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13章

第113章

月无缺本就觉得这老头古怪,直觉他肯定与月家有关系,此刻突然听他提到父亲月孤城的名字,心里猛地一动:“你怎么知道家父的名字?你到底是谁?”

她一双俊目紧紧盯着那个驼背老头瞧,可惜那人脸上戴着一面黑沉沉的面具,根本看不清他的真实面貌,只瞧见那双藏在面具后面的漆黑冷厉的双眼里,莫名地露出一丝迷茫。

那人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盯着她看了好久,忽然叹息道:“与她长得也很像。”

月坎缺隐隐药药猜到,他口中的那个“她”定然指的是自己的娘亲青希,不由追问道:“你与我爹爹和娘亲是什么关系?”

虽然她并不是原来的月无缺,可是继承她所有的记忆,就算不认识眼前这个驼背老头,心里却隐约觉得,眼前这个人在她心里有着熟悉的模糊身影。

驼背老头冷睃她一眼,冷哼道:“什么关系?哼哼,以后你小子就会知道了。”他的声音中似乎带着一丝苦涩之意。

月无缺正待再问,他忽然袖袍一摆,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法,困住月无缺的牢笼竟然咔嚓一声,打开了。

“走吧,小子!这帝宫是个危险之地,不管你来此有何目的,都不要久留,否则,小心丢了你的小命!”驼背老头冷冷说道,转身欲离去。

却不料,眼前忽然黑道一闪,一道劲风忽然直扫他的胸口!

他匆忙刹住步子闪身一闪,只觉脸上一凉,蒙在脸上的黑巾竟被人取了下来!

该死的臭小子!他退后两步,压低声音惊声怒喝,急忙拂袖准备挡住脸。

孰料他的速度快,有人的速度比他更快。只听嗤拉一声,他宽大的袖袍已经被利刃割断,在他错愕的瞬间,只觉背上一麻,便再也动不了了。

望着手执一方黑巾,面带微笑缓缓走来的少年,他心中的惊讶宛如波涛翻涌。没想到眼前这个年不过十五的少年,竟然有如此敏捷如此迅速的身手!眨眼的工夫,竟然能将他制住!这可是他活了几十年,从未有过的事!

“臭小子,没想到你的身手竟如此了得!老夫倒是小瞧你了。”不过瞬间,他已恢复镇定,冷声说道。

“过奖过奖,其实我自己也这样觉得,近来似乎功力又更上一层楼了。”月无缺笑眯眯说道。

驼背老头没料到他竟会顺着自己的话夸她自己,不由一愣,随即鄙夷地道:“你的脸皮真是厚。”

月无缺没有接话,只是定睛看着他的脸,这一瞧,不由微微一惊:“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难道那老头要戴面巾,原来他的那张脸,竟似被划了无数刀一样,布满了一道道蜿蜒丑陋的疤痕,就像爬满了蜈蚣一般,胆小的人见了,说不定会被吓一大跳。特别是自他的左眼斜斜划到右脸的那一刀,刀口特别深,以致皮肉翻起,虽然如今已经结了疤,可是看着仍然是触目惊心,吓人的很。

不过,虽然这张脸望上去破破烂烂,她怎么觉得有些熟悉的感觉?

驼背老头瞧见她眼中的惊讶之色,不由冷哼一声,眸中透出苦涩之色,自嘲地道:“怎么,你也被老夫这张脸吓到了吗?哼,被我这张脸吓到的人也不止你一个了。”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眸中露出复杂痛楚之色。

“那倒不是。对于我月无缺来说,容貌只是一副皮相而已,不足挂齿。我觉得惊讶的是,”她笑得有些促狭,“顶着这么丑的一张脸,你竟然敢出来,也不怕吓死人,真的是勇气可嘉啊。”

驼背老头听到她的前半句话,心里顿时升起慢慢的感动,可是当他听到月无缺的下半句话,立刻差点气炸了肺。

他正欲开口大骂,却不料月无缺忽然咦了一声,说道:“我怎么看你的相貌长得与家父有些相像?”

驼背老头闻言顿时脸色一变,立刻闭了嘴。

“你刚才不是想骂我吗?怎么现在不说话了?”月无缺围着他转了一圈,狐疑地打量着他的神色,“不对,你与家父倒是有三分相像,可是如果去掉脸上的疤痕,倒十足十像另外一个人。”

“老夫长得像谁,关你这小子屁事!”驼背老头冷声喝道,那颤抖的声音却泄露了他心里的紧张。

月无缺没有理睬他这句话,她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一个风华绝代的身影,“月怀容?!你可认得月怀容?”

