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11章 姬云刹的交易

第111章 姬云刹的交易

暗室的铁门带着嘎嘎的轻微声响打开,一条黑色的人影缓缓踱了进来。

他一进来,这暗室里便仿佛被人施了压力般,气温骤然下降。

“快点灯!不点灯尊上怎么察看月无缺的情况!”有人低声对身后人斥道,声音里充满着对上位者的敬畏谄媚之意。

这个声音听在月无缺耳里熟悉的很,赫然正是那黑胖子的声音。

“是。”马上有人恭敬应道,暗室里很快便亮堂起来,却是那人点燃了墙壁边上的一支火把。

“你们都出去。”姬云刹沉声冷淡地说道,声音里透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是。”那几人赶紧应声退了出去,顺便带上了铁门。

姬云刹一步一步慢慢朝月无缺走来,一双如鹰隼般的眼睛阴鸷地注视着月无缺,声音中带着得意的冷笑:“月无缺,你别装了,我知道你已经醒过来了。”

月无缺闻言干脆睁开眼睛,笑叹道:“尊上真是好眼力。”

姬云刹走到牢笼跟前,冷冷注视着她:“做阶下囚的滋味怎么样?本座这机关牢笼可算还配得上你?”

月无缺故意看了困住自身的这牢笼一眼,眉头一挑,悠然笑道:“勉强吧,像我这样的少年天才,能让阁下困在这里,是阁下的荣幸。”

“大言不惭!”姬云刹冷哼一声,“月无缺,你现在已经落在本座手中,还是休要狂妄的好!”

月无缺道:“我狂妄,自然有狂妄的本钱,否则,又如何能成为你奉圣帝尊的对手?”

“好,回答得好,果然是初生之犊不怕虎!”姬云刹阴沉沉地笑,“你还真是说对了,换了别人,恐怕本座根本不会看他一眼,更不会费这些心思了。”

“过奖过奖,”月无缺微微勾唇,“既然如此,阁下就不必再费话了,直说吧,阁下费如此心机抓我来,不惜搅了姬无欢的选妻赛,父子不合,到底有何目的?相信必不会是因为我是玄宗奸细这么简单吧!”

姬云刹眼中闪过一道赞赏之意:“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爽快,既然如此,本座也不瞒你了。你可知,他为何偏偏看中你,似乎对你格外喜欢?”

月无缺道:“自然不知,我又不是他肚里的蛔虫。俗话说知子莫若父,阁下这么说,定是知道他对我有什么图谋了?”

月无缺很意外地发现,当她说到那句“知子莫若父”时,姬云刹阴鸷的眼睛中流露出一种讽刺的讥笑。那讥笑虽然一闪而过,却被她敏锐地捕捉到了。想到自己听闻姬无欢虽然才华绝世却并不受姬云刹喜爱的传言,和白日还亲眼所见姬云刹对姬无欢的冷漠和现在的所言所语,她的心中浮起一丝疑惑。

却闻姬云刹道:“虽然他并不想让本座知道,可是本座想要知道的事,就没有不知道的。他之所以选中你,其实是因为端木御龙使的蛇晶球预测到你的未来。你,月无缺,将来会是毁灭我奉圣城的毁灭之神!”

他一字字说道,眼中闪耀着阴森森的光芒。

“所以说,他故意接近我,摆弄这个选妻赛,其实是想设圈套杀死我?”月无缺接口说道。

姬云刹有些奇怪地看着她:“怎么?你明知道他设圈套害你,难道不生气?”

月无缺悠然笑道:“我为何要生气?这个问题我早已想到了。虽然我与姬无欢接触不多,也并不怎么了解,可是我却知道,以他的性子,根本不可能喜欢一个男人,他接近我,绝对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她语锋突然一转,望着姬云刹的双眸煜煜生辉,“只是,在下不明白的是,阁下与姬无欢为父子,为何会告诉我这些?你这样不是拆自己儿子的台吗?”她的眼中闪烁着幽幽的光,“或者说,阁下不惜搅了儿子的计划,将我抓来,是想与我月无缺做什么交易?”

姬云刹脸上露出赞赏的笑容:“果然是个聪明剔透的小子,连本座的用意都猜到了。若是你是我亲儿子,这奉圣帝尊之位,我一定传给你。”

月无缺笑容可掬地说道:“不敢不敢,我月无缺何德何能,能做你姬云刹的儿子,我可不想以后断子绝孙死了没人披麻带孝送终呢。”

她这句话说得极不客气,语气中的讥讽明显之极,再加上脸上那玩世不恭似真似假的可恶笑容,让姬云刹心里一阵恼怒,从来没有人敢用这样的口吻和他说话,这月无缺真是太放肆了!若不是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他真恨不得现在就一掌劈了她!

