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21章

第121章

月无缺只淡淡一扫,便收回目光。这些只是夜流胤幻化出来的幻境,对于她来说,根本不足为惧。她举目朝四周打量,暗忖从哪个方向寻找月出情等人。正在这时,忽觉脚上一紧,她低头一看,却是无数只枯干的手爪自地面钻出来,紧紧抓住了她的双脚!

月无缺唇角冷冷一勾,一掌击向地面,那些枯爪立时断裂飞开,呜呜哇哇痛叫声不绝于耳。不过片刻功夫,那些坟堆里竟然爬出无数手执兵器的人来。月无缺仔细一瞧,便看出,他们个个面目僵硬,动作机械,双眼空洞无神,似是僵尸一般。有的断手有的断脚,有的双眼吊在脸上,还有的没有脑袋,光是一个无头的血迹般般的身体,挥着长剑朝她砍来。这副模样若是看在常人眼里,定是恐怖异常,吓得魂飞魄散。可是月无缺曾经战场厮杀,早已将一颗心炼得坚硬无比。再恐怖的事情在她眼里,不过小菜一碟。再说了,以前她见的是活生生的人,而现在,不过是被人施了法术的幻境里的僵尸,根本无足为惧。

藏龙剑乃是神物,遇见此等妖邪污秽的东西,立时锋芒大放,杀气逼人。月无缺毫不迟疑,手中宝剑朝着那些僵尸用力一扫,顿时污血残肢漫天飞舞,僵尸们痛苦的嚎叫声不绝于耳。可是月无缺一剑扫倒一片,后面立刻又有无数僵尸挥着武器源源不断地补上来,根本就杀不绝,砍不尽。

月无缺此时心急如焚,不知道月出情等人在哪里,遇到什么危险,又能支撑多久,哪有空闲与这些僵尸玩砍杀游戏,捏了个隐身诀,立时隐了身形,翻身跃上半空,藏龙剑似知晓她的心意一般,竟然飞到她的脚底下,由她踩住。月无缺没料到这藏龙剑似乎通晓人气,心中不由一喜,抬头四处观望,只见周围阴雾连绵,上空皆是一片片灰沉沉的阴云,望了好一会儿,她才瞧出西方有一丝亮光。只是那方阴云黑雾尤为严重,说明那地极为凶险。兰若经上所言,幻境之中,有光者,代表阳。黑沉者,代表阴。阴为死,阳为生。西方必有活人!

月无缺一念及此,不加犹豫,便提气御剑向西面飞行而去!

每个恶梦之境,都有个源头。所谓恶梦,因恶生梦。只要找到那个恶梦源头,将之击毁,便能破了此梦境,回到现实之中。否则,便会在恶梦中死去,从此魂魄尽归于这恶梦之境中,成为受人操纵的僵尸。那些围攻月无缺的僵尸,便是由那些不幸死于恶梦之境的人所变。

月无缺不希望自己任何一个亲人朋友出事,一路看那西方黑云更盛,心情不由更加焦急。藏龙剑好像知道她此刻的心情一般,不用她运气,已风驰电掣般朝那方向飞去!

而那些原本围攻月无缺的僵尸们,在失去了攻击的目标之后,全都呆立原地,似被人施了定身术一样。可是就在这时,他们的耳边突然响起一个低沉而魅惑的声音:“你们的仇人已经向西方去了,你们也赶紧地遁杀去吧。记住,一定要杀死他们,挖出他们的心脏,只有活人的心脏,才能令你们复活!”

那些僵尸们得令,顿时精神大震,桀桀怪叫着争相纷涌遁入地下,向西方疾遁而去!

月无缺一阵疾行,距离那阴云黑雾之处越近,便越觉得阴气逼人,扑入鼻中的腐烂刺鼻潮湿之味也越来越重,周围弥漫的有毒瘴气也越来越重。月无缺屏住呼吸,心中愈发焦躁。如此凶险之地,不知他们还撑不撑不住!

眼前很快便浮现出一片偌大的树林,黑压压一片,里面瘴气弥漫,不时有黑色妖灵游来荡去。它们的鼻子特别灵敏,虽然月无缺隐了身,可是它们还是闻见了活人的气息,立刻兴奋地嗷嗷怪叫着朝月无缺的方向扑来!

月无缺干脆解了隐身咒,一掌击退围上来的妖灵,双掌齐挥,强大的掌风立时将那片树木震倒了一大片。树木一倒,顿时惊出了更多的妖灵,他们个个呲着牙朝月无缺凶猛地扑来。月无缺望都不望一眼,手中藏龙剑舞得密不透风,剑气纵横间击毙无数来不及躲闪的妖灵恶灵。身形一展,朝着树林深处一阵疾行。

一路遇到不少妖灵和孤魂野鬼,可是皆因藏龙剑的巨大威力和她身形过快而近不得她的身,很快,眼前出现一片湖泊,在那湖泊中的一座八角亭上,烟雾飘浮间露出几个身影来。仔细一瞧,那些不是烟雾,而是无数的妖灵恶鬼将他们包围着。

月无缺一见,顿时心下大喜,清啸一声,在她强大内力的催动下,藏龙剑顿时光芒大丈,藏于剑身体内的神气也被月无缺的内力激发出来,它的威力立刻涨了十倍不止!

