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23章

第一卷 横空出世展锋芒 第123章

瞬间的窒息过后,众人只觉呼吸一畅,睁开眼睛一看,那个妖灵遍布的鬼地方已经不见了,入目之处,竟是一座灯火通明的大殿,而众人都盘腿坐在一张宽大的印花地毯上。

“这又是什么鬼地方?”颜月夭皱紧眉头自地毯上爬起来,在看见袖手立在大殿之上的姬无欢之后,不由愣住。

姬无欢轻扫他们一眼,淡淡说道:“委屈各位了,是本尊怕那铁笼子不舒服,就命人将你们移到这地毯上。”

月无缺环顾四周,只见这大殿中除了姬无欢和萧璃二人,便再无其他人,不由一挑眉头,问道:“姬云刹呢?”

“夜流胤被你困住,少尊这么些年也养了不少高手,姬云刹寡不敌众,逃走了。”萧璃应道,一脸关切地看着她,“你没事吧?”

月无缺点点头,月出情走到她身边,警惕地扫了姬无欢一眼,皱眉问道:“无缺,你和他们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和姬无欢,明明是敌对关系,如今无缺怎么会和姬无欢萧璃一起?以他的直觉,对这两个人都没有好感。

月无缺却握住他的手,说道:“有些事情,稍后我会跟你们解释清楚。现在天色已晚,就麻烦少尊给大家安排个地方休息吧。”

姬无欢点点头,一声吩咐,守在殿外的姬城立刻进了进来,拱手一礼,笑道:“请诸位朋友跟姬城先去用餐,稍后姬城会给大家安排住处。”

按捺下心中的疑惑,月出情等人只得随姬城出去。

“我在另一处备下了酒菜,请无缺兄和萧璃一起过去用餐。”等他们一出去,姬无欢的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下来,淡淡对月无缺说道,“而且,我还有个故事想讲给无缺兄听。”

“好。”月无缺略一思忖便答应下来,如今他们已是同坐在一条船上,量姬无欢也不敢耍什么花招。

很快,月无缺和萧璃便在姬无欢的带领下来到他行宫后殿的一处小院子中。此时月上中天,繁星点点。院中遍植桂花,在如水的月华下绽放幽香。

小院中间的那座石桌上,已备好酒菜。

有两名侍女侍在石桌边,见他们三人到来,立时上前施礼。

姬无欢衣袖一摆,面无表情道:“都下去吧。”

两名侍女点点头,悄没声息地退了下去。

姬无欢率先在石桌东面坐下:“今日大家不必讲究身分,都坐下吧。”不待月萧两人答话,已亲手执起酒壶,给三人倒酒。

月无缺和萧璃也不客气,在他一左一右坐下。

月光下,幽香中,那一身锦衣华服的尊贵少年优雅而坐,却依然掩不住一身的黯然。

不过,任谁在拥有世人眼中最尊贵的身份,却最不耻的身世时,也无法保持淡定。

月无缺和萧璃心底齐齐浮过一丝叹息。

姬无欢举起酒杯,淡淡说道:“我敬二位一杯。”语皆,将杯中酒一口饮尽,又执壶倒满。

月无缺和萧璃相视一眼,也一口将杯中酒饮下。清酒入口,只觉苦涩且烈,入喉后又有丝丝甘味,就如这人生,痛苦中带着希望,苦涩中带着甘甜。

月无缺和萧璃二人品味着美酒,想到自己这段如梦似幻的人生,眼神都不由复杂茫然起来。

五杯酒下肚,姬无欢这才抬起染上薄薄酒意的眸子,深深盯着月无缺,开口说道:“无缺,你知不知道我为何待你与别人不同?”

