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28章

第128章

月无缺看着这一幕不亚于人间地狱的残忍惨景,一双漆黑双眸中也燃起滔天火焰,彻底被激怒了!

而那造成这场大灾难的罪魁祸首,却衣袂飘飘负手立于燃烧的帝宫前面,俊美的容貌在火光的照映焕发出神秘的光彩,温文尔雅,对她温言笑道:“你终于来了,月无缺。”

不待月无缺开口,他又道:“你的速度比我想像中快了一倍,不过没关系,我想做的事情已经完成了,现在只要等着结果就行了。”

“夜流胤,你是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月无缺咬着牙,一字字说道。

夜流胤看着她眼中燃烧的怒火,不亚于面前那场大火,却丝毫不以为意,反而笑得更加开心,那开心中带着一丝得意:“你的姐妹和朋友们都在顶层,就看你有没有本事在她们被烧成灰烬前将他们救出来。若是你现在就想杀了我,我也不反对。只不过,如果要死,也是他们在我之前死。”

月无缺抬头望着那顶层,帝宫现在已经烧到第六层,火势还在快速向上蔓延。大火过处,传来无数凄惨的叫喊声。那些守在帝宫内的大内侍卫们,平时里趾高气扬,威风八面,如今却个个像热锅上的蚂蚁,事实也确实如此,平日最高贵最富丽的地方,如今却成了人间炼狱。无数人纷纷飞身朝外扑去,欲逃离这热锅一样的帝宫,保住性命,可前面却像有一层无形的屏障般,将他们生生挡了回去,大多数人掉进烈火里,燃为灰烬。

这场大火将奉圣几大家族和百姓们都引了来,和守在帝宫外幸免于难的侍卫们一起匆忙提水去扑火,可那水扑在火上,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们虽然都急得团团转,却是一点法子都没有。

望着那片熊熊烈火,月无缺的心底忽然浮起一丝奇怪的感觉,这种场景,她似乎在某个时候看见过,越是往深处想,这个念头便欲发强烈,竟然将她心中的愤怒给抑制了下去。她深深呼吸一口气,闭上了双眼。脑海中浮起一些破碎的片断,她努力想将这些破碎的片断连接在一起,却又无能为力。正在这时,前方忽然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你终于来了,无缺。我等你好久了。”

这个声音是如此的温柔,如此的缠绵,又是如此的令人心碎。

“你是谁?”月无缺情不自禁问道。

“我是等了你千年的人。”那个声音依然温柔如水地答道,带着深深的缱绻情意。

等了她千年的人?这个人到底是谁?他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夜流胤冷眼看着面前的少年,眼底慢慢浮起一丝戾气。

突然,月无缺睁开了眼睛。夜流胤的身子猛地一震,月无缺原本是一双漆黑如玉的双眸,竟在此时突然变成了赤红之色!这是怎么回事?!

“我会让你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月无缺赤红的双眸冷冷盯着他说道,此刻的她,就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一样,夜流胤刚才还能感觉到她满腔的怒火,现在却是一丁点都感觉不到了!可是,他却能隐隐觉出,不过是短短一瞬间的工夫,她的身上竟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种变化让他觉得可怕!

他不自觉地提高戒备,防备月无缺的偷袭。月无缺却只是冷笑一声,不屑地扫他一眼,身形陡地跃起,向那熊熊烈火中扑去!

夜流胤再怎么都没有想到她会自投火海,不禁失声叫道:“月无缺!”

萧璃正和奉圣几大家族的家主商量灭火之策,正急得焦头烂额,突然看见月无缺只身投入火海,一惊之下顿时心胆具裂,高叫一声:“无缺!”便要不管不顾地扑过去。

却不料身边一股强大的力量突然将他一拽,他一时没稳住身形,摔倒在地上。

那出手之人,却是立在他旁边的萧老天师。他迅疾点了他的穴道,怒声道:“萧璃,你疯了吗!我早上对你说的一席话,你是不是全部忘记了!”

萧璃此刻却像听不见他说什么一样,只目光呆呆地望着那大火的方向,口中重复着一句话:“放开我,我要去救无缺!”

萧老天师不听还好,一听更是怒发冲冠。他这段日子听说萧璃最近与玄宗派来的奸细月无缺走得很近,心中非常不满,早上便借病将他叫回萧家好生训了一顿,原本以为他已悔改,却没想到他依然如故,看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心中不由更加恼怒万分,手中拄着的拐杖扬起便朝他胸口打去:“畜生!那月无缺到底给你吃了什么**药了,你竟然对她这般惦记!她可是玄宗派来的奸细!是我们奉圣的敌人!”

萧璃却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只觉心中痛得无以复加,忽然哇地一声,张口吐出一大滩鲜血来。

萧老天师一见大惊,他刚才并没有使多大力气,只为警戒他而已,以萧璃的身手怎么会轻轻一击便成重伤!

他赶紧解开萧璃的穴道将他扶起来,焦急说道:“璃儿,你怎么样?有没有事?都是爷爷不好,不该打你!”

萧璃却一言不发,抬袖一把抹掉唇边血迹,木然看他一眼,用力一把将他挣开,转身便朝帝宫的方向疾奔而去。

前世他亲眼见她死在自己面前却无能为力,这一次,他再不愿看见她死在自己前面!无缺,你等等我,我马上就来陪你了。

“萧璃!你到底想干什么!不能去,不能去啊!”萧老天师追他不及,在后面急声叫道,见萧生离根本不搭理他,心急之下,飞身而起,一掌抓向他的后背。

萧璃是萧家唯一的希望,他不能由着他胡来,毁在月无缺的手上!

