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29章

第129章

“姬无欢在哪里?”月无缺扫了人群一眼,忽然大声问道。

众侍卫和侍女们面面相觑,却没有人回答得出来。帝宫起火时,大家都慌了神,只顾着想法子逃命,谁还顾得上注意姬无欢在什么地方。再者,以姬无欢奉圣少尊的身份,也没有人敢去调查他在哪里。

月无缺等待片刻,心知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便道:“你们稍安勿躁,很快我便救你们出去。”

说罢,一个闪身,人已向帝宫顶端而去。

这场大火要巍峨高耸的帝宫底部烧到顶层至少还要一柱香的工夫,那里自然成了暂时最安全的地方。

果不出她所料,一到顶部,便看到姬无欢和萧兰华等人在顶楼焦躁不已。萧兰华扶着姬云屏,身边还立着几个贴身侍卫。

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姬无风被制住了穴道,坐在一张红木椅子上,一双眼睛恶狠狠瞪着他们,满脸的愤怒不甘之色。

只听萧兰华忧心忡忡地说道:“云屏,你说,这可怎么办?难道咱们要在此坐以待毙吗?”

姬云屏看着楼下慢慢向上蔓延的火势,也是双眉紧锁,一筹莫展:“听说这魔族的焚天之火邪门的很,不管是什么都扑不灭,帝宫又被魔族妖孽施了咒术,看来,这回是天要亡我奉圣也。”说着,他眸中又燃起愤怒之色,“都怪姬云刹那个畜生,竟然引狼入室,让魔族妖孽有机会灭我奉圣,简直是该死之极!”

“我呸!该死的人是你!”姬无风忍不住破口骂道,“要不是你回来夺我娘亲,抢我父尊的帝位,他又怎么会被逼得勾结魔族!都怪你,你怎么还不去死!”

姬云屏愣了一愣,将目光转到那个满脸戾气的少年身上,眸中浮起一丝复杂。

萧兰华见状顿时沉了脸色,对姬无风厉声道:“风儿,你还不闭嘴!有错的是你父亲,你怎么如此不识好歹!”

“我不识好歹?哈哈哈!”姬无风一双如刀目光冷冷盯着她,哈哈笑道,“我的好娘亲,你背叛我的父亲,与贼子勾结,如今却说是我不识好歹,莫非你要我喊你的那个姘头一声父亲吗?”

这句话说得极为恶毒,萧兰华顿时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来,脸色瞬间惨白起来,气得浑身发抖。

姬无风看着她,心中真是又气又恨又是难过。自小他便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要什么有什么,父尊和娘亲都疼他,所以他以为自己一辈子都该如此。可是,他却没有料到,突然之间,父亲就成了一个杀父害兄夺人妻子的卑鄙大恶人,被逼得逃出宫去,娘亲身边也有了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竟然是大哥姬无欢的亲生父亲!这无论如何也叫他没办法接受!

他正待再度出口辱骂,脸上猛不防挨了重重一记耳光。睁眼一看,竟是姬无欢!

姬无欢一双冷厉的眸子紧紧盯着他,淡淡说道:“你说谁都行,却不可辱骂娘亲和我的父亲!若你再敢出言无状,我便割了你的舌头!”

姬无风看着他眼中一闪而逝的杀机,心里猛一颤,凝视他片刻,忽然发疯般大笑起来:“你的娘亲,你的父亲!那我呢?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姬无欢,你好狠!你好狠!”他的目光猛然折射出恶毒的光芒,“麻烦你赶紧杀死我,我真不愿意看到那个恶心的女人抛弃我的父尊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若是你不杀我,只要我姬无风翻了身,我一定会叫你们个个不得好死!”

这番话叫萧兰华肝肠寸断,难受之极。姬无欢是她的孩子,姬无风也是她的孩子。无论他的父亲是谁,自己的孩子,她都是一样疼爱的。可是她却绝没有料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姬无欢狠狠瞪了姬无风一眼,突然伸手制住了他的哑穴。

姬云屏正默默无言时,忽然看到有个人自下面跃上来,落在他面前。定睛一看,他不由又惊又喜,扑过去抓住了她的手臂:“臭小子,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萧兰华也走了过来,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略带愧疚地道:“你救了云屏,我还没来得及谢你呢。如今却又让你和你的朋友置身于危险之中,真是对不起。”

月无缺一脸嫌弃地弹开他的手,对萧兰华和声笑道:“夫人客气了,我救老头子是因为他也救了我。而且这一切灾难都是姬云刹和夜流胤造成的,与你们无关,所以你不必觉得愧疚。如今我的姐姐和朋友们也被困在这里,正是该我们携手破解这困境的时候。”

姬无欢在一旁听得眼睛一亮,问道:“你这么说,莫非是你有破解这焚天之火的法子了?”

