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27章

第127章

“你来了,速度倒是挺快。”屋里并没有看到月如霜和月如冰,只有一个驼背的灰袍人,静静立于窗口。身形有些熟悉,声音听在耳里也有些耳熟。

月无缺眯了眯眼,打量着他,声音也多了分疑惑:“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那人缓缓转过身来,脸上依旧带着张灰色面具,只一双露在外面的眼睛显得格外冷漠。他没有回答月无缺的话,只是淡淡说道:“若是你想找月如霜和月如冰,那我可以告诉你,她们现在不在这里,我来迟了一步,你也来迟了。我来的时候,夜流胤刚将她们带走。”

月无缺心下暗松一口气,夜流胤将如霜和如冰带走,说明她们暂时不会有危险。不过……她忽而沉下眉头,目光冷凝地看着他,说道:“你能来救如霜和如冰,说明夜流胤的计划,你也知道一点。你究竟是什么人?”

他的模样与月怀容那般相似,可又不知为何被毁去了。若他是真正月怀容,那月家的那个又是谁?若他不是,又是谁呢?这个问题是个谜,可月无缺此刻也没有心思与时间去解答。

那人依旧不答,只是冷冷说道:“你放心,到现在为止,我们不会是敌人。如果你想去救你的那些朋友,那就速度快些,否则若是晚了,他们就要葬身火海了。”

月无缺闻言心中顿时一惊:“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们此刻已经全都落入了夜流胤手中?他要烧死他们?

那人目光沉沉地看着她,其中竟然掠过一丝复杂,只不过,那丝复杂就如白驹过隙,转眼便不见了。他道:“夜流胤要火烧帝宫,或许,这场火便烧得更大。魔族的焚天之火你也清楚,你自己好好掂量吧。”

说罢,他衣袖一拂,自窗口一跃而下,消失在了月无缺眼前。

月无缺想也不想,跟着自那窗口跃下,她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帝宫去,绝不能任由这场火烧起来。

“无缺呢?无缺到哪里去了?”一大清早用餐的时候,颜月夭等人都到齐了,却唯独不见月无缺。颜月夭心中不由浮起一丝恼意,明明他很想见到她,想好好与她说说话,怎么她就这么忙,总是不见人影呢。

帝宫膳殿用整张昂贵黑木雕刻而成的长长餐桌前,姬无欢姿态优雅,面容端贵,高高坐在首座,左右下首的位置都空着。右边的位置预备是留给萧璃的,萧璃昨晚夜宿在宫里,可一大清早,萧府便派人前来传信,说是萧老天师突然病重,萧璃便急急回府了。

而右边那位置,则是给月无缺留的。可她也缺了席。

坐在餐桌下首的,便是月出情,颜月夭,水清浅和莫忧等人。

偌大的膳殿,除了两名侍立的侍女,只有这几个人用餐,看上去显得格外空寂和冷清。

姬无欢眉头皱了皱,淡淡说道:“早上我派人去请过月无缺,却发现她早已不在屋内,正想问各位是否知道呢。”

颜月夭冷嗤一声,斜眼看着他:“殿下说的可是真的?”

姬无欢的表情一点都没有改变,依旧淡声道:“自然是真的,莫非各位以为,本尊会将无缺怎么样吗?对各位来说,她是你们的朋友,可是她同样是本尊的朋友。虽然我们并非出自一国,有可能他日在战场上会成为敌人,可是现在,在本尊的心中,她是帮助过我的朋友,而我姬无欢,也断然不会伤害我的朋友!”

