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16章

第116章

姬云刹只是轻轻一扬手,孽鹏兽便怒吼一声,那张血盆大口中,竟然吐出一条水银般闪亮的**,直直向姬云屏攻去!

姬云屏虽然躲闪得快,可身上还是不小心被溅了几滴。而他那两股原来击向姬云刹的斗气,也被孽鹏兽巨大的身体挡住,尽数打在了它的身上。可令他姬云屏吃惊的是,他打出去的两股斗气,却不知为何竟然反弹了回来,一时间令他躲闪不及,胸口挨了重重一记,顿时踉跄着倒退了几步,只觉胸口血气翻涌,几乎喷薄而出,费了好大的劲才强压下去。

他不可置信地望着孽鹏兽,这才发现它的全身不知何时长出了一层银色护甲,除了那张狰狞可怖的人脸,其他地方都被护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姬云刹望着姬云屏惊疑不定的神情,得意地笑道:“怎么样,本尊这孽鹏兽还算可以吧?不枉我花费了那么多的心血培养它。其实它的本领比你所见的大得多,只可惜你已经没机会看见了,否则,你一定会连眼珠子都瞪得掉出来。”

“为什么?”姬云屏咬牙问道,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从被那孽鹏兽喷出的**沾上的地方开始发麻,发烫,很快就蔓延到全身。他心中又惊又怒,却以防姬云刹看出破绽,只能强忍的。

姬云刹却像已经看出了他的不对劲,一步步走了过来,笑眯眯说道:“大哥此刻是不是觉得身体开始有些发麻发烫,连胳膊都抬不起了?啧啧,都怪本尊不好,忘记了提醒你,为了将孽鹏兽培养成天底下最毒最厉害的猛兽,我曾经喂它吃了不少毒物,比如毒蛇呀,毒蜘蛛呀,毒蜈蚣呀,而且这些毒物几乎都在圣兽级别,所以可想而知,吃了这么多毒物,又将毒液炼化在体内的孽鹏兽,身上有多毒了。”他缓步停在姬云屏面前,看着他愤怒得扭曲的脸,轻笑道,“全身麻痹直至瘫痪还是轻的,很快你血管里的血液都会燃烧沸腾起来,烧得你生不如死,等到你血管爆裂的时候,你就可以去向地下的父亲报道了。”

“姬——云——刹!你这个恶毒的畜生!”姬云屏目眦尽裂地瞪着他,只可惜他现在动不了,否则一定将他大卸八块!

“呵呵,谁叫你的命比我好的呢!”姬云屏无情地冷笑道,“同样的是父亲的亲生儿子,只因为我的母亲身份低微,咱们就有了云泥之别。他把你捧成高高在上万人瞩目的少尊,奉圣未来的帝尊,而我呢,却被他狠狠踩在脚下,连看一眼都嫌弃!”

姬云屏深吸了口气,努力压住胸口的愤怒:“那我呢,我小时候对你不好吗?有什么好吃的好穿的都偷偷拿给你,却再没想到,被我当成亲弟弟一样看待的人,竟然会恩将图报,施用诡计暗算我,勾结魔族对我施用禁术,将我囚在暗牢几十年,生不如死!”

“这都是你自找的!我可没要求你对我那样好!”姬云刹厌恶地说道,表情变得阴戾起来,用力掐住了姬云屏的脖子,掐得他呼吸困难,喘不过气来,“你所享有的,我本来也该拥有,可是该死的父亲,却对你那么偏心,把所有的爱都给了你,甚至是地位,还有兰华!不过,”他面色忽又一变,脸上露出得意非常的笑容,“就算他再宠你又怎么样,他的帝位,财产,还有你的未婚妻兰华,现在全部都是我的了。”

他松开手,姬云屏的身子像截腐掉的木头一样倒了下去,可是那“兰华”二字,却依然令他眼睛一亮,急忙问道:“兰华呢?你把兰华怎么样了?”

姬云刹讥讽地看他一眼,轻蔑道:“兰华,自然是嫁我为妻了,如今已是我的帝妃,不但如此,她还为我生了两个儿子。呵呵,你是不是觉得很可笑很难过是不是,当初非你不嫁的女人,如今已经完完全全属于我姬云刹了。哈哈哈”

这一个一个字听在姬云屏的耳朵里,顿时宛如五雷轰顶,将他的斗志完全击败了。他心痛如刀绞,在他心中,那个他深爱的女子,比他的皇位要重要得多,他真想立刻就死去,也好过这样的生不如死!

过了好久,他才从这个打击中回过神来,神情颓废,仿若瞬间老了不少,喃喃说道:“她竟然嫁给你了,还,还给你生了儿子,好,好,好得很!哈哈哈!”

