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12章 神秘的蒙面老头

第112章 神秘的蒙面老头

月无缺脚步一滞,眉头紧皱地望着青滟,只觉由他身上散发出的灼热之气更重,担忧说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何他身上流露出的真气这般炽热?”

赤焰道:“主人勿需担忧,青滟乃火麟麟,性属火,再加上金蚕盅也是性属火格,所以青滟的真气中加上了金蚕盅火性,火上加火,属同宗,只会加强青滟的火能,或者会让他脾气变得火爆一些,但并不会有其他大的影响。”

月无缺这才稍稍安心。就在这时,青滟紧闭的双眸忽然猛地睁开,往日黑亮清澈的眸子此时竟然是一片火红之色,眸光凌厉,神情邪魅,杀气四溢!

月无缺心底立刻浮起不好的感觉,赤焰的眼里也划过一丝疑惑之色,嘴里喃喃说道:“青滟的身上怎么会有如此重的煞气?这不应该啊!莫非是我低估了金蚕盅的力量?”

还未思定,青滟忽然仰头长啸,声若海浪狂啸,震得月无缺的神识空间如发生地震般摇摇欲坠!

他那一头原本漆黑如墨长及腰际的长发也在此时忽然根根有如凌刺般烈烈张开,有如一张铺开的网,眨眼之间便变成了火红之色!配上他那同样火红的双眸,邪魅渲染的俊容,整个人看上去妖娆邪肆,张狂不羁!

月无缺看着与先前如小鹿般可爱的少年判若两人的模样,漆黑的眸中染上惊色。

莫非这才是青滟的本来面目吗?

就在她惊疑未定时,忽觉体内猛地腾起一股灼热真气,以极快的速度不受控制地穿行于筋脉之间,那股灼热顿时在月无缺的周身引起一股难以言喻的痛苦!

来不及多想,她迅速运功抵抗,可越是运功,那灼热之气竟然愈强。短短的工夫,她的额头便冒出了密集的冷汗!

赤焰也察觉到她的变化,也不由眸光一变,稍一思忖,心下便明了,一边伸掌放在她的背上运功助她与体内的灼热之气抵抗,一边说道:“主人不必惊讶,金蝉盅除了能提升修炼速度,还有一项技能,那就是大合功,当契约兽冲破玄关晋级时,这股力量也会加注在契约者的身上。因火麒麟和金蚕盅加在一起的火能太过强大,所以主人会觉得难以承受。只要主人挺过这一关,将那股灼热真气引至百汇穴并冲破之,便能将青滟的一半神能继承过来。”

月无缺咬紧牙关点了点头,只觉体内像燃起了大火,使得她的一双黑眸也变成了同青滟一样的火红之色。那火越烧越烈,似乎要将她体内的筋脉尽数烧断。

终于,她忍不住仰头长啸,拼力将那股灼热真气推到了百汇穴处!

耳边仿佛轰地一声巨响,眼前彩光缭绕,月无缺忽觉全身的疼痛都在刹那间消失了,刚才还因疼痛而混沌的大脑一片清明,只觉身体里似乎多了一股充盈的奇异力量,那股力量解除了她身体里的某处束缚,令她有种飘飘欲仙的随心所欲之感。

正又惊又喜时,一个懒洋洋的邪魅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恭喜主人,拥有了我的一半神能。”

月无缺转过身,看见青滟同赤焰站在一起,头发已经变回了原来的墨黑色,只是一双眼眸漆黑中依旧带着一抹火色,显得神秘而又魅惑。

他的模样和气质也发生了变化,若说先前的他是个十七八岁的清新少年,此时的他浑身上下流露出一股慵懒而邪魅的气息,气势强大,叫人不敢藐视。

月无缺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眉头一挑,眼里浮上一抹促狭的笑意:“这就是你原来的模样?”

想不到那个青滟的本来模样生得这般妖孽!若不是她亲眼所见,还真不敢相信。

青滟斜斜一挑眉,眼中生出几分魅色,似笑非笑看着她:“怎么,主人是不是觉得我的本来面目特别迷人?我自己都觉得,恢复本来面目,好像整个人都变得比以前帅许多了。”

月无缺差点被他这句话呛到。

赤焰拍拍青滟的肩膀,笑容可掬地道:“没想到几百年不见,你这自恋的臭屁功夫日渐增长啊。”

青滟弹掉他的手,不悦地瞪他一眼,冷哼着傲然说道:“本尊说的是大实话,你若不肯承认,咱们不妨比划比划,看看是本尊的麒麟火厉害,还是你这条长虫的赤焰火厉害!”

赤焰笑着摇摇头,转向月无缺道:“要比划,等主人脱离危险了,咱们再比划个够。现在主人有事要你去做。”

青滟立刻将目光转到月无缺身上,挑眉问道:“主人有何事要青滟去做?”