他这几句话不容置疑,而且在后面自称“我”字,明确表明了他的立场。虽然颜月夭等人心中依然存有怀疑,一时却也无话说了。

水清浅皱紧眉头,担忧道:“她的两个姐姐也不见了,这中间会不会又出了什么事。”他扫了姬无欢一眼,继续说道,“依现在的情形来看,月无缺助姬家皇室逼走了姬云刹,他必定恨死无缺了,有可能趁夜偷袭他们也不一定。”

莫忧虽得月无缺去了毒,可身体却依然病弱,脸色惨白。他没有说话,却凝眉深思着什么。

颜月夭一听水清浅这番话,心里立刻又着急起来,正欲开口向姬无欢质问,月出情已经开了口。他沉稳地说道:“虽然姬云刹被逼走了,可他在这帝宫坐了几十年的帝尊之位,也有许多心腹属下,对帝宫的地形暗道肯定更是了如指掌,就算他逃走了,也不能保证他会不会耍什么阴谋诡计。”

颜月夭有些意外地看着他。与月出情相处这些天,让他也知道他的不少性子。在这些人中,他的性子是最沉稳的。可是,若是一到与月无缺有关的,他便会比任何人都着急。——可是此刻,在现在这种时刻,月无缺和她的两个姐姐都莫名消失了,他竟然还能沉稳冷静地坐在这里,说话也这般冷静,实在有些不像他平时的性子。

莫忧这时说道:“出情兄说的有道理。”他抬眼看向姬无欢,郑重说道,“如果少尊殿下想做稳位置,就必须彻底清除姬云刹的所有手下和耳目,否则,他极有可能卷土重来。更重要的是,还要麻烦殿下帮助我们找到月无缺他们姐弟三个。既然殿下还把无缺当朋友,那就是我们的朋友。可若是殿下也没有办法,那莫忧只好发信请玄宗来人了。月无缺现在是我们玄宗的大统领,极得宗主重视,相信宗主定不会不管她死活!若是因姬云刹一人而影响到奉圣和玄宗现在的关系局面,那殿下可就难以向奉圣百姓交待了。”

说罢起身朝姬无欢拱手一揖:“还望殿下鼎力相助。”

他这几句话便是对姬无欢的变相威胁了。

姬无欢微微皱眉,心底浮起一丝不耐。若不是因为月无缺,对这些人,他根本不想理会!

他漫声道:“各位放心,本尊定会给各位一个交待。无缺武艺高强,机智过人,相信定不会中那狗贼之计的!来人!”

姬城立刻自殿堂大门外走进来,施礼恭声道:“殿下有何吩咐?”

姬无欢自餐桌上立起身来,声音里带着无法抗拒的威严,冷声道:“你速派人搜查帝宫上下和奉圣内外,是否有姬云刹和月无缺的踪影,若发现,速速来报!还有,若是发现姬云刹余孽,一律不留活口!”

“是!”姬城大声应道,迅速退了出去。

姬无欢也没了用餐的胃口:“各位请用早餐,本尊还有要事处理,就不奉陪了。”言罢,匆匆离去。

颜月夭等人相觑一眼,眉头皆浮上一丝愁云,早已没了胃口。

颜月夭觉得今日的月出情有些古怪,可到底古怪在哪里,他也说不上来。正盯着他打量,月出情却忽然转过头来看着他,眉头轻轻一挑,问道:“你盯着我看作什么?”

颜月夭以指轻抵下巴,沉吟道:“没什么,不过是觉得今天的你很怪。”

“哦,怪在哪里?”月出情问道。

颜月夭直言不讳地问道:“你是不是很喜欢月无缺?”

月出情本以为他会说出别的话来,却没料到他要说的竟然是这个,不由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说道:“当然,这很奇怪吗?”

颜月夭摇头:“不奇怪,无缺人长得出众,连智谋武学也都出众得不得了,是个正常人都喜欢她。可是,平日里只要她一有什么动静,你就会紧张得要死,今天这么大的事,你瞧上去怎么一点都不紧张呢?这可不像平日的你。”

水清浅和莫忧闻言顿时也觉出月出情与平时的不同来,齐齐用探究的目光看着他。

月出情对上他们的目光,却只是微微一笑,悠然说道:“既然已经知道结果,为何还要紧张呢?”

这句话说得很玄妙,颜月夭皱紧眉头道:“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结果?难道你知道她们的下落?”

