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24章

第124章

萧璃跟着月无缺的背影追了好一会儿,突然失去了她的踪影。他停在一座废弃的庙宇前,四处打量了一下,很快便知道这里是奉圣城西角落。这里除了这座破旧的庙宇,四周荒芜人烟。

他盯着眼前这座黑洞洞的破庙,正在迟疑着要不要进去,月无缺的声音突然自那庙堂中传了过来:“立在外面做什么?还不快进来!”

萧璃心里一喜,再不迟疑,赶紧举步走了进去。里面黑漆漆的,并没有月无缺的身影。他连喊几声,月无缺都没有应声。耳边突然阴风掠过,他心里顿觉不妙,身形一展正要退出去,身体却突然被无数条状的东西缠绕起来,片刻工夫,便缠绕得他动弹不得。

萧璃一惊之后立刻镇定下来,冷声喝问道:“是谁在使妖邪之术?”

一个邪魅阴冷的声音笑道:“你乃是奉圣地位尊崇的少年天师,怎么就变成了月无缺的跟屁虫,她走到哪,你跟到哪?”

萧璃不予回答,眼前原本漆黑一片,却在那人话音将落,突然一下子亮堂起来。他定睛一看,不由变了脸色。他进来时明明看见这里是一座废旧的庙堂,怎么现在倒变成了生长着无数吃人植物的荒原?

再低头一看,将他死死缠住的东西,竟然是从地里长出的野草藤!只是这野草藤比平时被扩大了好几倍,像有生命力一样挥舞着长长的藤臂。

就在距离他眼前不远处,有两个少年正面对面盘腿坐在地上,双掌相抵,头顶冒着丝丝黑气,似是在斗法。

只是那黑气,看着好是邪气。

这两个少年,一个是月无缺,而另一个,正是白日在帝宫大殿之上帮助姬云刹的夜流胤!

却听月无缺冷冷回敬夜流胤道:“你这话就说错了,他是我的朋友,关心我也是一片好意。倒是你,心术不正,想交找个对你真心的朋友就难于上青天了。”

“真心朋友?”夜流胤看着她的眼睛,哂然笑道,“这世上,除了我自己,没有谁值得我信任。”

“既然如此,麻烦你滚远点,别再欺骗我的亲人。”月无缺一脸厌恶地说道。

夜流胤眉头一挑,脸上浮起一抹慵懒邪魅的笑容:“你是不是弄错了,我对她们并没有任何意思,倒是她们,时时惦记着我。虽然如此,我倒是很乐意陪她们玩一场游戏,那结果肯定很有意思。”他眼中泛起一丝兴味,“很快我就会迎娶你那两位姐姐中的一个为妻,你说,到底娶谁好呢?如霜冷静温柔,如冰可爱热情,两人各有各的长处,还真是难以抉择呢。”

“闭嘴!”月无缺一双冷眸中暴出怒火,厉喝一声,掌心猛地一推,一股强大的内劲立刻传了过去。

夜流胤想不到月无缺的功力竟达到如此强大的地步,来不及反击,整个身体已被她的掌力震得倒飞了出去,砰地一声,重重摔倒在三四丈远。

夜流胤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月无缺已一脚重重踏在他的胸口,厉声道:“夜流胤,我警告你,若你敢动她们中的任何一个,我月无缺必定将你千刀万剐,碎尸万断!”

月如霜和月如冰是她在这异世的亲人,无论如何,她都不允许别人伤害她们!

她脚下重重一踩,夜流胤承受不住,噗地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来。

月无缺不管不顾,脚下又一使劲,冷厉道:“赤焰金龙呢?你把它怎么样了?赶紧把它交出来!否则,我现在就要了你的狗命!”

她召唤了赤焰好久,可不但没有任何反应,甚至感应不到他的存在。她不知道,夜流胤到底习了何待魔法,竟能将赤焰藏得无影无踪,甚至将它围困住?

夜流胤面对她的疾言厉色,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很快就镇定下来。他一边抬起衣袖,优雅地拭去嘴角的血迹,有些惨白的俊脸上竟然还带着笑意,一边用很平常的口吻对月无缺说道:“麻烦你把脚挪开些,你这样子,叫我如何起身,将赤焰金龙放出来?”

月无缺狠狠瞪了他好一会儿,这才将脚挪开,厉声警告道:“你若是敢耍花招,我一定叫你生不如死!”