他忽然像中了魔一样,躺在地上狂笑起来,笑得眼泪直流。

月无缺和萧璃两人在暗处看到他这副模样,心里不由升起怜悯。被自己的亲兄弟夺走一切,他的人生也太悲催了。

姬云刹见他那副模样,眸中划过一道厌恶,突然一脚踏在他的胸口上,使劲地踩,直踩得姬云屏吐出一大口鲜血来!他恶毒地说道:“死去了所有,你还笑得出来,我看你真的是疯了!如今你什么都没有了,活着还有什么用?不如早死早超生,说不定下辈子还能有个好的结局!”

说罢,他脸露杀气,脚下猛然一使劲!

哪知他还未踩下,突觉小腿上一麻,痛得钻心。他心中一惊,刚才说起往事,他表面虽然平静无波,但心里其实起了波动,一时激动所以忘了形,此时猛一惊觉,这才敏锐地察觉到大殿内有人!

这人自然是躲在暗处的月无缺,不听还好,一听便对这人面兽心的姬云刹更加鄙视了。不但暗算兄长,用险恶之法将他囚困暗牢几十年,还夺他皇位,抢他未婚妻,简直是见姬云刹对姬云屏动了杀机,她立刻一记指风弹在了姬云刹的腿上,制止他对姬云屏痛下杀手。萧璃也对姬云刹的行为极度不满,正待出手,已被月无缺抢了先。他看向月无缺,眸中浮起一丝温柔:虽然她的外貌变了,可是她的本性还是没有变,还是那个嫉恶如仇的战无缺。

姬云屏阴沉着脸迅速打量了大殿四周一眼,正欲大喝,目光刚好转到大殿门口,不由愣住了,随即很快反应过来,喃喃问道:“兰华,你,你怎么来了?”

月无缺与萧璃悄悄透过侧门的细小缝细向大殿门口看去,只见被血染的大殿门口,正轻飘飘立着一个身穿华丽宫纱的中年妇人。那妇人看上去三四十左右,却容貌秀丽,风韵极为高贵动人,衣衫飘飘立在那里,宛如仙子。虽然大殿门口血腥遍染,却丝毫损不了她的风华气质。

月无缺仔细打量,蓦然觉得这中年美女有些眼熟,再一想,姬无欢的模样竟与她有五六分的相似。姬无风的容貌也与她有三四分的相仿,只可惜后者多半还是肖似于姬云刹。倒是姬无欢卓越的风华气度,倒是与某人有些相似?

月无缺的目光由那中年美妇的脸上,移到了躺在地上的姬云屏身上。后者听到那中年美妇的声音,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般,突然一动不动了。

月无缺心中暗想,莫非突然出现在大殿门口的那个妇人,就是他们口中的兰华?就不知道这个妇人现在心中是否还有那个可怜的姬云屏。

“这些人都是你杀的?”兰华帝妃如水的目光缓缓扫过地上的斑斑血迹和残肢断臂,用冷漠的语调问道。

她的语声明明很温柔,柔软的声音听在耳朵里,如被羽毛拂过般熨帖悦耳,可是姬云刹却脸色一变,脸上浮起一丝尴尬之色,急忙丢下姬云屏,快步朝她走来,很快便走到她的身边,拉着她的手笑道:“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你身子不好,可别被吓坏了。我送你回去吧。”

萧兰华却用力抽出自己的手,讥诮道:“这种场景你已经让我见了很多,我萧兰华再怎么样也是身负武学之人,又怎么会被一点血腥吓到。”

姬云刹被她的话噎住,脸上浮起尴尬之色,却不动声色挡在她的前面,固执地握住她的手,依然微笑道:“我知道你又要训斥我了,是我不好,可是你也知道,要成大业,总是要有一些牺牲的。”

萧兰华却不理他这一套,只是平静地直视着他的眼睛:“放开你的手。”

两人对视半晌,姬云刹无奈,只好放了手。

月无缺看着这两人奇怪的相处方式,姬云刹在这名为兰华的女人面前的乖顺,心中不由暗道,原以为姬云刹这个畜生天不怕地不怕,没想到他还会怕这样一个女人,看来,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劫了。

“那个人是谁?”兰华的目光越过姬云刹的肩头,投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姬云屏身上。

姬云刹心里一紧,忙道:“是个帝宫的叛徒,已经被我处死了。我们走吧,免得那个叛徒污了你的眼。”

“他没有死。”他话音刚落,兰华就冷冷说道,“你不要忘记了,我也是懂武功的人,虽然比不上你,却还能听到他的呼吸声。你不敢让我知道他是谁,是不是因为我认识他?”

说罢,绕过姬云刹,快步朝地上那人走去。

躺在地上的姬云屏闻言不由身子一震,听到那越来越近的声音,只觉自己的呼吸都快停止了。

虽然他很想见她,可是,却并不想在此刻,他最最狼狈的时候。

姬云刹的眼中浮起一丝阴霾,右手微动,一枚细如牛毛的毒针悄无声息擦过萧兰华的脚踝,向姬云屏的头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