但闻长空一阵清越剑鸣,铮铮之声不绝于耳,隐有龙吟之势,锋锐剑气无边扩散,那些碰到剑气的妖灵恶鬼顿时连声哀嚎都来不及,就灰飞烟灭了!

亭中被妖灵包围的那些人正是月出情,月如霜,月如冰,颜月夭,水清浅,莫忧等人,他们在这险恶丛生的恶梦之境中被困了一天一夜,个个身负重伤,力气殆尽,难以支撑。

看着周围那些被挡在众人拼尽全力结成的结界外面那些张牙舞爪凶神恶煞的妖灵,月如冰叹气抱怨道:“这些妖魔鬼怪好像越来越多了,这可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吧。”

颜月夭撕下一截衣摆一边包扎住左臂上一处伤口,冷哼道:“不然怎么办?这里的妖灵这么多,我们根本就对付不了!”他眼中闪过一道戾气,恨恨咬牙道,“这都是夜流胤那个人渣干的好事!要不是他,我们怎么会被困在这里!”

月如冰闻言立刻拉下脸来:“不准你污蔑夜公子!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他做的?他不过是好心到地牢里看了我们一次,还答应救我们的。再说了,这明明是魔族的妖邪之术,夜公子是玄宗的人,怎么会这些歪门邪道!明明是你乱诬赖好人!”

颜月夭觑她一眼,冷笑道:“果然陷入爱河的女人智商等于零,只有傻女人才会被那种男人的花言巧语所骗。”

“你!有本事你就拿出证据来,没证据别在这里胡说八道!”月如冰气急败坏地道。

“证据?哼,你放心,只要我颜月夭能活着从这里出去,我一定会拿出证据来。”颜月夭懒洋洋接话道。

“行了,你们都别吵了,还是省省力气,想办法怎么出去吧。”月如霜不悦地阻止月如冰开口,月如冰这才闭嘴,悻悻瞪了颜月夭一眼。

颜月夭望都不望她,扭过头去,叹道:“要是无缺在这里,那该有多好。她一定会有办法脱身的。”

众人闻言,不悦而同想到那个俊美傲气智谋过人的少年,她的全身似乎总是笼罩着自信的光环,不经意的一眼,便能深深驻入人的心中。心中不由齐齐暗道,是啊!如果无缺在就好了。“

众人沉寂了一会儿,月出情突然蹙起眉头,担忧地道:”不知道无缺现在怎么样了。我们被关进地牢的时候,听说月无缺擂台上失手被擒,被姬云刹关押起来。不过,我相信她,以她的身手,那些人还奈何不了她。她那样做肯定是有什么计划。只是,奉圣帝宫是个危险之地,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月如霜也担心地道:”正是,无缺虽然身手不错,可是她到底年轻,这人世间的险恶并没见过多少,听闻那奉圣帝尊姬云刹又是个心思阴险心狠手辣之人,无缺可千万别被他算计了才好。“

”不会的,我相信无缺,她肯定有办法对付姬云刹的。“水清浅淡声道,想到那个少年自信坚定的眼神,他的脸上浮起一丝柔和的笑意。看了周围一眼,那丝笑意立刻又被凝重所取代,”据说魔族有一种幻梦咒,能让人陷入梦境之中无法自拔,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就是所谓的恶梦之境。这个地方也实在是太怪,竟然不能释放契约兽,否则,也困不住我们了。“

坐在他旁边正运功疗伤的莫忧闻言睁开眼睛,说道:”幻梦之境,是人虚幻出来的东西,自然不能使用本身力量之外的东西来抗衡了。“

他在与妖灵的厮杀中受伤较为严重,脸上惨白无一丝血色,若不是有水清浅厉害的医术和灵药相助,根本支撑不到现在。

众人闻他之言,看着结界被那些妖灵恶灵撕咬碰撞,已快支持不住,心下不由一阵黯然。难道,他们今日真的要丧命于此吗……

正心生绝望之时,突见一人执剑破空而来,所到之处妖灵恶鬼烟消云散,光明重现,身姿潇洒俊美宛若仙人!

月如冰定睛一看,立刻欣喜若狂地欢呼起来:”是无缺!无缺来了,无缺来救我们了!“

原本心灰意冷的几人立刻精神大振,齐齐朝那方望去,只见那人眉目神俊,身姿翩然,衣袂轻扬间踏空而来,那一身出众的神采和光芒,不是月无缺还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