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15章

第115章

只见一头身量足有三丈之高的巨大猛兽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出现在她的眼前,一声吼叫,便足以叫这巨大的宫殿动荡不止!

更叫人吃惊的人,这头猛兽竟然长了一张狰狞可憎的人脸!那张人脸上,双眼大如铜铃,其间泛着狼一样的幽幽绿光,充满阴煞杀气。它血喷大口一张,立刻露出里面白森森的尖牙利齿,那利齿上竟然沾满鲜血。

在那偌大的脑袋后面,拖着一个巨大的身体,却是狮子之身,毒蛇之尾,狮背上长满约一丈之长的毒刺!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

月无缺朝它的头上打量,目光不由一凝。那头怪物的头上,赫然立着一个黑袍飘飘身露煞气之人,那人袖手而立,脸上带着阴戾狂肆的冷笑,将他原本有些俊朗的脸衬得格外扭曲。

这个浑身充满煞气之人,赫然正是姬云刹!

在看见姬云刹的那一刹那,月无缺的瞳孔微微一缩,心里突然一亮,莫非那头人面狮身蛇尾的凶猛怪物,就是他秘密圈养的兽人?听说这帝宫几乎没有谁见过兽人长什么模样,姬云刹也禁止谁谈论关于兽人的事情,只要听见,便格杀勿论。他此刻突然带着兽人出来,莫非是这奉圣发生了什么异变,竟迫得他连兽人这样厉害的秘密武器也放了出来?

她心思刚起,便听见萧离用传音入密之术对她说道:“想必这头怪物就是姬云刹所养的兽人了。这兽人是集无论魔兽圣兽及绝顶高手之鲜血于灵气于一体的怪物,无论是攻击力还是嗅觉听觉都格外灵敏,堪称兽中第一,姬云刹已经秘密豢养了它二十余年,其间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它的能力恐怕已经趋于魔化,非常人能敌,就算是神兽,恐怕也不能轻易制服消灭它。”

月无缺只觉右手被一股暖意包围,这才惊觉,萧离,也可以说是何玉绦,正紧紧握着她的手。她的身体微微一僵,随即迅速抽出自己的手,用传音入密冷淡回了他两个字:“多谢!”

何玉绦悄悄握紧自己空了的左手,缓缓望向身边少年俊美的侧脸,唇角扯出一丝苦涩的笑意:“不用谢。”

月无缺却再不理他,聚精会神观看大殿内的情景。

就在这时,大殿外面巡逻的的侍卫队和隐藏的暗卫急速过来察看,却不料一眼看到一只可怕的人面狮身的怪兽,饶是他们艺高胆大,也不由被这从未见过的怪兽吓了一大跳,甚至有胆小的吓得惊叫出声,身子发软倒在地上,更有甚者吓得飞快向外逃窜。

“一群没用的废物!”姬云刹一见,立刻双眸一觉,怒骂道,“本尊养你们都是吃干饭的吗!帝宫溜进了刺客你们都一无所觉,你们活着还有什么用!孽鹏,替本尊去杀了这群脓包饭桶!”

那头人面狮身的怪兽立刻怒吼一声,狮身上竟然极速长出一对巨大的翅膀,虽然身躯宠大,但它行动起来速度却快得惊人!姬云刹一声令下,它立刻如离弦的箭一般朝着门口那堆侍卫冲去!

那些金衣侍卫闻言立刻都脸色大变,见那怪兽张着血喷大口飞快扑过来,吓得拼命往外逃,一边逃一边喊救命。只可惜,他们的速度根本比不上眼前这个怪物,巨大的翅膀一扇,偌大的蛇尾一扬,便扇倒一大半,巨大的身子嘭地一声,重重落在地上,将大殿门口堵得严严实实。

“啊,救命啊!”

“帝尊饶命啊!属下……啊……”

不过片刻工夫,殿内那些躲闪不及的已经被怪兽孽鹏给嘎巴吃掉了大半,满头满脸的血,原本就狰狞的模样显得更加恐怖可憎!

地上落满了血迹和断肢,还有一些侍卫被这样血腥的场景吓得瘫软在地上,根本就动不了,只会一个劲高呼:“帝尊饶命!帝尊饶命!”

还有的干脆一翻白眼,晕死了过去。

姬云刹看着眼前的血腥场面和那些平时神气活现的金衣侍卫们惊恐害怕的脸孔,阴戾的脸毫不动容,只冷冷一哼:“没出息的家伙!真是脏了本尊的眼!”

真是个残忍的杀人魔!月无缺在心里冷嗤一声,本来想出手的,可是忽然又改变了主意。能逼得姬云刹将兽人放出来对付,那个刺客一定身手了得,说不定此刻还暗藏在殿内。不知这个刺客,会不会是姬云屏?

