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17章

第117章

姬云刹的眼中浮起一丝阴霾,右手微动,一枚细如牛毛的毒针悄无声息擦过萧兰华的脚踝,向姬云屏的头刺去。

他知道,若是让萧兰华见到姬云屏,那么他心中的最后一块净土也将失去。所以,他必不惜一切毁掉他!他的眼中浮上一丝冷酷的恶毒,与嫉妒。

可是他的速度快,却有人的速度比他更快。

就在他一眨眼的功夫,姬云屏的身前竟然不知何时多了一抹身影。是个身着金衣侍卫服的少年。只见她的手指尖捏着一根细针,眸中闪着一丝促狭之色,对姬云刹笑道:“帝尊,你可知道,若是你当着你妻子的面杀了她心尖尖上的人,她以后会如何待你?”

轻轻一句话,却顿时教萧兰华脸色大变,脚步一滞,身形摇摇欲坠。

她透过那少年的身影使劲看向那躺在地上,被凌乱头发遮住脸的人,颤声问道:“你,你说什么?他,他是谁?”

姬云刹也立时黑下了脸,在看清月无缺的面貌之后,不由惊怒道:“月无缺?怎么是你!你不是在黑牢里关着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月无缺上前扶住兰华夫人不堪重负的身子,对姬云刹扬眉一笑:“我想在哪里,便在哪里,你又能奈我何?区区一黑牢,怎么可能困住我月无缺。倒是你这十恶不赦的畜生,不但弑父害兄,夺其位,抢其妻,还欲致他于死地,活得实在太久,早该去下十八层地狱忏悔了。”

她此话一出,萧兰华又是浑身一震,目光立时转到姬云刹脸上,声音有丝颤抖地问道:“云刹,她刚刚说的,可都是真的?父皇,真的是你亲手杀死的?云屏,也是你害死的?”

姬云刹能允许她直呼自己的名讳,可见她在他心中的重要地位。

姬云刹的脸色也变了,他怒视着月无缺,全身杀气顿现,森然望着月无缺道:“臭小子,本尊真不该存那爱才之心,留你一命的。”

“爱才之心?”月无缺根本不惧他的威胁,冷笑道,“我看你对我存的根本就不是爱才之心,而是害人之心吧。至于是为什么,你自己心里明白!”

姬云刹并不答话,只一拂袖子,阴冷地,一字字说道:“放开我夫人,否则,你今日休想从这大殿活着出去!”

月无缺傲然一笑道:“我并没有挟持兰华夫人,不过是看她伤心过度,扶她一把而已。至于我能不能从这大殿活着出去,那你就更用不着操心了。以我月无缺的本事,要从这里出去,那还不像从自家菜园子里进来出去一般容易。”

姬云刹闻言,心中愈发恼怒万分,却碍于萧兰华在场,不得随意发作。

只是,他一看到萧兰华此刻的注意力全都在那躺在地上的姬云屏身上,心中的妒火也燃烧得更旺,一丝悲凉从心底深深划过。兰华啊兰华,难道我姬云刹真心待你这二十几年,还抵不过你与他相处的那几年吗!

——可是,就算你永远也忘不了他,我也要将你永远留在身边!我想要的人,没有谁能夺走!

他的眸中燃烧着偏执得近乎发狂的光芒,袖下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后终于按捺住狂躁的心跳,朝萧兰华伸出一只手,柔声说道:“兰华,月无缺是我奉圣的敌人,地上那人也是,你赶紧过来,免得被她伤了。”

萧兰华原本一直望着地上那一动不动的人,闻言立刻转过身来,眸中的迷茫慢慢散去,望了姬云刹好一会儿,才声音清冷地说道:“你不是告诉我,姬云屏爱上了另外一个女人,所以抛弃帝位和我,与他人逍遥江湖去了?,然后又被人杀死了?”

姬云刹嘴角一**,还没开口,萧兰华的声音突然尖厉起来:“地上那人,真的是姬云屏?真的是你将他害成这样的?”

说罢,不待月无缺和姬云刹反应过来,突然一个转身,以衣袖拂开了姬云屏脸上的乱糟糟的长发。

原本一直装死的姬云屏心中暗暗苦叫一声:完了!

