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19章

第119章

正思忖未定间,自那偌大的铁笼子后面,又缓缓走进一个人来。俊雅含笑的面容,一尘不染的锦绣华服,翩若仙人的身姿,只那双漂亮的眸中泛着淡淡的紫色,带出一抹叫人不易察觉的邪气。

“没想到几日不见,无缺公子的功力又更上一层楼了,真是可喜可贺。”那人微笑着对月无缺说道。

这个人,正是许久不见的夜流胤。

月无缺一看见他,心里顿时明了,一双眸子也不由阴沉下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月无缺不动声色问道。

姬云刹接过话头冷笑道:“夜公子是本尊的贵客,若不是他,本尊要困住那只赤焰金龙,还有你这些朋友,少不得还要多费一些功夫。如今夜公子一出手,就省了本尊许多力气。”

月无缺打量着铁笼子里面的月出情等人,只见他们个个盘腿坐在笼子内,双眸紧闭,对外界闻若未闻,仿若睡熟了一般。

月无缺一眼便看出,他们俱是中了魔族的幻梦咒。幻梦咒是魔族一种高级魔法,分为美梦咒和恶梦咒两种。若是到了美梦之境,其中所梦见的便是自己所思所想之人之物。而若是入了恶梦之境,便会梦见这世上恐怖可怕之事,若是在梦中不幸身故,在现实中也会死去。由月出情等人或紧张或扭曲或惊恐的表情来看,定是被夜流胤施了恶梦咒。

夜流胤瞧见她变了脸色,并不担心,依然含笑说道:“你放心,我只是对他们施了中度恶梦咒,相信以他们的实力,在里面撑个把时辰还是可以的。”

月无缺冷厉的目光倏地转向他,厉声道:“夜流胤,你到底想干什么!”

夜流胤眉头一耸,轻笑道:“不干什么,就是想看看你有多大本事,能不能将他们从恶梦之境中救出来。”

他那句话好像是在说,他很无聊,所以专门干些无聊的事一般。

月无缺望着铁笼中陷入恶梦咒的伙伴,心中虽然恼怒之极,却依然面不改色地说道:“既然你对本大爷这么感兴趣,那本大爷就耍两招让你瞧瞧。”

话音未落,她身形突然移动,瞬间便到姬云刹跟前。姬云刹不禁大吃一惊,赶紧一爪朝她抓去。月无缺一掌重击在他手腕上,另一只手迅速将萧兰华夺了过来。手中藏龙剑迅速出鞘,一剑刺向姬云刹的胸口。

她这几招速度之快,顿时将姬云刹迫得手忙脚忙。还好他反应够快,一闪身赶紧避开,就势一股斗气拍向月无缺。

月无缺身形陡坠,回掌又是一剑,姬云刹哪料得她出手速度竟如此之快,饶是他反应再快,也被藏龙剑的剑气砍中左臂,顿时一声惨叫,左臂已被利落砍断,连带着左翅也被划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该死的!”他怒骂一声,赶紧退后几丈运功止血,却再不敢轻易上前招惹。

月无缺抱着萧兰华的腰飘然落在姬云屏身边,只闻背后风声疾锐,却是夜流胤出手偷袭。

“冥息大祭司说,你将会是魔族继那位天才无双的雪婴魔尊之后又一会千年难得一遇的魔族天才,我却不信,我夜流胤还比不过你。”夜流胤的话语以传音入官之术传入月无缺的耳中,声音中带着冷漠邪气的笑意,而那笑意中,却又带着比刀锋还寒冷的杀气。

月无缺心下冷哼,回剑便是一挡。而就在这时,一条身影似过隙白驹般自她身边一闪而过,替她挡住了夜流胤的攻击。

月无缺不用想也知道,那人定是刚才与她一起躲在大殿侧门的萧璃,他看了半天热闹,也该出手了。

萧兰华一见那个身影,顿时一呆,嘴里喃喃道:“萧璃?萧璃怎么会在这里?”

话音未落,姬云刹威严的声音在大殿上空响起:“萧璃!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为何要助那玄宗奸细?还不赶快杀了他!”

萧璃静静立在月无缺身前一半丈处,淡漠的目光缓缓自夜流胤的身上划过,慢慢落在姬云刹脸上,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一丈多长的金黄色权杖,权杖周身刻着六条张牙舞爪的赤龙,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他淡淡说道:“今日谁若敢伤月无缺,我萧璃定将他碎尸万断!”

他语声不大,却字字入人耳里,铿锵有力。

姬云刹先是一愣,继而大怒:“放肆!萧璃,你竟敢维护玄宗奸细!你是想造反吗?信不信本尊即刻下令,灭了你萧家满门!”

萧璃丝毫不为所动,依然淡淡道:“姬云刹,你身为奉圣一国之帝尊,几十年来做的却不是造福百姓之事,而是修炼邪功,草菅人命!如今还与魔族相勾结,尔等根本就不配做奉圣帝尊!似尔等卖国奸贼,人人得而诛之!”

