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14章

第114章

姬云屏屏息望着月无缺,眼中流露出希冀。

只见月无缺默念了段咒语后,她的身体慢慢离开地面,刚才坐着的地方竟然长出了一朵红莲!

姬云屏的脸色顿时瞬息万变,惊诧地盯着那朵红艳如火的莲花,目光中竟流露出一丝愕然和惧意!

“红莲咒!竟然是红莲咒!”他忍不禁失声说道。

据闻红莲咒乃是魔族至高咒术,秘不外传,只有魔族尊主和圣女才能修习,眼前这个少年怎么会?看来,她一定与魔族有很深的渊源。

月无缺闻声心下倒有些诧异,这红莲咒乃是魔族最高咒术,阴毒厉害之极,比轮回术之类的禁咒术威力强大何止十倍,但同时又是那些禁咒术的克星,遵循此消彼长,生生不息的生命规则,随施术者的心术而变化。心善者,则幻化出的红莲潋滟似火,心恶者,幻化出的红莲则红里带黑,透出一股子邪恶的气息。娘亲曾说过,魔族历任的尊主和圣女向来极少施用红莲术,皆因这红莲术有自噬之副作用,如若施用不当,轻则耗费自身大半的功力,重则极易入魔成疯,毁掉毕生修为,或痴或傻,因此魔族虽然历经上千年,但施用过红莲术的,却是了了可数。青希并未跟她细说过,所以她并不清楚。

只是,这姬云屏怎么一眼就能看出她施展的是红莲术?莫非他曾经见识过?

一股股神秘阴寒的黑色气息由底下红莲座迅速钻入月无缺的体内,那是魔宫禁地红莲湖底圈养了不知多少年的死魂战士,正是轮回之术恶灵的克星!

月无缺被那阴冷的气息激得浑身一震,赶紧集中精力念红莲咒术。若是不意分神,被死魂趁机侵入体内,便会走火入魔再难翻身。

姬云屏望着那些黑色的阴寒气息在月无缺的念念有词下形成一张张龇牙咧嘴的恐怖鬼脸,围着月无缺打转,似在听她调令,嘴里还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一股寒意立时由脚底升起,望着月无缺的眼神也变得复杂和幽深起来。

这个少年的真实实力,已经超越了他的估计!

很快,轮回之术又开始反应,啃食他血肉的恶灵又开始争相露面,开始新一轮的分食。

月无缺紧闭的双眸猛地睁开,那双原本清亮黑黝的眸子不知何时竟变成了红莲之色,倒映着烁烁火光,震摄人心之中竟透出一股阴冷的光芒来,双掌猛地向前一翻,厉声喝道:“去!”

那些死魂原本看见恶灵之后便个个露出兴奋狰狞之色,跃跃欲试,闻月无缺下令,立刻朝姬云屏身上的恶灵争相纷涌而去!

暗室内立刻响起一片恶灵凄厉刺耳的哀嚎声,无数死魂战士扑到恶灵身上疯狂撕咬,那场景惨不忍睹,仿若暗狱修罗场一般!

而月无缺身下的红莲之火也在同时向四周漫延,燃烧得更加热烈,诡异!

那些自死魂嘴下逃生的恶灵在红莲之火的包围下无处可逃,只能惨叫着在这片死亡之火中变为灰烬!

姬云屏从未见过这般惨烈而又恐怖的景象,心里是又惊又惧,暗想这红莲术果然是名不虚传。再看那盘腿静坐的少年,一身雪白衣衫衣袂翻飞,翩然若仙。在红莲之火的映射下,一张绝俊的容颜上透着妖异之色,竟给他一种似仙似魔的感觉!

姬云屏心中猛地一颤,还未及思索,却见月无缺突然身形猛地一展,如离弦的箭般朝他飞过来,眨眼间便已在他面前。右手食指一伸,迅疾在他身上画了一个莲形符纹!

姬云屏只觉身上猛地一痛,痛得全身就像要炸开一般,忍不住痛吼一声:“啊!”

全身被恶灵咬烂的血肉竟在这时迅速滋长,很快便长完全,姬云屏满头大汗,身上却陡然一轻,但觉一股极强真气在体内经脉处游走,很快便打通了他这么些年被阻住的全身经脉,令他全身为之一松!

这种遍体通畅舒适无比的感觉他有多久没感觉到了?姬云屏又惊又喜,直恨不得畅快的仰天大笑。

月无缺最后在他胸口画了个浅浅的符纹,待那符纹隐入姬云屏的胸口后,这才收回手,对他笑道:“老头儿,你自由了。”

自由了,他自由了!在这阴森黑暗的地牢困了二十几年,他终于自由了!姬云屏活动了几下手脚,乐得哈哈大笑。

“哈哈哈!没想到我姬云屏也有逃出生天的这天!姬云刹你个无耻王八蛋,你的风光日子终于要结束了!”