一只柔软温暖的手已经轻轻托起了他的脸,萧兰华颤抖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云屏,云屏,真的是你!你怎么不说话?你还活着吗?你知不知道,这么多年,我想你想得好苦!”

她一边说一边抱着姬云屏的头痛哭,那声音中饱含惊喜和苦涩,复杂和沧桑,令人心中心中不由一酸。

月无缺看着那美丽妇人痴心流泪的模样,不由动容,再看看还躺在地上装死的姬云屏,嘴角微微一扬,屈指一弹。解了他穴道的同时,又在他的软肋上弹了一下。

姬云屏立时哎呦一声,痛得睁开了眼睛,偷偷狠瞪了月无缺一眼。臭小子,你想让我出丑是吧?

月无缺微微一笑,目光中露出一抹揶揄之色。臭老头,没看见你心爱的女人哭得稀里哗啦吗?还在那装晕,小心装死你!

姬云屏又瞪她一眼,这才回过头去,瞧见萧兰华那张满面泪痕又惊又喜的模样,心中不由一窒,顿时呆住。曾经幻想过很多次和她再次见面的情景,曾经有很多话想对她说,如今蓦然一见面,却仿佛千言万语都哽在喉中,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萧兰华颤抖着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仿若珍宝,语声哽咽中带着温柔:“云屏,真的是你吗?你真的没死?我没有做梦吧!”

年少时你侬我侬情深似海的亲密爱人,如今再一见面,却都已早生华发,往事已如过往云烟,姬云屏心中不由又酸又痛,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姬云刹站在不远处,望着这二人相偎相依的情景,心中那把嫉妒愤怒之火不由越烧越旺,任他再怎么克制,也忍不住气得全身发抖。

自己的老婆当着他的面被别的男人拥在怀中,这种耻辱,任这世上的哪个男人,都忍受不了!

“姬云屏,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姬云刹一声怒吼,双袍一挥,两股充满强劲内力的暴风立时朝着那相拥二人咆哮而去!

月无缺一直冷眼注意着他的举动,见状立时眼眸一凌,双掌齐推,一股赤金游光团立时自她双掌中出现,瞬间将姬云刹那杀气腾腾的斗气劲风挡了回去。

“姬云刹,明明是你抢了别人的老婆,现在人家历尽苦难终于团聚了,你用不着像被人抢了老婆一样发脾气吧。”月无缺笑道。

姬云刹恶狠狠瞪着她:“滚开,臭小子!这是我姬家的家事,你要是再敢多管闲事,小心本尊让你尸骨无存!”

月无缺摊开双手无所谓的道:“只要你做得到,尽管来吧,我月无缺早就想好好领教领教姬大帝尊的绝招了。”

姬云刹气得要死,恨不得立刻一掌劈死她。可是,他现在却没有了十足的把握,甚至对月无缺有了深深的忌惮!

因为月无缺刚才接他的那两掌,看着随意轻飘,实则威力无比,将他逼得差点退后一步!而且那掌风中还带着赤金光芒,一般人发功是不可能带着这样的光芒的,除非神物。这只能说明,她的功力中已经融入了赤焰金龙的神能!

神兽之能,那可是惊天破地无与伦比的!将人与神兽之能合二为一,其间聚集的威力可更是叫人无法想象,更叫人梦寐以求!

姬云刹苦炼兽人,不知道耗费了多少精力和各种兽类,和人间高手,想要达到的就是这种境界,可是他花费了这么多的时间,最后却只创造出了孽鹏兽这种半人半兽的怪物,距离预期的愿望简直是零。

可是月无缺,那个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她竟然做到了!这是一件多么震惊又可怕的事!神兽乃是神界之物,它的神能是这世间人无法可比拟的。月无缺拥有了神兽之能,那就天下无敌了!妖孽,简直是个妖孽!

在现在这种切骨眼上,姬云刹不想与月无缺起冲突,于是不再理会她,转而望着萧兰华,强压下心中怒气,缓缓说道:“兰华,你我夫妻二人一起生活了二十几年,难道这二十几年,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萧兰华的肩膀微微一抖,却并未吭声,更未调头看她。

倒是姬云屏,倏地抬头,咬牙切齿地瞪着他,恨不得将这夺走了他所拥有的一切,毁了他半生的奸贼千刀万剐!

