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26章

第126章

月出情一脸着急之色,见了她,立刻说道:“我刚才经过如霜和如冰的房间,正好撞见姬云刹将她二人抓走了!我一时追赶不及,只能过来看你没有法子救回她们!”

月无缺一听,立刻变了脸色,来不及说话,一转身,人已消失在他眼前。

如霜和如冰是她这世的亲人,前世她没有保护好无痕,这世绝不能再容许她们有什么闪失!

月出情看着她消失的地方,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

不过一眨眼的工夫,月无缺已来到月如霜和月如冰的房间外。只见房门大开着,除了地上躺着的两名侍女,已空无一人。

月无缺低咒一声,施展自兰若心经上学来的魔族追踪之术,循着空气中残留的陌生气息紧追而去。

那气息极为薄淡,若有似无,一直向西方飘去。月无缺追着出了帝宫,沿着奉圣的西大街搜寻,最后跟到了一个极为热闹的粉楼前,那气息就淹没在了一股扑鼻的胭脂花粉味中,不见了。

月无缺瞧见那楼上的招牌——迎春楼,眉头立刻紧皱起来,眸中闪过一道杀气。看着那楼上楼下打扮得花枝招展笑语迎人的女子们,她知道,这里定然是青楼了。

姬云刹竟敢将如霜和如冰带到这种地方来,简直是该死!

两名招客的美丽女子看见了她,皆是一愣,随后满脸堆笑迎了上来,一左一右拉住了她的胳膊:“哎呦,这位公子长得真是俊,我玲儿在这迎花楼呆了这么久,还从未见过这等年轻又俊俏的小公子呢。来来来,让姐姐好好服侍你。”

“就是,这天人般的小公子,看着就讨人喜欢。”

“两位姑娘可认得我手中的是什么?”月无缺扫了她二人一眼,面无表情说道。

那两名女子一瞧见她手中的长剑,那长剑并未出鞘,她们却仿佛感觉到一股森寒的剑气迎面扑来,不由打了个寒颤,花容变色退后两步,颤声道:“是奴家莽撞了。”

月无缺睬也不睬,直接提剑走了进去。

这楼里面更是热闹,衣香鬓影,笑声浪语,不绝于耳。脂粉味酒味这么浓,根本就寻觅不到那抹气息了。更为奇怪的是,她竟然也察不到如霜和如冰的气息。

正在为难时,有个奇怪的声音突然传入她的耳中:“你在找姬云刹他们吗?他们此刻正在这座青楼后面的一片树林当中。”

这个声音,竟是那晚与姬无欢饮酒时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月无缺顾不得细想这个声音属于谁,抓住一名女子问清楚迎春楼的后门处后,一闪身就不见了,惊吓了青楼不少人。

迎春楼后面不远处果然有一片树林,她来到树林前立住,冷眼睃巡四周,就在这时,前面那片树林突然活动起来,以极快的速度将她包围起来。

月无缺看着这被魔族之法驱使的林子,不由冷笑一声:“夜流胤,我一猜就是你使的诡计!上次饶你不死,没想到你还不知死活!”

夜流胤的笑声自前头树林深处朗朗传来:“我夜流胤向来不言败,只有越挫越勇。如今如霜和如冰就在姬云刹的手中,咱们不妨来打个赌,若是你能顺利走出这个林子,我就叫姬云刹放了她们两个。若是你走不出来,又想换回她们两个,那就将你的命交给我处置!”

姬云刹阴测测的笑声也自那方传了过来:“月无缺,你这个狂妄的臭小子,竟敢助姬云屏那个老东西加害本尊,今日本尊定得给你点苦头瞧瞧!”

月无缺一边不动声色搜寻声音来源处,一边讥讽道:“夜流胤,没想到你竟然沦落到和姬云刹这等畜生不如的败类为伍,简直是丢尽了你夜家的脸面!你说,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月无缺与你并无仇怨,你为何要一再与我做对!”

夜流胤轻笑道:“我的确与你无仇怨,不过是在替我师父冥休完成他几百年来的一个心愿而已。而且,也想全了自己的心思。冥休预言,说你是个修炼魔学的好材料,将会是魔族下一个魔尊。我倒想看看,若是你死了,这魔尊,你是做得了做不了。”

她将会是魔族的下一任魔尊?这件事月无缺根本就从未想过。虽然她修炼了兰若心经,可本意并不在这。冥休,恐怕是看走眼了。

“月无缺那臭小子将会是魔族的下一任魔尊?”姬云刹的声音中充满了讶异,“这怎么可能?玄宗与魔族向来便为死敌,她可是玄宗的人啊。”

夜流胤冷哂道:“凡事没有绝对,师父的预言,向来便不会错。”

月无缺心下顿时明了:“所以你想杀了我,坐上魔族魔尊的位置?”