她忍得住,萧离却忍不住了,身形一晃,便要跃出去。虽然他前世上过战场杀敌,也见惯了血腥场面,可是这样惨无人道的屠杀却是头一次见,任他心肠练就得再冷血,也不能对止无动于衷。却不料,月无缺眼疾手快扣住他的手腕,制止他出手。他想挣开,月无缺却转过头来,递给他一个极严厉的眼神。

他心中一悸,再看那张已经扭过头去的侧脸,心神立刻乱了。

月无缺果然猜得没错,她刚制止住萧离,姬云屏狂怒的声音已经在大殿内响起:“姬云刹,你这个黑心黑肝的畜生王八蛋!奉圣帝尊之位传给你,就是让你这样来糟蹋奉圣子民的吗!”

吼声未落,一股股强劲的斗气立即如狂风暴雨般打在正嘎巴嘎巴津津有味咬着人骨的怪兽孽鹏身上,连着姬云刹也被迫飞离开孽鹏身上。

孽鹏突遭偷袭,痛得仰头长吼:“啊轰!”双眸中喷出愤怒火焰,吐掉嘴里的带血的骨头,前身一低,巨大的翅膀扬起,以极快的速度朝出现在大殿的姬云屏冲去,浑身的杀气顿时压迫着这大殿内的所有人!

姬云屏也知晓这头怪兽的厉害,不敢轻敌,迅速闪躲开它的攻击,趁机又是攻出闪电般一击。可是,他出手虽快,那头看似笨重的孽鹏竟然闪躲得更快,并且一尾巴扫过来,竟生生将姬云屏发出的斗气打了回去。

姬云屏倒吸一口气:“好厉害的家伙!”险险避开之后,看着张牙舞爪蓄势待发的孽鹏兽,再不敢轻意出手。只是一想到姬云刹那个卑鄙无耻的家伙竟然用无数奉圣的人命和圣兽养了这么一个残暴的怪物,心头就怒火直贯头顶!

姬云刹的笑声这时在大殿内响起:“哈哈哈,大哥,你是不是也觉得,本尊养这头孽鹏兽所花的几十年心血没白费?不是本尊自夸,就算是上古神兽,也不敌我这孽鹏,哈哈哈哈!”

姬云屏怒声喝斥道:“畜生!奉圣祖宗的基业就是这样让你白白败坏的吗!奉圣子民的性命就是这样让你拿来开玩笑的吗!你忘记了父尊临终前对我们的训戒吗!你败坏祖业,滥杀子民,残害兄长,勾结魔族,简直是猪狗不如!”

姬云刹面对他的严厉指责,却是不以为然,轻笑道:“大哥,你莫要忘记了,咱们父亲大人的皇位也是他从他自己大哥的手中夺过来的,不但如此,父亲还杀光了他的妻儿和其他的兄弟,否则,这姬家皇室也不会只留下我们这一支和一些附庸的小族支。我之所以这样做,也是跟父亲大人学来的。你学不来,只能说你没出息。”

姬云屏气得浑身发抖,厉喝道:“胡说八道!畜生,你给我闭嘴!叔伯他们明明是在与魔族的大战中过世的!”

“啧啧,大哥,你是不是太单纯了,那只是父亲掩盖真相的遮掩手段,父亲亲自教导了你那么些年,你竟然还不知晓他的不择手段,连我这个向来不被父亲看重的儿子都清楚,你真是太愚蠢了。”姬云刹摇头说道,眸中闪过一丝得色,“这也难怪我能轻易暗算到你。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是怎么突破魔族魔尊冥息的轮回之术,从黑牢的密室逃出来的?”

“这些不用你管!姬云刹,你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我姬云屏绝对饶不了你!”

“姬云屏,我留你一条狗命,现在还喊你一声大哥,已经很对得起你了,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姬云刹忽然脸色一变,说话的口气半是冷厉半是嘲讽,“你说,你为什么非要从暗室中逃出来呢?那轮回之术虽然痛苦,可你还总留有一条性命,总比被我杀死来得强吧!你为什么非要逃出来,惹本尊发脾气杀你呢!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又老又丑又恶心,人见人怕鬼见鬼愁,长得这么丑陋还出来吓人,连我的孽鹏兽都快被你吓死了。”

他与姬云屏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从小一起长大,最知姬云屏的性子。他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比女人还要自恋,只要谁说他长得难看,那他绝对会暴怒。在这个武力为尊的世界,一个大男人本该以自身的本领和能力为傲,他却偏偏执着于自己的容貌,这种妇人之见的男人能有什么出息。所以他从心底里瞧不起姬云屏。可偏偏是这样一个他瞧不起的人,却成了父亲的心头宝,而自己,父亲却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给过。如今再看到当初地位尊崇,丰神如玉迷倒万千少女的奉圣第一美男变成现在这般又老又丑恶的模样,他心中何止是痛快,简直是痛快得要命!

那只孽鹏兽闻他之言,像应景一般,竟然扬起可怖的人脸冲着姬云屏挑衅似地吼了一声。

姬云屏果然被激怒了,厉吼一声,双掌一推,两股强劲斗气立刻袭向姬云刹。

姬云刹只是轻轻一扬手,孽鹏兽便怒吼一声,那张血盆大口中,竟然吐出一条水银般闪亮的**,直直向姬云屏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