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20章

第120章

姬云刹轻蔑地道:“一个野种,你有什么资格觉得屈辱!你的屈辱,都是你那对不知羞耻的父母带给你的!”

“姬云刹,你给我闭嘴!”姬云屏气得浑身发抖,“我的儿子,他不是野种!他的父亲母亲,都在这里!倒是你,你才是野种!若不是当年你母亲使了诡计逼迫父尊接你们母子入宫,你以为你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吗!你连给我儿子提鞋都不配!”

姬无欢闻言不由浑身一震,目光朝姬云屏望去,正好对上他激动维护的目光,只觉心里被什么东西轻轻触碰了一下。那个面目丑陋,衣衫破烂的男子此刻正倒在母亲萧兰华的怀中,全无半点身为姬家皇室的气势,他,真的是他的亲身父亲吗?

他此刻脑中一片茫然彷徨,心中不知道是该难过,还是该高兴。

姬云刹被姬云屏的那番话激得火冒三丈,却闻月无缺哈哈大笑道:“老家伙,没想到你骂起人来真是毫不留情,不,是骂畜生!”

姬云屏冷哼道:“那是,对一只连畜生都不如的东西,咱们根本用不着客气,跟他说话都是多余的!”

月无缺抚掌叹道:“不错不错,光是看那不是畜生的畜生一眼,我的眼睛都受伤了。”

姬无欢瞧着她那副模样,原本在知道自己的亲身父亲后有些茫然无措的心情莫名地有些好转。姬云刹却被月无缺与姬云屏的一问一答弄得发狂,正欲破口大骂,一直冷眼旁观的夜流胤眼中划过一丝鄙夷,突然开口说道:“帝尊,与这些人逞口舌之争,没得辱没了您尊贵的身份。如今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这些个人恩怨,就放在以后再解决吧。”说罢,又转向月无缺,唇角勾起一抹漫不经心的笑意,“月无缺,你的姐妹和朋友们此刻正陷入危险之中,若是不赶紧逃离恶梦之境,他们就有可能会被恶梦中的妖灵吞噬,再也醒不过来,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吗?”

月无缺朝笼中望去,果然,月出情等人此刻已是个个脸色难看,满头冷汗,有的还痛苦地哼吟,看样子已快撑不住了,不由低咒一声,地把抓住萧璃的肩膀,沉声问道:“你可愿助我?”

萧璃见她神情凝重,不由脱口道:“你放心,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帮你!”

“好!我现在要去救我的朋友们,麻烦你替我护法,顺便保护这两个人,”她指着萧兰华和姬云屏,“半个时辰之后,若是我还不得出来,你就保护他们离开。”

萧璃紧盯着她的眼睛,郑重道:“你放心去救他们,这里就交给我了。就算拼掉我这条性命,我也定不会再丢下你一个人!”

其他人不知道他话中的含意,月无缺却懂得。她看着他的眼睛,微微一笑。

萧璃看见她脸上的微笑,心里猛地一动,一丝喜悦自心底升起。她愿意将自己的性命和朋友交给他,是不是代表着她原谅他了?

就在这时,姬无欢突然身形一展,眨眼间便立在了萧璃身边。他看着月无缺,淡淡说道:“我和他一起给你护法。若是你在里面应付不来,只要将手腕上那串黑玉链子弄碎,我就知道你有危险了。”

月无缺朝手腕上的黑玉链子看了一眼,对他点了点头:“那就多谢了。”

语毕,目光突然一变,手中藏龙剑迅速指向夜流胤,夜流胤一见不好,刚欲躲避,已来不及,他的身后突然凭空开了一个黑洞,一股强大的吸力将他吸了进去!耳边只余月无缺被放大的冷厉的声音:“你会恶梦咒,我月无缺也会!你不如进去体验一下,看中你的恶梦咒厉害,还是我月无缺的厉害!”

夜流胤望着自四面八方向自己扑来的各种丑陋恐怖的妖魔恶灵,脸色微微一变,来不及躲闪,整个身影已淹没在那群格格怪笑的噬血恶灵之中!

月无缺看着夜流胤陷入自己的恶梦境中,冷冷一笑,捏了个诀,手执大放光芒的藏龙剑

萧兰华看着姬无欢,语声哽咽道:“无欢,是我对不起你。若不是我,你也不会受这么多的苦。”

姬云屏看着眼前这个一身落寞却丝毫不掩其一身高贵傲气的俊美少年,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这是他的儿子,他的模样多像年轻时候的自己啊!

姬无欢却只是淡淡扫了他们一眼,沉默不语。片刻,他回过头去,袖袍轻挥,右手中赫然多了一柄薄如蝉翼却光华流转锐气逼人的长剑。在那长剑剑身上,刻有紫色的淡淡符纹。他对姬云刹冷冷说道:“今日,就让我们将所有的恩怨来个了结吧。”

姬云刹却只是轻蔑地扫了他一眼:“就凭你?哼,你自小在本尊的眼皮子底下长大,你有几斤几两,本尊知道得一清二楚!你,根本就不配和本尊动手!再说了,就算本尊现在不杀你,没有了解药,你也活不过十日,本尊还懒得多费一番工夫呢!”