他这番话顿时令姬云刹勃然大怒:“该死的叛徒!本尊要杀了你!”

他双爪疾一扬,阵阵强大的黑色斗气立刻朝萧璃席卷而来,萧璃望都没望一眼,只将手中权杖高高举起,嘴里默念着什么,那柄权杖顿时发出强烈的光芒来,迅速将他与月无缺、萧兰华和姬云屏笼罩起来。那股气势汹汹的黑色斗气陡一碰见权杖发出的光芒,竟然像遇水的火一般,莫名消散了。

夜流胤看见那柄权杖,眉头微微一挑,笑问道:“萧璃天师,你这柄权杖可真是威力无穷,听说一百年前,天上突然落下四样兵器,一样叫盘古杖,一样叫碧落弓,第三样叫三生剑,第四样叫黄泉鼓。这四样兵器威力无穷,据说盘古杖吸世间万物之灵气,能克天地万物,碧落弓能一箭破三城,毁灭天地。三生剑能驱邪避鬼,毁人魂魄。至于那黄泉鼓,世人言,黄泉鼓声入耳,魂去也。传言这四样兵器内是神界大战时神将不小心落下来的,若能集这四样神圣兵器,便可超脱世俗之外,踏天地于平地也。萧天师手中的这柄权杖,可是那四样兵器之中的盘古杖?”

月无缺闻言,心头不由一怔,他来这个异世大陆这么久,还未听说过有关这四样神器的传言。习武之人最想要的,除了绝世武谱,便是一件称手的兵器了,月无缺也是如此。前世她便痴爱弓箭,听到那把能一箭破三城的碧落弓,立时引起了她极大的兴趣。

突闻身边的萧兰华出声说道:“没想到夜公子知道的挺多。不错,萧璃天师手中这柄权杖,便是那四件兵器之中的盘古杖。我们萧家世代子孙,便是以守护这柄盘古杖为己任。若是因为这柄盘古杖,姬云刹又怎会忌惮萧家!”

她冷冷望着姬云刹道:“姬云刹,自你坐上帝尊之位后,便一直在逼迫萧家交出盘古杖,甚至不惜打压陷害,我自问我们萧家世代子孙对奉圣,对你们姬家忠心耿耿,从无半点过失,你却又为何只顾你自己的私心,欺人太甚!你说你对我是真心的,却又不择手段将我强行留在这帝宫内,而且还对我的家人们下手,你简直是虚伪无耻之极!”

姬云刹冷笑一声:“你是你,萧家是萧家,我要的是你,又不是萧家。哼,你倒好,我一直对你那么好,你却听萧家那老东西撺掇,总是坏我好事,还时常与我作对,你摸摸你的良心,你对得起我吗!”

萧兰华怒声道:“我萧兰华真是瞎了眼,误信了你,才嫁与你!你简直是畜生不如!姬云刹,我萧兰华在此发誓,与你夫妻之谊一刀两断!若是你敢伤害这奉圣任何一人,我萧兰华必誓死与你相敌!”

姬云刹没有说话,只是阴沉沉地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突然大笑起来:“萧兰华啊萧兰华,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

姬云刹恶毒地笑道:“你与姬云屏的儿子。”

萧兰华顿时脸色大变,急急反问道:“你把他怎么了?”

姬云刹嘿嘿笑道:“没把他怎么,不过是自小便一直在给他喂毒,每个月得服一次解药,若是没有解药,便会在三日内,肠穿肚烂致死,连尸骨都不会留下。”

萧兰华的身子顿时摇晃了一下,月无缺赶紧伸手扶住她,突闻姬云屏的声音在旁颤抖地响起:“我们的儿子?我们还有一个儿子?他,他是谁?”

原来是姬云屏醒过来了。

萧兰华一看,赶紧蹲下身扶着姬云屏,泪流满面道:“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我们的儿子。”

姬云屏的把抓住她的手臂,激动地问道:“我们的儿子,他是谁?他是谁?”

萧兰华还未开口,门口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人。他静静立在那里,衣袂飞扬,身姿翩然,淡淡说道:“是我。”

月无缺闻声一望,那人竟是姬无欢!难怪她觉得姬云刹与姬无欢这对父子的关系有些古怪,却原来如此。原来姬无欢并不是姬云刹的儿子,而是萧兰华与姬云屏的。

姬云刹看见他,冷哼一声:“小畜生,我养了你二十年,你倒好,背地里勾结外人对付我,简直是条喂不熟的白眼狼!”

姬无欢回看他,讥诮道:“你从来没有把我当做儿子看过,我自小你便给我喂毒,让我每月都会有一日痛得生不如死,就这样,你还要我感激你吗?每次喊你一声父尊,对我都是一种屈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