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22章

第122章

原本心灰意冷的几人立刻精神大振,齐齐朝那方望去,只见那人眉目神俊,身姿翩然,衣袂轻扬间踏空而来,那一身出众的神采和光芒,不是月无缺还是谁!

“月无缺!”

“无缺,你终于来了!”

月无缺一靠近,围着月出情等人的那些妖灵已见识过她的厉害,顿时吓得纷纷避开,只敢在三丈之外徘徊着,不敢再轻易靠上前。

月无缺纵身落在小亭前,见他们几个虽然样子狼狈,衣衫破损,血迹斑斑,却并无性命之险,不由松了口气,笑道:“你们都还好吧?”

颜月夭看着俊美挺拔傲气凛然宛如战神般的月无缺,心中一阵激动,急忙上前,刚欲开口,月出情已经出声说道:“我们只是受了点小伤,并无大碍。幸亏你来得及时,否则我们差点支撑不下去了。”

“不过他伤得挺重,胳膊被那些妖灵咬了一口。”月如冰上前拉住月无缺的手臂,朝莫忧一努嘴。

莫忧抬起头,艰难冲月无缺一笑:“一点小伤,不碍事。”

月无缺见他脸色惨白中隐隐透着黑色,分明是中了妖灵之毒,而且中毒已经深,眉头不由一皱:“这些妖灵乃是魔族施用魔术将死人拥有恶念的魂灵所幻变成的,虽是幻化,却具有剧毒无比的尸毒,不小心被它们咬到,毒便已入体,不过两个时辰便会送命,自身魂魄也会变成邪恶的妖灵。”

“什么?有这么严重?”月如霜也不禁皱起眉头,目光朝莫忧看去。

水清浅却点了点头,脸色凝重,叹道:“无缺说的不错,我已替他把过脉,的确是中了极深又极邪气的尸毒,以我的能力,也对这种妖灵之毒……”

剩下的话他没有说出口,可是众人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莫忧的眼神暗了暗,却笑道:“没有关系,莫忧一条贱命不足惜,若是你们有法子逃出这鬼地方,那就赶紧出去,不用管我。”

月无缺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目光柔和又坚定地笑道:“你说的什么话,我月无缺是绝对不会丢下自己的兄弟不管的。或许别人没有法子,我却有法子救你。对了,距离你被妖灵咬伤有多久了?”

莫忧心中一阵感动,思索了一会儿,说道:“一个半时辰了。”

月无缺点点头:“还好不迟,还有救。”

那本兰若心经可是魔族的圣典,上面记载了所有魔族的法术和破解魔族妖邪幻术之法,月无缺虽然没有练全,却已将那本心经全部看完了,以她的天赋,要领悟那些根本就不是难事。至于这解妖灵尸毒,对她来说自然是小菜一碟了。

可是,现在她并不想让月出情他们知道自己修炼过魔族之法,因为魔族之术在玄宗人眼中就是妖邪之术,是严令禁止的。虽然知道出情和姐姐他们定不会对自己怎么样,只会替她隐瞒,可是现在她并不想节外生枝。

颜月夭这时凑了过来,问道:“你有什么法子救他?”

“我的确是有法子救他,不过需要你们配合。”月无缺眼珠一转,笑道,“我现在要运功替他把毒逼出来,可是我运功的时候不能被打扰,就只有烦扰你们替我护法了。这些妖灵是至邪至灵之物,一有空隙他们就会发动,你们须得好好盯着它们,千万不能让它们钻了空子。”

水清浅闻言,不由狐疑地看着她。他出自医学世家,医术得自父辈亲传,以他所知,莫忧所中尸毒根本就不是运功驱毒就能解除的。那毒已侵入莫忧的魂魄,若是仔细瞧莫忧的眼睛,便不难发现,他的眼睛已呈现死色。

月无缺仿佛知道他心中所疑一般,突然朝他眨了下眼睛。水清浅知她不愿让其他人知道这个中原由,虽然心中疑惑,却还是点点头,表示会替她隐瞒。

月如霜点点头:“莫忧是我们的伙伴,我们自然要救他。无缺,你好好替他驱毒,护法的事就交给我们了。”

几人按照月无缺的吩咐,将她与莫忧两人围在中间,他们则各自面朝外盘腿坐着,严密防守着那些虎视眈眈的妖灵。

月无缺见他们都背过身去,这才盘腿坐在莫忧背后,轻吁一口气,双掌向上翻起,两缕紫色烟雾自她掌中不紧不慢升了起来,那紫色烟雾越来越多,却只在月无缺周身一米的范围内飘荡,不一会儿,那烟雾竟然慢慢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只模样可爱体态慵懒的紫色妖灵!

它的眼睛原本闭着,似熟睡一般。可是在月无缺伸出一指轻点它的前额后,它突然睁开了眼睛,顿时戾气大增,面目凶恶之极!