他哈哈一笑,仰头一声清啸,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大殿门外突然涌进来无数身着黑色劲装身手利索的暗卫,手执武器将姬无欢等人紧紧包围直来,就连大殿的房梁上也在这一眨眼间布满了冷脸肃目弓弦待发的弓箭手。

萧璃略一打量,心微微一沉。这些暗卫,竟然都是训练有素已步入战斗士的高手,听其脚步声,似乎其中还有三四个斗王!

萧兰华在看到这些暗卫后,秀丽的脸上一再变色,心中对姬云刹更加憎恨,原来,他早就算计好了这一切!又是后悔,自己何其傻,竟然被这个衣冠禽兽蒙蔽了二十几年!

只是可惜了无欢这孩子,他自小便养成冷漠孤僻的性格,姬云刹偷偷给他喂毒,自己竟然不知道,她真是枉为人母啊。一想至此,她心中的愧疚愈深,不知道今后还有没有机会弥补他心中的这份缺憾……

姬云屏的心中也是如是想法。姬无欢刚才冷淡的眼神让他心中猛地一颤,他便知道,他心中对他们这对父母,肯定是有怨的。

姬云刹阴冷的目光缓缓自他们脸上划过,得意地笑道:“本尊早就期待着解决你们的这一天,今日终于等到了,也不愧本尊准备多时。萧璃,若是你肯将盘龙杖交给本尊,并发誓以后誓死本尊,本尊可免你今日罪过,饶你一死,并可让你继续做奉圣的天师,享那至高无上的尊荣。否则,本尊就只能送你和他们一起下地狱了!”

萧璃闻言只是唇角微微一扬,手中盘龙杖朝前一指,立时在关着月出情等人的铁笼子外面结成了一道牢固的结界。他一双清俊的眸子淡淡扫了周围蓄势待发的暗卫一眼,说道:“除非我死,否则,我绝不会让你如愿以偿!”

“好,好,萧家的人,果然有骨气!”姬云刹冷笑起来,“既然如此,本尊就不必再跟你们废话了!”

他手一扬,正欲下令暗卫动手,姬无欢突然出声道:“慢着!”

“怎么,你是不是后悔了,要向本尊投降?”姬云刹望向他。

姬无欢并不回答,却反而问道:“你与夜流胤是不是在寻找那四样神器?”

姬云刹立时停下动作,盯着他问道:“哦?你怎么知道?”

这件事夜流胤只是偷偷告诉过他,姬无欢那小子又是怎么知道的?

姬无欢道:“夜流胤是不是告诉你,如果找到那四样神兵利器,你就能超脱肉身,直达神界,天下无敌了?”

姬云刹眉头一皱:“你怎么连这都知道?谁告诉你的?”

姬无欢冷笑不答,悠然道:“我怎么知道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便有两样神器摆在你的眼前。”

姬云刹闻言,不由双眼一亮,却又半信半疑地道:“你说的是真的?可是这里只有萧璃手上的盘龙杖,还有一样神器在哪里?”

姬无欢清冷一笑:“盘古杖,碧落弓,三生剑,黄泉鼓。你且看看,我手中这把剑如何?”

众人的目光立刻齐齐落在他手中那把剑上。剑身呈银紫色,泛着如月华般清冷悦目的紫色光华,可在姬无欢一翻手间,那柄剑的光华竟然暴涨,剑气森森,虽并未染血,但那锋锐冷冽的剑气却似乎带着森森杀气,要渗透到人的骨子里。周围那些暗卫中有定力低的,竟然忍不住浑身打了一个寒战!

果然是一柄绝世好剑!萧璃在心中暗暗赞道,莫非这把剑,便是那四样神器中的三生剑?

却听姬云刹已经惊喜地问出了口:“这把剑,可是四样神器之一的三生剑?”

姬无欢眼眸微眯,眸中杀气泄露,冷然道:“正是!今日,我便要用这三生剑,斩断你的魂魄,报你夺母害父之仇!”

语未毕,森寒入骨的剑气已如灵蛇般朝姬云刹袭去!月无缺一冲入夜流胤的恶梦之境中,便觉周身一寒,入目之处,皆是野坟堆堆,鬼火弥漫。地上到处都是残肢断头,枯骨烂肉,令人忘之胆寒。鼻中皆是死尸腐臭之味,闻之欲吐。

月无缺只淡淡一扫,便收回目光。这些只是夜流胤幻化出来的幻境,对于她来说,根本不足为惧。她举目朝四周打量,暗忖从哪个方向寻找月出情等人。正在这时,忽觉脚上一紧,她低头一看,却是无数只枯干的手爪自地面钻出来,紧紧抓住了她的双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