月无缺没料到他会突然说这句话,微微一愣,而这件事,也正是她想知道的。她淡淡一笑,直视他道:“愿听其闻。”

萧璃看着他们两个,心里慢慢沉了下去。他分明看到,姬无欢望着月无缺的眼神中,分明多了一丝毫不掩饰的炙热。

平时的姬无欢,是冷漠的,无情的,就如浮在水面上的薄冰,你越是想亲近他,他就飘得越远,让你无法接近。萧璃虽然来此地不长,与姬无欢也不是多亲近,可是,他却能感觉出,这个少年对人世的漠然与漠不关心。此时的他,明显是失态了。

姬无欢微微一笑,如水月华下,他的笑容就宛如这在暗夜中散发着幽香的桂花,悠远而令人迷醉。

“因为——我喜欢你。”姬无欢盯着月无缺漆黑如玉的双眸,一字一字说道。

萧璃骤然变了脸色,袖下的手慢慢握紧。

月无缺心下虽然因为他这句话吃了一惊,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道:“对于真心相待的朋友,无缺都是喜欢的。”

姬无欢却固执地说道:“我喜欢你,是男女之情的那种喜欢,不是朋友之谊。”

月无缺面不改色地笑道:“虽然无缺没有这个意思,但还是多谢殿下的欣赏。”

“因为你我同为男子吗?”姬无欢轻笑,那张洁白如玉的脸庞在月华下更加迷人,“无缺,别人不清楚,我却知道,你——并不是男子。”

月无缺微微皱眉,眉眼中浮起一丝无奈。姬无欢,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萧璃瞧见她不耐的模样,忍不住轻咳一声,插话道:“殿下,正事要紧。只有与无缺兄联手,才能除掉姬云刹那个大患。”

面对他的提醒,姬无欢只是目含深意地看着他:“萧天师似乎待无缺特别好?”

萧璃沉默了一会儿,还未开口,姬无欢却一边自倒了杯酒,一边漫不经心说道:“萧天师身为萧家守护神器的传人,一定知道四样神器的所有事情,那就由你将这件事情告诉无缺吧。”

“有关四样神器的事情?”月无缺看向萧璃,微一挑眉,疑惑道。

萧璃回看着她,月无缺发现,他的目光不知为何变得复杂起来。

过了一会儿,萧璃这才缓缓说道:“据萧老天师所言,若是集齐盘古杖,碧落弓,三生剑和黄泉鼓,就能穿越时空,到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闻言,月无缺的眼睛猛地亮了起来,猛地一掌按在桌上,激动地问道:“此话当真?集齐四样神器,果真能穿越时空,去想去的任何地方?”

萧璃看着她满带期待的明亮眼眸,也不知道将这件事告诉她是对,还是错:“我也不清楚,可是萧老天师告诉我的时候,很肯定。因为几百年前,萧家便曾有一位高人集齐了四样神器,然后便凭空消失于天际。而后,这四样神器因为遭致众人争夺,流落各地。盘龙杖本是萧家之物,依旧由萧家守护着。”他话锋一转,“如今既然三生剑落在了少尊殿下手中,只余另外两件不见影踪。”

“若是能找到另外两件神器……”月无缺双眸中绽放出耀眼光华,若是能找到另外两件神器,她就能回到原来的地方,与弟弟无痕团聚了。想到这里,她的眼眸突然又冷了下来,紧紧盯着萧璃。

与萧璃相遇也有些日子,虽然她心中时时惦记着在另一个时空的弟弟,可是她始终没有勇气问他,她身受重病的弟弟,是生是死。以前是以为自己不能回去,所以不敢去想。如今既然有希望回去,有希望与无痕团聚,就算再不敢知道答案,她也必须知道!

虽然她没有开口,但她一个眼神,萧璃已明白她心中所想,脸上浮起一丝苦笑:“你放心,我知道他在你心中的重要地位,对于你我已愧疚万分,所以绝对不会再去伤害他。”

听他这么一说,月无缺高高挑起的心立刻又落了回去,心里隐隐欢喜起来。虽然面前这个男人曾经暗算了她,可是以她与他青梅竹马那些年的了解,他不会说没有把握的话。弟弟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看来现在,我们要好好找找那另外两样神器的下落了。”月无缺沉思道。

萧璃没有接话,只是垂下了眼眸,脸上一片黯然。她想回到那个地方,可是他却不知道自己想不想。在那里,他与她曾情投意合,执手共进退。可是后来,他背叛了她,暗算了她。

在这里,他可以暂时忘记那些痛苦的过往,也希望她也可以忘记。如果回去了,那些痛苦的疤痕又要被揭开了。

“我知道另外两样神器在哪里。”正在两人各想所思时,姬无欢突然开口说道。

月无缺闻言,心里猛地一喜,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急声问道:“你知道?”