他深呼了口气,故意忽略掉他刚才说的那番话,继续说道:“既然你是个聪明人,那我就不和你拐弯抹角了。我之所以把你请来,是想与你做笔交易,若是你能答应本座的要求,等本座功成之日,一定还你自由。”

月无缺道:“用这种方法请我来,看来阁下的待客之道还真是特别,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阁下的重囚呢。”

姬云刹冷哼一声:“你这小子太过狡猾,手段又高明,本座自然不得不提防着点。好了,咱们就废话少说了,本座建了一座兽园,这你已经知道,本座就不多说了,本座想让你做的是,交出你的契约神兽和金蝉盅,让它们认我为主人。只要你愿意,本座马上就放了你。”

原来,姬云刹费这么多功夫,打的是赤焰金龙和麒麟青滟的主意。

她转了转眼珠子,不动声色问道:“他们已经与我契约,认我为主,我如何交出他们?再说了,已经契约的兽类,便不能背叛主人另投新主,除非旧主已死,你这样说,是要我自行了断吗?”

“当然不是,本座既然答应还你自由,又怎么会要你的命。”姬云刹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心里暗道,你的小命对我还有用呢,若是你死了,我如何能练成兽尊不死之身称霸天下!等他神功练成,再要她的小命也不迟。

月无缺皱眉想了想,故意叹了口气,摇头道:“我好不容易才得到两只神兽,和那只能加速修炼的金蝉盅,为什么要给你?”她对着姬云刹一笑,“不给!死也不给!”

姬云刹没料到自己费了半天口舌,她竟然会一口拒绝,顿时气得额前青筋暴跳,眼中复又染上怒意:“真的不给?”

“不给不给,就是不给。”月无缺此时说话的口气竟有些像无赖的小孩子。她相信,姬云刹目的没达到,是绝对不敢也不能动她的。

姬云刹握紧双拳,眸中满是冰霜杀意,恶狠狠盯着她:“本座不逼你,你再好好考虑一下,不过,本座的耐心可是非常有限的!给你一夜时间,若是明早你不能给本座一个满意的答复,那就休要怪本座不爱惜人才!虽然本座现在不能杀你,可要用酷刑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还是做得到的!你是个聪明人,相信不会干那样的蠢事!”

说罢,他一甩袖袍,转身离开。

月无缺望着他的背影,脸上浮起讥讽的笑容。

哪知姬云刹走到门口时,忽然又顿住步子,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阴森地笑道:“望了告诉你,你的两位姐姐和几位奸细朋友此刻正在本座的宫殿里做客呢。若是你乖乖听话,本座绝对不伤他们半根汗毛;否则,哼!”剩下的话他没说完,只哼了一声,便大步离开了。

看着那扇铁门砰地一声关上,月无缺心里一紧,难道姐姐他们已经落到姬云刹的手中了?她不是命赤焰去查探他们的情况了吗?怎么现在还没有回来?

正想着,赤焰的离魂就在这时回来了。她赶紧沉入神识,问道:“你查得怎么样了?”

赤焰眉头微蹙,道:“情况有些不妙,赤焰查到,主人的姐姐和那些朋友被卓家二小姐卓岫儿擒拿住交给了姬云刹,那姬云刹也是精明的很,不知道将他们藏在何处,虽然我找了段时间,却依然没有找到他们的下落。”

自己的猜测果然被印证了。月无缺的眼眸不由沉了下来,眸中冷光闪烁。卓岫儿,当真是个不知天高的臭丫头!

赤焰看她有些沉重的神色,又道:“主人,要不我再去找找?”

月无缺思忖了一会儿,却摇了摇头:“不必,姬云刹拿住他们,原就是为了威胁我答应他的条件,所以在我答应他的条件之前,他们暂时是不会有事的。倒是你,离魂这么久,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赤焰见她关切地望着自己,赤红的眸中闪过一道感激之色,笑道:“多谢主人关心,赤焰没事。不过,青滟到现在还没有动静,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去瞧瞧看。”

月无缺点点头,赤焰一个闪身,便立刻消失于她的神识空间中。

月无缺自己也闭上双目,凝神来到神识空间,只觉这里面竟然闷热得厉害,一波强于一波的热浪袭面而来,令她心里一惊,瞅见前面有一团青色的烟影,她赶紧走了过去。才走两步,身后便有人捉住了她的衣袖,赤焰的声音在她耳边急切响起:“主人不可!青滟此刻正是冲关关头,若是贸然过去,很容易令他受惊分神而走火入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