夜流胤笑而不答,只悠然道:“冥休不是说你是个天才吗?那我就给你一柱香的时间,若是一柱香后你还没有走出这片树林,你的两个姐姐便会遭遇不测。既然你也修炼过魔族之法,对这阵法你应该了解。幽罗幻阵,向来最能迷惑人的心智,要么你走出它,要么你破了它,否则,你将会被困死在这里面。”

姬云刹嘿嘿怪笑道:“夜公子,听说这月家两姐妹都钟情于你,你也真是舍得下手。”

夜流胤淡笑道:“我向来只对权势地位感兴趣,女人么,不过是锦上添花的玩艺罢了。”

月无缺听得心头怒起,右手一扬,一声清鸣,藏龙剑已出鞘!一抹冷冽的锋芒如闪电般朝着那声音来源处刺去!

短短一秒后,那方传来一声痛哼,姬云刹又惊又怒地骂道:“小畜生,你竟敢偷袭本尊!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她们两个,让你后悔终生!”

而夜流胤却悄无声息。

姬云刹骂了一句后,怕月无缺又趁机偷袭他,赶紧闭了嘴。树林里一时之间静寂无声。

月无缺没有接话,她忽然觉得不对劲。她刚才已算准了夜流胤的方位,她可以肯定,自己那一剑百分百会刺中夜流胤,可是为何刺中的人偏偏是姬云刹?她对自己那一剑有信心,绝对不会偏锋。

而且从出了如霜和如冰的房间后,她根本就感觉不到她们两个人的气息,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蹊跷!

想到刚才跟着那气息来过的地方,还有那脂粉扑鼻人烟杂乱的青楼……月无缺深深凝眉,忽然心头一亮,暗叫一声,不好!如霜和如冰并不在姬云刹手中,会不会被那该死的夜流胤藏在青楼了!

他将如霜和如冰捉出来,又利用她们把自己引到这个阵中,他这么做,明显是故意而为之!这其中一定有隐情!

——莫非,他是在调虎离山?困住自己之后,好施展他更大的阴谋?月无缺仔细一回想,心里猛地一惊!若真是这样,自己怕是中了他的计了!

“夜流胤,你只敢躲着和我说话,你就是个缩头缩脑的龟孙子,败类!”月无缺故意骂道。

夜流胤没有回应。连骂三遍,那方都悄无声息。

而姬云刹也没有出声。看来,自己是猜对了。

她再不迟疑,双掌猛地向前一推,掌心竟然轰地窜出两条长长的火舌,似火龙般,朝那树林扑去,短短的瞬间,整片树林便燃烧起来!

幽罗幻阵,幽罗幻阵,任你再厉害,也敌不过能焚烧天地的焚天之火!

姬云刹正捂住右手上的伤口,看着那个被月无缺一剑刺穿的幻音筒,正想着要不要通知夜流胤,眼前忽然燃起一片火光,惊骇之下,他立刻想转身逃走,却已经迟了。一身紫色劲装的少年已一脸杀气立在他面前一米处,杀锋芒迫人的藏龙剑已架在他的脖子上!

姬云刹惊得差点说不出话来:“那火,那火是你放的?夜流胤不是说那个幽罗幻阵威力无比,水火难灭吗?你是怎么出来的?”

月无缺懒得搭理他,只厉声道:“如霜和如冰在哪里?赶紧带我去找她们,否则,我要你碎尸万断!”

姬云刹被她身上的杀气镇慑住,赶紧道:“我带你去!夜流胤将她们两个藏在迎春楼中,若是去晚了,恐怕她们就……”

他话还未说完,月无缺已一剑刺入他的左肋,怒声道:“赶紧走!”

姬云刹再不敢废话,忍住疼领着她朝迎春楼疾奔而去。心中却在暗暗骂道,夜流胤,你这个该死的乌龟王八蛋!竟敢欺骗本尊,说这幽罗幻阵水火不近威力无穷,怎么月无缺一把火就将它给烧了!等本尊脱了身,一定与你没完!

很快赶到迎春楼内,月无缺又是一剑刺入姬云刹右肋,暴声道:“快说,她们在哪个房间!”

姬云刹疼得冷汗浃背,咬着牙道:“二楼,右拐第三间房……”

月无缺一掌将他击倒,在一众惊呼跌滚中飞身上了二楼,直奔右边第三个雅间!

她不敢想像,若是自己来迟了,如霜和如冰会怎么样……

到了第三个雅间门口,她来不及多想,一脚踹开了房门。可屋内的情景,却看得她一愣!

------题外话------

烦死了,上传几次没传上,好不容易修改了,又晚发了半小时,算掉更了,好郁闷555。有亲在吗,在的话给点鼓励吧。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