萧璃连身都没有转过去,听闻背后风声袭来,反手就是一掌,一击之下,身形借势而去起,比先前更是快了几分,转眼之间就消失于大火之中。

“璃儿,璃儿啊……”萧老天师扑倒在地,眼睁睁看着孙儿消失于大火中,老泪纵横地叫喊道。完了,完了!萧璃完了,奉圣也要完了!

夜流胤微微眯眼,看着那抹跃入火中的身影,唇角微微一挑,轻轻吐出几个字:“又一个傻瓜。”

这世上还有像月无缺萧璃这样愿为朋友亲人舍身忘死的傻瓜,看来情之一字,真是个会蛊惑人心的坏东西。不论亲情,友情,抑或是爱情。

他转过身,看着眼前越烧越旺的大火,眸中浮上冷酷的笑意。

“就是他,这场妖火就是那个魔族妖孽放的!大家快抓住他!”突然有个严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他循声望去,原来是奉圣的十大长老,端木修苍那十个老家伙。不过一眨眼的工夫,他们就将夜流胤团团围了起来,对他怒声喝道:“该死的妖孽,速速将这场妖火灭掉,否则休怪我们将你碎尸万断!”

夜流胤根本不将他们放在眼里,刚欲开口,目光忽然凝住,一丝惊疑之色自他眸中划过。

在距离他七八丈远的地方,有个人影白衣飘飘立于半空之中,正冷冷望着他。那是个模样可怖的少女,她只有半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胳膊,白裙下面没有双脚,只有那身长裙在半空微微飘荡。

周围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人看得见她,依然脚步匆忙自她身边跑过,甚至有的人穿透过她的身体,都毫无知觉。

她不是人,她是个没有**寄托的幽灵!

夜流胤身子猛地一震,他忽然记起一个人来,付言魔族上一任天才魔尊——因为叛乱而被冥休斩掉半张脸,半条胳膊的双足的雪婴!

她的魂灵不是被冥休用极为厉害的咒术镇压在红边湖底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他还未思定,那雪婴忽然对他露出个极为可怖的笑容,而后飘进了燃烧的大火中!

夜流胤看着那被大火包围的帝宫,眉头不由紧皱起来。

十大长老却不知道他为何突然这副表情,只以为他是害怕了,不由更加疾言厉色起来:“妖孽,知道害怕就好!还不赶紧灭了妖火,本座还可考虑给你留一条生路!”

夜流胤回过神来,收回目光,淡淡扫了他们一眼,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给我留一条生路?呵呵,那倒不必,你们只要将你们自己的寿衣和棺材准备好就行了,免得只能抛尸荒野。”

“可恶!”端木修苍怒骂一声,“摆阵!”

十人立刻摆好好阵形,将夜流胤围得密不透风。

“大伙上,杀了这不知死活的魔族妖孽!”端木修苍又是一声厉喝,十人立刻身形如风般疾转起来,齐齐出手。

夜流胤身形极快地闪避着,一边面不改色地轻笑道:“你们这金刚阵确实是厉害,只可惜,你们的帝尊姬云刹早已经将破阵的法子告诉我了,所以,你们可要小心了。”

“小心”二字刚出口,他忽然一掌击向端木修苍。端木修苍疾疾接掌,却不料夜流胤那一掌只是虚招,趁他接掌的时候,夜流胤的另一掌已经重重击向他身侧之人。那人听闻夜流胤知道破阵法子,心中不由一慌,就是这一眨眼的怔愣工夫,已被夜流胤偷袭得手,一掌将他击得倒退出去,金刚阵立时有了空门。其余九人顿时大吃一惊,来不及多想,阵形一变,九人缩小范围,想将那空门补上。——这破阵之法,便是端木修苍左边那人,他功力虽高,对这阵法的最后一层却未领悟完全。十个人若是阵法修炼不在一个层次,便会成为这个阵的弱点。

夜流胤哪里肯给他们机会,又是疾疾一掌将距离他最近的那人击退,身形一展,人已经跃出阵外。

藏于某个暗处偷看帝宫情况的姬云刹看到这情景,不由愤恨骂道:“该死的妖孽!竟敢把本尊当枪使,白白受了月无缺两掌!早知道就不告诉你破阵之法,让你被金刚阵困死!若是有朝一日你落到本尊手里,定叫你生不如死!”

再说月无缺被那声音蛊惑得扑入火中,原本以为这焚天之火必会给自己造成重创,却不料那火竟然没有给她造成丝毫伤害,反而如入无物般,顿时又惊又喜。纵身一跃,人已经立于帝宫第七层大殿的门口。

那大殿之中聚集了许多侍卫和侍女,都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个个面露绝望之色正在等死,忽见那大火之中有一人扑将进来,站在门口,立刻都吃惊地看过去。月无缺在擂台上的英名早已传遍帝宫每个角落,有许多侍卫还见过她。所以立刻有人认出她来,不由激动地跳起来,高声叫道:“是月无缺!她竟然能从外面的大火中进来!”

“她是来救我们的吗?那真是太好了!”

这些原本已经心生绝望的人在看见月无缺之后又生出无限生的希望来,完全忘记了自己与对方的敌对立场,欢呼着朝月无缺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