月出情却站起身来,嘴角噙着一抹神秘的笑容。他用唯一的一只胳膊轻轻拂了拂衣摆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转身缓步朝外走去:“你们想知道为什么,就随我来吧。”

这样的月出情,更加叫人觉得怪异。

颜月夭和水清浅莫忧二人相视一眼,抱着一种狐疑的心理跟着月出情向外走去。

三人跟着月出情在帝宫中转来绕去,很快,他们便来到帝宫的最高处。

这座帝宫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足有十几丈高,中间又几经翻修,端的是富丽堂皇,巍峨端庄,金碧辉煌。站在帝宫最顶端,整个奉圣城皆入眼底,包括远处如长蛇般连绵起伏的高山,一望无垠的原野。

颜月夭三人心中的疑惑更深了:月出情怎么会对这帝宫的路形这般熟悉,如同在自己家一般?按理说,月出情也是第一次到奉圣来,平时总是和他们在一起,根本没有分身之术来研究奉圣帝宫的路形。而且,此刻帝宫上下全面戒严,到处都是防守严密的大内侍卫,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可是月出情却带着他们三人,轻轻松松就避过了那些防守侍卫,到达了帝宫顶端!

帝宫的顶端竟然有一间小屋子,月出情推开那扇小门,转过身来,对滞留在三丈开外的他们微笑道:“你们进来看看,就知道我的意思了。”

三人按捺下心中的疑虑,相视一眼,快步走了过去。

这间小屋子简洁干净,除了一床一桌一椅,便再无他物。只是里面,竟然有三个人,有两个,立在桌边的两名少女,正是月如霜和月如冰!

三人不由一喜,赶紧走了进去。

水清浅唤道:“如霜姑娘,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月如霜却看依旧立在那里,动都没有动一下,仿佛没听到一样。月如冰也是如此。三人很快便发现,这月如霜和月如冰两人的模样有些奇怪,眼神空洞,神情茫然,仿佛呆滞了般。

水清浅心下犯了狐疑,再看面朝里躺在**的那人,身影有些熟悉,他小心翼翼凑过去一看,顿时脸色大变:“月出情?”

他心里猛地一亮,顿时想明白了。外面那个“月出情”,是假的!

可是等他扑到门口,已经迟了,那扇小门已经关上了!只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外面笑道:“知道你们几个感情深厚,所以我便让你们在一起死,想来你们定是十分愿意的吧。”

颜月夭沉了脸色,略一思忖,脸上浮起恨色:“夜流胤?是你!你到底想怎样!”他在心中恶狠狠骂道,该死的夜流胤,若有一天让我逮住你,定然让你这王八蛋不得好死!

他们赶紧寻找出路,可是无论他们用什么法子,这间小屋子竟然像铜墙铁壁做成的,使再大的力气,都动不了它分毫!

夜流胤在外面笑道:“你们不要白费力气了,这座小屋已经被我施了结界,又在外面加了一层魔罩,凭你们的能力,根本就奈何不了它。”顿了顿,又道,“你们就在此安心等死吧,估计月无缺很快就要来了,我得去好好布守,以免功亏一匮。”

语毕,他又沿着来路慢慢走回去,一路走,一边撒下魔族特制的易燃魔粉。焚天之火加上易燃魔粉,就算大罗金仙来,也救不了帝宫里的人了。他悠然想道,唇角得意地扬起一抹笑意。月无缺,你会焚天之火,我也会,咱们不如来比比,到底谁的更厉害。

他抬眼望着这座花费了无数人力和钱财堆起的金碧辉煌美轮美幻的帝王宫殿,眼中没有一点觉得可惜,甚至有丝不屑。这人间宫殿与那魔宫宫殿相比,不过是不起眼的尘埃罢了。

当月无缺拼尽全力赶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置身一片熊熊火海中的帝宫!

无数侍卫在熊熊燃烧的大火中凄惨呼喊,可无论他们平日武功有多厉害,轻功有多高,此时眼前竟然好像有一屋牢不可破的屏障,无数他们使多大力气,都跳不出去,只能被这熊熊焰火燃烧为灰烬!

月无缺看着这一幕不亚于人间地狱的残忍惨景,一双漆黑双眸中也燃起滔天火焰,彻底被激怒了!

而那造成这场大灾难的罪魁祸首,却衣袂飘飘负手立于燃烧的帝宫前面,俊美的容貌在火光的照映焕发出神秘的光彩,温文尔雅,对她温言笑道:“你终于来了,月无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