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18章

第118章

月无缺却又对他笑道:“姬大帝尊,你这畜生真的太差劲了,连我一剑都抵挡不了,要不,你自己来吧。虽然我这把剑不屑砍杀畜生,可是对付厉害的家伙,还是勉强能一用的。”

她扬了扬手中的剑,金色的剑芒照在姬云刹脸上,露出他那张已被气得青紫的仿佛随时要吐血的脸来。

而月无缺将他比作畜生,饶是姬云刹心性阴沉,知隐忍进退,心中早已被激得怒火如火山爆发,仰头狂笑一声,厉喝道:“月无缺,好狂妄的小子!竟敢辱骂本尊,本尊一定会叫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说罢,他双袍扬起,全身顿时散发出一阵诡异的黑紫色光芒,有无数黑色的气体在那光芒中窜来窜去,整个大殿内顿时被一股强大的杀气罩住!

月无缺抱剑闲闲而立,冷眼望着那暗紫光芒中姬云刹那张狰狞恐怖的脸,心下顿生警惕,看姬云刹内力中那些诡异黑气,竟然与魔族之法有些相像,莫非,姬云刹也学了魔族法术?看来魔族那些妖孽真是无孔不入啊!

她嘴上却依然含笑相激:“姬大帝尊,听说这奉圣就属你武功最厉害,今儿可要好好使两招给本大爷瞧瞧,可千万别败在我月无缺手里,毁了你帝尊的脸面!”

姬云屏和萧兰华却在一旁看得眉头紧皱。

“他这是什么功夫?怎么看着这么邪门!”姬云屏说道。

萧兰华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自从十年前他与魔族一战之后,整个人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好像,”她回忆了一下,想到有几次撞见侍卫从姬云刹练功的地方抬出的那些鲜血淋淋的尸体,她的手不禁抖了一下,“好像经常拿活人练功。”

虽然她也曾劝过姬云刹,但他从来都是转开话题,纵使她可惜这些百姓,却也无能为力,只能眼不见为净。

姬云屏怒声道:“草菅人命,简直是畜生不如!竟然拿活人练功,他到底致奉圣百姓的性命于何地!难道一条人命在他眼里就是这样不值钱吗!要是父皇知道他这样折腾祖宗的基业,还不气得从地里爬出来要他的狗命!”

他挣扎着要起来,萧兰华赶紧扶住他,看着他全身上下伤痕累累,眼里不由流露出一抹疼惜,柔声道:“你别激动,你现在伤成这样,也奈何不了他。我看那位月无缺公子的功力非常人可比,定能与之抗衡。”她四处看了一眼,又摇头道,“如今这大殿已被姬云刹封住,就算我们想出去找人相助也没办法,若是月无缺也拿他没办法,一会我去相助。”

姬云屏此时也没了办法,只得默默点头,目光又被场中二人非凡的气势吸引住。

只见那姬云刹双袍如黑翼般展开,身上的黑气愈来愈浓,渐渐竟将那紫色强压下去,而他整个人隐在那黑气中,更如暗夜魔鬼,诡异而叫人心生惧意。整个大殿也渐渐被黑气笼罩,隐隐叫人有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而月无缺手中长剑抵地,全身被一团强大的金色光芒包围,身材修长,眉目冷凛,一头墨发被全身笼罩的强大劲气激得浮空飞扬,衣袂烈烈。在这黑气笼罩的大殿内,宛如战神一般耀眼夺目!

姬云刹身上所散发出的黑气也像畏惧她这一身无可比拟的天神气势般,只敢在距离他身围三丈之外徘徊。

却闻月无缺朗声冷笑道:“没想到奉圣帝尊竟然也会学些魔族歪门左道的功夫,倒是叫月无缺高看了。”

姬云刹阴恻恻道:“学无止境,武学的最高境界,就是集各家武学之所学,开创出自己的门派来。哼,你们都以为我姬云刹最厉害的武器就是兽人,其实,你们并不知道,我还有最大的武器,这个武器,就是我自己!哈哈哈,哈哈哈!”

狂笑声中,姬云刹的后背上竟然以肉眼能见的速度长得一对黑色的翅膀来,那翅膀越长越大,直到长到三四丈长才停下!这对巨大的翅膀轻轻一扇,月无缺功力深厚,倒不觉得什么,可是姬云屏和萧兰华却觉得压力扑面,差点被扇得飞了出去。

姬云屏看着姬云刹嚣张大笑的模样,脑中忽然浮过一个不好的念头。他心念还未转完,姬云刹的身上又发生了变化!

只见他的身高突然暴涨到二丈多高,通红的双目中发出嗜血的光芒,摊开的双掌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变成了一对锋利的爪子,那爪子尖利锋锐,有一米多长,生有倒钩,竟是一对只有兽类才会有的爪子!

月无缺眸中闪过一道犀利的光芒,暗道,这姬云刹为了自己的野心,竟然生生将自己变成一个半人半兽的怪物,果然是癫狂疯魔了!