笑声未毕,他突然顿住,盯着月无缺,语气关切地问道:“小子,你没事吧?我虽然不懂这红莲术,却知道,施用禁术是要耗费许多功力的。”

月无缺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却面容淡定,拂了拂衣袖,说道:“还好。你只要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就行了。”

姬云屏盯着她仔细查看了一会儿,忽然一掌拍在她的肩膀上,大笑道:“臭小子,你看我姬云屏像个随口承诺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骗子吗?你放心,就冲你救我这一命,今生今世,就算你是我奉圣的敌人,我也不会对你下手。所以,你用不着如此防着我。你我的约定,只要我姬云屏活着,就一定守约守信!”

他说后面那句话时,神情忽然一肃,语气真诚,月无缺的心思被他猜中,也不觉得尴尬,反而坦诚道:“警惕惯了,一时改不过来。”说罢又皱了皱眉头,抱怨道,“不过,臭老头,你能不能把你的熊掌拿开,明知道我施用禁术耗费不少功力,你这一掌还使这么大力,真是太可恶了。”

姬云屏这才哈哈笑着把手拿开,望着月无缺的眼神明显多了丝感慨:“没想到这天底下竟然还有你这样世间少有的天才少年,真是叫人不得不羡慕啊。想当年我姬云屏也是奉圣人人称赞的天才,可是如今遇上你,我老头子可是自愧不如了。要是我也有你这样一个杰出的儿子就好了。”

他一边说一边右手掌中变戏法般拿出一枚玉佩来递给月无缺:“这个是出入帝宫的腰牌,我有一次偷偷从某个人身上摘下来的,相信你能用得着。好了,不跟你多说了,我要赶紧出去打探一下消息,稍后我再找你。”

话音将落,人已经消失在了铁门外。

月无缺看着门口,摇头叹道:“占了便宜就跑,死老头子还真是狡猾。”

她伸掌摊开那枚腰牌,由一枚泛着微微紫光的黑玉制成,上面雕刻着特殊的纹条,玉上面刻着一个金色的“姬”字。

思索了一下,她收好腰牌,就地打坐运功。虽然施展禁术耗费了她不少功力,可是金蚕盅的功效却更令人惊喜,不过短短一柱香的时间,竟然已助她恢复大半的功力。月无缺不由欣喜不已,收了功,便悄悄溜出了地牢。原本想施展隐身术方便行动,可是那又要耗费她不少功力,前方凶险难料,想了想,她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一路潜至帝宫附近,悄逢一队金衣侍卫走过,正往那灯火通明金碧辉煌的帝宫正殿而去。那带队的首领,赫然正是在打擂台上主持的姬城。

月无缺略一思索,打量四下无人,便悄潜至队后,打晕最后那名侍卫,换上金衣侍卫服跟了进去。

到了正殿门口,姬城顿了顿步子,十分威武的抬手一挥:“你们下去吧,好好守着,不要让奸细偷溜进来。”

“是。”身后一片整齐的应答声。

姬城满意的点点头,径直往里走去。正殿里一个人都没有,华丽而空旷,只有退步声在四周回荡。可是走了几步,身后竟然还有脚步声传来,显然是有人跟了进来。他不由皱了皱眉,顿步转身,望着依旧跟在身后的那名低着头的侍卫,冷冷说道:“你没长耳朵是不是?本统领叫你下去,你为何又跟进来?莫非是有什么事?”

他的声音透着冷肃,可那名侍卫却像没听到一般,缓缓抬起头来,冲着他微微一笑。

那张容颜风华绝俊,一身金色侍卫服让她更多了几分尊华与威严。

姬城一眼看去,只觉那张俊脸很熟,稍一思忖,便已记了起来,不由震惊道:“你,你怎么在这里……”

月无缺!她不是应该在暗牢里吗?!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姬统领?”月无缺笑眯眯反问道。

姬城立刻反应过来,迅速握上腰间长剑,一脸防备的盯着她,正欲大声喝令“有刺客”,脑后忽然遭受了重重一击,立刻眼前一黑,软软倒了下去。

月无缺望着击昏姬城的那个人,不禁有些意外:“萧璃?”

她的心微微一动,随即又恢复了平静,眼中升起一丝冷然防备:“你是在这里拦截我的吗?”

萧璃被她眼中的防备刺痛,却来不及解释,一把抓住她的手,急急说道:“这里马上生变,赶紧随我藏起来。”

一边说一边不容分说将她拉入旁边一个小侧门藏起来。月无缺此刻也惊觉地面震动,还有野兽的嘶吼声隐隐自萧璃出来处传来,心里微微一惊,稍一犹豫,便随萧璃走。

两人刚藏起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吼声便响彻整个大殿!

刚才萧璃说这里马上生变,到底是什么变故?莫非,是姬云屏找姬云刹算帐来了?

月无缺心中暗暗猜测着,屏住呼吸透过侧门的缝隙向外面望去。这一看,不由脸色大变,眸中折射出森冷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