外围那些妖灵原本还在张牙舞爪跃跃欲试,可在看见这只紫色妖灵后,竟像是吓住了一般,齐齐后退一步,惊恐地看着它,再不敢有任何扑过去的举动。

月无缺淡淡扫了它们一眼,脸上露出讥诮的笑容。不过是一群胆小的乌合之众,连给紫魅当晚餐都没资格。

她伸手拍了拍紫魅妖灵的头,妖灵立刻收了凶恶之相,变成一副乖乖猫的模样,一双圆溜溜的紫色大眼睛中透着对月无缺的喜欢和信赖,看上去哪里像妖灵,简直是这世上最乖巧的宠物。

“去吧,吸出妖灵的毒气。”月无缺对它下令。

紫魅点点头,转到莫忧的脸前,小嘴一张,一股黑色带着邪气的气体立刻自莫忧的额前尽数被它吸入腹中。

不一会儿,紫魅吸完了莫忧体内的毒气,又飘到月无缺跟前,滴溜溜打着滚儿,一副讨赏的模样。

月无缺一笑,伸手朝外一指:“那些东西,全部赏给你了。”

紫魅扫了那些妖灵一眼,不屑地抬起了高傲的下巴,一副不愿以脏物为食的模样。

月无缺伸手一拍它的头:“快去!下回赏你美味的。”

紫魅这才噘着嘴巴,不情不愿地去了。

月出情和月如冰这边正提高警惕防备那些黑色妖灵偷袭,却忽见头顶摇摇晃晃飘过一只紫色的妖灵,不由大吃一惊,齐齐出剑,还未出手,那只貌似乖巧无害的紫色妖灵忽然脸色一变,凶相毕露,那小嘴一张,整张脸顿时不见了,只望见一张血盆大口,里面两排森森白牙让人胆战心寒!

周围那些黑色妖灵立刻又吓得齐齐向后退了一大步。

“妈呀,这是什么怪物!”月如冰吓得失声叫道。

她的惊呼声立刻引得其他人掉过头来,一见那只面目可憎的紫色妖灵,立刻紧张地握紧武器,随时准备出手。却不料,那只紫色妖灵根本睬也不睬他们,反而朝着外面那些黑色妖灵一吸气,奇怪的事情立刻发生了,那些黑色妖灵好像失去了控制一般,竟然争相朝它那张大嘴里飞去,而紫色妖灵妖小的肚子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胀大起来。

其余一些远距离的妖灵则吱吱吱怪叫着朝外飞快逃去,很快便不见踪影。

吃掉最后一只妖灵,紫魅舒服地叹了口气,鄙夷地扫了众人一眼,拖着笨重的身子懒洋洋地朝月无缺飞去。

月无缺见大家已经看见了,也不好再隐瞒,对紫魅一抬掌:“过来!”

紫魅听话地飘到她掌中,月无缺双掌一合,紫魅立刻隐入她的掌心,不见了踪影。

月如冰惊得合不拢嘴,好不容易才回神,拉住她的手翻来覆去地看:“无缺,这是怎么回事?那只紫色妖灵呢?怎么到你掌中就不见了?”

颜月夭沉思道:“这可是,魔族的术法?”

月出情皱着眉头看着她:“无缺,你怎么会魔族的邪术?”

若是让玄宗的人知道月无缺会魔族之术,一定会被当做勾结魔族处死的!

月无缺收回手,看见众人或诧异或深思的目光,并不回答,简洁地说道:“这件事以后我会向你们解释,现在我们还是找到出去的法子再说吧。”

莫忧正震惊于月无缺会魔族之术这件事当中,忽见众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转向他,他也是心思灵透之人,稍一琢磨便明白了他们的意思,立刻说道:“你们放心,无缺救了我一命,又是我的朋友,无论何时,我都不会出卖她,一定会替她守住这个秘密!”

月出情这才缓和了脸色,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经过这次生死与共,我们已是生死之交,只要你开口,我们都信你!”

短短一句话,却令莫忧心头一震,心中充满感动。能被他人信任,是一件何其幸福的事情。

月如霜却突然说道:“不好,你们看前面!”

众人朝她所指方向看去,只见大批僵尸朝这边包围过来,一眼望去,黑沉沉一片,周围顿时充满了腐尸恶心难闻的气味。

大家原本松开的眉头又紧紧皱了起来。

颜月夭有些心浮气燥地骂道:“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脏东西真多,杀都杀不尽!若是让我找到那施法之人,一定将他碎尸万断!”

月如冰闻言,偷偷瞧了瞧月如霜,见她脸色如常,心中不由觉得奇怪。不用颜月夭明说,她已知道他骂的是夜流胤,可是姐姐明明是喜欢夜流胤的,为什么听见颜月夭无论怎么骂夜流胤,她都沉默不语,唯有一双眸子里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黯然?难道,真的是……

想到这里,她心里一突,一颗心也渐渐沉了下去。

月无缺皱眉看着那些僵尸极快地逼近,大脑极快地转动着。恶梦之境的源头,究竟在哪里?凭她的直觉,那源头就在这附近,可是具体位置,却不甚清楚。

她目光快速而仔细地朝四周搜索着,在瞧见跟前的这片湖泊时,目光突然凝住了:这片湖泊,怎么这样熟悉?

只见湖泊的湖面平静无波,湖底生长着一群群红色的植物,在那群红色植物中间,有一群群黑色鲤鱼在欢快地游来游去。

她猛地记起来有一次在魔宫见冥息时,他正在一片湖泊旁喂鲤鱼。那片湖泊名叫红莲湖。

而眼下这片湖泊底下生长的植物,赫然正是一群群的红莲!

脑中灵光一闪,她忽然出声道:“我知道破解这恶梦之境的法子了!”

众人闻言,立刻欢喜起来。颜月夭急问道:“有什么好法子?”

“就是这里!”月无缺自信而肯定地说道,手中藏龙剑朝着湖底一指,低喝一声,无穷的力量顿时自掌心传入剑身。但闻那藏龙剑一声清鸣,红莲湖底仿佛埋了颗炸药般,嘭地一声爆开了!

强大的水气流顿时朝众人袭来,众人猝不及防,立刻被溅了一身的水。

月无缺一把抓住左右两边的颜月夭和月如冰,厉喝道:“红莲湖底就是出去的出口!大家赶紧相互拉住跳下去,时间过了就来不及了!”

她语声未落,已拉着身边两人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