姬云刹对他冷冷一笑,又道:“兰华,你真的就这么狠心,一点都不顾念我们这二十多年的夫妻之情吗?我虽然一向不择手段,可是我对你是真心的。”

萧兰华依旧没有回头,过了一会儿,才语声凄凉苦涩地说道:“就算你对我是真心的,我的心里也没有你,这句话,在你执意娶我之时,我已向你明说了的。”

姬云刹因她这句话,心中怒火又起,气得要发狂:“萧兰华,你怎么能对我这样残忍!这二十几年来,呆在你身边的人是我,照顾你体贴你的人是我,是我给了你这世上所有女人想要的一切,而不是他姬云屏!为什么你还是不肯接受我!为什么你的心里还是只有那个骄傲自大目中无人的姬云屏!”

萧兰华没有答话,过了好一会儿,在姬云刹即将失去耐心的时候,她终于缓缓回过头来,一双妙目清冷地望着姬云刹,声音淡淡地道:“很抱歉,我萧兰华辜负了你这二十几年来对我的心意。我还是那句话,无论过了多久,无论云屏还在不在,我的心里,永远都只有他一个,他的地位,谁也代替不了。”

轻轻一句话,却在瞬间击溃了姬云刹的理智。而姬云屏,却因她这句话心中顿时难过又欢喜无比:“兰华,这么多年,叫你受苦了……”

姬云刹重重一拂袖袍,带起一股杀气之风,恶狠狠瞪着萧兰华和姬云屏,一双眼睛已因嫉妒之火变得通红:“好一对情深义重的苦命鸳鸯!我姬云刹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哈哈哈,哈哈哈……”

他发狂般大笑起来,几近疯颠:“萧兰华,你真是这世上最狠心的女人!你我夫妻二十几年,又为我生了两个儿子,如今你一见到那个形同乞丐的姬云屏,就把我抛到脑后,全不顾及半点情义!好,很好,你做得很好!”

萧兰华闻言,望着他的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愧疚之色。虽然她对他并无感情,可是这二十几年的照拂,却不是一点都没放在心上的。

姬云屏原本欢喜的心却在听到姬云刹说到两个儿子时,不由猛地一震。他记得,自己遭到姬云刹下黑手时,萧兰华曾告诉他,怀了他的骨肉,让他早日娶她过门。那个孩子,那个孩子,不知道还在不在?

他还没来得及问萧兰华,姬云刹已经厉喝一声,指使着孽鹏兽朝他二人猛扑过去!

“萧兰华,既然你不愿意与我做夫妻,那就与姬云屏那个乞丐垃圾到地府相聚吧!”姬云刹阴冷笑道,目中一片残忍嗜血之色!

“你想杀他们,也得问问我无缺大爷同不同意吧!”月无缺一声厉喝,身形陡起。却见大殿内一道金光暴涨,却是月无缺抽出了赤焰剑,朝着那孽鹏兽猛砍过去!

却闻大殿内一声惊天动地的痛嚎,那头凶猛无比的孽鹏兽竟然被月无缺生生劈成了两半!

“果然是把威力无比的神器,只不过用来砍杀畜生,实在是太大材小用了。”月无缺望也不望那姬云刹,执起一片衣袖轻轻拭着赤焰剑上的一滴血珠,摇头叹道。

姬云刹眼睁睁看着自己苦心炼成的孽鹏兽被一剑劈成了两半,正痛心之极时,又听到月无缺这番话,差点气炸了肺!

月无缺却又对他笑道:“姬大帝尊,你这畜生真的太差劲了,连我一剑都抵挡不了,要不,你自己来吧。虽然我这把剑不屑砍杀畜生,可是对付厉害的家伙,还是勉强能一用的。”

她扬了扬手中的剑,金色的剑芒照在姬云刹脸上,露出他那张已被气得青紫的仿佛随时要吐血的脸来。

------题外话------

某意最近一直带娃,都没时间摸电脑,实在是太对不起大家了。哎,不知道说什么了。——,抱歉的话也说不出口……只能在此深深致歉了。祝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