她盯着那老头使劲瞧了瞧,目光中露出惊讶之色,“没错,你与月怀容简直是生得一模一样,就像双胞胎一样。”

突然听到“月怀容”这三个字,那老头不由嘴唇一抖:“你,你这个……”剩下的话他没有说下去,只是全身突然像被抽干了力气一般,神情疲惫,带着莫名的苦楚。只是,“月怀容”这三个字,他已经许久没有听过了吧!如今从眼前这小子口中听到,心中竟是感慨莫名。

月无缺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这人真是奇怪,为什么听到月怀容的名字就变了脸色?莫非你与他真的是双胞兄弟?如果是的话,按理说,你也该是月家人,是我父亲的兄弟才是,又怎么会被人毁了容,还窝身于这个破烂地方?”

可是,她怎么没有听冷月山庄的人提过自己还有这样一个伯伯?

她心中还有许多疑问想问,可她的话还未说完,那驼背老头突然冷喝一声,一掌向她虚虚打来,身子却猛地向门口闪去。却原来是他自己冲破了被点住的穴道!

月无缺急忙身形一闪,躲过他那一掌,却就是在这一瞬间的功夫,那个老头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门外。

月无缺摇了摇头,看着手中的那一方黑巾:“真是个奇怪的老头。”

此刻她心下已经确定,刚才那个老头定然是月家人,只是,她搞不懂,为何当她提到月怀容三个字的时候,他的神情既像感慨,又像愤恨?莫非他与月怀容有仇?不知道如霜和如冰是不是知道月家有这样一个奇怪的人,等见了她们,她一定得好好问问,他到底是谁。

她收起手上的黑巾,思忖了一会儿,便走到姬云屏所在的那面墙跟前,伸手敲了敲:“老家伙,你可以出来了。”

连喊三声,那面墙依旧没有动静,倒是一声低微的痛苦的口申口今声自墙那面传了出来。月无缺算算时辰,便知是轮回术又在发生作用了。此刻,姬云屏定然在承受那血肉重生之苦。再不犹豫,她一掌打向那面墙,这一掌轻飘飘的仿若无力,没有半点声响,其实威力大极,只一掌,那面墙壁便轻巧地翻转过来,正好看见姬云屏身上的血肉自小腿往上,以肉眼能见的速度慢慢滋长。

姬云屏那张丑陋的脸上满是密密麻麻的汗珠,额上青筋爆起,一脸的痛苦之色。可是,饶是那样疼痛难耐,他也硬是咬紧牙关苦苦撑着,没有吭一声。

“阁下连这种世间难忍之痛也能忍住,真不愧为一条汉子。”月无缺出声赞道,一边抬手在四周布了个牢固的结界,以防有人突然闯进来打扰她破解姬云屏身上的轮回之术。

姬云屏听到她这句话,只抬抬眼皮瞪了她一眼,根本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虽然没有开口,月无缺却从他的眼神中看懂了他的意思:“也对,虽然你有时候难受得恨不得自杀,可是这法术竟让你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我说的对吧?”

姬云屏两眼顿时露出凶光,恶狠狠瞪着眼露促狭的月无缺。他已经生不如死了,那个该死的臭小子还在那厢以言语消遣他!真是可恶之极!若不是他身体受制,又有求于她,他发誓一定拔了她的舌头!

“好了好了,本公子就不打趣你了。不过,要我救你可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以后终生听我差遣,否则,呵呵,这天底下可没有白吃的午餐。破解轮回之法可是要费我无数功力的。”月无缺收起一脸的笑意,认真说道。

姬云屏想也不想就点了点头,只要月无缺能让他恢复自由之身,就算让他以后给月无缺当牛做马他都愿意。

月无缺微微一笑,盘腿坐于地上,双手合什,双眸紧闭,意识顿时进入神识空间。魔族那本至高宝典《兰若心经》,便是被她藏于神识空间。

兰若心经在她的意识中翻开,很快便翻到讲魔族禁咒术——轮回之术那一页。她仔细看下去,翻到第二页,便看到轮回之术的破解之法——红莲咒。迅速浏览了一遍,她已经将所看的东西一字不露地记在脑海里,开始按照上面所述默念起咒语来。

姬云屏望着月无缺的目光中充满惊讶,没想到眼前这小子竟然连魔族的咒术都懂,真的的是不可小觑。不过,他此时心里还是半信半疑,据姬云刹所说,他身上的轮回之术是魔族尊主所施,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真的能解开吗?

------题外话------

某意坐完月子回归了,谢谢大家的耐心等待,后面会恢复的。抱抱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