某意怀小宝宝了,所以更新一直为断续续,咳咳,现在要说的是,某意的预产期是这个月31号,还有四五天就要生了。生了之后还要坐一个月的月子,这更新本来就是问题,现在更是问题了。编辑说六天必须一更,可是我怕我坐月子更新不了,所以可能会请一个月的假。耽误了大家这么久的时间,等生了之后,某意一定会全力更新的。因为那样就不怕小宝宝被电脑辐射了。么么大家,谢谢一直支持某意的亲们!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