夜流胤慢慢自地上爬起来,拂了拂衣摆上的尘土,左手捂住胸口,喃喃叹息道:“下手还真是狠,这世上还有这样待自己未来姐夫的……”

话音未落,他只觉脖子一疼,一柄冰冷的利剑已架到他脖子上,剑入一分,他的脖子立刻渗出血来。

夜流胤立刻闭嘴,伸手自怀中掏出一物来。

月无缺定睛一看,那是一条宛如蜈蚣般大小的金色小龙,正是赤焰金龙的原身!

夜流胤将另一只空余的手虚盖在小金龙上面,嘴里喃喃念了几句什么,那只原本一动不动的小龙立刻苏醒过来,腾地飞到半空,眨眼间就变成一条巨大的金龙在半空张牙舞爪。

夜流胤趁机捏个遁身诀逃走了。他一逃走,布下的幻境立刻消失了。

萧璃身上一松,这才发现他与月无缺二人此时正处在他原先看见的那座破庙中。

赤焰金龙在半空盘旋了一圈后,化为人形落在月无缺跟前,躬身一揖,面带愧色地说道:“赤焰无能,竟被一只魔族宵小给拿住,实在大丢主人的脸面,还要主人来救,更是羞愧万分,还请主人责罚。”

萧璃没想到刚才那条赤焰金龙的化身竟然是一个身着红衣相貌俊美的少年,不由一呆。

月无缺摇头道:“无碍,那小子本就诡计多端,连我也险些中了他的诡计。”顿了顿,她面露疑惑道,“倒是你,就让我觉得奇怪了。你本是上古四大神兽之首,原该厉害无比,又怎会被他给拿住?”

赤焰闻言,眉头微微一拧,目光中流露出一丝茫然之色:“我也不清楚,彼时我刚搜寻到月出情等人的下落,孰料突然听到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那声音与主人的声音相似,却又有些不同,至于哪里不同,我一时也说不上来。当时也不知道为何,赤焰突然就似被蛊惑了般,在听到那声音之后,就迷迷糊糊跟着那声音的方向走去,莫名其妙就被夜流胤给抓住了。”

月无缺皱眉寻思道:“这里面肯定有古怪。你身为上古神兽,竟能被一个声音蛊惑,而夜流胤竟然知道那个声音是你的弱点……”

说到这里,她的脑海里似乎在某个瞬间闪了一下,仿佛记起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可等她再仔细回想时,却根本记不起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一时之间,她竟陷入了一片复杂和茫然之中。

萧璃走过来,见她眉头紧锁,似乎遇上什么难题,不由关切问道:“无缺,你怎么了?”

月无缺猛地清醒过来,望见萧璃眼中的担忧之色,暗将心头那股莫名的烦扰压下,说道:“我没事,赤焰,还有什么?”

赤焰微垂了下眼眸,想了一下,神情奇怪地说道:“夜流胤还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他给你讲了一个故事?”月无缺觉得夜流胤的举止更加奇怪了,他为何要给赤焰讲故事?莫非这个故事与赤焰有什么关系?

“他给你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讲的是一千多年前,神界发生的一场诛神之战。据说那时神界的某个上神养了一只神兽,在二者相处几千年中,那只神兽竟然偷偷恋上了他的主人。而这种事情在神界那种种族等级极严的地方,是禁止的乃至触犯天条的。果不出所料,没过多久,这件事竟然被神界司管律条的司责神知道了,于是将那只神兽押上诛神台,打散了他的三魂六魄,又将他罚入轮回,世世受轮回之苦。除非他能找回自己的魂魄并能改过自新,否则他永世不得再入神籍。”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月无缺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他:“莫非,故事中那只神兽,就是你?”

赤焰摇头道:“我问过夜流胤,但他并未告诉我。他只说,日后,那只神兽三魂六魄归位那天,便是魔界颠覆人世的那一天。”

萧璃蹙眉道:“魔界颠覆人世的那一天?那不就是说,这个人世将会遭受灭顶之灾?”

若真到了那一天,那这个世上的人,都将不存在了。

想一这里,萧璃的心猛地沉了下去。

月无缺心里也隐隐生出不好的感觉,可是她并未说出口,只是对赤焰说道:“夜流胤那人行事向来诡异,这件事也不知道与我们有没有什么关系,暂且将此事放下吧,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萧璃,姬云刹今日既然败在你的盘古杖下,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们不如先回去与姬无欢商量一下对敌之策吧,以免被他钻了空子。他有夜流胤相助,定会生出更大的祸事来。”

虽然姬家皇室之间的战争与她无关,可如今既然她已卷了进来,就不能不管。而且姬云刹也在寻找四大神器,这就与她脱不了干系了。以姬云刹的野心和夜流胤唯孔天下不乱的处事风格,奉圣遭劫,一定会祸及其他地方。她不能任由事态严重发展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