他面对赤焰时,自称本尊,态度极为狂傲,可在月无缺面前,却自称青滟,态度也显得恭敬些,赤焰瞧在眼里不由觉得有些好笑,看来青滟这只与自己斗了上千年的桀傲难驯的少年麒麟王终于遇到命中的克星。

月无缺沉吟了一下:“姬云刹这帝宫中秘密修建了一座兽园,你去调查一下,那兽园建在什么地方。”

“区区小事而已,主人放心,青滟一定给你查清楚。”青滟斜斜睨了赤焰一眼,“不像某些位居第一神兽之位的家伙,连姬云刹藏人的位置也找不出来。”

说罢也不待赤焰答话,一闪身便消失了踪影。

赤焰无奈地摇摇头,没想到被封印千年,这只小火麒麟的脾气一点改进都没有,还是这么臭,这么爱跟他斗。

月无缺见青滟离去,又向赤焰问起风倾夜的事。那日她虽然被姬云刹缠得不能脱身,却也看到他似乎被烈冰神龙给困住了。

赤焰便告诉了她风倾夜和凤凰王被烈冰用冰封幻影雪山困住的事。

月无缺皱眉道:“他们不会被难住了吧?”

赤焰含笑说道:“主人放心,烈冰虽然现在听命于姬云刹,却并不表示他就是个坏人,他的本性还是善的,只是性格太过死板,有点不分是非,无论是谁,只要是他承诺的是,便绝对会做到。我与他是同胞兄弟,对他还是有些了解的。他不会太过为难风倾夜的,只不过是那凤凰王一出场便威风了一把,所以想压一压它的威风。此刻,估计他们已经离开了冰雪幻影雪山。”

月无缺这才放下心来,又交待了赤焰几句,便退出了神识空间。

牢房外恰好这时有细细的脚步声传来,没一会儿,那铁门便又被人打开了。

月无缺也懒得再装晕,直直盯着门口,看这回来的又是谁。

只见一个黑影蹑手蹑脚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缩头缩脑的鬼鬼祟祟朝门外看,见外面无人,这才放了心,悄悄关上铁门,轻手轻脚朝月无缺这边走来。

月无缺定睛一看,只见这人弓着背,身材看上去不足五尺,看他的穿着和模样,年纪约在五十开外,脸上戴着一副铁制的黑面具,看不清楚具体样貌。

他虽然身材瘦矮,可是行动却十分的迅速,眨眼的工夫,便来到月无缺的牢笼跟前。见月无缺一双黑亮灼灼的眼眸冷冷盯着他,他不由一愣,随即便镇静下来,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她一眼,压低声音问道:“你,真的是月无缺?”

他的声音沙哑低暗,比乌鸦叫还要艰涩难听。

月无缺慢条斯理地打量着眼前这个陌生的驼背老头,想不起来何时见过这样的人物,更不知道他的来意,索性也不回答。他也不介意,又问了一遍:“你真的是玄机殿月家的月无缺?”

月无缺眉头一挑:“正是,阁下是?”

那驼背老头没有理睬她的问话,只用狐疑的眼神盯着她的脸,嘴里喃喃自语道:“长得倒跟那家伙挺像,就是有些不大可能。”

月无缺来了兴致:“有什么不大可能的?莫非阁下认得我?或是家父?”

驼背老头冷笑一声,目光冷冷看着她:“月家的月无缺自出生起便是个筋脉俱断的废物,就算有大罗金丹也救不了她,更没办法让她成为一个能收服神兽的天才!你说你真的是那个废物月无缺,我却一点都不相信!”

月无缺微笑道:“这世上多的是奇迹,你信不信拉倒。我是不是月无缺,与你没有半分关系。倒是你这驼背老头儿,半夜三经跑来看我这个重犯,可是有什么事?”

那人见月无缺笑容可掬的模样,嘴里吐出来的话却极其不礼貌,不由一愣,随即眼中浮上冷意:“好个不知天厚的臭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谁!”

月无缺撇撇嘴:“你是谁关我什么事!倒是你,莫名其妙巴巴的跑来,搅了本少爷的美梦,本少爷还要向你问罪呢!”

“你,你!”那人气得握紧拳头,眼中怒火直冒,想要动手,最后却不知为何突然消了怒气,浮上一丝复杂之色,眼神古怪地看了她好几眼,冷哼道,“没想到月孤城那老家伙还有这等福气,明明是个没出息的废物儿子,如今却变成了个不可小觑的少年英才,倒是我小瞧他了。”

月无缺本就觉得这老头古怪,直觉他肯定与月家有关系,此刻突然听他提到父亲月孤城的名字,心里猛地一动:“你怎么知道家父的名字?你到底是谁?”

------题外话------

某意1号生了个小龙娃,坐月子时期,不能久坐,能坚持一定坚持更新。谢谢一直支持某意的亲们。抱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