姬无欢看着她抓着自己手臂的那只修长洁白的手,没有缩回,只淡淡笑道:“对,我知道。”

“在哪里?”月无缺追问道。

姬无欢盯着她的眼睛,不答反问道:“你与萧璃刚才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你们口中的那个他,是你的谁?”

月无缺一怔,慢慢松开了手,唇角微微扬起:“我现在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什么事?”姬无欢没料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也不由一怔。

月无缺端起桌上酒杯,一口饮尽,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你也在寻找四样神器。”

这天底下,还没有人有资格用这样的法子逼迫她说出自己的心事。

姬无欢愣住,过了好一会儿,突然抚掌笑道:“无缺你果然是个妙人,我什么都没有说,竟然能被你猜中心思,看来我们果然是一路人。”

月无缺笑了笑:“不敢当。除了这个,我还知道,你接近我的目的,并不单纯,不止是喜欢我这么简单。”

“哦?”姬无欢倒酒的手在半空顿了顿,又继续倒满,“那你说说看,我还有什么目的?”

他原本明朗的眉眼此时不知为何突然变得深沉起来,又变回了原来那个冷淡漠然,尊贵不可亲近的奉圣少尊姬无欢。

月无缺道冷冷一笑,还未开口,突然有一个声音接道:“我也知道你的目的。要想穿越时空,确实需要那四样神器,可是光有神器还不够,还需要四大神兽的神血做引子。月无缺契约的那两种神兽——赤焰金龙和青滟麒麟,正是其二!”

这轻飘飘一句话,顿时令姬无欢神色大变!

“你是谁?赶紧滚出来!”他腾地站起身来,厉喝道。

那声音却是轻轻一笑,又蓦地消失了。

月无缺仔细一听,知那人在说了句话之后,又悄然离去了。只是这个声音,听在她耳里,似有一种熟悉之感?

萧璃看着姬无欢的怒容,眸中浮起一丝冷然与警惕:“原来殿下并不是真正喜欢无缺,而是想利用她。不过,我想告诉你一声,若是你敢伤她,我萧璃绝不会放过你!至于盘古杖,你更是别想得到!”

姬无欢冷冷盯着他,怒极反笑:“怎么,你在威胁本殿下吗?”

萧璃毫不退让:“我只是提醒殿下,四样神器少了任何一样,你都无法达成自己的心愿!”

“你!”姬无欢目光中的火焰几乎要将萧璃吞噬,可是突然地,他眼眸中的怒焰莫名地消失了,眉眼又恢复了淡然,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他一拂袖袍,施施然坐下,慢悠悠说道,“你们不也想找到四样神器吗?既然我们的目的都一样,再计较这些无用的事情,又有什么意思,不如坐下来好好想想,怎样将另外两样神器拿到手。”

月无缺朝萧璃递了个眼神,也笑道:“殿下说的不错,现在是我们合作的时候,而不是内讧的时候。不过我现在有要事离开一趟,稍后我再与你们商量接下来的事情吧。”

语未毕,她的身影已消失在了宫墙之外,夜色之中。

萧璃微微一愣,迅速追了上去。

只余姬无欢一人还坐在石桌边。看着两人消失的身影,姬无欢的眸中浮上一层深深的茫然和怅惘。他抬着望着天空那轮弯月,唇边勾起一抹苦笑,喃喃自语道:“我明明说的是真心话,你为何不信我?无缺啊无缺,你到底是怎样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