萧兰华望着半空中那不人不兽的怪物,心中陡地生起一股寒意,嘴里喃喃说道:“这真是太可怕了!云刹,他怎么会变成这般可怕的模样!”

姬云屏的眼神也深深地沉了下去,心中暗暗叹息一声。

姬云刹却像是听到萧兰华的话语,慑人的目光倏地朝萧兰华直射过来,望着她冷冷说道:“兰华,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是跟我,还是跟他?若是跟我,我依旧会像以前那样,保你一生无忧。但是,你若是依然选择跟他,那么,就别怪我毁了你们两个!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

萧兰华闻言,全身不由一震,慢慢对上他的目光,眸中是一片空茫和忧伤。她柔声说道:“云刹,你放手吧,你不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姬云刹冷笑一声:“我不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应该变成什么样子?难道要我姬云刹眼睁睁看着自己费尽心机得到的东西再一一失去吗?我做不到!”

萧兰华摇头道:“你放心,没有人要夺走你现在拥有的一切。只要你能改过自新,你依旧是奉圣高高在上的帝尊。云屏,你说是吧?”

姬云屏还未开口,姬云刹已经打断了他的话:“哼,姬云屏已经回来了,我夺走了所有原本应该属于他的一切,他还会放过我吗?”他森然的目光在姬云屏愤怒的脸上缓缓划过,冷笑道,“就算他会放过我,我也不会放过他!萧兰华,既然你这般无情,那就别怪我不顾念夫妻之情了!”

话音将落,他的眼中泛起一阵嗜血红光,双爪朝前一挥,出其不意朝月无缺攻来。

月无缺早就防备着他,见状只是嘴角冷冷一勾,手中宝剑陡然锋芒暴涨,大喝声中,举剑朝姬云刹劈头砍去!

姬云刹阴冷一笑,黑色的身影如疾旋的风般在大殿内盘旋,巨大的黑翅扇起一阵阵狂风,夹杂着汹涌的斗气向着月无缺和姬云屏等人袭去。

月无缺修长的身躯宛如定在半空中,虽然周围充溢着杀气十足的黑色斗气,却丝毫动不了她丝毫。只是姬云刹的斗气仿佛陡然间翻倍增长了一样,月无缺一时之间竟然也奈何不了他。

可萧兰华与姬云屏就惨了。姬云屏被囚禁二十年,全身功力已被毁了大半,后又为姬云刹重伤,根本动不了分毫。萧兰华虽然修为不错,可与姬云刹却差了一大截子,再加上她还要顾护姬云屏,立时被姬云刹的斗气迫得手忙脚乱,不一会儿两人便被姬云刹的巨翅扇得重重撞到墙上。姬云屏重伤至极的身子再经不起折腾,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便昏死了过去。

萧兰华也深受重伤,却不管不顾,紧紧抱住姬云屏挡在他身前,一迭声地呼唤着他。

“既然你们都负本尊,那就别怪本尊手下无情了!哈哈哈……”狂笑声中,姬云刹宛如一只黑鹰般自大殿上空直扑下来,双爪毫不留情朝着萧兰华抓去。

萧兰华急忙翻手一记斗气打了过去,姬云刹连躲都未躲,直接抓起她,眸中杀气陡现,另一只爪子朝着姬云屏的胸口掏去!

“不要——!”萧兰华眼见救他不及,急得嘶声大叫起来。

姬云刹却依然不为所动,眼见他那只利爪就要刺入姬云屏的胸口,一道锋锐的剑气猛地砍了过来,幸好他反应够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回了爪子,身子猛地倒退到三丈之外,否则那只爪子定然会断在剑气之下!

月无缺横剑挡在姬云屏身前,望着姬云刹冷然道:“连亲兄长你也忍心下手,姬云刹,骂你是畜生,都是抬举你了。”

姬云刹制住不停挣扎的萧兰华的穴道,恶狠狠盯着月无缺,阴森森道:“月无缺,既然你这么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本尊就算再爱你的才,也实在无法忍受你了。”他冲着门外大声喝道:“姬同,把那群玄宗奸细都给本尊带进来!”

月无缺闻言心里不由一紧,目光紧紧朝大殿门外望去,只见一名身着蓝色长袍一脸煞气的中年男子缓缓自大殿门外走了进来,右臂横胸朝姬云刹施了一礼,然后转身朝外一挥手,立刻有数名金衣侍卫推着一个巨大的铁笼子走进了大殿。

月无缺朝那铁笼子中一望,瞳孔立时一缩:那里面关着几名衣衫脏乱的少年男女,赫然正是月出情,月如霜他们!

这一惊顿时非同小可!赤焰不是去找他们了吗?为何还会让他们落在姬云刹的手中?!对了,赤焰呢?他一向办事神速,怎么到此刻还没有回来向她复命?莫非是,出什么意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