姬云屏激动地道:“月无缺,若是你能破解这焚天之火,救出帝宫的所有人,无论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你。”

月无缺摇了摇头:“我可以破除夜流胤施下的魔罩,但对焚天之火,我暂时也毫无办法。”顿了顿,她又道,“不过,我倒有个办法,估且可以试上一试。等我破了夜流胤施下的魔罩,你们再叫底下的人都到这上面来,然后从这顶层跳下去,这样就可以逃出去了。不过,这能跳下顶层的,必须身手极好,否则,跳下去也有生命危险。”

众人闻言,都不由大喜,萧兰华道:“这果然是个好法子,困在这里总归也是一死,跳下去还有一线生机。无欢,你现在就下去通知大家,赶紧都到顶层来。”

月无缺瞟了姬无欢一眼,慢慢说道:“我正觉得奇怪,按理说大家都应该知道这顶层是避火的最好地方,为何除了你们,却没有一个人上来。”

姬无欢沉默片刻,道:“因为我已将通往顶层的路封死了。”

萧兰华闻言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继而怒声道:“欢儿,你为何要这样做?”

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这般冷酷绝情,一点都不顾及他人性命!

姬云屏在旁轻咳一声,拉住她的手臂,对姬无欢说道:“事情紧急,你还是先下去通知大家到这里来吧,有什么事,等咱们脱离了危险再说。”

姬无欢一言不发,下楼去了。月无缺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楼道间,微微叹息一声,遂走到栏杆边,左掌朝外一击,一道紫光顿时自她掌心折射而出,一道透明的屏障在那道紫光的照耀下迅速显露出来。

月无缺右掌瞬间出剑,一剑朝那道屏障刺去,口中喝道:“破!”

只听一声细微的咔嚓声,仿若河面薄冰破碎的声音,那道屏障如水汽般迅速消散了。

她转过身,不过片刻工夫,已经有许多人自楼道冲了上来,个个面带喜色,迫不及待便要跳下去逃命。

月无缺对姬云屏和萧兰华点点头,快步朝右方处的那间小屋走去。夜流胤说他将月如霜他们关在那里,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刚一接近那间屋子,她便察觉到这间屋子也被夜流胤下了魔罩,这屋魔罩比外面那屋还要厉害,彻底隔绝了屋内人与外面的联系,包括声音。幸亏自己修炼了兰若心经,否则,两层魔罩下,月如霜等人必死无疑了。好恶毒的家伙!

月无缺眼中浮上冷意,抬掌用力一挥,破了那屋魔罩,里面顿时传出打斗的声音。

“如霜如冰,你们是不是疯了!怎么连我们也要杀!你睁开眼睛看看清楚!再不住手,别怪我动手了!”颜月夭气急败坏的声音自里面传来,月无缺眼神一凛同掌震开门,冲了进去。

里面的情形令她大吃一惊,只见月如霜和月如冰两人正在围攻颜月夭,剑剑充满杀气,毫不留情。

莫忧和水清浅负了伤,正坐在墙角打坐。在他们身边,月出情正闭目靠在墙边,不知道是晕过去了,还是怎么回事。

月无缺只消一眼,便瞧出月如霜和月如冰两人不对劲,俱是面目呆滞,目露凶光,明显是被人施了咒术,身手竟然比平时厉害了好几倍。她迅速冲了过去,不过一眨眼的工夫,便制服了两人。

颜月夭正焦急万分间,忽见月无缺冒出来制服了月如霜和月如冰,微微一呆,就扑了过来,抱着月无缺惊喜笑道:“无缺,你终于来了!你快看看她们两个,是不是中了邪,一直发了疯一般刺杀我们,水清浅和莫忧都被她们给刺伤了。”

原本他们被关进屋子之后,就发现月如霜和月如冰有些不正常,像两个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问什么也不言语,可谁料突然之间,她就齐齐拔出剑朝他们刺杀过来,身手比平时强了好几倍,莫忧躲闪不及,被月如霜刺了一剑,颜月夭和水清浅两人一个对付月如霜,一个对付月如冰,可是面对她们的步步紧逼,招招杀气十足,却又不敢下狠手,只得尽量避开,最后水清浅一个不留神,也被月如冰给刺中下腹,只余颜月夭一人勉力支持。幸亏月无缺来得及时,否则他还真撑不下去了。

月无缺走到月如霜和月如冰面前,仔细检查了一下,脸色微沉,淡淡说道:“她们没有中邪,是被夜流胤施了咒术,失去了意识,被他操纵了。唯今之计,我们还是先从这里逃出去再说。莫忧,浅哥哥,你们伤得怎么样?从这顶楼跳下去,有没有十足的把握?”